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東看了蕭浪一眼,嘆息著道了一句「大哥,咱倆兒……同是天涯淪落人吶。」

說罷,萬東將蕭浪手中的那顆鯤鵬內核接了過來,一副不願意再說下去的樣子。蕭浪心中雖有千般迷惑,卻也只能強忍住,嘀咕了幾句,不再多問。

這鯤鵬內核著實不是一般的東西,萬東剛一將白色火龍從元府中放出來,白色火龍便死死的盯住了鯤鵬內核,舉止中分明透現出一種濃濃的興奮。

這白色火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大了的緣故,萬東他們這一路走來,白色火龍出場次數不少,內核,靈草享用過無數,可生長壯大的速度,明顯不比從前。不過有一點,白色火龍似乎變得越發的凝練,越發的有觸感了。如果不仔細看,沒準兒會錯以為,它是由一整塊白玉雕琢而成的。

萬東心念才剛一動,白色火龍便如發了瘋似的撲向了那鯤鵬內核,一口便將其吞噬。如果蕭浪已經數次看到白色火龍煉丹時的情形,準會以為這白色火龍是準備要將這顆鯤鵬內核給私吞了。

當白色火龍將鯤鵬內核罩住煉化的時候,竟然隱隱的有一絲絲七彩色的祥光閃耀不休,這可是以前所從來也沒有出現過的狀況,別說是蕭浪,就連萬東都看的有些傻眼。

「兄弟,你真的不知道這條白色火龍的來歷?」望著不停噴吐著火焰的白色火龍,蕭浪忍不住好奇的對萬東問道。 萬東輕笑了一聲道「你才是從道門大世界來的高人,見多識廣,我還想著從你這兒打探一些消息呢。」

「呸!我是從道門大世界來的不假,可丫的跟你一比,我整個兒就是一土鱉。就你身上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和本事,我他娘的別說是見過,聽都沒聽過。」

蕭浪是真的有些抓狂!他畢竟也是人,從道門大世界來到凡俗小世界,難免會有一些優越感,可這些優越感卻在萬東的面前,被徹底的擊了個粉碎,蕭大俠很失落。

萬東笑了笑,沒有辯駁。

蕭浪神情一肅,道「兄弟,雖然我不知道這白色火龍的來歷,可這白色火龍煉製出來的丹藥,哪怕是頂尖的九品煉丹師,也未必能夠煉製的出來。我真的想象不出,一旦曝光,會在道門大世界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對你來說,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兄弟,你是聰明人,我想你知道該怎麼做。」

萬東心中感激蕭浪的好意提醒,面兒上卻是極為不屑的發出了一聲冷哼,瞪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我徐耀庭是什麼人,誰都能拿我當苦力使喚?也就是你,若是換做旁人,我壓根兒就不會露出來。」

蕭浪聞言開心的大笑了起來,徐耀庭終究是聰明人,不需過多提點。

蕭浪靠著一棵大樹坐了下來,道「你小子簡直就是一個變態。等你去了道門大世界,還不知道會掀起怎樣的風浪,可惜啊,你大哥我是看不到了。」

萬東輕皺了皺眉頭,道「大哥,你真的決定不再回道門大世界了嗎?」

蕭浪苦笑了一聲,道「怎麼回?我身上的麻煩已經夠多了。」

萬東笑了笑,道:「大哥,難道你真的怕了那個凌無霜,怕了那個凌家?」

「兄弟,這不是怕,而是……而是不想給自己,也不想給別人添麻煩。我就這樣呆在凡俗小世界,過我優哉游哉的小日子,不是挺好的嘛!」

萬東搖了搖頭,「或許在你的心中,並不是全然沒有那個凌無霜的位置。」

「你說什麼?」蕭浪聞言一愣,直勾勾的向萬東看去。

萬東沒有接話,恰在此時,白色火龍的煉製也已經完成。

鯤鵬的內核,果然非同凡響,那白色火龍是狠狠的飽餐了一頓,看上去愈加的凝練,栩栩如生。隨著白色火龍翻滾著回到萬東的體內,一顆乒乓球大小,通體金黃的靈丹,逐漸的顯露出真容。

萬東不由自主的在心中發出了一聲驚呼,鯤鵬的內核果然不讓人失望,煉製出來的這顆金丹,且不說效用如何,光是賣相便已遠超萬東的想象。

那不摻雜一絲雜質,不斷流露出聖潔純凈氣息的氤氳金光,朦朦朧朧,充斥著一種無法言表的巨大誘惑。經過白色火龍的煉製,內核中所儲存的道氣,不再外溢,而是化作一道道流光,在金丹中流轉不休。

萬東業已用仙獸內核煉製了無數靈丹,可毋庸置疑,這顆鯤鵬靈丹的品質,當屬第一!

「妙!實在是妙!」蕭浪的眼睛都直了,整個人好像殭屍般的,騰的從地上跳了起來,目光死死的盯著靈丹,片刻也不肯移轉,一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連皮幾乎都要搓掉了。

「諾,拿去吧!你這貨的運氣,著實不是一般的好。」說實話,見到這鯤鵬靈丹,就連萬東都有些蠢蠢欲動,一旦服下,必定會給他帶來無窮的好處。

「嘿嘿……小子,給我護法!」蕭浪道了一句,手出如電,噌的便將靈丹給奪了過來,還沒等萬東回過神兒來,便一口吞了下去,隨後立即盤膝坐下。

不過十幾個呼吸后,萬東便感覺到,方圓數百里的天地精氣,都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引動了一般,瘋狂的向著這裡彙集而來。又過了幾個呼吸,萬東便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天色分明是暗淡了許多。

萬東抬頭一看,只見頭頂上的大片天空,幾乎全都被厚厚的由天地精氣彙集而成的靈雲給覆蓋了住。那般聲勢,比起萬東當初成丹之時所造成的天地異象,不知道要宏大多少倍!

這宏大的聲勢,固然是讓萬東吃了一驚,可更令萬東在意的,還是蕭浪在突破之時所引動的天道法則。

雖然玄天悟神訣與蕭浪這些普通修士所修鍊的仙訣有著極大的不同,但大道唯一,殊途同歸,蕭浪突破時顯現出來的天道法則,也一樣能夠給我萬東帶來不少啟發與明悟。

這種啟發和明悟,給萬東帶來的積極影響,甚至遠要甚於萬東自身道氣的積累。萬東清楚的意識到,每當他從蕭浪的突破中有所明悟之時,他元府中的金丹,都能壯大一分。雖然壯大的並不十分明顯,卻是實實在在。

萬東驚奇過後,很快便意識到,玄天悟神訣,關鍵其實是在一個『悟』字!悟天悟地,悟人悟道,一旦悟了,修為便會如水到渠成般的自然增長。

與之相比,道氣的提升與積累,反倒成了次要的。玄天悟神訣,悟才是根本!萬東這才明白,以前的他過於追求道氣的積累,而忽略了悟,實在是本末倒置!

萬東的心就像是開了竅兒一般,一下子就通透了起來。這一路上的鬱結,就此徹底消散,那縈繞在心頭的絲絲迷惘,也如陽光下的薄霧,快速消解無蹤。

雖然此時正在突破的人是蕭浪,可恐怕獲益最大的人卻是萬東!

似乎就連蕭浪也察覺到了這一點,雙目雖然緊閉著,可是嘴角兒處卻微微的翹了一翹。

「吼!!!」

就在萬東沉浸在這最新的感悟,有些不能自拔的時候,一道道或雄渾,或尖銳的獸吼禽鳴之聲,突然響徹了天地。緊接著萬東便感覺到腳下的大地,就像是有千軍萬馬走過一般,竟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萬東的面色突然大變,一顆心幾乎瞬間變成了鐵疙瘩。看樣子,分明是蕭浪的突破,驚動了這群山中隱藏著的仙獸。

萬東真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幾個嘴巴子,他怎麼就這麼大意?這仙獸本就是對天地精氣極為敏感的,蕭浪這次突破,如此之大的動靜,焉有不驚動它們的道理?而他之前竟然完全沒有想到。

這若是漫山遍野的仙獸衝過來,就算他修為通天,只有一個人,也未必能保得住蕭浪。甚至就連他自己,恐怕也是性命難保。別的不說,單單地火龍來上兩頭,便足夠他好好喝上一壺了。

「不用緊張!這應該是仙獸察覺到了我的氣息,在四散逃離。」就在萬東急的六神無主之時,耳邊突然傳來了蕭的嗓音。

萬東還以為蕭浪已經完成了突破,滿是驚喜的回頭向他看去,卻見蕭浪依舊是之前那副盤膝而坐,雙目緊閉,寶相莊嚴的模樣。

「你……你不是在突破嗎,怎麼還能分神?」萬東大吃了一驚。

蕭浪的嘴角兒又露出一抹笑容,不見嘴唇動彈,萬東的耳邊卻又響起了他的嗓音「就憑你這小子,怎麼能了解哥的風騷?」

萬東的一雙眼珠猛然向外一凸,差點兒便成了暗器,射在了蕭浪的身上。

強忍著一股要嘔吐的衝動,萬東皺眉問道「這些仙獸為何要逃?」

「笨!我即將突破至地輪中階,身上所迸發出來的氣息,豈是這些仙獸所能抵擋的住的?除非它們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地輪中階或者更高,否則當然要逃。這就好比是山羊嗅到了猛虎的氣息,逃完全是一種本能!」

萬東不禁吞咽了一口唾沫,能讓兇悍無比的仙獸,望風而逃,這的確不是一般的風騷。

「哎!只希望這周圍不會恰巧有人路過,否則一旦被亡命奔逃的仙獸碰上,只怕後果堪憂。」蕭浪突然發出了一聲嘆息,神情中滿是憂慮。

「行啦,你就不要替別人擔憂了。還是抓緊時間突破,萬一要是引來了地輪中階層次以上的仙獸,就該咱倆兒看別人風騷了!」

蕭浪聞言沉默了下來,果然不再多說,全身心的投入到突破之中。

萬東說的沒錯,雖然在凡俗小世界中,地輪中階以上的仙獸,存在的可能性很小,可誰敢說沒有?要知道,蕭浪可是連鯤鵬的內核都弄到手了。

「啊!!!」

當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仙獸亂起來沒多久,便有一聲凄厲之極的慘叫遠遠的傳了過來。

萬東心頭猛然一陣狂跳,急急的抬頭向慘叫聲傳來的方向望去,距離他們並不十分遠,也就五六里地的模樣。萬東飄然躍上了一棵巨樹的樹梢,立時便看到,在五六裡外的東南方向,不時的會有一道道的劍芒,衝天而起。

「你這樣烏鴉嘴,果真是被你說中了。有人被仙獸給困住了!」萬東落下身形,眉頭緊皺的對蕭浪說道。

「你去救人!」蕭浪立即說道。

「可是我走了,誰給你護法?」

「我不打緊,那些仙獸是不敢靠近我的。」

「可是人呢?一旦來了敵人,你現在唯有挨宰的份兒!」

「呵呵……放心,你大哥我沒那麼衰。況且兩地相距不遠,我完全可以支撐到你趕回來!別啰嗦了,那些人被仙獸困住,畢竟是因為我的緣故。我蕭浪這輩子最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是連累別人!」

【作者題外話】:飛舞要向大家道個歉,這段時間的更新實在是太不規律了,就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丈母娘回家了,只剩下我和老婆兩個人帶寶寶,老婆白天還要上班,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現在又是寶寶最頑皮的時候,恨不得把眼珠子貼在他的身上才行,實在是苦不堪言。

現在不求別的,只求丈母娘趕緊回來,我便可以好好的補償大家!

建了個QQ群374843365,歡迎大家踴躍加入,以後關於更新等問題,將在群里做出解答,免得大家每天白等。 「好!我去去就來,如果有什麼危險,便大聲喊!」遠處還在不斷的傳來慘叫聲,萬東的心中也有些著急,略一思量,對蕭浪拋下一句,便急急掠身而去。

「丁山,丁水,我不管你們兩個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帶尊者活著逃出這裡!」

萬東還沒掠到跟前,便聽到一陣歇斯底里的吼聲遠遠的傳了過來。這吼聲之中充滿了憤怒與絕望,萬東眉頭一皺,趕忙加快了腳步。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有兩條身影如脫弦的箭般從萬東面前的一處灌木叢里激射而出,正好與萬東打了個照面。好在萬東反應奇快,身形急忙一沉,這才沒有與兩人撞個滿懷。

這兩人年紀都不大,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眉宇間透著幾分相似,當是一對兄弟。

兄弟倆兒顯然是經過連番血戰,身上幾乎被血水浸透,看上去異常慘烈。其中一人的背上還背著一個發須純白的老者,似乎是受了不輕的傷,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

聯想到方才那道喊聲,眼前這兩兄弟,想必便是丁山丁水。

兩兄弟從灌木叢中衝出來,見到萬東,也是齊齊一愣,不過旋即兩人就恢復了過來,眼中竟是不約而同的閃過一絲摻雜著怒意的殺機。

「阿水,你帶著吳尊者走,我來擋住條這雲天門的狗!」

萬東還沒來得及說話,兩兄弟中的一個,便突然低喝一聲,不由分說的便揚掌向著萬東撲了上來。招式果斷狠辣,透著重重殺機,那感覺,就好像萬東與他有著血海深仇似的。

「大哥,你……你可一定不能有事,我和尊者在前面等你!」弟弟丁水含淚沖哥哥丁山道了一句,隨後毅然決然的背著老者,繞過萬東,向西側奔去。

萬東的眉頭頓時一緊,兄弟倆兒的修為畢竟遠遜於萬東,自然不知道,西側正是仙獸聚集之地,丁水這一過去,只怕分分鐘就會和那老者一起變成骨頭渣子。

「那裡不能去,給我回來!」萬東顧不得與丁山周旋,身形一晃,便將他的攻勢錯了開去,同時直奔弟弟丁水而去。

「你……」丁山顯然沒有料到萬東的修為竟會高深到這般地步,大吃了一驚,同時連忙喊道「阿水快走!」

「什麼?」丁水下意識的扭頭一看,頓時直被駭的六神無主,就這眨眼的工夫,萬東已然到了他身後不足一丈之遙的地方,右手凝爪,正向著他背上的老者抓了過來。

丁水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急忙咬緊了牙關,將全身的真氣都聚集在了雙腳之上,不斷的加速向前飛奔,只求能拉開與萬東的距離。

此時丁山也是急吼一聲,竟揮掌向著自己的胸口猛然重重拍了下去。一口鮮血,頓時從他口中飆飛出三丈開外,一股異常犀利的氣勢,頓時從丁山的身上迸發了出來。

正急追丁水的萬東,壓根兒就沒想到丁山為了纏住自己竟然會用出這樣決絕的法子來逼出自己的潛力,不禁吃了一驚。

思量片刻,萬東果斷的放棄了追逐丁水,身形一頓一折,轉而向丁山迎了過來。

「你這狗賊,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來做墊背!」丁山爆吼一聲,整張臉就好像敷上了一層金箔,分外可怖。一股不遜於圓滿中階的氣息,直從他的身上,如一波波的海嘯般,層層疊疊的向萬東逼來。

這丁山原本恐怕只有圓滿初階的程度,藉助秘法,竟然硬是將自身的修為提升到了圓滿中階,這固然能在短時間內大大的提升自己的攻擊力,卻是要付出生命為代價。

「笨蛋!」萬東忍不住罵了一聲,身形更快的逼向丁山。

那丁山一聲獰笑,雙掌驀然推出,立時間,成千上萬道掌影,彷彿層巒疊嶂的群山,密密麻麻的往萬東涌去。

丁山滿以為自己這拚命一掌,足可將萬東轟的粉身碎骨,可結果卻是讓他的心直接墮入了深淵。萬東的身形突然間變得猶如鬼魅,漂浮不定,虛實莫測,竟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便將丁山那重重疊疊的掌影,盡數避了過去。

「這不可能!?」丁山直看得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而就在這時,萬東的身形卻已逼近到了他的跟前。丁山下意識的抬起雙手,想要將萬東的身形擋住,可又哪裡能夠擋住?萬東甚至不用出手,只是一股氣息爆發,便直接將丁山的兩隻手給震向了兩旁,丁山的門戶頓時便暴露在了萬東眼前。

只見萬東雙手同時並指,隨後如閃電般的飛快戳在丁山的胸口,那如蝴蝶亂舞的指影,當真是讓人眼花繚亂,哪怕丁山隔的如此之近,竟也完全無法看清楚。

丁山的一顆心頓時涼了個透,這才意識到,萬東的修為實在是遠遠超出他的想象,在萬東的面前,他哪怕連一丁點兒的機會都沒有。

隨著萬東的手指,瘋狂的點在丁山的胸口上,丁山只覺得自己好像被萬箭穿心一般,那種痛楚,幾乎讓他窒息。可就在丁山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他的意識反倒是越來越清楚,這種怪異的感覺,直讓丁山有些懵了。

「不怕死固然了不起,可首先要弄清楚狀況,否則就是白死,就是愚蠢!」

就在丁山發懵之時,萬東的一聲低喝,猛然讓他清醒了過來,他這才發現,自己非但沒有死,之前因為施展秘法而造成的身體損傷,竟然還奇迹般的痊癒了。

「你……」

正當丁山滿心疑惑,想要向萬東問個明白的時候,一聲驚呼突然從西面傳了過來,丁山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不好,是丁水!」

「給我滾一邊兒老實呆著!」

丁山的話音剛落,萬東驀然飛起一腳,直接便將丁山給踹飛了出去,等丁山醒過神兒來的時候,萬東的身形竟然已經到了百丈開外,速度之快,直讓丁山一陣眩暈。

「天吶,這到底是什麼人!?」望著萬東迅速遠去的背影,丁山直有些呆了。

也就約莫十幾個呼吸的工夫,萬東便一手提著已經呆了的丁水,一手提著那老者,急掠了回來。

「阿水,你沒事吧?」丁山見狀急忙迎了上去,緊緊的將丁水給抱了住。

「大……大哥,全……全死了!」丁水望著丁山,渾身打哆嗦的道了一句。

「什麼全死了?誰全死了?」丁山急聲追問道。

「上……上百頭爆炎虎,竟然……竟然被他一劍全給殺了!」

「你……你說什麼!?」丁水此話一出,丁山的嗓音也跟著結巴起來。

再轉頭看向萬東的時候,丁山的眼神已是充滿了敬畏。一劍秒殺上百頭爆炎虎,這可以說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說這話的不是丁水,他的親弟弟,他壓根兒就不會相信。

「這裡暫時安全,你們就留在這裡,我去救其他人!」萬東此時可沒時間與兄弟倆兒啰嗦,蕭浪那邊兒隨時都有危險。

此時這兄弟倆兒對萬東,是打心眼兒里充滿了敬畏,對他說的話,不敢有絲毫的意見,齊齊的點了點頭。

「胡長老,您說丁山丁水兄弟,能帶著吳尊者逃出這裡嗎?」一個渾身浴血的漢子,湊到胡悲山的身旁,帶著滿面憂色的問道。

胡悲山一邊快速調息,一邊緊緊的注視著徘徊在左右,虎視眈眈的各種仙獸,心中直發苦。

好不容易從元陽門救出了吳尊之,沒想到會在這裡被仙獸給困住。

胡悲山心中十分奇怪,平常情況下,這裡是很少有仙獸出沒的,可為什麼今日這裡卻突然間出現了這麼多的仙獸,難道真的是天要亡他們嗎?

胡悲山本來是從鐵戰王朝回丹霞宗總部復命的,途徑元陽門時,聽說兩位尊者恰巧在這裡做客,便急急的趕來拜見,沒想到,卻正好碰到元蒼子與雲天門三巨頭意圖暗害兩位尊者,胡悲山與一干弟子,拼了死命,這才救下了兩位尊者之一的吳尊之。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更大大的出乎胡悲山的預料,以至於他直到現在還都有些發懵,不敢相信這一切竟是真的。

「哎!事情到了這步田地,一切就只能看造化了!但願我丹霞宗,能挺過此劫!」胡悲山長長的發出了一聲嘆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然不是他所能應付的了的了。

「長老小心,仙獸又要發動攻擊了!」負責警戒的弟子發出一聲急促的嘶吼。

胡悲山長吸了一口氣,急忙站了起來。雖然他心中幾乎已經斷絕了存活下去的希望,可束手待斃,絕不是他胡悲山的性格。

「大家打起精神來,吳尊者已經被丁山丁水兄弟成功帶出了重圍,大家乾的漂亮,更立下了大功!現在咱們要做的,就是為自己而戰,為活下去而戰!」

「丹霞宗的弟子絕對沒有孬種,大家拼了!」那渾身浴血的漢子,也跟著振臂疾呼起來。

胡悲山和這漢子的話總算是激起了大家的鬥志,可正當大家要放手一搏的時候,一聲咆哮山林,震動天地的嘶吼,突然間響徹了雲空,就如同一大盆涼水,瞬間便將眾人心中剛剛燃起的鬥志生生潑滅…… 「是……是什麼?」那渾身浴血的漢子,登時就變了臉色。

胡悲山獃獃的搖了搖頭,面色同樣難看。雖然他不知道來了什麼,可是從周圍那些仙獸目光中流露出來的恐懼,與不斷倒退的身形,哪怕是傻子也能猜到,來的東西不管是什麼,必定是超乎想象的可怕。

什麼叫屋漏偏逢連夜雨,胡悲山此時算是有了切身的體會,簡直欲哭無淚。

伴隨著一陣轟隆隆,好似坦克開過的轟響,在聲音傳來的方向,不斷的有碗口粗細的大樹,轟然倒下,胡悲山等人的心神不斷的揪緊,再揪緊!

奈何厲總看上我 「吼!」終於,一個如小山般龐大的身形,躍入眾人的眼前。

見到這身形,胡悲山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兒沒當場昏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