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鋒聽此,眉頭這才鬆開,微微考慮了一下,便道:“現在我受傷太重,待我休息幾天,養好了傷便幫你去打蟲子。”說着便要盤膝閉目再次進入修煉。

小女孩見葉鋒閉着眼睛一動不動了,看到葉鋒肩膀上的小怪,頓時來了興趣,問葉鋒道:“我可以和你的小蛇玩麼?”

葉鋒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用剛纔恢復了一點的靈魂之力對小怪說了小女孩的意思。

小怪倒似乎是很喜歡小女孩,聽到葉鋒這樣說,當即便跳下葉鋒肩膀,向着小女孩躥了過去,一躍便上了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是地火的靈魂,身上的火元晶自然是極爲濃郁,而這正是小怪進化所必須的東西,因此小怪對於小女孩可以說是極爲喜歡。

在小女孩和小怪玩耍之時,葉鋒再次進入修煉狀態,從那個能量光球之中吸收的能量不斷進入丹田之中的火龍中。隨着能量的進入,火龍越來越亮,不斷翻騰着,衝撞着封印。

在火龍連續不斷的衝擊之下,最裏面的王階封印終於產生了一絲裂縫。

幽暗的洞穴之中,一個黑衣黑色骷髏面具的人正站在洞中央,牆壁上並不明亮的發光石映照在他身上,不但沒能讓他顯得明亮起來,倒更多了幾分詭異。他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微微低着頭,似乎是有些緊張。

而在他對面的椅子之上,則斜靠着另外一個黑影。這個黑影一身黑色斗篷,頭戴着黑色兜帽。他的臉被兜帽遮了一大半,看不清面容。隨着他的呼吸,不時有“噝噝”的聲音發出,聽起來有些滲人。他比那站着的黑衣人更加詭異陰森。

這二人都沒有說話,就那麼一個站着,一個坐着。不同的是,站着的人眼裏流露出一絲驚恐,而坐着的人則根本什麼都看不出來。

良久,那坐着的黑衣人終於說話了,嘶啞的聲音道:“古靈,宗主很生氣。”

那骷髏教主古靈聽此,身子似乎微微顫了一下,有些驚慌地說道:“屬下知罪。”

“這件事光是你知罪就完了麼?”坐着的黑衣人嘶啞的聲音突然狠厲起來,“葉鋒身上那重要的東西還未得到,你們就自作主張將他打落火井,宗主十多年的辛苦豈不是白費了?”

聽到這裏,古靈的身子這次是明顯顫抖了起來。宗主的實力有多強,他可是親自領教過的。而自己現在將宗主十多年的辛苦毀了,自己的下場恐怕是極爲悽慘。

想到此,古靈微微擡起頭來,聲音顯得有些乾澀,似乎是辯解道:“鬼使,當時情況特殊,屬下並沒有在場,葉鋒……”說到這裏時,古靈的聲音戛然而止,說不下去了。因爲鬼使正一動不動地盯着他。

雖然有兜帽遮掩,看不到鬼使的眼睛,但古靈能感受到,此時的鬼使是真的生氣了。那黑色的兜帽下散發出來的森冷的鬼氣,讓他這個堂堂骷髏教主天下第一強者也不禁有些膽顫。

二人再次就這麼靜靜地呆了幾分鐘。這幾分鐘對於古靈來說,就像是幾年一般漫長,這種氣氛幾乎令他窒息。

良久,鬼使終於再一次開口,道:“如果那東西與葉鋒一起消失在火井之中,那固然是最好,但如果葉鋒將其藏在其他地方,被其他人得到,那對於宗主的計劃來說,便是一大威脅。不過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宗主的計劃需要你現在就出動,挑唆靈蹟帝國與靈元帝國的關係,最好能有大規模的戰爭發生,流血越多,對宗主的計劃就越有利。若是你能幫助靈蹟帝國吞併靈元帝國,建立一個新的帝國的話,宗主說了,會讓你主宰整個神奇大陸。”

聽到鬼使不再追究將葉鋒打落火井下的事情,古靈終於微微鬆了口氣。當他聽到說要自己主宰整個大陸時,眼裏一道光亮閃過,忙低頭道:“是,屬下一定竭盡所能,幫助靈蹟帝國吞併靈元帝國。”

鬼使微微點了點頭,嘶啞的聲音再次提醒古靈:“記住,重點是要有流血,越多越好,對宗主的計劃就越有利。吞併靈元帝國,那只是其次。”

Wωω✿ тt kдn✿ ¢O

“是,屬下知道。”古靈忙點頭答應。

………………………………

此時在火井之下,在衆人都以爲葉鋒已經被下面劇烈的高溫融化之時,葉鋒卻正盤膝坐在那裏修煉,不斷吸收着能量光球之中龐大的能量。

隨着火能不斷灌注進丹田之中,火龍瘋狂舞動,一次次衝擊着那一共四五層的封印。終於,在火龍的連續不斷的衝擊之下,最裏面那一層王階丹師的封印終於產生了一絲裂縫。

感受到體內的變化,葉鋒心中一喜,加快了對光球能量的吸收。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最裏面那層封印之上,裂縫不斷增加。終於,在某一刻,隨着一聲脆響,那王階的封印轟然破碎。

王階的封印已經破了,外面那四層人階丹師的封印對葉鋒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只在半個小時之中,就將剩下的四層人階丹師的封印破除。

破除了封印,丹田之中的火龍就像是脫困的蛟龍一般,在丹田中不停翻騰,圍繞着木系靈火上下舞動,極爲歡暢。

葉鋒也在封印破除之後,臉上微微露出了些笑容。他一邊繼續吸收着那龐大的火屬性能量,一邊從木系靈火之中分離出一絲火焰來,對身體上那些怵目驚心的傷口進行治療。

木系靈火的治療效果無疑是極好的,僅僅過了兩天時間,葉鋒身上那些恐怖的傷口便已經好了五成,胸口那三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也變淺了許多,至少已經看不到裏面的骨頭了。而且靈魂之力也恢復了三成多。隨着傷勢的好轉,火能和靈魂之力的恢復,葉鋒的臉上也微微有了些血色。

在進行了又一輪的治療之後,他終於睜開了眼睛,抿了抿乾裂的嘴脣,他問旁邊那正和小怪玩得不亦樂乎的小女孩:“這裏有沒有水?”

這句話一問出,葉鋒有些自嘲地一笑。在這地底深處,地火所在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水。

但小女孩的回答卻出乎他的意料,指着一側的洞,說道:“向前走,會看到一條暗河。”

葉鋒大爲失色,隨即便恍然。一直都說火雲山的地底有一條暗河,暗河從火焰旁邊流過,一部分水被蒸發,升騰而起,在山頂形成火紅色的雲霧,因此纔將這裏稱做火雲山。原來這地底下真的有條河,而且是從地火旁邊流過。

想到此,葉鋒站起身,正要行走,卻因爲腳上被火釘釘過的傷口還沒有痊癒,傳來鑽心的疼痛。葉鋒腳下一軟,再次坐倒在地。

小女孩見此,也是微微皺了皺眉,說道:“你的傷還沒有完全好,還是我幫你去打水吧。”

葉鋒對女孩一笑,點了點對,從掛墜中拿出一隻空碗來,遞給女孩。

女孩接過碗,對小怪一招手,帶着小怪,蹦蹦跳跳地向着那洞中走去。

約莫二十多分鐘後,小女孩小心地捧着碗,一步一步慢慢走了回來。葉鋒看着小女孩那認真和小心翼翼的樣子,不禁微微一笑,接過碗來,將其中的水一飲而盡。

小女孩見葉鋒將水都喝光了,不禁開心地笑起來,問道:“你還要麼?”

葉鋒點了點頭,將碗交給女孩。女孩再次蹦跳着去打水了。

這一次葉鋒並沒有一口氣喝光,他喝了兩口,捧着水碗,問道:“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蹲在葉鋒面前,用手撐着下巴,認真地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自從我與地火分離之後,見到的人類就只有你和那個壞老頭,所以沒有名字……嗯,你幫我取個名字好不好?”

葉鋒想了想,道:“你是火靈,這樣吧,就叫你火兒,怎麼樣?”

小女孩歪着腦袋想了片刻,嘴裏說了兩聲“火兒”,然後轉過頭來對葉鋒搖了搖頭,道:“這個名字不好聽。”

“那就叫靈兒。”葉鋒道。

小女孩又是暗自唸了幾遍,然後突然眉頭間洋溢着喜色,明亮的大眼睛中都是笑意,道:“靈兒,就叫靈兒,就叫靈兒!”

葉鋒看着靈兒那天真的模樣,也不禁微微一笑。曾幾何時,自己也是這般天真爛漫,會因爲小小一件事高興得跳起來。但一切都從父親被殺開始,自己開始變得充滿仇恨,對所有人都產生了懷疑和敵意。直到現在遇到靈兒,靈兒的天真爛漫才讓自己想起了以前。

葉鋒回憶了片刻,眼裏微微閃過一抹狡猾的光,微微一笑,問道:“靈兒,你看我都爲你取了名字了,你能不能讓我先吸收了地火?”

靈兒聽此,小嘴一嘟,道:“纔不要!你必須先趕跑那隻可怕的蟲子。而且我還給你打水了呢。”

葉鋒聽此,不禁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道:“那好吧,等我傷好了,就去打蟲子。”

火雲山腹之下的地底洞穴中,葉鋒靜靜地坐於地面。靈魂之力不斷引導着旁邊能量光球之中的火屬性能量。那血色水晶骷髏在吸收了足夠的火元晶之後,似乎已經達到了飽和,一直維持在直徑三米的程度。葉鋒每吸收一點火屬性能量,它便會吸收一點火元晶補充進去。

葉鋒一邊修煉一邊恢復靈魂之力和火能,一邊調動着木系靈火對自己進行治療。這樣半個月下來,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痊癒,胸口那三道怵目驚心的血痕已經完全消失,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這不能不讓人對木系靈火的治療作用驚歎。

而且在這半個月之中,由於葉鋒不斷修煉吸收着血色水晶骷髏周圍的火屬性能量,他的火能已經比原來龐大了足足五倍還要多,似乎再過不久就要再次突破了。這讓葉鋒欣喜不已。要知道,他上一次突破時還是大約一個多月之前在品丹大會上,因爲靈魂之力大大提升而導致實力提升。這才只過了一個多月就又要再一次提升,對於人階丹師來說,這速度實在是太過恐怖。要知道,一般的人階丹師一兩年七八年甚至十幾年升一級都不奇怪。

當然,葉鋒之所以火能增漲如此之快,還要歸功於血色水晶骷髏。血色水晶骷髏不但能將葉鋒無法吸收的火元晶直接轉化爲火能供葉鋒吸收,而且它周圍那些火屬性能量極爲濃郁,比外界的火元晶精純了數十倍,這才讓葉鋒提升的速度大大加快。

在修煉之仁,他會拿出掛墜之中的一些乾糧來補充能量。這些乾糧還是當日他去邊塞荒城,進入元荒古地時準備的。

靈兒則一直與小怪玩的十分開心。靈兒自從大地形成數億萬年以來,就一直是孤孤單單一團火焰,後來化爲火靈,也一直是她孤孤單單一人,從未有一個夥伴。偶爾會碰到一些地底靈獸,那些靈獸要麼是要攻擊靈兒,要麼就是直接逃走。因此在這億萬年之中,靈兒竟然沒有一個朋友。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了葉鋒與小怪,她自然是十分高興。

有時葉鋒會拿出乾糧來讓靈兒吃,但靈兒只嘗過一口,就再也不肯吃,連連搖着頭說糧食之中雜質太多。葉鋒想想也是,靈兒本來是一團地火的靈魂,根本不需要吃糧食。而且這靈魂經過億萬年的壓縮和淨化,已經極爲精純,如果真的吃飯反倒真的給她體內增加雜質。

這一日,葉鋒又在修煉之中,心思注意着丹田之內的木系靈火和火龍,一動不動。

就在此時,又是一股劇烈的疼痛自他腦海部襲來,那疼痛就如同一道閃電一般,從腦海開始,瞬間掠過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他的雙拳因爲疼痛用力攥了起來,整個人都蜷縮成了一團。

那疼痛持續了十幾分鍾,才緩緩消失。葉鋒再次渾身是汗。

待疼痛完全消失之後,他無力地躺倒在地,雙眼盯着那火井的上面,心裏暗自思量:那毒孃的毒性發作的頻率越來越快了。以前才只是四五天發作一次,最近已經是兩三天就要發作了。雖然有自己的火能壓制,但它發作的次數越來越多。看來得儘快幫靈兒趕走那“蟲子”,吸收地火來壓制毒性了。

想到此,葉鋒再次盤腿修煉了片刻,將狀態調整到最佳,然後對旁邊的靈兒道:“靈兒,給我帶路,去幫你打蟲子。”

靈兒聽此,先是大爲失色,隨即點點頭道:“好啊好啊,我這就帶你去。”說着抱起小怪,就向着前方的洞中行去。


葉鋒一邊跟着靈兒走,一邊在心中暗自思量:這靈兒是億萬年地火所化,是地火的靈魂,也就能操控地火。按理來說應該是極爲強悍的存在,可是爲何會怕一隻靈獸?

想到這裏,葉鋒便將這個問題問了出來。

誰知靈兒的答案卻讓葉鋒大跌眼鏡哭笑不得:“那隻蟲子生得太難看了,我看見它就害怕。”

就像是有些人會怕蟑螂,有些人會怕老鼠一般,雖然實力強大,但心理卻懷着恐懼,自然是不敢接近了。想到此,葉鋒釋然。

這二人一獸洞着幽深的地底洞穴一直向前行,行了約有十多分鐘,在靈兒凝聚出的火焰的映照之下,便能看到一條寬約二十多米的地下河流。這條河流極爲安靜,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就像是死水一般。但如果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這條河是流動的,而且速度極快。

沿着河岸向上遊行了約五百米,便發現另一個洞穴,這個洞穴直徑約有五米,黑暗幽深,沒有一絲光線。在洞穴之中,不時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傳來。

靈兒皺了皺小巧的鼻子,對葉鋒道:“那條蟲子就在裏面,你要小心點啊,它很厲害的。”

葉鋒聞到那股腥臭氣味,也是皺了皺眉,轉過頭對靈兒道:“放心吧,我這就去幫你殺了蟲子。”說着一邊用靈魂之力探測着,一邊向裏面小心行去。

小怪見此,也從靈兒的懷中掙脫了出來。躍上了葉鋒手臂,鑽入葉鋒袖口之中。

靈兒驚訝地看着小怪鑽入葉鋒袖口,想要大聲叫,又怕驚動了洞中的蟲子,只好輕聲叫道:“小怪,回來,危險。”

小怪卻極爲人性化地搖了搖頭,表示要與葉鋒同生共死。

一直以來,所有的危險都是它與葉鋒一起闖過來的。雖然它只是只三級巨龍,但也是十分重義氣,此時葉鋒要去冒險,他自然不能離開葉鋒。

葉鋒也是拍了拍小怪的頭,然後向着洞中行去。

靈兒見小怪沒有回來,不禁跺了跺腳,說道:“小怪,你再不回來我不理你了。”

但小怪依然沒有回來,靈兒只能一人站在洞口乾着急,同時又擔心着小怪。而對於葉鋒她卻並不是太擔心。這個人類受了那麼重的傷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全恢復,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山洞之中幽深灰暗,不時有一點兩點地下水掉落下來,水聲聽起來極爲響亮。這卻更讓山洞顯得陰森寂靜。


葉鋒靈魂之力遠遠探出二百米的距離,慢慢向前行走。

行了半個小時,走了至少有三四里地,卻並未發現什麼。正在葉鋒鬆懈之時,靈魂之力卻突然一陣波動,探測到了一個東西。

當葉鋒探測到那東西時,不禁腳步微微一頓,輕聲說道:“百年天蠶……”

當葉鋒探測到那前方之時,口中不禁驚訝地說出了“百年天蠶”四個字。可是當他的靈魂之力仔細探測之後,卻否定了剛纔自己的結論。但口中所發出的聲音卻比剛纔更顯得驚訝:“千……千年天蠶!”

天蠶,是一種生命極長的靈獸。剛出生時一般爲四級靈獸,樣子就像一隻沒有腿的蜈蚣一般,不過它的身上是淡淡的白色。當它的生命達到百年時,頭頂會生出一隻角來,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比剛出生時強大很多。此時的它已經是六級靈獸,位列神奇大陸靈獸之巔。而傳說這些百年天蠶之中,會有極少一部分活到千年,頭上生出兩隻尖角來,這便是千年天蠶了。


千年天蠶屬於七級靈獸,只是傳說中才有的靈獸,誰也沒有見過。葉鋒也是當初在仁大仁的古堡中看了許多書籍之後,纔對這種傳說中的生物略知一二,沒想到現在這千年天蠶還真就出現了。

千年天蠶的實力相當於七級靈獸,略微比普通的人階丹師要強一點。但對於葉鋒這變態來說,則要弱一些。不過有一點,天蠶都是天生具有毒性,而且實力越強毒性也就越強。千年的毒性若是施展出來,就算是葉鋒也要小心了。

此時那隻千年天蠶似乎在沉睡之中,葉鋒放慢了腳步,緩緩向前行去。儘量將氣息壓到最低,就連呼吸也是小心翼翼。

終於,一百七八十米過後,那隻千年天蠶已經出現在葉鋒眼前。雖然洞中黑暗,但以葉鋒人階丹師的目力,仍然可以看到那千年天蠶。只見在黑暗之中,千年天蠶身上散發着點點綠色的幽光,看起來極爲詭異。它身長三米多,直徑約有一米,看起來就像是條笨拙的蠶一般。它的頭部生滿疙瘩,兩隻拳頭大小的眼睛雖然睜着,卻顯得有些渙散,顯然是正在睡覺。在頭上那些疙瘩中央,兩隻長有一尺的粗壯硬角伸了出來,看起來極爲兇悍。

而讓葉鋒奇怪的是,這隻天蠶竟然是躺在一張蜘蛛網一般的網上睡覺。更詭異的是,那些網並不是由絲線織成,而是由成百上千條大大小小的蛇相互連接織成的。那些蛇不斷蠕動着,讓整張大網看起來都在不斷晃動,詭異無比。

從那些蛇的三角形的頭葉鋒知道,這些蛇都有毒性。而這麼多有毒性的蛇卻被千年天蠶織成一張直徑達到二十多米的大網來睡覺,由此可見這千年天蠶霸道到了何種地步。

葉鋒在驚歎了片刻之後,雙手一拉,凝聚出一條長達一米的墨綠色火龍來,直接向着那天年天蠶襲去。一出手便是自己的最強攻擊。

那道火龍速度極快,帶着極強的威勢瞬間轟上了千年天蠶。

轟——

一聲巨響,劇烈的墨綠色火光在千年天蠶的腹部炸了開來。墨綠色的能量以千年天蠶爲中心向四周擴散,瞬間擴散到了那張蛇網上。

蛇網瞬間斷裂,數十條毒蛇的血肉片片飛濺,看起來極爲噁心。其他毒蛇在這突然而來的變故下,也是不斷蠕動着,蠢蠢欲動。

而在爆炸的最中央,那條千年天蠶猛然將頭轉過來,看着葉鋒,目光中似乎要射出火來。它的腹部在受了葉鋒那最強一擊之後,竟然沒有絲毫損傷,看起來就像是根本沒有發生任何事一般。

葉鋒不禁搓了搓手,罵了一聲:“這畜生的防禦也太變態了,最強一擊它竟然什麼事沒有。”

此時那隻千年天蠶看到葉鋒,嘴角微張,口出傳出嘶啞的吼聲。那周圍蠕動的毒蛇在聽到這聲嘶吼之後,都是蛇身一陣顫抖,然後齊齊向着葉鋒游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