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天饒有興趣地看著上官飛燕俏麗的臉上變換不斷的神色,所有的神色凝聚起來成為一個詞——不可思議!

楚山孤感到手心直冒冷汗:「要是葉雲天掌中還有神劍,以這般等同奇迹的速度,要殺我豈非比砍瓜切菜還來得容易?」

不過他很快就笑了,自己這方的葉雲天絕不會輸給真正的葉雲天。因為影葉雲天有軒轅劍,而真葉雲天什麼都沒有,甚至連信心都已崩潰。

哧!

咯吱!

小船碰到了暗礁,船底漏了一個大洞。

葉雲天和歐陽青青捨棄了船,跳了上岸,葉雲天繼續說道:「最柔軟的是水,最堅韌的也是水。如果要阻斷風,就只能用綿密無間的水。」

歐陽青青的眼睛忽然閃過一點亮光。

虎目短髯的老頭道:「宮主,屬下斗膽要宰了這三隻惡狗!」

惡狗自然是葉雲天三人,敢攔路的,不是惡狗是甚!

葉雲天神色泰然,張先生卻比葉雲天更泰然。

她的腳因受傷而無力,只能蜷著身子向後慢慢的退縮:「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苦竹自然沒有聽她的,她慢慢退他就慢慢逼近,他一點也不著急。

貓戲老鼠是什麼樣?

就是現在這樣。

她已退到牆根,面無人色,眼淚已留下:「求你,求你,別……」

苦竹還是笑著:「本仙乃是神界大神,青睞你是你的福分!」猿猴般撲上去,動作不僅如猿猴般輕捷,也如猿猴般急躁。

猴急是什麼樣的?

砰!砰!

一路上燕夕表現得嬌憨可愛,上官烈說不出的心癢難搔,但總不至於在荒林間就把她怎樣了,世家少爺畢竟還是有一定風度的,「等到了上官府,再好好地調理你!」

一行人披星戴月,日夜兼程,轉眼便到了魏國兗州境附近。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寒夜如刀,冷風似劍,明月若鐵。

葉雲天正苦思浩然一氣功的許多細節,感覺尚有數處不能貫通。

一念起,萬水千山;一念滅,滄海桑田。

龍羽鬧騰了一番,可治喪還是得照舊治喪。

儘管私下裡對上官世家的非議四起,可江落妃雙和李雲在上官羽面前還是表現得若無其事。

四大世家的交情深遠,互通有無,不可能因為上官野的失德而斷絕了往來。

晚。

而那輪烈日的中央,有一隻小小黑影,繚繞的一團團魔氣給浩日之光沖得七零八落,難以匯聚,縷縷如煙。

狼人被禁在日中,眼神依舊兇狠,身體卻被牢牢困住,難以衝出。

日鎖天狼!!!

「小狼狗你已看過,《拔劍斬天決》呢?」

「你早已看過!」

「你就對她說……」獨孤雲附在葉雲天的耳邊密語,然後像小孩子做了一件調皮的事一般笑了,「臨走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一個秘密,與你、我、還有大哥的秘密。」

葉雲天總算放下了心。

「可以借你法寶,不過你得幫老夫一個小忙。」

葉雲天笑了笑:「想不到院長這麼看得起我,恐怕不是小忙這麼簡單吧?」他忽然提高聲音:「不知暗處的朋友有沒有意思參加這個小忙?」

收好了鼎,謝蒼生持天子劍,步步逼近,真如不可一世的天子,承天化運。

倒轉劍身,脫手飛劍,天子劍的玲瓏劍柄印在慕容塵的眉心上,頓時有不可阻擋的力量竄入體內,將隱藏在深處的那一條帝王金龍給生生逼出。

五寸長短的小金龍正要遁逃,謝蒼生早有準備,手掌一合,將金龍捏在了手中,強迫性的把這一條金龍打入了自己的眉心處。

如此一來,帝王鼎不複姓慕容,而徹底地改姓為謝了。

雪中的坑洞溫暖,神劍壓在身下,手旁是一隻酒葫蘆,葫蘆裡面的酒已成冰。

江落妃雙修為很不簡單,絕不在李雲之下。所以他必須要一擊得手,才能穩穩地掌握局面。

來到床邊,已能瞧見江落妃雙的睡姿,雲鬢散亂,蓋過眼角,月光揮灑而下,別有一種凄美和誘惑。

正要動手,李雲卻不由朝自己的影子看了去。

萬頭犀牛是何等的聲威,氣焰不可一世。那副衝勁和猛勁,完全爆發出野性的力量,彷彿是來自洪荒的地獄之師。

所以葉雲天也很得意,暗道不知死老頭還在哪裡兜圈子呢!

劍靈感覺到抱住自己的手收緊了,將自己的面靨擠到葉雲天的面前,他們的眼神突然間有了一種很奇妙的變化,這種變化足以令人窒息……

可是劍靈忽又推開葉雲天,退後兩步,幾乎嘶聲道:「你為什麼要來?你為什麼還不走?」

鐵球中忽然不斷地爆破,重重煙霧繚繞而上,呈雲氤氳。葉雲天笑道:「怎樣?我送你的一串鞭爆破陣法,味道怎樣?」

鐵球從內到外的鐵屑都滲透出屢屢血紅,便如一隻巨大的血色眼珠,模樣毫不怕人。

「啊……吼!小子,我將你碎屍萬段!」慘叫聲中鐵屑忽然驟縮,越聚越緊,質地相近的相互凝練提純,最終鐵屑越來越少,化為一套烏亮的鎧甲,裹住常二的全身,只餘下一對陰毒的眼睛。在他手中,握著的是重逾萬斤的一柄玄鐵長矛。

鬼師冉冉落地,向葉雲天道:「我承認你很強,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錦衣的少年左衝右突,人影不定,刷刷刷,槍花朵朵,朵朵爆炸,開山裂石!

「不用試了,我不會給你機會!」葉雲天神秘地笑著。 我不會給你機會!」葉雲天神秘地笑著。

那落地的七八十段竟又變成七八十個小個體亂跑亂竄。

他現在只想好好洗個澡。

任誰在稀泥里泡了一夜都會很想洗澡的。

就在那一刻,幾乎不用任何確認,葉雲天就感覺到狼人的確是貨真價實的辰逸。

因為那同樣孤獨而憂傷的眼神。

而且,葉雲天剛才點向江落妃雙的腰間,根本不屬於任何點穴手法!他點的根本不是穴道,用的力度也很溫和,但自己卻已動不了!

「你……怎麼可能?」

王景略不由得不動心,略一權衡,覺得失職事小,禮物事大。

沉吟罷忽然周身元氣一震,從身子中鑽出一團黃橙橙的霧氣,那霧氣重濁有威,裊裊娜娜最終顯化成了另一個王景略,身外化身。

「小姑娘,若是發生什麼意外你就用銀針刺身外化身的靈台穴,我就知道了!」匆匆交待后王景略便飛也似的走了,看他那匆忙的樣子簡直比關山嶽擔心院長安危還要來得兇猛一些。

當葉雲天牽著柳思思的手向蕭凡正式的提出這一請求的時候,正在吃午飯的蕭凡被一口飯嗆住,咳了老半天,繼又瞪大眼看著兩人,半晌吐出兩個字:「你們……」

傻子沒有在茶棚翻出什麼結果。

「不信!就算你殺了道爺,道爺也不會信!」天道子明顯是一副要打架的樣子,眼睛掃向謝蒼生,接著問道,「謝兄弟,你怎麼看?」

「這……」謝蒼生沉吟不語。

燕夕也離開坐席,來到七殺女的身前,拉住她的手,含淚道:「七殺姐姐,你是在嚇我們是不是?師父不會死的,不會的……」

葉雲天抽出千蛇銀絲劍,化作點點寒光,刺入自己的每一個穴位中。

蒼天還有疑問:「他中了五色無主和六根清凈,再不能感知外物,怎能抓住時機進行攻擊?」

朱天道:「我猜他心中早有計較,通過前幾招大致判斷出我每一招出手的時間究竟有多少,失去五色六欲之後他就暗暗數秒進行攻擊。所以我才說他很聰明!」

鐵師傅又道:「而最後的棕黑玉瓶,則是因你而死的女子的精血所化。」

「這是什麼劍,竟然比得上我義兄的性命?」

跳入井中,極速下降。

朱天繼續道:「當我一劍裂天這一招施展完的時候,他左手中的刀就已不見了。」

異度空間中的戰場,不僅僅是大。整片整片的慘紅,落日映紅石,莫名的悲涼感充斥。夕陽掛在天邊許久也不見移動半寸。

試問:段飛能救出魔帝,難道鬼帝反而不能?他不去營救魔帝當然不是因為想要跟人界互不侵犯,原因很簡單,一山不容二虎,一界不容二帝。

可是現在魔帝已被迎回,他們之間到底誰才是魔界主人,這個問題對魔界中人來說都十分傷腦筋。

至少現在二位「帝」都還很和氣,所謂攘外必先安內完全可以倒過來說,先攘除外敵,然後親兄弟再明算賬。

眾高手合力之下,以捨棄生命為代價,將魔身封入了長平山中。此後,長平山魔氣繚繞,天地間各種罪惡邪靈、墮落元神皆匯聚於此山,這也是長平山另一名——萬魔窟得名之因。

葉雲天聽罷后,只是冷笑,絲毫不把眼前的魔帝元神放在眼裡。

玉陽子猶似被烈日包裹住的金烏,冉冉升騰,似乎已高於九霄,矗立太陽之旁。在這一刻,太陽光輝,與玉陽子相比也只不過是風中殘燭之光而已。

海水受熱蒸騰,海面上雲氣摶聚一大片,遮天蔽日。雲氣和海面皆被金色的光浸染得絢麗非凡,每一粒霧氣水珠都閃動著熠熠金輝。

他將「高姓大名」顛倒為「大姓高名」,自覺是別出機杼,頗有創意。

「在下白水宮顧仁風!」

「原來是顧老哥!」葉雲天道,「看在小弟面上,便將這一群大姑娘小姑娘都放了,眾兄弟一起到前面鎮子上去找花姑娘,怎樣?」

秋劍使:「常二兄弟還得知了另一個秘密,就是小姐的血可以引神劍現身,你明白了?」

他臉上露出猥瑣的笑意,又道:「只是常兄弟素來對小姐就垂涎已久,既然要小姐流血,索性就讓她下面流血,哈哈,哈哈!」

她低聲呻吟,腰肢扭動。

心中的火焰燃燒盡了一切,葉雲天惡狼般的撲了上去,但忽然間就死狗般的落在地面。

萬餘人佇立雷玉廣場之上,竟然沒半點嘈雜之聲,銀針落地可聞。光這聲勢,就足以懾破敵膽。

葉雲天汗濕重衣,冷汗橫流。

或許過了很長,或許只是片刻,葉雲天忽然神色改觀,哈哈大笑:「好啊,好啊!老頭子的來歷果然不簡單!」

他的話語輕鬆,他的肉身並靈魂都無比輕鬆。

龍羽隨手將女子拋給了其餘的修者。

曲長老咳嗽了一聲,他似乎只願意咳嗽,不願意說話。

「師叔,我只是來幫助我的朋友的!」

天道子倒也不敢十分無禮,躬身合十,做的動作就跟和尚一樣。然後,他才牽引著瞎眼的慧能朝葉雲天那裡走了去。

「我們的佛,我們的道,到底是對還是錯?」

葉雲天笑了:「有弱點的人才可愛,完人基本上一生早已玩兒完了。幸好你我都還不是完人!」

葉雲天笑了:「能被黑殺排在第一位說明我還是很有分量的!」

紅紅是她最得意的弟子,秀外慧中,心思細膩,修為高強。

一定是這樣!

落在一旁的冰棺蓋子,自動飛起,再次合上。整隻冰棺,冉冉升起,騰於半空,絢麗的七彩光華不斷流轉。

葉雲天向謝蒼生道:「扶我起來!」

葉雲天醒來時,便已不見了玉陽子。

歐陽青青的腦子裡已亂得如一鍋大雜燴,她發現自己從來沒有仔細地想過這個問題。

龍聖蕭凡大仁大義,為了眾生的未來而甘願堵上自己的性命,這是何其高尚的精神?

歐陽青青承認自己並沒有那麼高尚的精神。

「我是為了……拯救……」歐陽青青吞吞吐吐,顯然自己也相信不了自己的話。

「拯救蒼生么?老套!好笑!」佛聖的話如冷水般澆下,「你以前是黑殺的殺手,殺人無算,從來不把他人的死活放在心上。 佛聖的話如冷水般澆下,「你以前是黑殺的殺手,殺人無算,從來不把他人的死活放在心上。即便如今已改邪歸正,但你捫心自問,你對他人的死活又在乎多少呢?」

歐陽青青根本一直都不在乎他人的生死。

話聲甫落,兩面石壁之上的山嶽河海彷彿一瞬間變得真實起來,河水在流動,山川繚霧氣……

霍然間山嶽地脈轟然擴展,將領地擴展到了雕刻河海的那面石壁之上,而河海也奔涌到了山嶽的石壁之上。一切雖然只在石壁之中,但其狀磅礴,偉力驚人,似乎海嘯聲山動聲皆傳到了眾人耳中,眾人眼中所見竟跟真實一般。

山川海澤,交匯相融,兩面石壁生機陡現,水中憑空生出遊動的魚兒,山上莫名地開滿了山花,勃勃生機蘊含石壁之內,隨時都要憑空擠出。

危難之中,多次蒙受高僧大德布袋和尚相救。布袋和尚循循善誘之下,葉雲天放棄了向蕭不歸和獨龍尋仇。

尋至師叔蕭不歸,欲查探當年獨孤一劍死亡真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