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心:「……」

還能不能有一點點的原則??

…………

酒吧。

程朔坐在吧台前一杯接著一杯酒,像是要將自己灌下肚子。

穆悠然坐在旁邊,關切的眼神看著他,「程朔哥,你少喝一點,傷身體。」

「你別管我!」程朔煩躁的吼了她一句。

穆悠然立馬不說話了,緊咬著粉唇,眼眶泛紅,泫然欲泣。

程朔意識到自己不對,輕咳了一聲,放下酒杯低聲道:「抱歉,我不是故意吼你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了,看到厲尋生抱葉心的時候心頭就有一股無名的怒火湧上來,就好像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

穆悠然貝齒緊咬著緋唇搖了搖頭。

程朔又喝了一杯威士忌,重重的放下杯子,腦子裡不斷回蕩著禮堂里的畫面,快要把他逼瘋了。

穆悠然扯著他的衣服道:「程朔哥,你是不是因為心公主才……」

聲音頓住,沒有往下說下去。

「不是。」程朔一口否認,從口袋裡拿出一疊錢扔吧台上,起身道:「走吧。」

穆悠然跟在他的身後,眼眸里閃過一絲陰鬱,上前扶住他依舊是體貼溫柔道:「程朔哥我扶你。」

這個時間點學校的宿舍鎖門了,他們回去也進不去了,程朔就帶穆悠然去酒店開房間休息。

剛走出電梯就看到房間門開了,一道峻拔的身影走出來,後面跟著的是……

坐在輪椅的女孩。

男人回頭看她,眸光溫柔,「回去休息吧。」

葉心點頭,「路上小心。」

厲尋生頷首,轉身就看到從電梯里走出的男女,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程朔緊緊握住穆悠然的手,大步流星的走向葉心,在她的面前卻沒有停下腳步,而是走到了隔壁的房間,開門……

全程沒有看葉心一眼,推開房門進去的時候特意摟住穆悠然低頭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穆悠然含羞的低下頭,羞赧的叫了一聲:「程朔哥哥……」

厲尋生眸色陰鬱的能滴出墨,視線看向葉心時流露出擔心。

葉心神色平靜,微微的牽起嘴角,示意他回去,不用擔心自己。

厲尋生站在原地片刻,最終還是轉身走進了電梯。

葉心也回房間了。

隔壁房間。

進房間后程朔沒有鬆開穆悠然,而是直接將她到牆壁上,低頭就吻上她的唇。

穆悠然的手倏然攥緊,然後又慢慢的攤開了…… 葉心關上房門,去浴室艱難的洗了一個澡,轉動輪椅到餐廳,站起來倒水喝。

杯子還沒放下就聽到電視牆那邊傳來奇怪的聲音。

一般這樣的高級酒店的膈應都會很好,不會有聲音的,除非是……

薄如蟬翼的睫毛下,一雙翦水般的眸子里泛起了薄冷,她放下杯子,轉動輪椅到床邊拿起手機撥通電話,「喂,警局嗎?我要舉報有人進行非法****,地址是……」

報完地址,她就掛斷了電話,起身坐到床上,拿起沒有看完的小說靜靜的看起來。

警方的速度比她預期的要快,不到二十分鐘就聽到敲門聲,然後就聽到警察粗狂的聲音,「我們接到舉報這裡在進行非法****,請穿好衣服,出示身份證跟我們去一趟警局。」

赤-裸的程朔和穆悠然臉色通紅,渾身顫抖的拿出身份證,警方一看年紀就沉下臉來,小小年紀不學好就知道來酒店花天酒地。

程朔梗著脖子道:「我們是男女關係,不是交易……」

穆悠然羞憤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我,我是明德的大學生,不是那個……」

「你們說是就是啊?」警察將他們的身份收起,「把衣服穿好,跟我們走一趟!」

「我們都說不是了……」

程朔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我也說了你們說的不算,得調查!你小子你聽不懂人話是吧?」

警察見慣了這樣家裡有點錢的富二代,完全不在乎他的憤怒,干出這麼丟臉的事就等著老子低頭來領人吧。

程朔和穆悠然面對幾個警察毫無辦法,只能先穿好衣服,跟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想起什麼,道:「我們和隔壁的人認識,她能證明我們是男女朋友,是明德的大學生。」

警察眼底劃過一絲狐疑,但還是去敲門了。

半天房門緩緩開啟,警察平視沒看到人,聽到輕咳一聲,低頭清冷的聲音傳入耳畔,「你們有什麼事嗎?」

警察這才看清楚原來是坐在輪椅上的女孩子,巴掌大的臉頰嬌俏蒼白,像是羸弱的冰美人。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警察斂神,語氣客氣了幾分,「請問你認識隔壁這兩個人嗎?他們說你認識他們,是明德大學的學生。」

葉心掠眸看了一眼他身後被警察壓著的一男一女,無視男人眼底的請求和期待,淡漠的語調道:「抱歉,不認識。」

程朔和穆悠然的眼神倏然睜大,不敢置信她居然說不認識自己!

「葉心……」程朔氣的衝上前就想和她算賬,只不過被警察擋住了。

「你老實點!」警察面色嚴肅呵斥他,給同伴一個眼神將他們兩個帶走。

轉身又客氣道:「不好意思,打擾了。」

「沒關係!」葉心回答了三個字后關上門。

整個世界突然都清凈了下來,這種感覺真好。

……·……

翌日一早,葉心就被微信震醒了。

點開語音是姚姚興奮激動的聲音,「心公主,心公主,天大的好小心……」

「昨晚程朔那個渣男和白蓮花去開房卻被警察抓了,鬧到老師那了,大半夜的老師去警局撈人……」

「還有,還有程朔的父母也一大早趕過來了,哈哈哈……這下可丟人丟大發了,估計全校都要知道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姚姚連發了好幾條大笑的語音,聽得葉心眉頭微斂,嘴角卻不由的往上翹了下。

回復她:「你們吃早餐了嗎?不如來酒店吃,我請客。」

語音發出去不到十秒,姚姚就回復:「好啊,我們這就打車過去。」

葉心沒有回復了,起身去洗漱,然後換衣服。

等她收拾妥當出房間,抵達餐廳時姚姚她們三個也風風火火過來的。

「心公主……」姚姚衝過去,笑臉燦爛,「早啊。」

「早。」葉心將早就叫好的牛奶遞給她,「先喝點牛奶,早餐很快就上來。」

姚姚坐下,喝了一口嘴角沾著的牛奶都來不及舔,迫不及待道:「心公主,你是不知道半夜老師去警局撈人臉色有多差,哈哈哈哈……」

葉心抽出一張紙巾遞給她擦嘴角,「那麼你們還沒睡?」

姚姚擦嘴,沒來得及說,旁邊雪兒解釋,「我們當時都睡了,只不過老師接到電話說是學生進警局,第一時間就是查房,看看誰不在。」

「結果這一查就發現穆悠然和程朔不在宿舍,可不就全都知道了。」柳兒接話,眉眸染著喜悅,顯然也在幸災樂禍。

姚姚長嘆了一口氣,感慨道:「果然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繞過誰!渣男賤女平日還不夾緊尾巴做人,那麼高調,這下栽跟頭了吧!活該!」

雪兒笑道:「聽說他們是被人舉報非法****才鬧到警局那邊的。」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個俠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滅了這對戲精。」姚姚邊喝邊說,言語間滿滿的欽佩。

葉·俠士·心佛系微笑,並不打算解釋昨晚的事。

丟臉丟到了容城,這次看程朔要怎麼收場,至於穆悠然——

怕是連大學都讀不下去了。

幾個女生在一起不怕沒話題聊,跳過程朔的事,美容,衣服,明星有著聊不完的話題。

葉心對這些沒什麼興趣,就沒有參與,而且她吃飯的時候也不太喜歡多言。

等吃完早餐,姚姚突然說:「今天的活動好像因為程朔他們取消了,反正閑著也沒事,我們去看電影吧。」

桌子下雪兒撞了一下她的腿,姚姚神經大條沒有領會她的意思,「你踢我做什麼!」

雪兒:「……」

葉心:「你們去吧,我就不去湊熱鬧了。」

姚姚這才反應過來心公主坐輪椅不方便,急忙道歉,「對不起啊,心公主,我忘了……」

話還沒說完,幾個人的手機不約而同的響起。

是老師群發的消息,讓所有在外面的學生都回來,兩個小時后出發回京城。

幾個人面面相覷,顯然是因為程朔的事,這次的夏令營提前結束了。

葉心長睫低垂,遮擋住眸底的一閃即逝的黯淡…… 三個小時后,學校的大巴。

葉心在姚姚和雪兒的攙扶下上了車子,為了方便她上下車,老師特意把第一排的位置安排給她們。

程朔直接被程家父母帶回去,沒有跟車,被留下來的穆悠然臉色蒼白,憔悴的蜷曲在車子的最後面。

不少同學都壓低聲音議論,免不了奚落和嘲諷。

穆悠然像是沒聽見一樣,緊緊閉著眼睛,耳朵上塞了耳機,假裝睡著了。

姚姚回頭看了一眼,幸災樂禍道:「活該!白蓮花,我呸!」

葉心神色淡淡,沒有接她的話,從包里拿出沒有看完的小說繼續看。

姚姚好奇道:「心公主,你在看什麼呀?」

「小說!」她回答。

「什麼小說啊?」姚姚睜大眼睛,話匣子就像是開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好看嗎?沒想到啊心公主你居然也看小說。」

「打發時間。」葉心見她盯著手裡的手,索性就遞給她:「想看?」

「可以嗎?」姚姚有些不好意思沒接。

「你想看就拿去,我可以看其他的。」對她而言看什麼都不重要,不過是打發時間。

「那我就不客氣啦。」姚姚接過來一看名字,立馬滔滔不絕的吐槽,「這個作者我知道啊,她居然寫第三部了……這個后媽,不對,是后爹……我簡直懷疑他是不是有反社會人格,所以才寫出這麼多虐心虐肺虐肝的故事報復社會。」

葉心拿出另外一本經濟學的書,隨口回答,「虐嗎?我覺得還好。」

姚姚呵呵了,「那是他現在做人了!!你是不知道他以前有多變態!寫的故事一句話概括——美女談戀愛嗎?挖心的那種!」

葉心:「……」

突然覺得厲尋生說的話有那麼幾分道理。

姚姚嘴上吐槽著作者,手裡卻捧著書看的津津有味,連半路下去上廁所她都捨不得去,看得入迷的時候一會淚眼汪汪,一會咬牙切齒,這個渣男。

葉心在旁邊聽著也不知道她是在罵作者還是罵主角,不過很有可能是作者。

柳兒和雪兒坐在後排,兩個人帶著耳機早就睡著了。

回去的路上沒有來的路上熱鬧,一路上說說笑笑還輪流唱歌,回去的路上寂靜無聲,大部分人都在睡覺。

抵達京城已經是晚上九點多,車子停在了學校里,因為太晚了,大多數人都不回家了,直接回宿舍休息。

姚姚她們不放心葉心,想邀請她去她們宿舍睡一夜,明天再通知家裡人來接。

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一輛紅色騷包的瑪莎拉蒂疾馳而來,停在了她們的跟前。

「靳,靳小少爺……」姚姚瞪大眼睛,又驚又喜。

靳放直接從跑車裡跳出來,走到葉心的面前,視線落在她的腳上,臉色陰鬱的能滴墨。

葉心仰起頭露出清淺的笑,「哥哥,你來接我回家啊。」

從小到大隻要放放一生氣,她就賣萌裝乖,屢試不爽。

「笑什麼笑!」靳放冷著一張臉,聲音幾乎是從咽喉里擠出來的,「你長本事了是吧!受傷不告訴我,回來不通知我,你乾脆別回來了!」

姚姚她們三個被嚇得默默往後倒退幾步,拉開安全距離,生怕戰火燒到自己身上。

葉心將她們的舉動收盡眼底,眉心劃過一絲無奈,輕聲喜悅道:「我沒事,就是軟組織挫傷,休息幾天就好了。」

「都不能走路還叫沒事?那什麼叫有事?」靳放越來越生氣,「是不是腿斷了,一輩子坐輪椅才叫有事。」

葉心:「……」

她算看明白了,他今天吃了槍子,說多錯多,不如不說。

靳放瞧著她那低眉順眼的樣子心底就來氣,上前直接將她抱起。

葉心一驚,手卻摟住他的脖子,輕聲道:「你這樣不好。」

繁星 「有什麼不好?」靳放一臉的不耐煩。

「別人會說閑話的。」畢竟他們現在都長大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