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沒想到鬧到這種地步,下意識去攔住容母,想再看看事情有無轉圜的餘地,然而步子剛邁開,便被容子澈一把抓住:「嫂子,別去,她想走就由著她走。」

葉簡汐抬眸,望著容子澈猩紅的眸子,說:「那是你媽,你又何必做的這麼絕?只要好好的說,你媽肯定會心軟的。」

「沒用的,我媽那人看著軟弱,其實骨子裡強硬起來,比誰都認真。她能瞞著我那麼久,說明她真的打定了主意,要把如意趕走。和她說的越多,不過是越讓她覺得,我一心向著如意罷了。既然最後結果都是這樣,我何必多費口舌和功夫?」

容子澈苦笑,得到這樣的結果,他一點也不意外,但沒有辦法掩飾此刻的傷心!他一直覺得,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站在自己身邊的母親,最後竟然成了傷害他最深的人!

說起來,這已經不是母親背著他,第一次傷害如意了!

上一次他忍了。

這次他若是再忍,再退讓,還是個男人嗎?

為什麼母親從不站在他的角度考慮一下,他想要的是什麼,所愛的是什麼?她只是一昧的逼著他,去接受她理所當然的認為她覺得好的東西。

容家,左小小……

這些,他從來不稀罕,也不想去背負。

母親讓他承擔起容家的重任,那也就罷了!想讓他為了左小小,為了容家放棄如意,他不願答應,也絕不會答應!

葉簡汐還想說什麼,容子澈抬手,說:「嫂子,不用勸我了,我意已決。你告訴我,現在如意怎麼樣了?昨晚的事情,又是怎麼樣的?」

葉簡汐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提到裴娜受傷時,容子澈的手緊握成了拳頭,手背上剛凝結的傷口,再次崩裂,流出猩紅色的血液。

她頓了下,說:「我去找醫生,給你重新輸液吧。」

「別去,嫂子,我沒多大的事情,你繼續說。」

「那好吧。」葉簡汐猶豫了片刻,繼續說:「之後,她帶著如意跑了出來,打電話聯絡了楊樂,是楊樂救得她們。現在裴娜已經轉危為安了,醫生說她只要別注意感染了,那就沒什麼大礙。如意和他們在一起,等王東擎那邊救出了洛琛,我會讓他把如意帶來這邊的。」

「嗯,謝謝你,嫂子。」

「不客氣。」

葉簡汐話說完,不知道該繼續說什麼。

畢竟,剛才容家兩母子,還為了她鬧掰了。

哪怕知道這件事,錯不在自己,葉簡汐還是覺得過意不去。

……

房間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葉簡汐鬆了口氣,抬眸看了眼容子澈說:「我接個電話。」

「去吧。」

容子澈沉著著臉色說。

葉簡汐逃似的從房間里出來,站在走廊口,接通了電話。

「喂,王東擎,洛琛那邊怎麼樣?」

「老婆,看來你還是很關心我的,你放心我好好的,不用擔心。」調侃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葉簡汐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是慕洛琛在電話那邊說話,臉頰上飛快的暈染了幾抹紅暈,咬著牙,低聲說:「你能不能正經點?別總說這些不著調的?」

「我哪一點不正經了?」慕洛琛反問。

葉簡汐懶得理他,催促道:「你趕緊回來吧,現在出了一些事情,等著你回來處理呢。」

「什麼事?」

「電話里不方便說,等下你回來,我再跟你解釋。」

「好。」

報上了地址,葉簡汐掛斷了電話。

回到病房的時候,裡面已經被護士清掃乾淨了,容子澈的右手上重新紮了針。

護士看到她來了,略帶責怪的叮囑:「你們這些親屬,看著點病人,別讓他再受什麼刺激了。本來就有胃病,還這麼不老實,是想發展成胃癌嗎?」

得了胃病的人不能生氣,否則急劇的情緒變化下,很容易引起胃部的血管破裂,造成胃出血。

這點醫生早就再三叮囑了。

葉簡汐訕然,卻也沒跟護士解釋,這不是自己造成的:「是,我知道錯了,謝謝美女護士的提醒。」

沒有女人不喜歡被誇漂亮,護士也不例外。

聽到葉簡汐誇讚自己,小護士嚴肅的臉總算柔和了一些,「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記得通知我們。」

「一定,一定。」

……

送走了護士,葉簡汐在病房裡等著慕洛琛過來。

一個多小時后,門吱呀一聲從外面推開,緊接著慕洛琛走了進來。他身上穿的還是那天的衣服,形象略顯落魄,但絲毫不影響他的氣度,尤其是那雙鷹隼般的眸子明亮依舊,葉簡汐和他對視了一眼,心莫名的噗通噗通跳了起來。

慕洛琛走到病床前,自然而然的攬住了葉簡汐的肩頭:「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

「鬼才想你!」葉簡汐伸手去推他。

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胸口的某處,慕洛琛悶哼一聲,變了臉色。

下一秒,他捂著自己的胸口,神情痛苦。

「怎麼了?」葉簡汐焦急的問著,想拉開他的手,看一下他哪裡受了傷。

慕洛琛卻忽然長臂一伸,捉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說:「想你想的心口疼,需要親親才能止疼。」

葉簡汐:「……」

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葉簡汐背對著慕洛琛,不再理會他。

慕洛琛淺笑著,轉眸看向容子澈,問:「感覺怎麼樣了?」

「好多了。」

「那就好。」慕洛琛微微的點頭說,「我有些事情要跟簡汐商量一下,你不介意我們把你丟下吧?」

容子澈玩笑一般說:「只要你們別在我眼前撒狗糧,我什麼都不介意。」

「好,那我們走了。」

慕洛琛拖著葉簡汐的腰肢往外走。

葉簡汐倒退著,行走不便利,抬手邊推他鋼鐵一樣的胳膊,邊說:「你放開我。」

慕洛琛淡笑著,絲毫沒放開她的意思。

……

到了走廊外面,慕洛琛將葉簡汐的身子一轉,正對著自己。

葉簡汐掙脫不開身子,毫不猶豫轉身就踢了他的小腿一腳,「姓慕的,耍著我玩,是不是很有趣?」

「嗯。」

慕洛琛點頭。

葉簡汐哼了聲,拉開他的手,轉身就走。

慕洛琛抬手攔住她的去路:「不跟我說要緊的事情了?你若是不說,我可就沒辦法幫子澈他們了。」

葉簡汐憤憤停下了腳步,語氣不好的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重複了一遍。

慕洛琛聽完,問:「現在容阿姨去哪裡了?」

「我怎麼知道?容子澈攔著我,不讓我出去。」葉簡汐語調微揚。

「算了,不說這個了,咱們先去把溫如意帶過來。」

「我也去?」

「你不想去?」

「當然不是。」葉簡汐嘟嘟囔囔,「我的意思是,人都走了,這邊不就只剩下容子澈一個人了嗎?他萬一想不開,身邊又沒什麼人,那該怎麼辦?」

慕洛琛嗤的輕笑出聲,點了點她的腦袋說:「你這小腦瓜里,都想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子澈要是連這點事情,都經受不起,那他也不會走到今天了。」

況且,慕洛琛根本不認為,容子澈打心底里,要和容家斷絕關係。

說出那番話,只不過是在嚇唬容母罷了。

血濃於水,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容母對容子澈,狠不下那份心。

兩人重歸於好,不過是遲早的。

只是在那之前,他們得先把唐家收拾好,讓容母不再對溫如意懷有怨艾之心。

……

跟容子澈打了聲招呼,兩人便去接溫如意。

到了醫院,剛走到病房門口,恰好看到楊樂端著一盤洗好的鮮艷欲滴的車厘子,從走廊的另一頭過來。

葉簡汐頓了下腳步說:「娜娜怎麼樣了?」

楊樂臉上露出了笑臉:「已經醒了,這不要求吃水果呢。」

葉簡汐:「……」

腦袋上剛挨過刀子就要吃水果,裴娜也是心大。

三人一起走進了房間。

裴娜躺在床上,腦袋包的跟個卸掉了一半的椰子殼,除了臉其他的部位都是白色的繃帶。

雖然覺得這會兒笑,有點不厚道,但葉簡汐還是可恥的,默默地在心裡偷笑。

好不容易忍住了笑容,葉簡汐開口叫了聲裴娜。

裴娜眼睛從電視上移開,看到他們來了,稍稍的起身:「洛琛,你出來了啊!」

「嗯,剛出來。」

裴娜笑嘻嘻的說:「簡汐是去接你了吧?我說怎麼睜眼醒來,沒看到她人呢。我還以為,她不在乎我,所以沒來看我呢。」

葉簡汐怒道:「我忙前忙后了大半宿,結果得了你這句話,我真是冤死了。」

裴娜撒嬌,「對不起嘛,我說錯了,你原諒我一時的口誤吧。」

「不原諒。」

「哎呦,我的腦袋疼。」裴娜抬手捧著自己碩大腦袋一臉痛苦。

房間里的人聞言,都變了臉色,尤其是楊樂,嘭的一聲重重的將盤子丟下,跑到床邊問:「腦袋疼,是不是出問題了?」

裴娜指著葉簡汐,可憐兮兮的說:「是被簡汐氣的,我都傷成這樣了,她都不肯原諒我。」

葉簡汐:「……」

「好吧,我原諒你,原諒你總行了吧?」

葉簡汐沒好氣。

裴娜笑眯眯的說:「好像又好了。」

眾人:「……」 第1437章如意卷:想親就親了唄

好不容易擺平了裴娜這個戲精,葉簡汐又跟她說了容母的所作所為,以及容子澈跟容母斷絕關係的事情。

裴娜氣哼哼的說:「我早就知道那老妖婆心懷鬼胎,可沒想到她這麼歹毒,竟然和唐家的人勾結,還害的我腦子上插了一刀!」

越說越氣,竟然真的感覺腦袋疼了,她抬手在自己的臉頰旁扇了扇風,「算了,不跟那個老妖婆置氣。容子澈這次總算沒糊塗的站在她那邊,不然,我可真不放心,把如意交給他。」

葉簡汐點頭說:「嗯,我們準備帶如意過去他那邊,讓他們多相處一些時間,說不定如意能想起一些什麼呢。」

「你們要帶走如意呀?我跟你們一起吧!」裴娜眼裡閃爍著小星星,在這裡帶著無聊死了。

「你現在腦子還沒好呢,亂跑什麼?還是留在這邊吧。」

「我不想一個人孤苦伶仃的,怪無聊的。」

「不是有楊樂陪著你嗎?」葉簡汐看了眼旁邊的楊樂。

裴娜撇了撇嘴,扒著葉簡汐的手不放:「他不算人,我想和你們在一起。」

葉簡汐無奈:「好,好,我答應你,幫你轉院行不行?你先放開我。」

裴娜信以為真,喜笑顏開的放開了她:「趕緊去辦轉院手續,等下剛好咱們一起走。」

「好,好……」才怪。讓一個病秧子挪來挪去的,她可擔不起這責任。再說了,沖著楊樂那殺人的目光,她敢輕舉妄動嗎?

答應了,也不過是緩兵之計。

葉簡汐給慕洛琛使了個眼色,自己則走到溫如意跟前,把她哄起來往外走。

到了門口,葉簡汐把溫如意暫時交給了慕洛琛,往病房裡探著腦袋說:「娜娜,等過幾天你病情好了,我再幫你辦轉院的手續,這段時間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拜拜咯~~」

話音落,葉簡汐順手關上了門。

裴娜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

張嘴大叫出聲:「葉簡汐,你個大騙子! 霸佔諸天 你給我回來——!」

連著喊了幾聲,頭又隱隱的作痛。

裴娜皺著臉,痛苦的蜷縮成一團。

楊樂問:「是不是又頭疼了?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你都病了,不好好休息,瞎折騰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