葆老爺子走了之後,武明侯向秦朗問道:「我在想之前葆老爺子的那一句話,必須保證軍方利益最大化,你覺得如何?」

「我認同最後一句話:對於百姓來說,一個無序地社會,才是最恐怖的。如果真的到了末日時代,遭到審判的必然不是壞蛋,而是那些善良的人,所以必須確保社會秩序。」秦朗道。

「聽你的語氣,你並不信任他們?」

「不完全信任。」秦朗說,「我只信任我的人,信任龍蛇部隊,但是我不能完全信任政治家,你也知道搞政治的人根本不值得信任。」

「沒錯,你能這樣想就對了。」武明侯哈哈一笑,「葆老爺子還算是軍人,而並非純粹的政治家,所以目前我們還能信任他。但是別的人,卻很難說了。對了,如果上面的人拒絕了你的提議呢?」

「他們不會拒絕的,雖然上面的人掌控了很多的軍人,但是你也知道,能夠下面這個世界的只能是龍蛇部隊,而龍蛇部隊的掌控權可不在他們手中,所以他們必須尊重我們的建議。」秦朗肯定地說。

「你小子,好像越來越會坑人了。」武明侯笑道,「你真的準備將那些江湖勢力都給坑掉?」

「你情我願的事情,就不能算坑,誰讓我現在掌控著這個鬼洞呢?」秦朗心頭已經開始盤算著如何吸引那些強大的江湖勢力對這個鬼洞產生濃厚地興趣。 ?果不其然,葆老爺子等人最終還是認同了秦朗的建議:對這個鬼洞進行「資源開發」。不過,江湖勢力必須排在後面,第一批正式進入這個鬼洞的隊伍,是來自帝京城的「評估小組」。

這評估小組,名以上並不是軍方組建的,儘管其中有不少人都是軍人。從葆老爺子那裡,秦朗知道這個評估小組的來歷:他們實際上就是一些軍方大佬們的「私兵」,這些大佬們雖然已經從葆老爺子那裡得到了關於鬼洞的很多信息,但是他們仍然不能完全放心,所以派出了他們的心腹,準備進入亡靈世界進行一次「全面評估」,同時抓捕一些亡靈生物。

可以說,這個評估小組既帶著官方色彩,同時也帶著軍方大佬們的私人意志,不過秦朗對此表示理解,而且是非常地認同,因為這個世界上縱然是有大公無私的聖人,但其數量也絕對是屈指可數。

所以,這個評估小組來這裡的目的,其實上是公事私辦,這個評估小組的每個成員,實際上都代表了他們背後的家族和各自的勢力。既然出現了鬼洞這些超出他們控制的東西,而這東西又無法被消滅的話,那麼自然是要第一時間從中搶佔利益,從而走在別人前面。

這個評估小組的高手不少,應該都是各個家族、大佬們花了不少時間和財力培養出來的,他們通過鬼洞進入了亡靈世界,等到他們回來的時候,已經付出了犧牲一半的代價,不給他們的評估也完成了,他們已經證實了兩件事情:

其一,鬼洞下面的亡靈世界的確是相當恐怖;其二,亡靈世界的「生物」很難被殺死,不過它們有利用的可能。

損失了一半人,但是這些傢伙非常大度地沒有跟秦朗理論,而是帶著它們的戰利品第一時間返回了帝京城。

這一次,秦朗沒有收他們的「入場費」,但是下一次可不行了,任何勢力想要進入這個鬼洞,都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才行。

評估小組返回了帝京城之後,很快秦朗得到了葆老爺子的回應:「可以按照秦朗的計劃實行,不過要保證兩個底線:第一是確保華夏軍方的利益;第二是不能讓境外勢力滲透到這裡。」

這兩個條件秦朗自然是答應了。

華夏軍方大佬們的參與,原本就在秦朗的預料之中,無論於公於私,他們必然都會對這個鬼洞感興趣的,因為這個鬼洞或許可以給他們帶來這個世界無法帶給他們的東西。

當評估組返回帝京城后的第三天,秦朗邀請的江湖朋友們到達了第九區,最先到達的是毒宗和魔宗的人,因為魔宗畢竟毒宗的朋友,如果有好事情的話,自然是第一時間通知魔宗。隨後到達的是密宗和青城派的人,青城派其實也算是道教的代表了。

對於鬼洞的事情,無論是魔宗、密宗還是道教的人,顯然都有耳聞了,所以這一次魔宗的宗主任無法、密宗的宗主傑布活佛都親自前來這裡了,青城派的掌門海蟾道人和神道宗的重量級人物也來了。

「各位,我相信你們對個地方、對這裡的鬼洞已經是有所耳聞了吧?甚至,我相信你們可能都派出人手調查過這裡,對吧?」

秦朗笑著向眾人道,「諸位都是我的朋友或者是盟友,所以這個鬼洞的資源,我準備跟大家一同進行開發。」

「資源?你所說的資源是什麼?」任無法向秦朗問道。雖然任無法算是秦朗的岳父,不過此時關乎整個魔宗的利益,所以任無法依然是用魔宗宗主的口吻說話。

「亡靈生物、亡靈晶石。」秦朗並不隱瞞,拍了拍手,讓安德福將一隊亡靈戰士帶了上來,「你們可以叫人去試試它們的力量。」

既然秦朗開口了,這些江湖人士當然不會閑著,魔宗、密宗和到家的人分別叫了一個代表,跟這些亡靈戰士過招了。

單單是以招數而言,三宗的武者顯然是強了很多,但是很快它們就見識到了這些亡靈戰士、不死生物的恐怖一面了,這些生物沒有疼痛、不知疲倦,幾乎是可以永不停歇的戰鬥機器。

見識了這些亡靈戰士的威力之後,三宗的高手不再進攻了,而是等待秦朗的進一步指示。

用「指示」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因為這些亡靈生物的確是讓三宗的宗主和高手都被震驚了,這些東西簡直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而他們也沒想到,秦朗居然會跟他們分享如此重要的東西。

「我知道,你們對此有疑惑,畢竟這些東西關係很大,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的做法已經得到了華夏軍方的支持,因為無論是我們毒宗還是軍方,都不可能完全取得鬼洞的資源,你們進去之後,就知道那個世界的恐怖和廣袤了。」

秦朗坦誠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希望邀你們共同開發鬼洞的資源。另外,這也是為了將來做準備,我不妨提醒各位一句,或許不久之後,這個世界就會徹底陷入黑暗和瘋狂之中,早日壯大自身力量,對各位都是有好處的。」

「秦宗主的誠意我們是感受到了,只是這好處,從何而來?」密宗的一位高僧向秦朗問道。

「如果沒有好處,我怎麼會請諸位來這裡。」秦朗道,「我好歹也是密宗的鎮獄護法金剛,如果要坑人的話,我會去坑顯宗的人。至於這其中的好處,第一可以讓你們及早認識一些亡靈生物,相信我,早一點熟悉它們,對各位將來都有好處。第二,這些亡靈生物是可以被擒獲、被利用的,相信你們也看到了,我可以控制它們,讓其為我所用,你們也可以的。第三,亡靈晶石,這是我目前發現亡靈世界之中最有價值的一種資源。」

秦朗手中拿出了一塊亡靈晶石,為了讓這些人知道亡靈晶石的用途,秦朗將提煉出來的幾塊靈魂之石分別交給了這些人。不用秦朗多做解釋,這些人都是行家,稍微檢驗過後,不禁動容,他們顯然都知道這靈魂之石意味著什麼。

靈魂之石,幾乎可以無限制地提升人的神魂強度和精神力,如果再配合相應的靈丹,那麼幾乎可以快速地催生出許多武玄乃至是武聖層次的高手! ?秦朗是絕品煉丹師,這是江湖人都知道的事情。一個絕品煉丹師是,加上豐厚地煉丹資源,那麼絕對可以改變一個宗門乃至是整個江湖的格局。何況,毒宗的迅速崛起,已經證明了這一切。

如今,秦朗這傢伙居然又有了靈魂之石這樣的東西,這狗屎運好得簡直沒話說,在座的人都不得不羨慕這小子的運氣。

「我知道,諸位都覺得我運氣好,走了狗屎運。不過,我認為這是大家的運氣,既然你們都是我的朋友和盟友,所以這好處我不會獨佔的,各位的好處肯定少不了。當然,醜話說在前面,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之所以將這些好處拿出來分享,那是因為我們毒宗加上軍方都沒辦法將其一口吃掉。」

「亡靈晶石,那鬼洞下面很多麼?」神道宗的人開口問道,顯然是不能淡定了。

「多!不過,也很危險。」秦朗再次提及到「危險」兩個字,這就是醜話先說在前面,免得吃了虧之後怪他。

其中的好處和風險秦朗都已經告知了眾人,接下來就是利益分配的問題了,關於這一點秦朗之前就已經擬定了好了:這些宗門和江湖勢力可以進入鬼洞「淘金」,不過秦朗要收取其團隊收益的四分之一作為「入場費」,畢竟目前這個鬼洞是掌控在秦朗手中的。

嚴格來說,四分之一的入場費並不高,所以四分之一的規矩只是針對毒宗的盟友,如果是別的勢力,這個比例會提升到三分之一。

「另外,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和軍方都一致認為,從鬼洞裡面得到的任何東西,都不能轉售給境外勢力。否則的話,無論是誰,我都會給他一個『公道』的,並且修行再染指這其中的利益!」秦朗這一番話說得斬釘截鐵,因為這是這件事情的底線。

利益分配沒什麼問題,不過這些宗門沒有仔細考慮過亡靈晶石的利用問題,他們在短時間之內恐怕沒有辦法分解亡靈晶石中的亡靈之力和靈魂之力的,所以他們得到亡靈晶石之後,恐怕最終也只能請秦朗這位絕品煉丹師來分解了。而雇請煉丹師,自然是需要按照規矩付給其相應的報酬,而煉丹師的等級越高,這報酬自然也就越高。

這也算是秦朗的一個小手段吧,雖然秦朗很大度地搞了「共同開發」,不過最終大部分的利益還是會匯聚到他的手中。

魔宗、密宗和神道宗的高手不斷地向亡靈之城聚集,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是一次重大的機遇,只要抓住了這一次機遇,那麼以後他們宗門的實力都將會得到飛速提升,從而改變整個江湖的格局。

無論是魔宗、魔宗還是神道宗,他們都是一群有野心、有抱負的修行者,宗門想要強大,修行者想要提升境界,想要成仙成聖,所以在野心的驅使之下,這些傢伙的辦事效率相當地高,很快他們各自的「開發團隊」就已經組建起來了,而秦朗也不藏私,直接將他所知道的關於亡靈世界的信息,幾乎都共享給了這些宗門。

當然,毒宗的開發團隊也逐漸起來了,另外還有龍蛇部隊的團隊。這些團隊分時段進入了亡靈世界,開始了他們開發資源的旅程。

別的宗門會怎麼做,秦朗並不清楚,不過他已經嚴厲地提醒了毒宗和龍蛇部隊的人,讓他們記住至關重要的一點:保命才是第一!

甭管亡靈世界中有多少的好東西,但是在秦朗看來,都沒有自己手下人的性命重要。何況,因為可以得到「入場費」,秦朗幾乎是坐享其成,自然沒有必要讓自己的人過於去拚命了。

幾個宗門第一批團隊在三天後返回了地面,這些傢伙的運氣不錯,雖然每個人都很狼狽,甚至都受傷了,但是這些人的臉上都帶著興奮的熱情,因為他們每一個隊伍都收穫頗豐,雖然損失了一些人手,但是得到了豐厚的收益,自然也就不覺得虧了。

另外,秦朗留意到任無法和傑布活佛這一次都是親自進入了亡靈世界,可見他們對這一次行動給予了足夠地重視。畢竟都是修行者,而且他們幾乎都達到了修行瓶頸,的確是需要藉助一些外力才能突破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所以進入亡靈世界尋找機緣自然也就是順理成章地事情了。還有,這件事情之後隱藏著非常龐大的利益和好處,這一點他們自然也是看得十分清楚的。

雖然有傷亡,但是傷亡是無可避免的,關鍵是得到的收益是否大於付出的代價,只要收益大於代價,那麼自然就可以繼續進行。

而正如秦朗所預料地那樣,無論是密宗還是魔宗,暫時都無法分解亡靈晶石中的亡靈之力和靈魂之力,最終只能找秦朗幫忙,而秦朗也就順理成章地從中獲取到更大的好處。

除了靈魂之石外,秦朗也向幾個盟友勢力提供了一些靈丹,不過靈丹需要他們用煉丹材料或者是亡靈世界中的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來交換。

而得到了靈魂之石和靈丹之後,魔宗、密宗和神道宗自然是可以快速催生出一批高手來,而之前損失的人手,自然也就無足輕重了。

畢竟,魔宗、密宗和神道宗都有豐厚的底蘊,有諸多的門人弟子,其中很多門人弟子其實也有比較高的修行天賦,只是苦於沒有足夠的修行資源和機緣,所以境界修為的提升相對有限,但是現在有了靈魂之石和靈丹,精神和肉身力量都能得到大幅提升,那麼厚積而勃發,這些人的境界和實力自然是可以突飛猛進的。

當魔宗、密宗和道教的勢力開始嘗到了甜頭的時候,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終於坐不住了,所以一封拜帖送到了秦朗面前。

拜帖是以顯宗、術宗和葯宗三宗的名義發出來的,其中的內容是告知三宗的高手已經進入了新維區,並且已經靠近了「第九區」基地範圍,他們已經知道了鬼洞和亡靈世界的事情,現在他們的態度十分明確,要分一杯羹! ?這一張拜帖不僅僅是秦朗看了,而且魔宗、密宗和神道宗的人也看了,在這件事情上,現在大家都是利益團體了,秦朗當然沒必要一個人來扛這事。

果不其然,無論是魔宗、密宗還是神道宗,這一次的意見都是出奇地一致:不容許顯宗、術宗和葯宗插手這裡!如果他們膽敢挑釁,那麼魔宗、密宗和神道宗必然會與毒宗一同迎戰!

秦朗要的就是這樣的態度,不過他相信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還沒有膽量直接進攻第九區,因為這個地方的實際控制權雖然在秦朗手中,但是名義上卻還是華夏軍方的秘密基地,如果顯宗、術宗和葯宗公然動手的話,那便是向華夏軍方條挑釁了,目前他們還沒有這個膽量和力量。

雖然三大宗門中有些槍炮殺不死的老怪物,但畢竟是少數,絕大部分的武道修行者還是擋不住槍炮的威力,何況就算是能夠擋住槍炮,也未必可以擋得住小型核彈之類的大殺器,何況軍方還有一個影子部隊和龍蛇部隊。 花都最強醫神 軍方的BOSS們未必是一條心的,但如果有江湖勢力與整個軍方為敵的話,他們的看法和做法必然都是一致的。

所以,秦朗沒有理會顯宗、術宗和葯宗的拜帖,也沒有給他們任何回應。雖然這些傢伙的確已經進入了新維區,的確距離第九區不遠了,但是正如秦朗所料,這些傢伙沒有膽量直接沖入軍事基地,所以他們就被秦朗給涼在一邊,既不能進,又不甘心退走。

直到秦朗接到了一個電話,這電話是來自郭嵩翔的。

對於郭嵩翔這傢伙,秦朗倒是有點興趣,當然郭嵩翔對秦朗也是相當有興趣:「秦宗主,別來無恙啊。不過,現在你好像陷入了顯宗、術宗和葯宗的包圍圈吧?」

「這是你搞的鬼?」秦朗問道。

「稍微推波助瀾了一下。」郭嵩翔道,「都是一些貪得無厭地傢伙,知道你們毒宗發財了,他們當然要來分一杯羹的。」

「不過貌似我只想和自己的盟友分享利益,而他們顯然不是。」秦朗道,「怎麼,你認為他們有膽量進攻軍事基地?」

「現在也許不敢,但是以後呢,一旦世界格局變化,這些人的心態和想法也會改變的。你現在得罪了他們,將來他們必然會千百倍地奉還給你。」郭嵩翔的語氣帶著威脅。

「噢,你這是在勸說我跟他們合作?」

「不,我是在勸說你跟我進行合作。」郭嵩翔道,「我再度低估了你的手段,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已經全面控制了鬼洞,並且還從中開始受益了。不過,這也證明了我的看法是對的,你的確是一個很有潛力的人,你應該加入我們奧林帕斯神殿,你應該享有一個神位的。」

「我對你們這個所謂的諸神俱樂部沒有興趣,我覺得有些幼稚。當然,你有自己的理想很好,另外我也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但是,我和你不同。」

「秦朗,再好好考慮考慮吧。」郭嵩翔道,「你我都是明白人,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撐不了多久,到時候世界的法則和秩序都會崩潰的,而最終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生存下來,並且一躍成為神靈。你和我,都應該成為新世紀之神的,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心動么?」

「說實在的,我還真是一點都不心動。」秦朗回應道,「我完全沒有興趣做什麼神靈,而且你我都知道,我們不是什麼神靈,如果自封為神的話,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另外,奉勸你一句,別跟那些外國佬攪和在一起,你當心被人賣了。」

「謝謝你提醒,不過我郭嵩翔也不是任憑別人出賣的蠢貨。何苦,作為奧林帕斯神殿的成員,彼此之間都是互相協助、相互合作的,這不算是互相利用。」郭嵩翔道,「你我都應該清楚,用不了多久,這世界絕大部分普通人都將滅亡,甚至成為奴隸,誰也別想做救世主,因為到時候自救才是最重要的。 美男如此多嬌 而我們這些強者之間,更應該通力合作,這樣才能在新世紀中生存下去,並且成為諸神。」

「郭嵩翔,我給你說清楚吧,我們之間不可能合作了,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這話你應該很清楚吧。或許你說得對,到時候誰也做不了救世主,但至少我們可以救回身邊的人,這就足夠了。」秦朗道,「我不指望你能夠理解我的想法,但是如果你要繼續跟我作對的話,我不介意將你和郭家全部滅掉。」

「滅掉我和整個郭家?你可真是能想呢。」郭嵩翔呵呵一笑,「想要滅掉郭家的人不少,但目前為止,可沒有人成功過。另外,現在你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應付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他們看著你大發其財,恐怕會忍不住的呢。」

「你還不是一樣。」秦朗笑道,「不過,別的人給了入場費就可以進入鬼洞,但是顯宗、術宗和葯宗,他們休想從這裡分一杯羹,你們郭家也是一樣!」

「秦朗,你相當狂妄啊。」郭嵩翔嘿嘿笑道,「顯宗、術宗和葯宗,這就夠你應付了。另外,順便提醒你一下,你殺掉庫爾德伯爵的事情,血族已經知道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們應該很快就會來找你的麻煩了。」

「你告訴他們的?」秦朗冷笑道。

「當然。」郭嵩翔嘿嘿一笑,「如果你願意跟我們合作,庫爾德伯爵的事情,自然是一筆勾銷,畢竟作為血族,他活的時間的確太長了。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我的好意,我當然樂意看到血族的人痛飲你的鮮血!」

「無妨,反正我也需要用血族的人來煉丹。」秦朗不以為然地說。

「嘿嘿……你真是天真,你真的以為血族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么!嘿嘿……」郭嵩翔的獰笑在電話中回想著,但秦朗已經掛了電話。

剛掛了電話,就見有人前來報告: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要求跟秦朗進行談判! ?談判?

秦朗心頭一陣冷笑,這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還真是無恥,這都拒絕了他們拜帖,居然還無恥地想要跟秦朗談判。

不過,談判需要談判的籌碼和資格,而秦朗認為術宗、葯宗和顯宗是沒有資格跟自己談判的。原本,秦朗是準備考慮在合適的時候將鬼洞的資源對顯宗開放,畢竟顯宗高手如雲,將來天地大劫的時候,他們也能夠成為中堅力量。但是,顯宗的人居然還如此囂張,不知道收斂,竟然再度夥同術宗和葯宗來給秦朗施壓,這就是純粹找死了。

這的確是找死!

既然這些傢伙要談判,秦朗就滿足他們!

秦朗沒有讓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進入亡靈之城,而讓魔宗、密宗、道教還有龍蛇部隊的人跟他一同出城,到基地外面跟其進行談判。

這一次,為了給毒宗施壓,顯宗的宗主葬渡禪師已經親自來了,連同三宗一共上百位高手,擺開了陣勢,準備給秦朗一個下馬威,畢竟這一次三宗的高手來了不少,秦朗應該會顧全大局的。

不過,這不過是顯宗等人一廂情願地想法罷了,顯宗雖然有葯宗和術宗在支持,但是現在秦朗已經聯合了毒宗、魔宗、密宗和道教的勢力。雖然密宗和道教以前跟毒宗的關係並不算太好,但是現在跟毒宗合作有利可圖了,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讓密宗和道教投向毒宗這邊了。何況,密宗和顯宗雖然都屬於佛宗,但是彼此的關係日益惡化,在很多時候,雙方其實都處於對立而並非合作狀態。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無論是密宗還是魔宗,又或者是道教,其實都不想跟顯宗交惡,畢竟顯宗實力強大那是有目共睹的,然而這一次情況不同了,魔宗、密宗和道教已經從鬼洞之中嘗到了甜頭,現在他們的實力幾乎每天都在增強,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算是秦朗願意讓顯宗等人插一手,他們也肯定不太願意的。

所以,秦朗還未開口,傑布活佛、任無法等人已經擺出了不讓顯宗插手的姿態,至於術宗和葯宗,都是顯宗馬首是瞻,還不能讓傑布活佛、任無法等人有所忌憚。

「傑布活佛,真是好笑啊,什麼時候密宗居然跟魔宗勾搭上了,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葬渡禪師直接開始對傑布活佛冷嘲熱諷了。

「本活佛還以為葬渡禪師是高瞻遠矚之人,今天看來卻是不過如此。如今天地大劫將臨,外魔入侵,我輩自然是應該不計前嫌、通力合作才對,如今自然是應該拋棄門派之爭,專心對付外魔才是。」傑布活佛一臉正義凜然。

「活佛這話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任無法沖著葬渡禪師道,「禪師遠道而來,就是為了管我們魔宗和密宗的事情?如果這這樣的話,你這手未免也伸得太長了吧!」

「噢?既然要摒棄門派之爭,為何西域鬼洞的事情,卻沒有人通知我們顯宗一聲呢?」葬渡禪師心懷怨恨地問。

「如果沒人通知的話,為何葬渡禪師帶著這麼多人遠道而來了?本宗這幾天總覺得耳根子不清靜,還以為有一隻蒼蠅在圍著我轉呢,沒想到是一堆蒼蠅啊。」任無法這話說得可不太好聽。

葬渡禪師聽了這話,頓時無名火氣:「任無法,你太猖狂了!哼,不過是邪魔外道而已,莫非你真以為魔宗可以跟我們抗衡了?」

嘚嘚!嘚嘚~

就在此時,一陣恐怖的馬蹄聲響了起來。

馬蹄聲,很少有人用恐怖來形容,但此時眾人聽見這馬蹄聲,的確產生了一種恐怖的感覺,彷彿覺得著馬蹄聲是從地獄九幽之中傳來了,帶著濃烈的死亡氣息。

嘶嘶!~

戰馬嘶鳴,一匹赤紅色的戰馬席捲而至,頃刻間到了葬渡禪師面前,這赤紅戰馬身體四周,釋放著濃烈的死氣,而馬背上的秦朗,此刻運轉著生死二氣,簡直就如同一尊死神一樣。

隨後,幾個亡靈士兵緊隨而至,然後是一隊亡靈戰士。

無論是亡靈騎兵還是亡靈士兵,全都是全副武裝,戰甲鋥亮,無聲無息,卻攜帶著無邊的威壓。

倒不是這些亡靈騎兵和亡靈士兵真的比在場的這些高手強大多少,它們之所以能夠產生強大的威懾力,是因為它們來自亡靈世界,並且經過秦朗用陰丹培養之後,這些亡靈生物的實力和騎士都處於巔峰狀態,而且這裡是華夏神州,秦朗和華夏龍脈完全融為一體,隨時可以進行生死二氣轉化。所以,秦朗所到之處,以他為中心,四周一片死氣沉沉,彷彿他就是冥神的化身,死亡的威懾無處不在。

武道高手,大部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武道高手之中,很少有人不怕死,因此看到秦朗帶著一隊亡靈騎兵、亡靈戰士出現在這裡,在場的很多武者心頭都有一種莫名地壓抑感,至少從他們的內心深處,已經生出不想和秦朗為敵的感覺。

如果可以的話,沒有人想要和死神為敵,而此刻秦朗的出現,卻如同是死神降臨人間一樣。

縱然是如同葬渡禪師這樣的人物,此時都感覺到莫名地壓力,而秦朗根本不給這些人喘息的機會,高聲喝到:「跟顯宗、術宗和葯宗護混在一起的,就不是毒宗的朋友,休想染指毒宗擁有的資源!反之,跟這三宗劃清界限者,我們毒宗歡迎之至!」

秦朗只是一句話,就讓那些追隨顯宗、術宗和葯宗的高手們開始打退堂鼓了。在場的眾人之中,雖然很多人是都是顯宗、葯宗和術宗的人,但其中也有一些高手並非三宗之人,以前不過是以三大宗門馬首是瞻,順便撿點殘羹剩飯而已,不過想要讓他們為三宗賣命,卻還有些不太現實,畢竟他們不是三宗的門人弟子。

這些人原本就被秦朗的出場給威懾住了,現在聽秦朗的意思,只要立即跟顯宗、術宗和葯宗劃清界限,就可以分享鬼洞的資源,而這正是他們所渴求的東西啊。

說白了,有些高手之所以跟著顯宗、葯宗和術宗,無非就是湊熱鬧,乘機為自己和門派撈取一些好處罷了,之前江湖上傳聞毒宗在新維區發現一個神秘鬼洞,並且這個鬼洞貫通了亡靈世界,這個消息讓很多人蠢蠢欲動,只是這個鬼洞如今名義上屬於軍方所有,且有毒宗、密宗、魔宗和道教的人駐守,江湖其他勢力幾乎無力插手,似乎唯一的辦法就是跟顯宗一同來「爭取福利」,誰知道卻拜錯了廟門,人家已經清楚地表明:

毒宗是不會買顯宗的賬,而且只有跟顯宗、術宗和葯宗的人劃清界限,才有資格進入鬼洞進行「開發」。何況,人家魔宗、密宗和道教的人都已經得到了實質性地好處,此時不改投陣營,更待何時?

「本人是鐵拳門的董汗青,從今之後,本人和鐵拳門,唯秦宗主馬首是瞻——宗主這戰馬如此神駿,不知道本人以後可有機會弄打破這樣一匹戰馬。」果然,立即便有人改投陣營了。

這人一開口,其餘的人自然也就聞風而動,不過片刻功夫,三大宗門的陣營中就少了將近三十人。 ?拉攏一批人,打壓一批人,這才是對付敵人的高明手段。

秦朗和顯宗、術宗和葯宗之間,可謂是積怨已深了,想要化干戈為玉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何況無論是秦朗還是對方,似乎都沒有和解的打算。

這一次顯宗、術宗和葯宗的高手傾巢而動,可不是真的想要跟秦朗進行談判,說白了就是要向秦朗和毒宗施壓,迫使秦朗答應其條件,在這裡分一杯羹。當然,對於顯宗的人來說,這樣的做法只是他們一直的傳統而已,畢竟他們一直都是江湖的領袖,其他門派如果發現了什麼好東西,絕對不可能繞開他們而直接收穫好處的。

說白了,就是多吃多佔習慣了,現在忽然被人拒絕在外,所以無論是面子上還是心理上都無法接受了。

然而,這一次他們卻非接受不可,因為秦朗擺出的姿態足夠強勢,因為其餘的門派都願意投入毒宗的陣營了。對於其他門派來說,顯宗、葯宗和術宗的實力很強,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看,毒宗、密宗、魔宗加上道教,實力似乎更強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毒宗可以給他們提供的好處更多,所以對於這些門派來說,做出對他們最有利的選擇,並不是什麼難事。

葬渡禪師簡直要被氣瘋了,他這一次可謂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不僅未能逼迫秦朗就範,反而還給秦朗增加了「黨羽」。簡直是忍無可忍,葬渡禪師氣得怒吼一聲:「秦朗,你這小子欺人太盛!」

「欺你又如何?」秦朗反問,語氣十分不屑,「葬渡老東西,你如果有種的話,我們直接決生死!要是沒種的話——算了,我忘記你是和尚了,已經沒種了。既然沒種,趕緊滾遠一點,免得浪費彼此時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