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挑一的好男人

「看上我怎麼了?雖然我不像你那麼妖孽,但我五官端正,加上人品好,還才高八斗!哪個女子不巴望著嫁給我?」肖瑤瑤被他懷疑的口氣激怒了,狠狠瞪著他。

端木瑾知道自己不小心惹惱她了,忙改口:「是,你是萬里挑一的好男人,曉蘭也不錯,漂亮又得寵,和你正好相配。」

肖瑤瑤聽得滿肚子火,忽然衝口而出:「我喜歡的是你,幹嘛要娶她?!」話出口她只好蹲下去,大嘆禍從口出,肖瑤瑤這張嘴巴真是一點兒都不懂『把關』,一次又一次把她出賣。

端木瑾輕輕笑了一聲:「你還小,哪知道什麼喜歡不喜歡的。」

肖瑤瑤哼哼唧唧地說:「都有人要嫁給我了,還小?」不過暗暗希望如他所言,自己就算喜歡端木玉都比喜歡他好,這個沒心沒肺沒肝沒胃沒大腸沒**兒的傢伙!

端木瑾跟著她蹲下來:「這件事確實比較棘手,我一個人恐怕阻止不了爺爺,要請端木玉幫忙才行。」

肖瑤瑤跳起來:「那不是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

「放心,有我在,不會給你抖出去的。」端木瑾風情萬種地對她笑,肖瑤瑤有些吃不消,拍著腦袋頭重腳輕地離開了。

端木瑾看著她離開,忍不住搖頭嘆息:「只要告訴端木玉你要被爺爺送給別人了,他就絕對不會同意,小傻瓜!」

第二天召開股東大會,端木家老太爺說起為曉蘭小姐和肖瑤瑤指婚之時,凡是端木家大少爺一派的人都齊聲反對,出人意料,連大少爺一黨的人都站出來反對,弄得其他派系大我不好繼續支持,也只好出來反對了。

端木家老太爺顯然沒有意料到這結果,忍不住一哂:「想不到眾位卿家如此統一,看來曉蘭還要等幾年才能嫁了。」

端木家二老爺站出來道:「曉蘭小姐年紀甚小,又深得端木家老太爺喜愛,應當在身邊多留幾年。」

「是啊是啊,嫁出去的女兒就是別家的人啦,到時候端木家老太爺想見一面都不容易呢。」

幾個大我一唱一和,眾我都笑起來。

定親

端木家老太爺想了想還是說:「肖老爺子的小少爺深得我心,難得曉蘭那丫頭也不反對,我看等他們都長大了再指婚,現在權當定了親,讓我也放心。」

這一番話端木家老太爺已經做了讓步,眾我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退朝了。

一直躲在殿外偷聽的曉蘭小姐聽到居然只是這樣的結果,氣得跑了,累得一幫宮女在後面又追又喊。

端木瑾立刻就把消息帶回端木家老宅,肖瑤瑤在東邊里垮著一張臉說:「那還是定下了,誰要娶媳婦兒呀,端木家老太爺真是當什麼不好,幹嘛當媒婆呀。」

端木瑾被她連番『語出驚人』弄得習慣了,只是微微一哂道:「爺爺聽到肯定立刻把婚事取消了。」

「正合我意。」肖瑤瑤苦著臉,想想自己從今往後和那刁蠻小姐就是一對了,一瞬間感覺人生真是灰暗啊??

第二天,肖瑤瑤離開大宅回家,發現原來肖家已經門庭若市了。端木家老太爺最寵愛的女兒嫁了肖家,那自然雞犬都跟著升天了。

可是一想到要娶親的人是自己,就恨不得立即去自掛東南枝。

肖瑤瑤知道大廳里有客人,便沒去問好,直接回肖瑤瑤的房間。

肖母和小晴看到她回來,喜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出才好,肖母更是喜極而泣,抱著她眼淚巴巴的,叫人好不心疼。

哭了一會兒,肖瑤瑤才說:「娘,我這好好的,您別哭啊。」

「夫人是擔心少爺啊,您不知道,聽說端木家老太爺給少爺指婚的時候,夫人一連暈過去好幾次呢。」小晴忍不住插嘴。

肖母瞪了她一眼,看向肖瑤瑤:「我跟老爺商量過,準備什麼時候向端木家老太爺進言,把你派到別處去。」

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否則終有一天厄運會降臨,肖家所有的人都逃不過。

肖瑤瑤說:「娘和爹安排吧。」

「夫人,少爺,初紛紛揚揚的落葉小姐來了。」

肖瑤瑤和肖母一起出去,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恭恭敬敬地站起來行禮,肖母笑道:「你們兄妹兩說話吧,我出去了。」

「九娘,我找哥哥有點兒事,到外面去說。」

哥哥永遠是哥哥

肖瑤瑤和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並肩走在肖家別墅的花園裡,兩個人都走的很慢,一時無話。肖瑤瑤隱約猜到一些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要說的話,可是不好意思說出來。

「哥哥,你真的要娶曉蘭小姐嗎?」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終於忍不住了,雖然壓低了聲音,可依然讓人動容。

「婚事還要壓一壓呢,我還小,不想這麼快就娶親。」

「哥哥喜歡她嗎?」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抬起頭,眼中隱隱泛著淚光。

曉蘭小姐和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差不多大的年桔,可兩個人給她的感覺都相差太大了,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是那種堅強的女孩,雖然有時候凶了一點,但卻十分可愛的。而曉蘭小姐純粹就是刁蠻任性了。

肖瑤瑤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不忍心傷害她,又不想欺騙她。

「我說過不會讓你孤獨,所以無論喜不喜歡她,我都是你哥哥。」肖瑤瑤笑著說,希望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能明白一些。

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偏著頭看她,有些愣怔:「哥哥??。」她低下頭去,無論神情還是語氣,都染上濃濃的悲傷。

讓一個人看清現實是最殘忍的,希望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不要痛苦太久了。

她做不了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的良藥,醫不好她的病,希望有一天能有另外一個人來代替她。

肖瑤瑤有些同情地看著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每一次聽她叫自己『哥哥』,心中都會有一些特別的觸動。

「好了,哥哥永遠是哥哥,會保護妹妹的。」肖瑤瑤拍拍她的肩,和她錯身走了。

肖藝紛紛揚揚的落葉眼角悄悄流出晶瑩的淚水,沾濕了臉頰。

哥哥永遠是哥哥??

「肖瑤瑤,快過來。」

肖瑤瑤抬起頭,發現湖對面站著肖漢成,還有決然而立的端木玉。她連忙跑過去,到端木家大少爺面前才氣喘吁吁地停下來:「端木先生什麼時候來的?」

「才來。」端木玉說話永遠都簡潔扼要,可是在她面前聲音卻比平常要輕柔。

肖漢成捋著鬍鬚笑道:「端木家老太爺隆恩浩蕩,肯把曉蘭小姐指給我們肖瑤瑤,真是我肖家別墅的榮幸,不過肖瑤瑤和小姐年紀都還小,成親一事到不用著急。」

卧底

端木玉臉上沒有表情,只是淡淡點頭:「是該等幾年,現在肖瑤瑤太小了。」

肖瑤瑤暗自慶幸,自己在他們心中還算小,否則在古代,像她這麼大的女子早就抱著孩子餵奶了!

肖漢成又道:「以端木家老太爺目前的狀況來說,恐怕不用多久,大少爺便會掌握了公司。」

端木家大少爺微微側眸:「肖大人帶領安氏集團向大少爺投誠,可得他信任?」

「我們父子都為他效勞,他自然沒有懷疑。」

肖瑤瑤隱隱覺得兩個人之間的話暗藏危機,想不到肖漢成居然是端木家大少爺故意擺給端木齊的一顆棋子,他這麼做想幹什麼呢?

「肖瑤瑤,大少爺最近可有異動?」肖漢成轉而問她,端木玉淡灰色的眸也轉向她。

「啊?哦??」肖瑤瑤有些搞不清楚狀況,這兩個人為什麼都來問她,難道肖瑤瑤也是大少爺身邊的卧底?

而且肖瑤瑤以前肯定不負重任,否則肖漢成和端木玉為什麼這麼信任她?

「怎麼了?」肖漢成見她想什麼心不在焉的,出聲提醒。

「哦,那個,上次的殺手是大少爺派來的。」關於密道的事情,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她來自二十一世紀,自然不喜歡這明一套暗一套的做法,就算是生死攸關的,也覺得良心不安。

「哼,果然。」肖漢成冷哼,「大少爺越心急,對端木先生就越好。」

難道端木玉想造反?肖瑤瑤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端木玉,他這麼清雅高絕的人,也想登上那個佔滿血腥的寶座嗎?

端木玉也正低頭往他看來,兩個人的目光相撞,彼此都怔了一下,肖瑤瑤慌亂地別開頭。

「肖瑤瑤,你去過端木齊那條密道里嗎?」端木玉淡淡地開口,卻已經像知道了一切。

肖瑤瑤無比佩服他,為什麼端木玉連密道也知道?他似乎無所不知。

「去過一次,就聽他討論要殺端木先生的那一次。」肖瑤瑤如實回答,在端木玉彷彿洞穿一切的眸光下,好像一切都無所遁形,說謊更是不明智的做法!

端木玉看著她,剎那間,肖瑤瑤被他眼中濃郁的灰色淹沒,有些透不過起來的感覺,她低著頭說:「端木先生,肖瑤瑤可以和您一起走走嗎?」

我希望你帶我走

肖漢成倒是一愣,卻也沒說什麼,識趣地退開了。

端木玉很慢很慢地沿著湖邊走,一棵棵垂楊萬千屢綠絲絛,他分花拂柳而去,那種風姿確實無人能及

「端木玉,」肖瑤瑤在他身後輕輕喊了一句,端木玉停下腳步,卻沒有轉身,但是動作表明他在聽她說話。

肖瑤瑤低著頭,有些難以啟齒,心裡咚咚敲著小鼓:「其實,最近我忘記了好多東西,就是那一次墜馬之後??。」

端木玉似乎對墜馬這件事特別在意,聞言便轉過身來,看著她:「你想說什麼?」

肖瑤瑤吸了一口氣,大膽地說:「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奇怪,但我確實不是以前的我了。」

「那你是誰?」端木玉眼睛里的灰色像是鋪天蓋地般壓過來,她被看得渾身發冷。

「我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甚至不認識端木先生您,不認識大少爺,卻惟獨記得端木瑾,有時候會想起以前和他在一起的事情。」

端木玉出奇地平靜,沒有肖瑤瑤預料中的大發雷霆,變身獅子吼的情景,這倒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你跟我說著一些做什麼?你的記憶里有誰,本來就不是我能主宰的。」端木玉淡淡地說,又轉過身去,慢慢沿著湖邊走。 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令人嘆服,既完美又震懾人心。

「可是——」肖瑤瑤望著他的背影,決定再也不要顧忌什麼,「可是我希望你帶我走!」

端木玉的身影驀然停住,像是雷霆擊中一般,良久,他美麗的唇瓣里才慢慢吐出幾個字:「你說什麼?」

「我希望跟著你走,無論去哪裡。」肖瑤瑤非常堅定地說,這個想法,他已經反覆思量了好久,與其留在這裡擔驚受怕,不如遠走高飛,讓肖家再也沒有這個『兒子』的負擔。

端木玉遠遠地轉身,黑髮飄忽不定地糾纏在他面頰上。

肖瑤瑤說:「肖瑤瑤希望以後不管和大少爺還是端木家的二少爺,甚至是肖家,都不要有一點關係。」

「為什麼?」他看著這個突然任性胡為的少年,有種重新認識他的感覺。

這個孩子,還是當年那個整天追著他跑的小男孩嗎?

肖瑤瑤笑起來:「端木玉你這麼聰明,有時候真的挺笨的。」調皮地吐吐舌頭,「這個以後再告訴你,走走走,我們去吃飯吧。」她大大咧咧地跑過去,拉住端木玉的手就往前廳跑。

他反倒弄得不知所措。

*********

自從和端木玉的一番話后,肖瑤瑤安心了許多,和曉蘭小姐的訂的親事也沒先前那麼排斥了。

這天,曉蘭小姐興沖沖帶了人來端木家老宅找她,刁蠻小姐果然是刁蠻小姐,面對端木家老宅的守衛也怡然不懼,動不動就來一句:「信不信本小姐砍了你的腦袋!」

肖瑤瑤在東邊就聽見她的聲音,連忙迎出來:「小姐不要生氣,下官出來就好。」

「我不能進去嗎?」曉蘭看著那面無表情的保鏢,怒氣上涌。

「大少爺吩咐過,沒有傳召,任何人不得進入端木家老宅半步!」保鏢有大少爺在後面撐腰,自然硬起來了。

「哼!你們,你們——」曉蘭指著他們,氣得說不出話來。

肖瑤瑤只能搖頭嘆氣了。

「曉蘭,你跑到我這兒大吵大鬧所為何事。」端木齊緩緩踱步出來,他穿一身平常的寬袍,俊美瀟洒地從台階上走下來,眼睛卻只掃了曉蘭一眼,轉到肖瑤瑤臉上。

肖瑤瑤暗叫不好,這狼是她招進來,自然脫不了關係了!連忙說:「沒事沒事,曉蘭小姐活潑可愛,聲音自然大了點兒。」

曉蘭聽見肖瑤瑤誇她可愛,一張小臉唰地紅了,剛才盛氣凌人的氣勢一下子就不見了,變得小鳥依人一般。

「是嗎?」端木齊卻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在貴芳宮可以任你胡鬧,可這裡是端木家老宅,你不要忘了。」

曉蘭抬起頭,錯愕地看著這個不近人情的兄長,半句話都不敢說,端木齊自有一股令人畏懼的氣勢,曉蘭甚至有些害怕。

端木家老太太得勢,葉老夫人得寵,端木家族中女人的鬥爭也是權利的鬥爭,葉老夫人只有一個女兒,就讓她敗下陣來。

肖瑤瑤對端木齊不懂憐香惜玉的冷漠有些反感,怎麼說曉蘭都是她的妹妹,雖然不是一個娘胎里出來,可好歹承襲同一個血脈,血濃於水,他卻比對端木瑾生人還要冷酷。就像他對端木瑾和端木玉那樣,沒有一點兒人情味!

「大少爺說的未免過重了,曉蘭小姐年紀小不懂事,作為兄長應該愛護她,怎麼——」

第一個敢違抗的人

「閉嘴!」端木齊冷冷打斷她的話,「本大少爺的事情,何時輪到你過問了?」

「我——」肖瑤瑤不服氣,可曉蘭的小手拉住她,她不得不忍下來,「肖瑤瑤失禮了,請大少爺不要見怪。」

端木齊看著她,目光慢慢下移,落在被曉蘭拉著的手臂上,眼中的黑色越來越深沉,彷彿要吃人一般。

曉蘭有些害怕地靠近肖瑤瑤,嬌小的身體隱隱顫抖,顯然十分懼怕端木齊這種氣勢。

肖瑤瑤也有些吃不消,但是不明白他的眼神為什麼這麼可怕,正想拉著曉蘭溜之大吉,端木齊卻陰冷地發話了:「肖瑤瑤,半個時辰后立刻回來見我!」

「是!」肖瑤瑤條件反應地跳起來,看也不敢看他的眼睛,拉著曉蘭跑了。

曉蘭身嬌肉貴,何曾像現在這樣跑過?沒跑多久就氣喘吁吁跑不動了,兩人只好停下來。

「好累啊。」曉蘭喘著氣,抬起頭望著比她高半個頭的肖瑤瑤,臉上的潮紅更加深,「多謝肖少爺為蝶兒挺身而出,從來沒有人敢違抗大少爺呢,肖少爺是第一個。」

哦,原來她這麼榮幸,肖瑤瑤唯有苦笑:「大少爺動怒確實挺可怕的。」

曉蘭把她視為心中的英雄,輕聲說:「蝶兒一生一世都記得的。」

「小姐千萬別這樣,保護小姐是下官的職責。」肖瑤瑤忙說,畢竟是小姐,她想留著小命就不能太越距了。

「你以後叫我蝶兒就可以,我,我也叫你肖瑤瑤可好?」

「當然好了。」肖瑤瑤真誠地說,其實曉蘭小姐不任性胡為的時候,真的挺可愛的。

曉蘭高興地臉上綻開一朵大大的笑容,宛如桃花:「肖瑤瑤!」

「哎,」肖瑤瑤應了一聲,感覺很異樣。

曉蘭從綺羅衣袖中取出一塊綉帕,輕輕打開,上面靜靜躺著兩塊一模一樣的玉佩,碧玉通透,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貨色。每一塊玉佩正面都刻有一隻蝴蝶的翅膀,合起來正好是一隻展翅欲飛的蝴蝶,十分美妙。

定情蝴蝶玉

「這是母妃讓我給你信物,你拿一個,我拿一個,千萬不要弄丟了。」曉蘭低著頭,嬌羞無限。

肖瑤瑤只好取了一個放在手心,微涼的感覺讓她心中湧起無限的苦澀,她是要辜負這個可愛的少女的,這玉佩,她不配擁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