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子夜聲音溫柔,卻夾雜著一絲堅持。

葉簡汐和她對視了一會兒,不甘心的轉身往外走。

溫如意狠狠地瞪了一眼柏原崇,抬步走了出去。

病房的門被關上,蘇子夜無力的倚靠在了床頭,她蒼白的臉上,染了兩抹不正常的紅暈,像是三月里艷麗到極致快要凋謝的桃花,又如傍晚似血的雲霞。

「Osten。」

蘇子夜安靜了一會兒,開口叫出了柏原崇的名字。

柏原崇微微的動了一下,視線終於從那攤血跡上,挪動到她的身上。

蘇子夜微微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暖暖的笑容:「Osten,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碰到的時候嗎?」

柏原崇沒說話。

蘇子夜笑了笑說:「不記得了吧,其實我也不記得了。人都是健忘的,我現在連和成書怎麼相見的,也忘記了。Osten,等我走了之後,你也會很快忘記我的,所以請你……」

「我不會忘記你的。」

柏原崇忽然出聲打斷她的話,雙目充血的看著她,咬著牙一字一句說:「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你的,蘇子夜。」

要是能忘記,他早就忘記了。

又何必為了她,苦心謀劃了那麼多年。

蘇子夜望著他眼底的執著,微微的怔然,「我有什麼好的?Osten,你身邊有很多女人,每一個都比我好,沒了我,你還可以有其他人。」

「我也想問問你,到底有什麼好的,要溫柔,要漂亮,要氣質……我身邊那麼多人,可以同時滿足我所有的要求,可我偏偏就喜歡你,蘇子夜,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我更想為什麼我十多年來,都對你無法割捨,甚至隨著時間越長,我愈發離不開你,你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讓我對你貪戀到深入骨髓,你自己卻無動於衷?」

「從我遇見你到現在,已經整整十五年,就是捂一塊石頭都能捂熱了,可你的心始終像一塊冰一樣冷的沒任何溫度!」

「蘇子夜,你為什麼這麼對我!為什麼這麼對西西!葉成書和葉簡汐,到底有什麼好的?現在你竟然要用死來懲罰我!」

「我不許!蘇子夜,是你把我變成現在這樣的,我不許你就這麼死了!你要是死了,我就把葉簡汐殺了!把慕天佑和西西也都殺了!我會把你在乎的人,一個一個全都殺了!」

柏原崇不停地嘶吼,雙目猩紅。

蘇子夜望著這樣的他,斂起了笑容。

在柏原崇要做出更暴力的動作之前,她忽然伸手,輕輕的摸了下他的臉頰,「原崇……」

簡單的兩個字,飽含了柔情,無奈,惋惜,甚至是可憐……

柏原崇即將爆發的怒氣,忽然湮滅。

他僵硬了兩秒,忽然伸手攬住了蘇子夜,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子夜,我求求,跟著我回去治療好不好?哪怕是為了汐汐,你也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不會再針對葉簡汐了,我可以彌補她,她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她,只要你能跟我回去。」

印象里……

這是他第一次肯放下自己高貴,說出求這個字。

蘇子夜忽然蘇有些心疼,她對柏原崇,說沒一點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對他,她的感情更像是親情和友情。

每次面對他,她都覺得,他像是一個多年的老朋友。

她知道,他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手上絕不幹凈。

可她裝聾作啞,因為她不想看到他的陰暗面,下意識的護著他。

但當簡汐告訴她,柏原崇的種種,她再沒辦法欺瞞自己了……

「原崇,對不起。」蘇子夜低聲的輕喃。

她沒辦法再心軟了,她的心軟的背後,是十幾條人命,包括她的丈夫,她女兒的丈夫的命……

她怎麼原諒他呢……

她連自己都原諒不了了……

蘇子夜說出這句話后,柏原崇抱住她的手忽然放開了一些。

「子夜,你愛過我嗎?哪怕只是一點點。」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良久,柏原崇輕聲的問。

他問的那麼小心翼翼,那麼卑微。

蘇子夜的指尖,微微的顫抖了下,過了片刻,她低聲想要開口說話。

可就在她回答的時候,柏原崇忽然笑著說:「算了,你當我沒問過,我現在就帶你走,帶你回我們的家,西西還在家裡等著你呢。」

他雖然笑著,可聲音里沒有半分的笑意,反而透著無限的冷意。

蘇子夜從他的懷裡抬頭,說:「原崇,你別那麼執拗。」

「我沒執拗,你既然嫁給了我,那你就是我的。子夜,你是我柏原崇的妻子,是西西的母親。」

柏原崇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恢復了平日里的冷漠,像是剛才那一剎那的軟弱,只別人的錯覺。

蘇子夜看著他冷毅的輪廓,忽然嘆息了一聲,說:「好,我跟你回家。」

柏原崇把她抱起來,一步步的往外面走。

蘇子夜趴在他的懷裡,眼帘緩緩地垂了下來。

帶她走也好……

她想跟簡汐說的都說了,不想再死在簡汐面前。

那樣,簡汐會很傷心吧。

其實她知道,簡汐的頭髮不是染的,洛琛剛去世,簡汐哪有心思為了潮而染頭髮。

那個傻孩子,在騙她呢……

蘇子夜微微的翹起唇角,低聲對柏原崇說。

「原崇,我死了后,別再為難汐汐了,看在我們那麼多年的情分上,好不好……」 柏原崇嘴角微微的向下壓,聲音冷硬的說:「你答應我好好治療,我就放過她,否則,我跟她至死方休。」

他說完,繼續大步的向外走。

蘇子夜看著他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側顏,心底苦澀的味道蔓延……

自己已經不行了……

只怕挨不過明天,就會沒命,還怎麼好好治療?

……

病房外……

葉簡汐見到柏原崇抱著蘇子夜出來,抬手擦了下眼淚,命令手底下的人攔住了柏原崇的去路。

「把我媽放下來。」

「滾開!」

柏原崇聲音里充斥著冷意和怒意。

葉簡汐寸步不讓。

柏原崇心底的暴戾一點點的湧上來,盯著她的目光也越發的不善:「我讓你滾開,別再讓我重複第二遍!」

「把我媽放下來!柏原崇,你已經害她成這樣了!你還想怎麼樣?」葉簡汐怒吼,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

「是我害的她嗎?是你!葉簡汐是你!不是你告訴她那些事情,她會好好的!」

「你所謂的好好的,就是讓我媽和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在一起!」

兩人針鋒相對,火藥味越發的濃重。

蘇子夜窩在柏原崇懷裡,猛地咳嗽了起來。

兩人同時看向她。

蘇子夜捂著嘴巴,抬頭看向葉簡汐,目光溫柔而眷戀:「汐汐,我沒事的,讓我跟他走,我想再見西西一面。」

嬌妻誘惑太深,解藥拿來 「媽……」

葉簡汐不甘心的叫了一聲。

她不想放母親走,因為她心底有預感,這次讓母親走了,這輩子她再也見不到她了……

淚光在眼睛里涌動,葉簡汐死死地咬著下唇,不讓淚水落下。

蘇子夜吃力的抬起手,擦拭去她眼角的淚光,笑了笑說:「不要哭,傻孩子,記住媽媽說的話,好好的活著,爸爸和媽媽會在看著你的。」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淚水再也忍不住落下。

她想跟母親說什麼,可話到了嘴邊,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蘇子夜深深的看了她好一會兒,低聲對柏原崇說:「原崇,走吧。」

輕輕的四個字落下,柏原崇毫不遲疑的邁開步子。

手底下的人想要攔住柏原崇,凌南晟微微的搖了搖頭,那些人便止住了腳步。

葉簡汐看著柏原崇抱著蘇子夜漸行漸遠,忽然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聲音,「媽……」

遠處,蘇子夜聽到她的聲音,閉上了眼睛,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再見了,汐汐……

是媽沒用,不能保護你……

不能陪在你身邊……

接下來,你一定要好好的……

……

葉簡汐癱軟在地上,慟哭不已。

溫如意站在旁邊,想要上前勸她,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蘇子夜是真的不行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她身體已是燈盡油枯。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樣在短短几天里就把自己弄成了這樣,但她絕不能留在這裡,讓簡汐親眼看到她死在眼前,是生生的拿著刀在簡汐的心頭剜。

沒了洛琛,簡汐已經垮了一半。

若是再沒了蘇子夜,簡汐會完全崩潰。

溫如意走上前,手搭在葉簡汐的肩膀上,許久沒說話。

凌南晟看著葉簡汐,手攥緊了輪椅的邊緣。

過了好一會兒,他開口說:「簡汐,蘇姨留下話,讓我好好照顧你,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跟我說……」

他話說完,伸手想要觸碰她。

可在他碰到葉簡汐的剎那,葉簡汐忽然抬頭惡狠狠地望著他,用力的打開他的手:「別碰我!」

凌南晟的手頓時僵硬在了半空里。

葉簡汐的淚紛紛的落下,霧氣模糊了她的雙眼,可蒙蔽不了她的心。

萌萌鮮妻不準躲 她恨凌南晟。

去西坪村,是他設的局,為了阻止她回來的!

他那麼做,代表了他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可他什麼也沒說!

但凡他提醒她一句,洛琛不會失蹤,母親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恨意在心裡熊熊的燃燒,葉簡汐猛地上前,狠狠地咬住了凌南晟的手。

牙齒刺破皮膚,深深的陷入肉里,血順著皮膚滾落……

凌南晟卻一點疼也感覺不到。

他只是望著葉簡汐,心被一點點的撕扯成碎片。

當初那麼做,明知道她會恨自己,可真的看到她帶著恨意望著自己,心竟然會疼。

葉簡汐咬了好一會兒,忽然放開他,呸的一聲把嘴裡的血水吐出來,聲音凄厲的喊:「凌南晟,別再讓我看到你,這輩子我都不想再見到你!」

她說著,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來。

溫如意忙上前去扶她,握住葉簡汐手的剎那,感覺到她手顫抖的厲害。

溫如意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

葉簡汐聲音沙啞的說:「如意,我們回家。」

「嗯。」

溫如意帶著葉簡汐往外走。

凌南晟看著她走遠,嘴角微微的扯了扯,像是想要笑,可那笑容比哭還難堪。

最後他驀地站起來,向前大步的走了兩步,抓住了她的手。

溫如意有些驚詫的看著凌南晟。

可凌南晟直直的望著葉簡汐,冷笑著說:「是,我是騙了你,我殘疾的事情是騙了你,西坪村的事情也是騙了你,可如果我不這麼做,你還能活到現在嗎?柏原崇的事情,根本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當初你若是跟著慕洛琛一起,現在死的不只是他,還有你!」

「啪……」

葉簡汐倏爾回身,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我從來不怕死,凌南晟,你當初為什麼不讓我跟著他一起死?」

死了也比活在地獄里好。

凌南晟望著她那雙死寂的眼睛愣然。

葉簡汐沒再跟他說話,拉著溫如意的手,大步的往外走。

這一次,她沒給他追上來的機會。

漸漸的,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里,凌南晟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眼底恢復了平靜……

她寧願和慕洛琛一起死,也不願意獨活。

可他捨不得她死。

一旦她死了,他該怎麼辦?

他絕不會讓她死的。

凌南晟扯了扯唇角,從衣兜里掏出手機,然後對電話那邊說:「明天,把賬目帶過來,我有用……」

……

回到公寓里,葉簡汐便回了房間。

她把房門反鎖了,別人進不去。

溫如意原本想拿鑰匙打開門的,可想想又作罷。

還是讓她一個人安靜一會兒吧。

溫如意也沒想走遠,就站在門口等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