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雲笑了笑,也讓他別那麼緊張,先放鬆下來,心情若不然,等一會兒恐怕實力無法發揮到全盛。

「等一會兒,你只要鎮定下來,對面的人不管是多麼強,你都有與他爭一爭的希望,所以你不用太過於緊張,到時候只要鎮靜下來的話,他們就有很大的希望被你斃於掌下。」

薛雲,拍著路遠征的肩膀說道。

他對這個年輕人何嘗不是非常欣賞呢,如若不然,也不會這麼提攜他,因為他在路遠征身上看到了一種正氣,一種浩然正氣,等這一戰結束之後,他會向**推薦路遠征作為將來京都的接班人,他認為有這樣的人才能掌握一個,這麼龐大的勢力,也只有這麼一個人才能保持本心不會偏移。

因為他知道,吳德明和霄允,恐怕不會留在這裡,即便是因為**給他們提升的實力,他們恐怕也難以留在這裡,也許**現在就已經想到這一點,但是他還是提升了吳德明和霄允的實力,這就有待考慮,他的心思。

雖然只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這是對自己的補償。

因為他曾經說過一句話,那就是。

「薛雲你記住,有功勞的人從來都不會讓他在背地裡傷身,他一定會得到,某些,令他意外的好處,而這些好處不一定會落在他身上,也許會讓跟他相近的人受益,間接的會令他自己獲得其中的好處。」

那時候**拍著他的肩膀這樣說,他那時候還不知道為什麼,以後突然說出這樣一番話,可是現在想想,突然發現**的這番話是別有深意的,應該便是針對吳德明和霄允的實力的提升。

他苦笑的搖了搖頭,原來此刻他才明白**的心意。

只是他做的這些,從來就沒有想過會有個回報,這些就是他心甘情願要做的。

他不圖謀有任何的好處,因為這是他想做的這事他必須要做的,他只要看見了就不會束手旁觀,因為他是薛雲。

所以,他並不是為了那些好處而去的,如若不然,即便是他只要是想即便是強取豪奪,也能將吳德明和霄允實力提升上去。

看著前面,一直飛著的**,他突然感覺到,他的肩上扛的擔子實在是太沉重。

然後再看了看,眼前頗為年輕稚嫩的年輕人,路遠征這個年輕人是他見過,最具有正義感的年輕人,他覺得這才是以後真正要找的人。

吳德明和霄允他們並不是最適合做一方大勢力的大佬,因為他們有時也會產生一些,難免的私心,也許並不是為了他們自己,可是這並不利於他們處在那樣的高位。

但是路遠征不同,據他了解路遠征孤家寡人一個,沒有什麼親人,而且他的朋友,遍地都是。

所以也沒有什麼太過於,令他在乎的東西,這樣的人最適合處在這樣的高位,不貪,也沒有更大的圖謀,只是想著,做一些實事。

這樣的人做京都的一把手是再好不過的了。

所以薛雲越想心裡便越認同,他已經認定,陸遠征便是他心中,未來**的那個人選,不管是**怎麼判斷,他一定會,力排眾難將陸遠征,推上這個接班人的位置。

即便是他再不想參與京都的勢力分配,這一點他還是想要參與的,畢竟京都可不是個別人的京度,而是有萬千的倖存者在此駐紮。

看著一個這樣的人才從手邊,悄悄地流失他做不到,所以從路遠征在他腦海中出現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經註定會有一番大的作為。

也許就連路遠征也沒想到,他繼續和薛雲有過一次並肩戰鬥的經歷,變得遜留下這麼大的印象,而且會將這麼大的一個好處砸到自己腦袋上。

薛雲在他印象中,便是無所不能,如神靈一般,若是他要求自己做什麼,那麼他一定不會拒絕的。

只是這一件事,從立場上必須要是正義之事,正義之師,出之無畏。

來到青山,可是這裡,卻沒有一絲的人氣,還沒有一個人來到這裡,那神秘勢力也還沒有來,他們是先到的。

這時候所有人落在青山之巔,有些不耐煩的便已經開始罵罵咧咧,說這神秘勢力是不是放他們鴿子,怎麼到了現在還不來?

這都快,正午12點,若是按這個時間段來看,他們便已經是「遲到」了。

那些小事里更是嘴上沒有把門的,看見這個神秘勢力沒有來,他們那忐忑不安的心早就已經暴躁起來。

這就是弱者,在恐懼時的自我安慰,紙老虎往往顯露在外面,他們越是顯得憤怒,越是顯得他們恐懼了。

這個時候,恐怕能安靜下來的也只有,幾個別的勢力,就像是佛門,道門,還有薛雲等人了。

能夠做到如此的淡定自若,那便是要有實力的支撐,沒有有實力的支撐,他們是萬萬做不到的。

所以薛雲等人便是有所依仗,方才可以,無所忌憚。

而這些人是因為自身的實力不夠,所以只能用,暴躁的面孔,以及兇狠的面孔來偽裝自己,似乎很強大的樣子。

薛雲深深明白這個道理,就像是刺蝟,雖然他不主動攻擊,但是他會在受到危險時將身體蜷縮起來,將刺露在外面來,威懾想要對他攻擊的其他動物。

然而這些方式有時候往往也是派不上用場的,因為若是碰到一些重量級的,根本,就不會在意那麼多,以力破去,這就是紙老虎,根本不能抵擋真正的大風大浪。

薛雲看著這些小事里,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恐怕這一次這些勢力,不認清這個世界到底有多麼瘋狂,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擁有一方破碎不堪的小世界,便可以,縱橫天下無所忌憚。

他最討厭的就是他們那些高傲的嘴臉,可恥,而又讓人想要唾棄,所以他們在這危險之際,顯得比比京都眾人還要不堪。

也許這也是道門和佛門凌駕於他們之上的原因了吧?

為什麼佛門道門,可以這麼肆無忌憚,尤其是佛門可以從容地這般,可以抵禦道門和所有隱世勢力的威脅,因為他有極強的實力作為依靠,這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的,京都也是顯得格外的出彩,尤其是在這些人中顯得格外的出色。 「不能再等下去了,那個先鋒軍已經威脅到了帝國在西南戰區的安全。」眼看雨季即將過去,馬場正郎積極請戰。

先鋒軍的不斷擴張,意味著第4師團打得很糟糕,關原六引咎辭職被召回國內去了,九月份新上任的師團長馬場正郎上任三把火,不服氣地準備先燒一燒先鋒軍。

中村明人只覺得腦門發疼,遲遲沒有回應他的請戰。

「我差點也因為先鋒軍被召回國,豈能不恨先鋒軍?40年我敢抗命,帥軍攻入法屬印度支那,豈是怯戰之人?實在是沒辦法,實力不濟,打不過啊!」中村明人心中覺得很憋屈。

對法國人時,明顯日本人強,欺負法國人兵少,但現在對上先鋒軍卻是日本人兵少了。

雖然他是39軍司令官,可手下只有這麼一點人。划入39軍的第4師團是出了名的不服管,戰鬥力他已經領教了,加上其他兩個旅團也不過是兩個師團的兵力,而先鋒軍早已經不是當初小小的隊伍了,當初先鋒軍在他眼中並不起眼,也毫不在意,現在沒有三個師團,他都不敢說能打勝。

外邊傳言先鋒軍兵力超過二十萬,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情報探究和分析,日本人已經大致了解了先鋒軍有三個師的主力作戰部隊。但這些人數至少超過十萬。每個師的人數不低於3萬,和一個甲級師團的兵力差不多。根據歷次戰鬥的分析來看,實力也不弱於一個甲級師團。

第4師團打仗軟了點,但對於搜集這些情報卻是精明到位。

「先鋒軍的班組仿照德國人,以機關銃為核心,每個班基本都有一挺機關銃。部分機關銃是輕機關銃,主要是我們的九六式以及捷克式和麥德森式,但最近一種叫做43式的通用機關銃逐漸成了先鋒軍的主力。這種機關銃應該是仿造了德國人的42式。可以在機關銃和輕機關銃之間切換使用,威力很大,火力不弱於我們的一式。」中村明人隱晦的向馬場正郎提醒這些搜集來的情報。

僅僅這一條就不能不讓馬場正郎重視,如果這種43式機槍做到每個班一挺,就相當於一個班有一挺重機槍,日軍小隊編製里都沒有裝備上重機槍。而輕機槍對上重機槍的劣勢,每個軍官都應該明白。

「他們有足夠的彈藥?」之前在駐蒙軍當過騎兵集團長的馬場正郎知道華夏軍隊的軟肋,彈藥總是不足。

「有美國人給他們提供彈藥,他們也自產一部分彈藥。」中村明人說的都是眾人皆知的消息,「他們一個班有15人,3人為機槍組,一個主機槍射手,兩個副手兼職彈藥手。除此之外,每個班裡還有一個彈藥手。不過他們不是攜帶機關銃子彈,而是機關微沖的子彈,他們每個班裡至少有5支機關微銃。」

馬場正郎稍稍色變,他沒想到一些消息竟然是真的。

中村明人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比他還要吃驚。五支衝鋒槍有時候用起來跟五挺輕機槍差不多,雖然距離遠了,根本沒什麼準頭,但子彈亂飛起來,誰敢冒頭衝鋒?據情報中顯示,先鋒軍很多部隊的一個班裡是不止5支衝鋒槍,最多的時候甚至超過了10支。除了機槍就是一水的衝鋒槍,連普通步槍都不用了。

「機關微銃不適合遠距離射擊,又浪費子彈。」馬場正郎舉出了日軍內部常用的理由。

「這裡的叢林多,環境複雜,很多地方不需要遠距離射擊,而且先鋒軍中有專門的神射手,加上機關銃,遠射他們也不吃虧。」中村明人反駁道。

他是在東南亞待了很長時間的,了解這地方的環境很多都是近距離攻擊,更適合用衝鋒槍。

當初日本人不喜歡用衝鋒槍,一個是小氣的他們覺得衝鋒槍太浪費子彈,另一個就是日本人當初以蘇俄為假想敵,無論是在遼闊的西伯利亞平原上,還是在華夏的東北華北這樣的大平原上,更需要遠距離射擊的步槍。就像馬場正郎在駐蒙軍的大草原上,或許習慣了遠距離的射擊,但在這裡,需要重新轉化一下戰術了。

至於浪費子彈,中村明人已經懶得反駁。第4師團和獨立混成第29旅團傷亡慘重,主要就是沒意識到衝鋒槍的威力,那些集體衝鋒的日軍根本沖不到先鋒軍近前,早早就被潑水一樣的彈雨打倒了。

「我們還有火炮優勢,還有空中優勢。」馬場正郎不服氣道。

對上華夏軍隊,日軍的輕武器也不算佔優,就是靠火炮和空中優勢,形成了壓制。

提到空中優勢,中村明人就有些惱火。

日軍對陣先鋒軍,制空權並不是完全掌握。重炮優勢面對隨時可能回來轟炸攻擊的先鋒軍飛機,也不得不低調。

中村明人不止一次要求大本營先把先鋒軍的戰機都消滅。雖然先鋒軍打破了零式神話,但他們的雷電戰機並不多,如果集中力量完全可以一口氣把他們全消滅掉,就可以重新盤活整個泰老戰場。

可大本營的回答一直很模糊。

日本大本營一直在誤判,先鋒軍其實就是華夏國內和美國人扶持起來的。消滅了這批戰機,會很快再有戰機來駐紮,根本是治標不治本。他們一直致力於打敗美國,在外邊截斷補給線。這一段時間,不斷往印度調兵,只要攻下了科希馬,截斷了駝峰航線,就算先鋒軍地盤上有飛機,也飛不起來。

雖然誤判,但日本大本營的策略也沒錯。真的封死了印度一線的通道,先鋒軍確實會陷入困境。

中村明人也明白,但看著一隊隊的士兵從曼谷路過,一架架的戰機從曼谷轉場,卻沒有一個留下來,只剩下自己在這裡抗住先鋒軍,心中總是一陣陣發苦。面對馬場正郎的請戰,他也只能裝傻。

「我現在考慮的應該是下一次先鋒軍進攻時,我應該怎麼擋住他們不讓他們攻入曼谷。」中村明人很慶幸先鋒軍的進攻很保守,對日本人在泰國的征糧,掠奪資源的活動影響並不大,否則他早就被撤職回國了。

這也是日本大本營對先鋒軍還能容忍的主要原因。

先鋒軍占的寮國對日本人來說是雞肋,就算是泰國,精華之地也在曼谷周邊。先鋒軍沒有排出敵後游擊隊的習慣,並不影響日本人在東南亞和南亞的掠奪行動。

「支那人和美畜在那個先鋒軍身上投入的精力越多,其他地方自然會有疏漏。只要他們不觸碰底線,我們不需要去管他。」大本營就有高層如此提議,贏得了不少人的認可,就像下圍棋一樣,哪怕失子再多,只要不影響戰略部署,也是可以忍受的。最終中村明人也只能自己憋屈地忍著,龜縮防守。

「我記得大本營也有人提議要消滅先鋒軍。」馬場正郎也抬出了大本營的意見,並說出了一個讓中村有些意外的消息,「大本營要給我們派出援軍,一起進攻先鋒軍。」

中村明人最近忙於保住自己的位子,倒是真沒注意到這個消息,反而不如剛從國內來的馬場正郎,他卻不動聲色,只是點了點頭道:「如果是這樣,我們會積極配合。」

大本營的消息來得很快,果然有援軍來了。華夏國內的第22師團被調來了。

自從印度戰場開闢后,就不斷從日本國內和華夏國內調兵。國內的新兵還需要適應一段時間,在華夏南方駐紮的第22師團來了稍事修整就可以直接上戰場。

「這一次緬甸和印度支那方向會配合你們出擊,一定要把先鋒軍趕出泰國。」大本營來的命令很實際,並沒有要求他們把先鋒軍全部消滅,只要求收復泰國的土地。

「泰國丟失了領土,曼谷被炸,讓帝國顏面大損。需要懲治先鋒軍這樣的匪類,以儆效尤,安撫各方。」第22師團長磯田三郎簡單說了下大本營的本意,眾人也都明了,先鋒軍這一陣打臉打得狠了,泰國人的哭訴和日本人的連連受挫,讓東南亞地區其他反抗組織看到了機會,此起彼伏不斷有人起來鬧亂子,讓日本高層覺得該殺雞駭猴了。

中村明人心中一盤算,泰國這邊第4、22師團,越南北部的第21師團,緬甸那邊只能的第56師團因為要堤防華夏國內軍隊,只能拼湊起一個旅團,加上元氣大傷正在補充隊伍的獨立混成第29旅團,以及新支援來的獨立混成第26旅團,越南順化還有個獨立混成第34旅團也可以參與進攻。若是加上泰國人答應出的5個步兵師,這樣戰鬥力已經可以壓倒先鋒軍了。

「還需要解決一個問題,陸航要給我們什麼樣的空中支持?」中村明人還是擔心空中,若是沒有獲得空中優勢,日軍的炮火優勢也將損失不少。

「帝國新出產的三式戰機將會參戰,零式新改型也會支援。」大本營的消息讓中村很意外,這不光意味著新戰機的出現,也意味著和陸航一直不和的海航也會參戰。 他們沒等多長時間,便聽見周圍有些動靜了。

起初還以為是風所致,但是看到戒禪大師,還有老道人,一號的表情之後,他們便確定肯定是那神秘勢力的人在靠近。

軒轅也是在一瞬間,便感覺到了那動靜不對,明顯是帶有一絲詭異,肯定是人為產生的,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還是讓他發覺了,這絕對不是一個人兩個人造成的,而是一群人。

但是,這麼一大群人竟然只讓他察覺到了一絲詭異的痕迹,這何嘗不是一種無聲的震撼。

所以來的這一群人整體實力一定非常,讓人心驚。

薛雲暗自嘆了一口氣,他千想萬想還是低估了,這神秘勢力的強大。

一旁的路遠征見到薛雲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於是便問道。

「雲哥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你的臉色為什麼這麼難看?難道發現了什麼嗎?」

路遠征的表情很疑惑。

薛雲,看了看他,然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他們的人來了,你做好準備,一會兒大戰開始,你是最後一個要上場的,一定要給咱們爭口氣。

若是超出自己實力範圍之外,也不要勉強,儘力了就好。」

薛雲也不想讓他太過於為難,太過於執著於這件事,導致戰鬥的時候陷入魔障,所以他必須要安慰安慰路遠征緊繃的神經。

路遠征重重地點了點頭,他的心中已經暗下決定,此戰不成功,便成仁,一定不能辜負雲哥和一號等人的重託。

薛雲看著路遠征那堅毅的面龐,他知道自己這些話,路遠征一定沒有聽到心裡去,這小子實在是太執著了,即便是他,也不能說服,因為這件事即便是他也非常的執著,他又何苦去勸說別人呢。

「仔細看,會對你的實力提升有所幫助,仔細感悟。」

薛雲拍了拍他的肩膀,認真地說道。

薛雲知道這對一些的領悟,對一些自然之道的領悟,對路遠征這個境界的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也許只是一霎那的頓悟,便可以進入到另一個天地。

「嗯,好。」

路遠征眼睛一加不加的掃視著四周,似乎隨時準備應對所有的突髮狀況,他現在的目的就是多看,多聽,多想,但是不能動手。

薛雲孺子可教的點了點頭,然後將自己的意識全部投在,這個空間之中,他覺得這些神秘的勢力中人。

一定就潛伏在這四周,只是露出身形,也許剛才讓他察覺到的那一絲詭異,只不過是他們故意所為。

然後戒禪大師,站在,最前方,便運起功力喊道。

「各位朋友既然已經來了,何不現身一見,這樣藏頭藏尾的嗎,有所損失你們的臉面嗎?難道你們就是,一群縮頭烏龜還是不敢應戰了。」

戒禪大師那是屬於佛門中人,但是此刻他已經不再顧忌那麼多了。

因為即便是他也感覺到了神經的緊張,他能感覺到在這個空間中藏著有多少的頂尖高手,即便是他也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

因為他知道能給自己壓力的高手,肯定是與自己同一個境界,甚至有幾股氣息,就連他也感覺到非常的恐怖。

他難以想象這樣的人爆發出能量的話是如何的石破天驚,他能否抵擋住,哪根本就是個未知數。

現在他可是腸子都悔青了,為什麼自己非要趟這趟渾水,哪怕是苟延殘喘也好,現在,落入虎口。

這個勢力中人實在是太恐怖了,擁有這麼多強大的高手。

可是既然他已經站到這裡了,就不容他後悔,要不然,便會死的更慘,死得更快,所以他也只能硬著頭皮站出來。

已然沒有退路,他就必須奮起反抗,唯有這樣才有一線生機,所以他用獅子后,想要震懾著空間中人。

讓他們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欺負的。

但是他的話說完之後就聽見,這空間之中,陣陣的大笑,笑的還不止一個人。

聽完這陣笑聲,所有的人臉都白了,因為他們根本就無法判斷出這笑聲是從哪兒傳出來的,又或者是,這笑聲根本就是四面八方的人,將他們圍困在其中。

此刻他們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這些人的重重包圍之中,而自己所站的這地方便是一方大陣。

可是明明薛雲就已經探查過的,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故障,或者是問題,如若不然,恐怕薛雲就有通敵的嫌疑。

已經有些不理智的人將目光投向薛雲,認為他有極大的嫌疑,與對面的人是一夥的,被對面收買了。

這一幕學員當然看在眼裡,他,並不想搭理這些沒有腦子的傢伙,因為這隻會讓他的智商,和他們陷入一樣的境地。

「一群沒有長腦子的傢伙,你們是怎麼想的?越是血緣是對面的,現任,那麼他為什麼要這麼賣心賣力的為我們做事。

若是他是對面的人,這是萬萬不可能的,你對面的師弟他們需要嗎?恐怕當時就已經發兵京都將我們剿滅殆盡。」

老道人向背後的那些不理智的人,罵了一句,十分的不忐,在這個時候他們竟然還想搞內鬥,實在是讓人心寒。

那些人也都聽完之後,立即反應過來,然後對薛雲露出了一個,十分抱歉的目光。

學員更是沒有搭理,與這些人為伍的話,那麼他遲早會被這些人感染的,他可不想,像他們一樣,腦袋裡面全是,養的魚。

此時他也沒有心情,與他們勾心鬥角,他的全部意念都散布在空間各處,想要探查的神秘勢力的人的存在。

與其在此浪費時間,倒不如先探察一下他們究竟是如何在這空間中藏匿的。

「各位朋友,既然你們讓我們來吃富站,那就現身吧,如若不然,我們便自此回頭返回京都,不打也罷,既然要戰,那就露出你們的誠意。

如若不然,雖然我們自認為並沒有那麼強大,但是也並非那麼弱小,對於有侵犯,要佔據我們家園的人,我們定然會給他,痛頭一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