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同樣是非常困難的,不過菲爾也只是試試而已,事實上他的基因血脈巫術的精神力模型基本可以創建完成了,但是菲爾不滿意,因為這樣得到的巫術只不過是最普通的那一種,可完全比不上在記憶球里,那位學長偶然間顯露的龐大威力。

也就是說,菲爾現在得到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整個海洋值得他去探尋。

「請稍等,我幫您看看,」中年女子忠誠地按照菲爾所說的,從櫃檯下攤開一本筆記查閱起來,不一會兒,她回答:「很抱歉,菲爾大人,圖書室里沒有您需要的資料,不過在交易處里有有一位大人掛出來的交易品里好像有您所需的資料,您看看。」

中年女子端上一個水晶球。

菲爾將手按上去,很快就在上面看到了一連串的交易信息。這是本處駐紮處周圍所有巫師及學徒們的交易信息,有所求的,有出售的,材料藥劑巫器等各種資源。

因為是個小小的駐紮處,交易信息沒有那麼多,不過身處於紅土荒原周邊的交易點之一,其中也有很多不錯的東西。

學院內部也有一些學生之間的的交易點,那裡也有一些交易信息,菲爾偶爾會過去看一下,尋找需要的資料。只不過大多數的學生手裡的資源都會被交易區的商人發現,所以交易點裡的東西都是不怎麼樣的,想要從裡面淘到好東西的概率十分渺小。

菲爾看到水晶球里的交易信息,上面有一個信息被中年女子標誌出來。

「本人最近發現一些上古巫師留存的書籍,有關人體之類,如有需要資料,可以用50個魔石或一些藥劑交換。」

末了是一個黑暗蝙蝠的印記。

50個魔石換一些不知道有沒有用的資料,並不是個划算的交易,不過一是這些有關上古巫師的書籍資料本身就十分重要,裡面包含的信息往往是現在巫師們仍在追尋的,二是菲爾實在不在乎這五十個魔石。

「很好,我可以交易,魔石或藥劑都行。」菲爾抬頭說。

「請稍等。」中年女人在另一本筆記上翻尋著什麼,之後似乎和別人精神交流了一會兒,最後才抬頭看向菲爾,說:「那位大人決定交換藥劑,不過具體的需要您明天到藍莓酒館去和他親自談。」

「可以。」菲爾點點頭。

中年女人就繼續和對方交談了。

結束后,菲爾看著還有一點時間,問:「這裡有帶實驗室的房間出租的吧?」

「是的,您需要什麼樣的實驗室?」作為駐紮地和戰時後備部,這裡的設施十分齊全。

「要中等的藥劑實驗室就好了。」

「這是您的房卡,您收好,一天十個魔石。」中年女子取出一個卡片,上面有一個符文和號碼,交了十個魔石,菲爾拿出身份銘牌與這張卡片接觸了一下,符文就飄到了菲爾的身份銘牌上,記住號碼,上樓找到那個號碼標註的房間,就是菲爾可以使用一天的實驗室。這個鑰匙的使用房卡和學院里的不同,因為這裡是外面,所以還要使用身份銘牌來進行第二次確認。

說是一天,但實際上到了午夜菲爾就出來了,他是去煉製一些彩虹藥劑,以備不時之需。之前在學院實在是太忙了,都沒有準備完全。

到了午夜,收到菲爾不久前通過信鴿的的通知的弗立頓已經等了好一會兒,菲爾上了馬車,讓弗立頓講講晚上的這段時間他打聽到的東西。

「鐵棘城城主的一個兒子失蹤了,據說是和傭兵探險的時候失蹤的……

有一場退役軍人聚會也發生人員失蹤事故

有幾個不是黑索高塔學院和森羅骨堡學院的巫師大人在附近出現過……

……」

「對了,少爺」弗立頓的聲音從前面傳進來,「驛站的事傳到紅土城了,不過沒人猜到還有別人在那出現。」

菲爾離開前做了一番處理,除非是專門研究這類的巫師或高等學徒,否則就算是那些普通人中擅於偵察的也不會發現一點他的痕迹,況且一邊是絕望之手一邊是九首蛇,黑索高塔學院區域內的人才不會查那麼清楚呢。

菲爾聽弗立頓說著情況,突然馬車停了一下。

菲爾沒有察覺到任何危險氣息,可能是突發什麼狀況。

菲爾掀開馬車帘子,正看到弗立頓轉過來的頭,弗立頓不說話,用手指了指遠處的街角。

現在是月初午夜,周圍一片黑暗寂靜,只有幾個街角會安一個巫術燈照明,菲爾的馬車在一個街角的陰暗處,就算距離十米近也不會看出來。

馬夫弗立頓指的方向,是遠處街的另一邊,有一人正踉踉蹌蹌地在一個巫術燈下走,衣服式樣都有些熟悉。

是那個南域國的退役將軍隆美爾。

菲爾運極目力,看見隆美爾將軍身上的衣袍有些破爛不堪,可以看見他胸前的制式軍衣被人割開了兩道口子,只經過略微的包紮,血跡在巫術燈下看的很清楚,還有他手中的那柄銀色長槍,槍頭沾染了血跡。

菲爾看的主要不是他,而是他身後的一個人影,那個人影,不是普通人。

隆美爾將軍絲毫沒有察覺身後跟隨的人影,雖然艱難但是很快速地走過巫術燈照耀區域,拐進一條小巷裡。他身後的人影迅速閃過巫術燈的照耀區域,那不是普通人能達到的速度。

菲爾在那一刻,終於看到那個人影隱藏黑色衣袍下的制服的一角,那一角有一個圖案,一條蛇九個頭向四周散開形成一個圓。

那是九首蛇學院的院徽。 那個人影過去許久,弗立頓回頭看了眼菲爾,問:「少爺,是不是跟上去?」

菲爾瞥了他一眼,坐回馬車裡。

「巫師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多管閑事,去旅館。」

隆美爾將軍不是他什麼人,他與九首蛇學院有什麼糾葛也不是菲爾區區一個三等學徒該管之事,況且,這件事的背後很可能涉及到了一位正式巫師,那菲爾當然應該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才是最佳選擇決定。

弗立頓連忙稱喏,趕緊駕馬車離去。

深夜的藍莓酒館依舊燈火通紅,這裡位於城中心,來往便利,很多巫師學徒都喜歡來這裡坐上一趟。這是個專門招待巫師學徒的酒館,門口的櫥窗上還有兩隻貓頭鷹守候,外面布置了一點忽視戲法,防止被普通人闖入。

菲爾在弗立頓的引導下走進酒館,這裡的巫師學徒比黑塔里的還要多,大廳里就幾乎擠滿了巫師學徒。最熟悉巫師學徒口味的酒保,已經手藝高超的莫洛族人,是藍莓酒館的攬客配置。最重要的是這裡適合巫師學徒之間的私下交談,除了大廳外,還有隱私的包廂供人選用。

所以漸漸的,這裡和黑塔被稱為紅土城兩大聚集地,黑塔是學習的地方,藍莓酒館則是交流的地方。

這些都是弗立頓告訴菲爾的,這令他有些驚奇,他忍不住上前向酒保詢問這裡有沒有什麼交易的信息,結果酒保告訴他這裡的交易信息和黑塔的是聯通的,菲爾才就此作罷。

弗立頓之前已經在酒館后的旅館訂了房間,菲爾只需要直接過去休息就可以了。

第二日清晨,原本停了些的天氣再次下起雪來,天空陰沉沉的,像是要醞釀什麼。

菲爾坐在酒館的大廳里,最靠近櫥窗的一張桌子,上面只擺放了一點早餐點心,他正在捧著一本老舊的書籍翻看,和酒館里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

菲爾當然不是在看書,任何資料他都可以儲存在仙人球晶元的資料庫里,不會有任何遺失。但是那對菲爾去理解它並沒有什麼幫助,所以如果菲爾想要學習它的話,還需要時刻從資料庫把它翻出來,閱讀理解,分析歸納。

菲爾現在就是在做這樣的工作,拿本書看雖然會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總好過靜坐在那裡發獃好。

「嗨,看來就是你了。」

一個聲音從菲爾身前響起,隨即一個龐大的身影就坐在對面,幾乎把櫥窗透進來的光亮全都擋住了,還好這樣的天氣酒館里也開了些巫術燈,否則的話還真暗的有些過分。

菲爾把頭從書本里抬起來,退出停留在資料庫的思緒,忽然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

抬頭便看見對面的那個人,彷彿有巨人血統,但是身上卻沒有巨人族血脈常有的茂密毛髮,反而乾淨整潔,溫文爾雅。

「夏爾學長?」菲爾奇道。

巨人愣了一下:「你認識我?」

「當然,夏爾學長,我是這次的新生,我記得帶我們進學院的就是您。」菲爾說,「我是菲爾。」

「原來如此,」夏爾恍然大悟,「對了,帶隊的是我。沒想到你已經有實力到這邊來做任務了。」

「畢竟已經一年多過去了。」菲爾說。

「也僅僅只是一年而已,」夏爾看了看菲爾說,他這是沒有把免費課的時間算上,「許多人還在原地蹉跎。」

他看樣子有些唏噓,但是菲爾也不好問是為什麼。

夏爾也隨便打個哈哈就揭過了這一頁,他看著菲爾,看樣子對菲爾有些看重:「看樣子你是第一次來藍莓酒館吧?難怪會點這麼些東西吃,看在你學習的也是吸血術的份上,去點些好吃的吧,我來請客。」

「吸血術?」菲爾卻注意到了其中一點,「夏爾學長怎麼知道我學的是吸血術?」

「因為我學的也是吸血術。」夏爾學長說,「怎麼?看來你還不知道?」

「知道什麼?」

「吸血術的弊端啊?」夏爾學長說。

「不是吸血之後,不能曬太陽,皮膚會變白,疤痕會消失之類的嗎?」菲爾說。

「那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可以花一百魔石從我這裡購買它的內幕。」夏爾學長說,「你應該知道這個消息的重要性吧?而且我可以保證這個內幕對你很重要,絕對物超所值。」

「可以。」菲爾神色有些凝重,直接掏出了一百魔石。夏爾是一等巫師學徒,菲爾不覺得對方會因此而騙他。

夏爾接過,也不數,直接就起身:「我們去包廂,在外面不太方便。」

一進了包廂,夏爾就把服務員叫過來,然後上了整整一桌子的飯菜,而且大多是肉菜。

菲爾看著對方吃東西。

「你別看我?」夏爾抬起一隻眼睛看著菲爾,「你以後也會這樣的。」

菲爾不置可否。

等他吃了大半桌的菜——雖然實際只花了幾分鐘的時間——之後,夏爾才問菲爾:「你應該知道吸血術的優點吧?」

「方便,快捷,效果好,原材料豐富。」菲爾點點頭。

「是的,這些都沒錯,但是,」夏爾說,「吸血術還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它可以吸取比自己實力強勁的人的血液可以增加身體素質。」

「我以為你要說的是弊端。」

「弊端?當然有弊端,除了你之前所說的那幾個外,吸血術最大的弊端,那就是吸血術等級高的那個人,對等級低的人有絕對壓制。。」

「什麼!」菲爾站了起來,這個弊端實在是嚴重了,菲爾一時間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放心。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況且現在吸血術等級最高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夏爾說,「而且最嚴重的情況,就是把吸血術剝離掉而已。」

菲爾還是沒有說話,此刻他已經有些後悔當初選擇了吸血術。

「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如果不是你說出來,我可能永遠也不知道這個弊端。」菲爾說,「難道就沒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辦法嗎?算是有吧。」夏爾說。 「算是有方法解救的。」夏爾看菲爾的樣子就明白了對方在想什麼,說,「一個就是吸取實力更高級的血液,同時多吃肉,補充氣血,到時候可以用氣血來代替;另一個,就是優化吸血術了。只不過吸血術的發明人可是位高級巫師,我不認為你能夠優化它。」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個?」菲爾問。

「因為發明這個巫術的人,是我的老師。」

菲爾以為只是過來交易個東西,沒想到卻收穫到了更重要的消息,只不過這個消息,並不是他想知道的。

吸血術這個巫術,自從得到它之後就一直給菲爾不小的作用,比如在當初無盡密林的時候,如果沒有吸血術他很可能就要與那個森羅骨堡學院的一等巫師學徒同歸於盡了。還有穿越到那個奇怪的世界時,也是吸血術從那頭奇怪的松鼠手裡救了他。因此,就算使用吸血術後有那麼多的不便,但是菲爾也從未後悔學習這個巫術。

只是沒有想到,在吸血術的背後,居然有這樣嚴重的弊端!

這可不是輕輕鬆鬆就能解決的弊端,如果向夏爾這樣,不停地尋找更高實力的血液,同時多吃肉,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長久下去的話也不知會發生什麼,而第二個也是不需要想的,優化吸血術?是要他去和一名高級巫師比拼學識嗎?實在是異想天開,甚至,菲爾在這方面都還比不上夏爾,身為一等巫師學徒的他更定對吸血術有更多的想法,菲爾也就是資料收集得多了一點而已,實際用處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

不過他現在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好在這麼久了都沒有碰上同樣學習吸血術的,只有夏爾一人。

說話間,夏爾已經幾乎把一整桌的肉菜都吃光了,但是還沒完,服務員像是已經熟悉夏爾一樣,在他剛剛吃完的時候又立馬擺上了一桌。

「來吧,請不要客氣。」夏爾說,「這次我請客。」

可惜菲爾已經沒有什麼胃口了,他打算回去后結合晶元一起看看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

「我們還是說說交易的事情吧。」深深呼吸一次,菲爾只能暫時放下吸血術的事。

「請稍等。」聽到菲爾的話,夏爾用紙巾擦了擦嘴,才開口說:「我幾乎都要忘了。」

他掏出一本書遞過來。

菲爾接過來一看,是一本圖畫書,封面是一個童話故事的主角。

打開,是一則小故事,但是慢慢的,在菲爾視線中,這則小故事變成了一波水紋,之後這一頁就變得有些暗黃,看起來十分破舊,上面也不再是小故事,而是以人體細微結構為開頭的文字,這些文字與現今的都有些區別,也是上古巫師使用的句式。

菲爾匆匆看了兩頁,確認是真的。但是後面的就看不了了,菲爾讀得正興起,看不到後面讓他有些難受。

這本書的控制權還在夏爾那裡。

「你需要的是藍色、靛色、紫色藥劑?」菲爾抬頭說,他指的是彩虹藥劑,這幾種顏色都是一等巫師學徒需要的。

「是的。」夏爾說,不過他現在還有些懷疑,因為昨晚他通過黑塔的招待員已經溝通過了,是要用藥劑交換,但是知道菲爾僅是一名三等巫師學徒后,他擔心菲爾有沒有帶有一等巫師學徒需要的藥劑,起碼他想不出對方帶著自己不需要的藥劑的理由是什麼。

「那麼,這是你需要的兩支藥劑。」菲爾拿出兩支靛色的彩虹藥劑,「這麼點資料只能換這麼多。」

夏爾眼睛一亮:「沒有想到你還真的帶有。」

「你可以檢查一下,」菲爾說,「不過這是我昨晚才煉製出來的,所以你也不用太擔心。」

「當然……等等!你說什麼?」夏爾瞪大了眼睛看著菲爾,「你說這是你煉製出來的?」

「是的。」菲爾回答。

「不是從學院買了帶過來的嗎?」

「我買靛色藥劑幹什麼?我又不是一等巫師學徒。」菲爾說。

「可、可是……」夏爾完全不能相信,一名三等巫師學徒,僅僅只進入學院一年多的新生,就可以煉指出一等巫師學徒可以使用的靛色藥劑!

「檢查一下吧。」菲爾淡定的說,自從晶元升級之後,再加上妮蒂婭巫師的私人課程給他在藥劑學上有了更深的理解,菲爾已經能夠煉指出紫色的彩虹藥劑了,只不過為什麼不那麼驚世駭俗,他最終還是選擇給夏爾靛色藥劑。

夏爾下意識地打開一支試管的塞口,聞了一下,精神海立刻起了一點漣漪。

沒錯的,這就是還在最佳使用期的靛色藥劑,完全不是他以前的那些存貨能相比的。

「實在是恐怖……」夏爾已經有種挫敗感了,雖然身為一等巫師學徒,但是自己在這方面完全比不上對方。他也是晉陞了一等巫師學徒之後,開始學習藥劑學才明白這門學科的深奧之處,他幾乎想要放棄了,要不是為了完善以後的巫師道路,他根本不會浪費時間去學。只能說他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只能靠時間一點一點的積累。

「所以,如果夏爾學長以後或者認識的人還有這方面的資料,請一定聯繫我,我都可以用這種程度的彩虹藥劑交換。」菲爾說,這才是他的目的,不惜暴露自己在藥劑學上面的天賦,加快完善基因血脈巫術的速度。

事實上,這也是遲早的事,畢竟擁有晶元的他,在藥劑學上完全可以成為最頂尖的那部分人,這麼好的資源不利用的話那就太傻了。

夏爾當然迫不及待地答應了。

「對了,夏爾學長,你是怎麼知道我也在學習吸血術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