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倩看到唐允的樣子,心中一笑,她越是著急,她給自己拿出來的錢就越多,這樣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我收買顧以寒公司的兩個人暴露了,但是都被我解決了,我怕顧以寒從他的手下入手,很有可能查到我們。」葉倩朝著唐允說道。

唐允聽了更是著急,眉頭緊鎖,頭不由地低了低,小聲地說道:「這可怎麼辦啊?要是真的被顧以寒查到,我們都要玩完了。」

唐允越想越著急,突然頭猛地一抬,朝著葉倩說道:「倩姐,你說我們該怎麼辦現在。」

顯然唐允已經將葉倩當作了自己的救命稻草,滿懷期待地看著葉倩,她認為葉倩攻於謀略,肯定有辦法讓二人脫身。

「你也不用著急,退路我已經想好了,自然不用怕了他顧以寒。」

葉倩眼睛不由地眯了起來,要是自己所計劃的成功,不僅僅是有退路那麼簡單了,她將取代顧以寒的存在,雖然比不上勝天集團昔日的實力,但也絕對可以躋身進去全國前十。

「啊?怎麼辦?我一切都聽你的。」

此時的唐允顯然已經慌了陣腳,聽到葉倩能救自己,自然對她言聽計從。

「嗯,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什麼,我們只需要按照以前的計劃逐步進行就可以了。」

葉倩朝著唐允說道,這話是在安慰唐允,何嘗又不是安慰自己。

「好了,你跟我一起去一個地方。」

葉倩決定將事情告訴唐允,計劃也就在這兩天展開了,自然不用怕暴露,唐允也已經徹底和自己成了「戰友」,還怕她舉報不成?

「嗯?去什麼地方?」

唐允有些奇怪,這裡也是很安全的,根本沒人知道自己住在這裡,為什麼要換個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葉倩也並未過多的解釋,等唐允到了之後就會明白的。

「顧總,郭達天現在已經被我們的人送到了醫院,正在搶救過程中,但是五刀中有一刀傷到了脾肺,醫生說,成功的機率不大。」

顧以寒的一名心腹,朝著顧以寒恭恭敬敬地彙報著情況。

顧以寒眉頭一皺,如果郭達天死了,自己的線索豈不是全斷了?

「你告訴醫生這人是我要救的了嗎?」顧以寒沉聲說道。

「說了,院長親自找來了一流醫生主刀,藥劑,器材什麼都是用的都是最好的。」顧以寒的心腹如實地回答道。

「好了,我知道了。」

顧以寒點了點頭,隨即接著說道。

「將郭達天和萬元的通話記錄都再給我查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交集,還有將勝天集團總部主管以上的人都給我徹查一遍,有什麼可疑之處立刻給我彙報,如果他們發現了你們,有什麼小動作的話,直接給我控制起來,一個都不能跑了!」

顧以寒朝著自己心腹吩咐著,他認為郭達天,萬元都跟這件事情有關。想必在他們身後必定還有著一位身份不低的人,而且定是勝天集團內部的高層,否則他們怎麼會那麼聽話?

「是。」

顧以寒的心腹應了一聲,便走了出去。 葉倩此時已經帶著唐允來到了自己的秘密工作地點。

唐允到了之後,心中不由地唏噓,這個地方顯然是葉倩秘密籌劃著一切,有許多拿著各種精密儀器監視著顧以寒公司的人,還有喬治等一個團隊對勝天集團虎視眈眈。

葉倩帶著唐允來到了一間無人的房間內,待二人坐下之後,葉倩這才說道:「那些人你也看見了,都是我請來對付顧以寒的,顧以寒勝天集團的一些人已經有一部分徹底徹底地為我們賣命,還有一部分人不死心,被我們的人監視著,如果膽敢泄露一點兒消息,立刻就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葉倩頓了頓接著說道:「我還特意從美國洛杉磯請來了一位金融天才,用作對付顧以寒,這個人也已經看過勝天集團的資料,他有把握在兩天內用完顧以寒的所有流動資金。」

唐允聽到這裡的時候,不由地鬆了口氣,朝著葉倩問道:「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

唐允雖然在計謀方面不如葉倩,但她還不至於傻到什麼都不知道的份上。

葉倩費勁心思地將自己救出來,可不是讓自己過來看戲的,肯定有什麼地方用到自己,雖然唐允有一絲的不悅,但還能說什麼?畢竟要不是葉倩救出了自己,想來這會兒自己還在大牢裡帶著呢。

「呵呵,既然我們說到這裡了,我也就不推辭什麼了,這次叫你來確實需要你的幫助,憑藉我一個人的力量還遠遠不夠。」

葉倩頓了頓,接著說道:「喬治要想動搖顧以寒勝天集團的股市,當然需要一些資金,五億!」

唐允聽到后不由地心驚,五億? 滾橫爬順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自己的全部身家,要是交給葉倩自己豈不是什麼都沒有了?那以後出點什麼情況該怎麼辦?

看到唐允驚訝的表情之後,葉倩笑了笑,接著說道:「當然,我不是讓你一個人拿出五億來,你也看到了,監視,請人哪方面都需要錢,我現在也只能拿出兩億來,所以剩下的三億需要妹妹的幫忙。」

唐允聽了之後,不由地皺眉,三億對自己來說也不是一個小的數字,但拿出來也不是不可以,主要是看值不值,如果用這三億可以扳倒顧以寒,然後自己再挺身而出,救了顧家,顧以寒還不得對自己感恩戴德的?可是真的能做到嗎?

「倩姐,對於這件事你有多少把握?」

唐允有些擔心地問道。

「百分之八十。」

葉倩回道,隨即向唐允分析起來:「勝天集團的總經理方文,已經妥協,死心塌地地站在了我們這邊,經過他的帶動,勝天集團的很多高層,已經知道該如何站隊,勝天集團旗下大大小小的企業百分之五十都有我們的人。

所以要扳倒顧以寒也不是很難,重點就要看股市那邊的了,也不怕告訴你,喬治分析出勝天集團的流動資金大約有五十個億,她告訴我如果給他五億,他有把握在兩天時間將顧以寒的這些流動資金控制,所以就看妹妹你的心有多大了。」

唐允聽完了葉倩所說,不由地質疑道:「喬治可靠嗎?他真的可以用五億控制顧以寒的五十億?」

周宋 前任爹地:媽咪好新鮮 葉倩笑了笑:「你賭上的是三個億,而我是我的全部身家包括我的命,如果我沒有十足的把握,你覺得會跟你說這件事情?而且郭達天,萬元已經暴露,相信顧以寒很快就會有所動作,到時候我們便成了被動,情況會變得更加不利。」

唐允聽到葉倩的分析,不由地點點頭,隨即咬了咬牙,朝著葉倩說道:「好,倩姐,我可以給你三億。」

如果這件事情成功了,自己嫁入了顧家,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三億又算得了什麼?

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葉倩這麼精明的人都幹了,我怕什麼?退一萬步來講,就算沒成功,我這裡不是還有兩億嗎?到時候自己跑路,相信不管到了哪裡,這兩億也是夠自己下班輩子過得舒舒服服了。

「等顧以寒的公司倒了,我又該怎麼出面救他於水火?」

唐允接著問道,這次他的目的是讓顧以寒休了林沫沫娶了自己,所以她這才問道。

葉倩聽到后眼中閃過一道異光,呵呵,我怎麼可能讓人去救他?救了他那死的豈不是我們?

等顧以寒倒台之後,就由我將他名下破產的公司一家家的收購,而我,則會躋身進入全國前十,哈哈,到時候自然不用再怕顧以寒了。

但這些葉倩怎麼可能會說出來讓唐允知道,自己現在可還要用這傻女人的三個億,葉倩想到這裡這才笑了笑朝著唐允說道。

「到時候你就跟他說如果他休了林沫沫娶你,你就有辦法幫他解決這些危機,他只要答應,我就立刻讓喬治收手,顧以寒的那些資金自然會慢慢回籠。」

唐允聽到以後,嘴角不由地勾起一道笑容,林沫沫啊林沫沫,顧以寒最終還是我的人?呵呵,跟我斗,你還是不行。

「好,等我嫁進顧家,會讓以寒跟姐姐合作,相信葉氏集團能夠得到很好的發展。」

葉倩笑著說道,完全將自己已經當作了這場商業戰的勝利者。

呵呵,到時候葉氏集團恐怕就不是得到很好的發展了,而是一躍龍門。

葉倩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朝著唐允接著說道:「對了,妹妹,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嗯?什麼事?姐姐儘管說。」

現在箭已經到了弦上不得不發了,有什麼事情唐允自然也不會推脫。

「明天喬治就準備出手,我要你表哥將林沫沫調到我們葉氏集團那裡去,明天我們葉氏集團會有一個針對老員工的福利。

是眾多公司前所未有的,讓她去採訪,在其間我會製造出來一些事故,顧以寒肯定會出面先解決他的麻煩,我們就趁這個時間出手,顧以寒肯定無暇顧及。」

「好,沒問題,這個就交給我了。」

唐允想了想這也不是什麼難事,便一口答應下來。 隨後唐允出去辦理轉錢的事情了,而另外一個人走近了葉倩所在的房間內。

「葉總,您吩咐的事情都辦妥了,那個俄羅斯軍火商也到了,現在就在B市的一個賓館內。」

葉倩聽到來人彙報不由地笑了笑:「好,我都知道了,你替我好生招待著那幫人,告訴他們,明天就可以進行交易的,價格就按市場價格的百分之一百二交易,至於交易地點嗎?

你就讓他們在賓館里等著,我會派人過去拿貨,還有,將這件事情的知情~人士全部都給我……」

說到這裡,葉倩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那人自然明白葉倩的意思。

「是。」

來人應了一聲便走了出去。

「哈哈哈,林沫沫啊了林沫沫這次就算顧以寒的本事再大,我就不信他還能救出來你。」

那人離開后,葉倩隨即放聲大笑道,彷彿在笑自己的機智,又彷彿在笑林沫沫的愚昧無知,竟然跟自己斗。

「唉,你們顧總在不在公司?」

秦宇站在勝天集團的大廳中朝著前台問道。

前台剛開始有些皺眉,這是誰呀,找我們總裁怎麼還這麼沒禮貌,但抬頭一看竟然是秦家的小少爺,秦宇,秦宇跟著顧以寒「混」有很久了,全公司上下有誰不認識啊。

前台滿臉笑容地答道:「顧總現在應該在他的辦公室。」

秦宇聽到以後,理都沒理前台一下,直接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顧以寒的辦公室,想來有什麼急事找顧以寒吧。

「唉。」

前台不由地嘆了口氣,也沒有多說什麼,誰叫人家是秦家的小少爺呢。

走到顧以寒辦公室的門前,秦宇也沒有敲門,直接推門進去了,同時喊著:「顧哥。」

顧以寒此時正在打著電話,調查著自己公司里的「害蟲」,突然被秦宇這麼一打斷,眉頭不由地皺了起來,看到來人是秦宇之後,這才舒展了點。

「好了,就先這樣,有什麼事情,直接向我彙報。」

顧以寒向電話另一頭的人交代一下這才掛了電話。

「我有很多事情要忙,沒時間陪你玩,你不如去找晚晚吧,趁著她還沒開學,你們兩個倒還可以瘋一瘋。」

顧以寒朝著秦宇沒好氣地說道。

「顧哥,我這次是專程來找你的,可不是找人陪我玩的。」

秦宇徑直坐到了顧以寒的對面,滑著座椅到了顧以寒的眼前,有模有樣地說道。

「找我?」

顧以寒輕疑一聲,不由地搖了搖頭,要放在平時他還會抽出點時間和秦宇鬧鬧,現在他可沒有那個閑工夫。

這說了這小傢伙找自己能有什麼事情呢?上次唐允的事情還是偷聽到他父親的對話知道的。現在自己遇到的困難,自己都查不出來所以然來,更何況秦宇呢,他不給自己添亂就算好的了。

「顧哥,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是有大事件給你說的。」

秦宇見顧以寒不相信自己,有些著急地說道。

「好吧,好吧,你說有什麼大事件?」

顧以寒有些無奈地說道,要是不讓秦宇說完,也不知道這小子要麻煩自己到什麼時候呢。

「顧哥,你還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感覺葉倩不是個好女人,她在你和大嫂的婚禮上看大嫂的眼神不對。」

秦宇一本正經地說了起來。

「嗯。」

顧以寒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秦宇確實跟自己說過這件事,他當時並沒有很在意。

「那就對了,在你和大嫂的婚禮上不是有兩伙人開車撞了你和大嫂嗎?一伙人你查到了是唐允,另外一夥你不是還沒查到?」

秦宇朝著顧以寒反問道。

「嗯。」

顧以寒接著點了點頭,怎麼?難道這小子發現了什麼端倪?查到了葉倩就是另外一伙人?

顧以寒帶著疑問看向了秦宇,等待著秦宇的下文。

「顧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葉倩就是另外一伙人。」秦宇朝著顧以寒說道。

「你查到證據了?」

顧以寒一下子認真起來,朝著秦宇問道。

如果真是葉倩,那有可能這次事件也是她搞出來的,據顧以寒所知,葉倩這人還是頗有心計的。

「沒有。」

秦宇略顯失落地搖了搖頭,朝著顧以寒回答道。

「……沒有,你說什麼。」

顧以寒帶著輕微的情緒說道,隨即搖了搖頭。

自己真是被那些事情搞得暈頭轉向了,秦宇才多大,能查出來什麼,自己竟然指望秦宇幫自己找到突破。

「你別急啊,顧哥,雖然我沒有找到證明葉倩就是另外一伙人的指使者,但是我查到了另外一件事。」

秦宇神色變得嚴肅起來,一點開玩笑的意思也沒有。

顧以寒看著認真的秦宇,隨即問道:「什麼事情?」

「葉倩,要害大嫂還有大嫂的弟弟葉文宇。」

秦宇接著拋出了自己查到的情況。

「什麼?」

顧以寒有些質疑秦宇所說,這他是怎麼查到的?而且就算是葉倩是另外一夥的指使者,可是這女人應該不笨,怎麼會再次冒險害林沫沫呢?自己現在將林沫沫保護得那麼安全,她怎麼可能有機會還林沫沫。

「這是真的,你聽我慢慢說。」

秦宇不由地坐直了身子,向顧以寒再次靠近了一些,開口說道:「顧哥,從上次我給你說了那件事情之後,我便一直懷疑著葉倩,所以直接找來我的幾個朋友,合力調查起了葉倩,同時監視著她。」

「知道今天早上,我們在她身邊安插的眼線給我們帶來消息,說葉倩最近制訂了一份合同,前面是用中文寫的,後面是英文,前面說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但是英文部分卻是股份轉讓協議。」

顧以寒不由得地皺眉,看來這個葉倩真是居心叵測啊。

但是這一切跟林沫沫有什麼關係,林沫沫現在根本就沒有葉氏集團的股份,就算葉倩想要,她也沒有啊。

「葉倩這是要拿走葉文宇的股份,可是這跟你大嫂有什麼關係?」

秦宇也看到了顧以寒莫名其妙的表情,隨即接著說道:「這雖然沒關係,但是接下來就有關係了。」 「他們在列印那份合同的時候,還列印了一份東西,軍火交易清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