華雲劍派掌教之女看向冷如冰喝道:「對面,你是什麼人,本姑娘劍下不死無名之鬼。」

冷如冰微微笑道:「青雲劍宗宗主冷雪寒之女冷如冰,你是什麼人?」

「我父親乃華雲劍派掌教華山,我是他老人家不孝女兒華崢嶸,今天你就不要走了,留下來,拿命來。」

華崢嶸說完,長劍直奔冷如冰胸前刺來,冷如冰盯著對方刺來的長劍,面sè不改,依然嬌笑如花,待到對方長劍距離自己不足三寸時,這才猛然出劍,向著對方的長劍迎了上去。

兩柄長劍瞬間碰撞在一起,擦出了耀眼的火花,冷如冰手中長劍不停,直奔華崢嶸手臂刺去,華崢嶸急忙抽身後退,心裡就是一驚:此人好快的速度。

冷如冰的劍法,得到了陸青峰的真傳,剛才施展的武技,正是得自於陸青峰的悉心傳授,太乙玄門劍的青龍出海和撥雲見rì,兩招一氣呵成,中間沒有任何停頓。

見到華崢嶸後退,冷如冰向前一步,長劍直刺華崢嶸眉心,冰屬xìng真元催發到極致,一股冰涼徹骨的寒意向華崢嶸涌去,使得華崢嶸真元的催動都受到了制約。

看到冷如冰長劍向自己眉心刺來,華崢嶸的身體微微後仰,同時長劍向上提起,試圖擋住冷如冰刺來的長劍。

冷如冰長劍不停,由直刺轉為了橫掃,向華崢嶸的脖子掃去,華崢嶸嚇得亡魂皆冒,他沒有想到,這個美麗的女子動起手來竟是如此的很辣。

由於被五行空間圖壓制,華崢嶸的速度明顯變得緩慢,他還在按照以前的習慣,準備抵擋住冷如冰刺來的長劍,可惜卻是慢了半拍,就是這半拍,要了華崢嶸的xìng命。

冷如冰的長劍,無聲無息的劃過了華崢嶸的脖子,劍尖進去一寸半,恰好割斷了華崢嶸的氣管,華崢嶸手握長劍看著冷如冰,嘴裡含混不清的說著什麼,然後就見她鬆開了手,長劍掉落下去,屍體緊隨其後也向地面墜去。

「崢嶸,我的女兒!」

遠處,傳來一聲凄厲的喊聲,隨後,就見一道身影急速向華崢嶸的屍體追去,雙手接住了屍體,轉身看向了冷如冰,冷冷的說道:「妖女,你殺了我女兒,還我女兒的命來。」

收起了華崢嶸的屍體,此人直奔冷如冰而來,雖然有著五行空間圖制約,但是,此人的速度仍然迅捷無比,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冷如冰面前,伸手就向冷如冰抓去。

陸青峰時刻都在關注著冷如冰的戰鬥,看到冷如冰殺了對手,陸青峰心裡也很高興,這說明冷如冰的對敵經驗已經十分成熟。

轉眼間冷如冰就要陷入險境,陸青峰頓時大怒,猛然大喝一聲:「老匹夫,陸青峰在此。」

話沒說完,北斗七星劍已經刺了出去,陸青峰出手就是萬劍穿心,可見他現在心裡多麼焦急。

北斗七星劍上,瞬間疾shè出十八柄混沌劍氣短劍,把此人的身體周圍全部封鎖,即使他現在不再抓向冷如冰,也很難全身而退。

此人頓時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迎面而來,急忙要抽身而退,但是身體周圍全部都被封鎖,想要安然抽身已經不再可能。

噗!噗!噗!

三聲利器刺入身體的聲音響起,此人的雙肩和右腿頓時被擊穿,鮮血瞬間飆shè出來,但是此人絲毫不顧,眼神迅速轉向陸青峰。

隨著萬劍穿心的刺出,陸青峰已經到了此人的面前,陸青峰看著此人大喝道:「華山,你好不要臉,竟然要對女子下手,虧你還是一派之主,我都替你感到臉上無光,有什麼本事使出來,陸某陪你玩玩兒。」

「好好,你就是陸青峰?也好,殺了你也一樣,想必殺了你,冷雪寒也會心疼的要死。」

「華山,誰生誰死還不一定,不要過早的就下定論,真神初期巔峰嗎?死在陸某手下的也有不少,再多你一個也不算多。」

「陸青峰,都說你嘴尖舌利,今天一見果然如此,只是不要嘴皮子的功夫超過了你的實力,那樣我會很失望的。」

「華山,要戰便戰,你哪裡來的那麼多的廢話,」陸青峰說完,手握北斗七星劍向華山刺去。

陸青峰曾和幾個真神初期巔峰強者戰過,在不使用鯤鵬訣的情況下,即使有五行空間圖壓制,速度仍然沒有對方的快,今天面對華山,陸青峰必須盡全力才行。

想罷,心神一動,五彩羽翼瞬間出現在背後,翼展六十多米的羽翼輕輕扇動,頓時速度倍增。

華山心裡一驚,怪不得陸青峰年紀輕輕就已經成名,原來人家是有成名的資本,全身上下,除了頂級的靈寶就是頂級的武技,如果這樣還不成名才是怪事。

陸青峰首先向華山出手,一出手就是火蓮劍斬,直徑達一米的無sè火蓮花向華山呼嘯而去。

火蓮花上充滿了陸青峰的混沌神力,帶著尖銳的呼嘯,高速旋轉著飛向華山,華山面對陸青峰也不敢大意,六感都在密切的注意著陸青峰的舉動。

感覺到劍氣就快到了面前,華山急忙閃身向旁邊躲去,火蓮花呼嘯著從他頭頂飛過,速度依然不減,直接飛到五千米外,擊中了華雲劍派的議事大殿。

轟!

轟的一聲巨響,華雲劍派的議事大殿頓時坍塌下來。 ?華雲劍派的議事大殿被火蓮花擊中,頓時坍塌下來,漫天的煙塵向四周飛散,很快就瀰漫了方圓幾里的範圍。【全文字閱讀.】

華山回頭看去,心裡也是一陣后怕,如果自己被這一劍擊中,後果比這座大殿也好不了多少,這個陸青峰,還真是很可怕。

要說自己宗派的議事大殿被毀,華山心裡仍然無動於衷,那純粹是自欺欺人,華山的心裡在滴血,可是大戰就在眼前,也只能把傷感埋在心裡。

轉身看向陸青峰,心裡越發的氣氛:「陸青峰,好,我華雲劍派到了今天的地步,毀一座大殿算得了什麼,只要殺了你,為我女兒報了仇,也值了。」

「是嗎?那你就來試試,你這樣的真神,死在我手下的也不只一個,再多你一個也不顯得多。」

「好狂妄的小子,我現在就宰了你,」說完,華山又向陸青峰衝去,手中靈寶長劍帶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彷彿不成功便成仁一般。

陸青峰不躲不閃,北斗七星劍直接向華山刺去,又是一招萬劍穿心發出,這次華山依然沒有全身而退,左腿和小腹被兩柄混沌劍氣短劍擊中,現在的華山已經被陸青峰擊中了五劍,全身鮮血淋淋,完全沒有了作為一派之主玉樹臨風的風範。

隨著萬劍穿心的發出,陸青峰沒有絲毫停頓,手中北斗七星劍高舉,大聲喝道:「華山,死在陸某的終極一劍下,你也應該感到自豪了,七星屠魔。」

隨著七星屠魔的喝出,只見北斗七星劍的一側,七顆不知名的寶石上,同時疾shè出七點璀璨的光芒,伴隨著長劍的劈下,七點光芒直奔華山而去,速度之快,連華山都捕捉不到運行軌跡。

這七點璀璨的光芒,分別shè向華山的上中下三丹田、雙眼、人中穴、頭頂百會穴。

噗!噗!噗!噗!噗!噗!噗!

連續七聲悶響傳出,七點光芒全部shè中預定目標,再看華山,雙眼已經定格在那裡,直直的看著陸青峰,人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連靈魂都不得逃脫。

華山身死,華雲劍派的弟子頓時亂作一團,青雲劍宗的弟子看到,卻是極大的鼓舞了士氣,每個人都好像突然間就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正在青雲劍宗弟子們殺得興起時,華雲劍派的一座山峰轟然爆開,一道乾癟的身影,身穿寬大的長袍飛了出來。

這道身影飛出來后,直奔陸青峰衝去,雖然此人也處在五行空間圖的籠罩範圍,但是速度絲毫不慢,仍然快如閃電一般,瞬間就到了陸青峰面前。

此人一句話不說,上來對著陸青峰就是一拳,速度之快,陸青峰的反映都有所不及。

轟!

陸青峰被此人一拳擊中,身體頓時倒飛出去,倒飛的過程中,沿途灑下了漫天的血跡,身體直到撞上了萬米以外的一個山坡,才徹底停了下來。

此時陸青峰已經沒有了蹤跡,山坡上留下了一個人形洞穴,過了幾秒之後,陸青峰才從人形洞穴中飛了出來,一邊飛,還在不停地咳血。

站在空中,陸青峰仔細的向來人打量過去,雙眼頓時眯了起來,神識掃描的結果顯示,此人赫然有著真神巔峰的修為。

知道了此人的修為,陸青峰心裡並沒有覺得奇怪,作為公上帝國第一門派,又沒有經歷過萬年前剿滅青湖島那樣的大戰,實力如果只比青雲劍宗強上那麼一點,那才是真正的怪事呢。

真神巔峰強者,只差一步就是神君,而陸青峰只是至真境初期,和這人的修為相差甚遠,想要戰勝此人,簡直難如登天。

面對此人,青雲劍宗無人能敵,所有人都停下了打鬥,全部都看向了陸青峰和乾癟老者這裡,陸青峰也是面sè凝重,他在飛速的思考著退敵之策。

對面的老者沒有再出手,看著陸青峰也不說話,只是他的心裡很是驚訝:對面的年輕人只有至真境初期的修為,卻是硬生生的接下了自己的全力一擊。

幾秒鐘之後,陸青峰猛一咬牙,心裡已經暗暗的下定了決心,心神一動,漂浮在空中的五行空間圖消失不見,迅速變成了五彩戰衣,穿在了陸青峰的身上。

只聽陸青峰大喝一聲:「五行合一。」

在陸青峰話音落下的同時,他的周圍頓時出現了五個陸青峰,戰場上的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看著陸青峰,這些人中,有的人明白眼前發生了什麼,都不由得驚呼出聲:「那是什麼?我看到了什麼?五行分身,竟然是五行分身,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修鍊成功五行分身。」

對面的乾癟老者更是驚駭,他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五行分身的含義,這樣的人,整個隕神星都找不出第二人,華雲劍派到底惹到了什麼人,這個華山,真是該死。

陸青峰沒有時間理會眾人的眼神,只聽他大喝一聲:「金屬xìng分身,融合。」

金屬xìng分身消失不見,陸青峰的氣息,頓時由至真境初期提升到至真境中期。

「木屬xìng分身,融合。」

木屬xìng分身消失不見,再看陸青峰的氣息,已經由至真境中期到了至真境後期巔峰。

「水屬xìng分身,融合。」

水屬xìng分身消失不見,陸青峰的修為,從至真境後期巔峰頓時突破到真神初期。

「火屬xìng分身,融合。」

火屬xìng分身消失不見,陸青峰的修為,從真神初期到了真神中期,整個戰場已經變得鴉雀無聲,這一切說起來很慢,實則只是瞬間的事情,如果太慢的話,乾癟老者怎麼會允許陸青峰一個個的融合。

「土屬xìng分身融合。」

土屬xìng分身消失不見,此時再看陸青峰的修為,赫然到了真神巔峰,和乾癟老者有了同樣的境界。

陸青峰眼神冰冷的看著乾癟老者,不帶任何感**彩的說道:「老東西,你逼我使用出了終極手段,死在我五行合一之下,你也足以自傲了,去死。」

手握北斗七星劍,十成的混沌神力,瘋狂的湧入劍體之內,直奔劍體一側的北斗七星而去,只見北斗七星瞬間變得光芒大放,光芒匯聚成一條直線,迅速向劍尖衝去。

陸青峰猛然大喝一聲:「老東西,去死!北斗滅世!」

一句北斗滅世出口,北斗七星劍瞬間劈了下去,只見七顆星匯成的這道光芒,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乾癟老人shè去,瞬間就把乾癟老人整個身體擊穿。

這還不算,光芒擊穿此人身體后,直接擊中了華雲劍派主峰。

轟!

一聲驚天巨響之後,再看這座足有萬丈的山峰,從山腰的位置都被掀飛,碎石塵土瀰漫了整個華雲劍派,與此同時,乾癟老人的神體也隨著山峰的蹦碎轟然爆開。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包括華雲劍派的人在內,都彷彿被定格了一般,在陸青峰施展出這一劍時,他們都聽到了陸青峰的那一聲大喝。

北斗滅世,這一劍真的具有滅世之威,人們不敢想象,等到陸青峰真的到了神君的境界時,這一劍又會具有什麼樣的威力。

冷雪寒站在原地,獃獃的看著陸青峰,這需要多大的能量才能造成如此的破壞力,冷雪寒自問,他自己肯定做不到,想到這裡猛然清醒過來,向著離他不遠的幾位長老大聲喝道:「你們幾個,馬上到青峰身邊,全力保護青峰的安全。」

冷雪寒判斷,陸青峰施展了北斗滅世之後,體內必然空虛,恐怕隨便一人就能輕易地要了他的命,現在正是陸青峰最危險的時候。

陸青峰站在空中,北斗七星劍下垂,五行分身瞬間出現在他周圍,轉眼就消失不見,再看陸青峰的氣息,迅速從真神巔峰開始跌落,轉眼間又回到了至真境初期。

陸青峰面sè蒼白,冷如冰早已來到了他身邊,伸手把陸青峰攬進懷中,陸青峰緊咬牙關看著冷如冰搖了搖頭,冷如冰明白,這是陸青峰告訴自己沒事,要自己不要擔心。

現在的陸青峰,身體動一下的力量都沒有,如果沒有冷如冰抱著自己,早就一頭墜落到地面上了,陸青峰看著天元,勉強開口道:「不用管我,趕快剿滅了華雲劍派的殘餘。」

把三長老和六長老留在陸青峰身邊,二長老迅速來到冷雪寒面前,說明了情況后,冷雪寒大喝一聲:「青雲劍宗弟子聽令,迅速剿滅華雲劍派殘餘。」

冷雪寒的話音剛落下,剛才幹癟老者出現的那座山峰旁邊,又一座山峰轟然爆開,這次飛上來一個胖大的老者,老者成一條直線直接飛上高空,並不說話,伸出兩隻胖大的手掌,向下面拍去。

在場的人徹底石化,青雲劍宗的所有高層,看到華雲劍派又出現了一個超級強者,從心底升起了一股絕望的心情,現在陸青峰已經沒有力量再消滅這樣的強者,所有人都只能接受引頸待戮的命運。

只見老者一雙肥大的肉掌拍下,地面上,混戰在一起的兩派弟子,近千人都被拍成了肉泥,空中的人向下看去,都忍不住低頭乾嘔起來。

華雲劍派的議事大殿被火蓮花擊中,頓時坍塌下來,漫天的煙塵向四周飛散,很快就瀰漫了方圓幾里的範圍。【全文字閱讀.】

華山回頭看去,心裡也是一陣后怕,如果自己被這一劍擊中,後果比這座大殿也好不了多少,這個陸青峰,還真是很可怕。

要說自己宗派的議事大殿被毀,華山心裡仍然無動於衷,那純粹是自欺欺人,華山的心裡在滴血,可是大戰就在眼前,也只能把傷感埋在心裡。

轉身看向陸青峰,心裡越發的氣氛:「陸青峰,好,我華雲劍派到了今天的地步,毀一座大殿算得了什麼,只要殺了你,為我女兒報了仇,也值了。」

「是嗎?那你就來試試,你這樣的真神,死在我手下的也不只一個,再多你一個也不顯得多。」

「好狂妄的小子,我現在就宰了你,」說完,華山又向陸青峰衝去,手中靈寶長劍帶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彷彿不成功便成仁一般。

陸青峰不躲不閃,北斗七星劍直接向華山刺去,又是一招萬劍穿心發出,這次華山依然沒有全身而退,左腿和小腹被兩柄混沌劍氣短劍擊中,現在的華山已經被陸青峰擊中了五劍,全身鮮血淋淋,完全沒有了作為一派之主玉樹臨風的風範。

隨著萬劍穿心的發出,陸青峰沒有絲毫停頓,手中北斗七星劍高舉,大聲喝道:「華山,死在陸某的終極一劍下,你也應該感到自豪了,七星屠魔。」

隨著七星屠魔的喝出,只見北斗七星劍的一側,七顆不知名的寶石上,同時疾shè出七點璀璨的光芒,伴隨著長劍的劈下,七點光芒直奔華山而去,速度之快,連華山都捕捉不到運行軌跡。

這七點璀璨的光芒,分別shè向華山的上中下三丹田、雙眼、人中穴、頭頂百會穴。

噗!噗!噗!噗!噗!噗!噗!

連續七聲悶響傳出,七點光芒全部shè中預定目標,再看華山,雙眼已經定格在那裡,直直的看著陸青峰,人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連靈魂都不得逃脫。

華山身死,華雲劍派的弟子頓時亂作一團,青雲劍宗的弟子看到,卻是極大的鼓舞了士氣,每個人都好像突然間就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正在青雲劍宗弟子們殺得興起時,華雲劍派的一座山峰轟然爆開,一道乾癟的身影,身穿寬大的長袍飛了出來。

這道身影飛出來后,直奔陸青峰衝去,雖然此人也處在五行空間圖的籠罩範圍,但是速度絲毫不慢,仍然快如閃電一般,瞬間就到了陸青峰面前。

此人一句話不說,上來對著陸青峰就是一拳,速度之快,陸青峰的反映都有所不及。

轟!

陸青峰被此人一拳擊中,身體頓時倒飛出去,倒飛的過程中,沿途灑下了漫天的血跡,身體直到撞上了萬米以外的一個山坡,才徹底停了下來。

此時陸青峰已經沒有了蹤跡,山坡上留下了一個人形洞穴,過了幾秒之後,陸青峰才從人形洞穴中飛了出來,一邊飛,還在不停地咳血。

站在空中,陸青峰仔細的向來人打量過去,雙眼頓時眯了起來,神識掃描的結果顯示,此人赫然有著真神巔峰的修為。

知道了此人的修為,陸青峰心裡並沒有覺得奇怪,作為公上帝國第一門派,又沒有經歷過萬年前剿滅青湖島那樣的大戰,實力如果只比青雲劍宗強上那麼一點,那才是真正的怪事呢。

真神巔峰強者,只差一步就是神君,而陸青峰只是至真境初期,和這人的修為相差甚遠,想要戰勝此人,簡直難如登天。

面對此人,青雲劍宗無人能敵,所有人都停下了打鬥,全部都看向了陸青峰和乾癟老者這裡,陸青峰也是面sè凝重,他在飛速的思考著退敵之策。

對面的老者沒有再出手,看著陸青峰也不說話,只是他的心裡很是驚訝:對面的年輕人只有至真境初期的修為,卻是硬生生的接下了自己的全力一擊。

幾秒鐘之後,陸青峰猛一咬牙,心裡已經暗暗的下定了決心,心神一動,漂浮在空中的五行空間圖消失不見,迅速變成了五彩戰衣,穿在了陸青峰的身上。

只聽陸青峰大喝一聲:「五行合一。」

在陸青峰話音落下的同時,他的周圍頓時出現了五個陸青峰,戰場上的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看著陸青峰,這些人中,有的人明白眼前發生了什麼,都不由得驚呼出聲:「那是什麼?我看到了什麼?五行分身,竟然是五行分身,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修鍊成功五行分身。」

對面的乾癟老者更是驚駭,他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五行分身的含義,這樣的人,整個隕神星都找不出第二人,華雲劍派到底惹到了什麼人,這個華山,真是該死。

陸青峰沒有時間理會眾人的眼神,只聽他大喝一聲:「金屬xìng分身,融合。」

金屬xìng分身消失不見,陸青峰的氣息,頓時由至真境初期提升到至真境中期。

「木屬xìng分身,融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