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君毅本打算帶她去酒樓吃飯,但一進城門就遇上楚風:「公子,將軍在軍營中等你,說是有要事相商。」

蕭君毅點頭:「你在此等我,我先將凝瑤送回去。」

「不用了,我又不是找不到路,你爹找你,你快去吧。」說著,就準備下馬。

蕭君毅說:「你騎黑曜回去。」

總裁接招:寶寶來複仇 「可是,我家沒有馬棚,我也不會照料馬兒啊!」要不然,就不會把小董給她拉車的馬送去馬場寄養了。

「無礙,晚些時候,讓徵羽來牽。」

「好,那你路上小心!」

蕭君毅對她點點頭,然後轉身,出了城。

進了城,到了人多的街道,凝瑤就翻身下馬,牽著黑曜往家走,黑曜這麼帥氣的馬兒,放在門口,要是被別人牽走了怎麼辦?

她只好將它牽進院子里,摸了摸它的鼻子:「我這兒沒有肥美的馬草,委屈你咯,等會兒你家人來接你,回家你就能有好吃的了。」

在山裡跑了兩天,也真的是累了,她先去後院兒,生火燒水,煮飯,等吃晚飯,洗好澡,就能早早的睡覺了。

剛剛吃過飯,有人敲門,肯定是接黑曜的來了,她將門打開。

「凝瑤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徵羽,好久不見,你是來牽黑曜回去的吧? 宅門賀九 它在院子里,進來吧!」凝瑤一邊說著,一邊讓開門口的位置。

然後,就看到來的不止徵羽,還有幾個扛著木頭,抱著茅草的工匠。

凝瑤不解:「這是幹什麼?還有這個茅草?是給黑曜吃的?」

徵羽沒忍住笑:「凝瑤姑娘,公子如何會讓黑曜吃這樣的草?他們來,是準備在你後院兒搭個馬棚,公子此次去軍營,要一段時日才能回來,他怕你要出行不便,所以,將黑曜留在這裡,至於黑曜的馬料,凝瑤姑娘也不必費心,每日清晨,會有人放在您門口。」

他走得那麼匆忙,還安排得這麼妥當,凝瑤的心,再次起了漣漪:「那好吧,你們自己進去看看,我那後院,哪裡還能搭馬棚吧。」

工匠的速度很快,半柱香時間,一個馬棚就搭好了,馬料也送來了。

徵羽告辭,說有什麼事,就去將軍府找他。

看著悠閑吃草的黑曜,凝瑤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躺在床上,身體已經很累了,可是,卻毫無睡意,這個蕭君毅,究竟想幹嘛?

雖然吧,凝瑤覺得,自己還是挺有價值的,但在這個非常講究門當戶對的古代,她可不認為蕭世子會想娶她這個山野村姑。

可是,不娶她,還牽她的手,對她這麼好乾什麼?

好煩哦,敢不敢明說啊?

其實,仔細想想,蕭世子人,也挺好的,至少,身邊還沒有通房侍妾什麼的吧?

凝瑤覺得,如果,她是說如果的話,蕭君毅和她明說,要和她在一起,然後,能夠保證,以後身邊沒有其他女人,那麼,她還是願意試試的吧?

可是……哎喲,總之,好矛盾啊!

凝瑤扯過被子,蓋住頭頂,不想了,順其自然,開心就好!其他的,船到橋頭自然直!

第二天早上推開門,黑曜的口糧已經放在門口了,她先給黑曜填了馬料,就鎖了門兒出去了。

上街買點菜,還要買些常見的藥材回來,先做藥丸子吧,等蕭君毅回來,再做橡膠,給他看看是怎麼做的。

拿著一大堆東西回來的時候,澤風等在門口:「凝瑤姑娘,你買這麼多東西,怎麼不騎黑曜出去?」

「不太習慣在城裡騎馬,你沒有跟你家公子一起去辦事嗎?」

「公子帶了清風和楚風去,我和勁風在家,這些,是我們幾個昨日從山中帶回來的東西,凝瑤姑娘你看看。」

「謝謝你們哦,不用看了,麻煩你幫我搬進去吧。」

那日在城門口一別,蕭君毅一走就是近二十天,凝瑤將藥丸子都做好了,他還沒有回來。

這其中,段雲謙來過兩次,給她送些新鮮的吃食過來。

凝瑤想著,一直這麼等著,也不是辦法,整天沒事兒做啊,要不然,明天把膠片都給硫化了,看看效果吧。

要是成品不錯,那她就再去滇華山一次,多山上幾趟,多弄些橡膠樹汁回來。

晚上,剛剛躺下,敲門聲響了,她隔著門問到:「誰呀!」 「是我!」

一聽聲音,凝瑤就知道,蕭君毅回來了?

從新穿好衣服,打開門:「你,回來了?」

蕭君毅點頭:「嗯!你……」可有想我?他問不出來。

以前,他不懂相思為何物,直到這次,離開二十六天,他總是時不時的想起她,回到京城,還未進府,就直接來了這裡,想要看看她是否安好。

他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連下顎上都有胡茬了:「這是剛剛才回來嗎?」

「連著趕路兩日,剛剛進京。」

「那是不是還沒有吃飯啊?」凝瑤說不上來,心裡是什麼感覺。

蕭君毅搖頭:「未曾。」

「要不要進來休息一會,我給你隨便弄點吃的。」

「好!」

凝瑤給他倒上茶水,讓他在堂屋裡稍坐一會兒,自己去了廚房,舀了一碗麵粉,在院子里拔了幾顆青菜,很快,一碗麵疙瘩湯就做好了。

端著來堂屋的時候,他居然已經靠在椅子上睡著了,這是有多累啊?

可是,這麵疙瘩湯放久了就成麵糊糊了啊。

凝瑤推了推他:「喂,蕭君毅,起來,吃完東西回家睡。」

蕭君毅睜開眼睛,眼裡全是血絲:「我就想在這裡!」

剛剛從睡眠中清醒過來,他說出了心裡的真實想法,可說出了之後,就有些懊惱了。

在沒有確定她的心意之前,上戰場都無所畏懼的蕭世子,卻是不敢對她說出喜歡,怕她再次拒絕,怕她心裡惦記著自己之前定下的親事。

凝瑤直接忽視這句話,低下頭:「我做了麵疙瘩湯,你趁熱吃吧,若是太累不想回去,我把床借給你睡就是。」

「那你呢?」

「我啊?這兒不還有個竹榻嗎?這天兒又不冷,我拿個墊子墊上,睡這裡就行。」

蕭君毅笑笑,沒說話,埋頭吃她給他做的麵食,一大碗吃完,還有些意猶未盡:「凝瑤,這也是你的家鄉菜?」

「嗯,算是吧,我廚房裡沒太多食材,燜米飯太慢了,做這個快。」

蕭君毅點頭:「很好吃!上次我們從山裡帶下來的佐料,可還能用?」

「嗯,能用,我都曬好了。」

「那日接到父親消息,去了一趟邊關。」蕭君毅這算是和她解釋,自己為何離開這麼久。

「你去了邊關,豐臨關嗎?」

「對,處理一些軍營中的事。」

「我們從通源城過來,將近走了一個月,你這來回只要二十多天啊?」

「快馬加鞭,二十天,足夠了!」

其實,蕭君毅完全可以在邊關多待些時日再回來的,可是想到她,他便一處理好事情,就往回趕。

「你最近,都做了些什麼?」

「每天喂黑曜,然後,藥丸子都制好了,一半治療熱傷風的,一半治療腹瀉腹痛的,橡膠還沒做,等著你回來。」

一句『等著你回來』,讓蕭君毅心情大好。

「對了,段雲謙來找過我兩次,說讓我給他做涼拌雞,等你休息好了,我做給你們嘗嘗。」

「好,今夜休息一夜,明日我便來找你。」雖然很想和她多相處,但又哪裡忍心讓她睡竹榻?沒關係,來日方長! 蕭君毅沒再多留,讓她早些休息,便離開了,回府,還有些事情要和父親商議。

第二天,蕭君毅是中午來找凝瑤的,還給她帶了幾套合身的男裝,說過幾日帶她去軍營。

下午,凝瑤開始做橡膠,先將膠片融化,跟純度較高的硫磺在一起做硫化處理,然後,在蕭君毅的幫助下,做出了飯桌那麼大一塊兒的膠皮。

看著自己用原始辦法做出來的橡膠,凝瑤特自豪,她這也算是個土味兒發明家啊!

「君毅,那天給我量尺寸的綉娘,是你們府上的嗎?」

「是的!」

「那她應該也會做鞋子的哦?你什麼時候再叫她來一次唄,我教她怎麼用這個做鞋底,這第一雙橡膠底的鞋,就給你做。」

凝瑤覺得,自己已經很夠意思了吧?第一雙鞋子就給你。

可人家蕭世子還不滿足:「凝瑤不會做鞋?」

如若可以,他希望是她幫他做。

凝瑤拿起膠皮抖了抖:「我哪兒會啊?我從小就忙著在大山裡跑,女紅什麼的,最多能補補衣服,定個扣子!」

原來,冰雪聰明的凝兒,也有不會的事?還是女子本該都會的女紅,蕭君毅輕笑,不會便不會吧。

沒管他在想什麼,提起定扣子,凝瑤又想起了一個新點子,硫化后的橡膠有韌性和彈性,那沒硫化的,可以倒進模子裡面,做成扣子啊!

這個年代的衣服,褲子,都是用繩子繫上的,一層一層的裹,麻煩不說,還得時刻謹防著帶子鬆了走光,或者是褲子掉下來什麼的:「君毅,你家那綉娘,信不信得過啊?」

蕭君毅不解:「為何這麼問?」

「我想到一個很好的方法,能夠運用到做衣服上,要是成了,你就開個成衣店,賣衣服鞋襪,雲謙都能開酒樓,你也可以在練兵之餘,搞個副業什麼的,這樣,萬一打起仗來,國家給的糧草跟不上,你自己也有錢買啊。」

她竟如此為自己打算?「凝瑤怎知我就沒有做生意?我的六個心腹,你只與四風和徵羽打過照面,還有個宮商,在大漠里的時候,你暈了過去,可能對他沒有印象,他就是替我打理生意,負責經商的,雲謙那酒樓,也是我們合夥開的,只不過,他占的份子要多一些。」

凝瑤覺得,自己剛剛那是杞人憂天了,也對,蕭君毅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只知道打仗,不知道賺錢的重要性呢?

至於她自己,在這京城,不會待太久,等拿到火祭蓮之後,要是有機會,就回原來的世界去,所以,錢對她來說,夠用就行,她暫時還沒有做生意,賺大錢,成首富的偉大理想。

然而,蕭君毅想的卻不同,凝瑤聰明,會的東西很多,她若想開鋪子,那他就全力助她。

凝瑤沒有家世,將來若是隨他進府,難免會被人輕看,但她有自己的生意,那就不一樣了。

雖說在這個社會,商人的地位,是排在最末等的,但蕭君毅覺得,這只是那些自認清高的學者排出來的。 蕭君毅認為,大到國家的發展,小到家庭,個人的營生,經濟,都是非常重要的命脈。

國家沒有錢,支撐不起軍隊,鄰國來犯的時候,只能束手就擒。

家裡沒有銀兩,吃什麼?穿什麼?連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沒了,何來談生存?

所以,在蕭君毅眼裡,經商,並不是最下等的,只有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才一邊見著銀子兩眼發光,又一邊說著商人排在最末等!

「將軍府的綉娘,是我娘身邊嬤嬤的兒媳婦,自然是信得過的,凝瑤想要做什麼,我明日帶她過來,你只管吩咐就是。」

「你最近不忙嗎?會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耽誤你的正事?」

「不會!」蕭君毅上午和蕭元懷一起進宮,將邊關的事和皇上稟明了,皇上念他快馬加鞭來回邊關辛苦,特恩准他在家休養數日。

「嗯,那就好。」

凝瑤將做好的橡膠和用剩下的原材料收好,鎖了門,跟蕭君毅一起去聚福軒。

蕭君毅今晨進宮前,特意讓澤風去通知段雲謙,說凝瑤今日做涼拌雞,讓他自備食材。

段雲謙也不知道需要備些什麼食材,就說,請了凝瑤去聚福軒做菜,酒樓的廚房,食材齊全。

看到他們來了,段雲謙迎上前:「你們怎麼才來啊?凝瑤,為了你那涼拌雞,我可是午飯都沒吃飽的啊。」

凝瑤笑笑:「廚房在哪兒啊?」

「來,我親自帶你過去。」

段雲謙帶著凝瑤到了廚房,吩咐大廚給她打下手,然後跟蕭君毅一起去包廂等著。

「這次急急忙忙去邊關,可是西陵小賊又來犯了?」自從被西陵國軟禁之後,段雲謙對西陵的印象,那是差到了極點。

「抓了一名很有用的細作,必須得我或者父親親自審問,加之杜興衡讓我帶了一物回來。」

段雲謙點頭,不是西陵賊又來挑事就好:「那你匆忙回來,可是為了某人?」

蕭君毅看了他一眼,喝茶,不語!

但段雲謙知道,自己這是猜對了:「和她說開了嗎?」

「沒!」

「你不會是真打算如容錦所說,這麼慢慢來吧,你有時間,可你娘不會給你太多時間啊?我父王前兩日和我說,讓我自己留意著點,看哪家的姑娘合心意,等你大婚後,我也逃不掉了,要不,我旁敲側擊幫你探探凝瑤的心意?」

絕品玩美高手 蕭君毅思量片刻,她心中怎麼想的,他還真沒有把握:「好!」

聚福軒后廚,段雲謙帶著個小姑娘進來,讓大廚都聽她使喚的時候,大家嘴上沒說,但心中還是有不屑的,凝瑤也看得出來,所以,讓他們各自去忙,從選材到清洗再到烹飪,都親力親為。

廚房裡的人,各自忙著手上的事兒,餘光還時不時的瞄上小姑娘那邊兒一眼。

這瞄著瞄著,眼神就移不開了,這嫻熟的手法,這四溢的香味……

凝瑤選了一隻處理好的公雞,整隻放鍋里燉上,然後開始挑選其他食材,將干辣椒碾碎,酥油辣子,用雞蛋皮兒裹肉糜做蛋餃子…… 其實,廚房裡的蔬菜瓜果種類很多,也夠新鮮,但是,配料太少,沒有豆瓣醬,沒有酸菜,很多口味菜,都做不出來。

最後,凝瑤也只做了一個白斬雞,用雞湯煮青菜和蛋餃,還有一個涼拌黃瓜。

那白斬雞,段雲謙很滿意,一邊吃一邊說,比宛陽城中吃到的,還要入味,湯很鮮美,黃瓜也很爽口。

凝瑤夾了一個雞翅放到蕭君毅的碗里:「很久沒做了,所以只宰了一半雞,先試試手藝,你也嘗嘗,瞧雲謙那吃相,咱們慢一點兒,這整盤都能給他吃完了。」

蕭君毅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好!」

然後咬了一口雞翅:「味道很好,可是,怎會覺得舌頭有些發麻?」

「這就是你上次在山裡陪我摘的調料啊,花椒,這種麻的感覺,就是花椒的口感,你不覺得辣味再加麻味,味道更好了嗎?」

蕭君毅仔細品了一下:「確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