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盛端起盤子,憂傷的說到,這些話都是原主的真實想法,他很能感同身受,一滴清淚緩緩滑落,他一言不發的啃食起盤子裏的食物。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緩解些內心深處的荒涼。

夏侯青拍了拍他的肩頭,安慰道:「你媽媽不是這樣的人,她比誰都愛你,怎麼可能會忍心拋下你呢,她一定有她的苦衷的。」

「就算是有苦衷,做父母的,總不能拋棄自己的孩子吧。」這是蘇盛自己的想法,他原本要訂婚了,接下來就會有打算要孩子的打算。

如果是換做是他,不管怎麼樣,肯定是不可能拋下自己的親生骨肉的。

「你又不是他,搞得這麼傷感做什麼??」夏侯青聲音再次一冷,把蘇盛再次拉回現實。

「呵呵,我怎麼聽不懂叔叔再說什麼呢,什麼你的他的。」他連忙裝傻充楞道。

夏侯青意味深長的看着他,心虛的蘇盛連忙轉過頭去不敢看他,忽然覺得不對勁,又連忙轉回來。

「你在你母親肚子裏的時候沾染了饕餮氣息,按說是不可能活過滿月的,但是你奇迹的活過滿月,你母親應該就是在你一歲多的時候離開回家尋求幫助的。」

他沒有繼續和蘇盛糾纏,主動繼續解釋道。 林凡等半步不停,從通道而下到第四層。

空間陡然凝重,剛入此層中,就有一種緊張的氣氛;像是空闊的草原上,兩支騎兵發起衝鋒的前一瞬。

「這是……」宇主瞳孔一縮,還在通道上,但已經看清下方密密麻麻的身影,不下萬餘,皆黑漆漆,像是一尊尊死神在此列陣,手中有巨大的鐮刀,足有三丈長。

「傀儡?」

林凡開口,這太震撼。

上萬傀儡,最低層次都在聖境,這也太恐怖了,如此大軍誰人堪敵?

哪怕是一尊頂尖的帝皇深陷其內,都會慘死,根本逃不掉。

「誰有這種手筆,這太恐怖了。」宇主震驚,只因,他看清了,這些黑漆漆如死神般的傀儡本體,竟然全都是真實的聖境人物的遺骸,聖這個層次,理論上死後萬年不腐,而被煉製成傀儡后,更是了不得,若是不出大變故,可以亘古而存下去。

「還有帝境層次生靈的遺骸……」林凡眼中符文一閃,他看見了在這群傀儡的最中央部位,有不下百餘的帝境傀儡,從帝者到帝皇層次都有。

「通道就在這群傀儡之後……」

小諾皺眉,這是大難題,意味着無論是誰想要通往第五層,都需要闖過這傀儡大陣。

但這談何容易?

哪怕是此時的林凡都不敢言能闖過,只因,這些傀儡一看就是遵循某種大陣方位而立,仔細看去,如九顆圓環組成更大的圓環;無論你從何種角度與方位突擊,最終都會陷入包圍圈中。

且,林凡仔細推演后得出結論,至少你需要同時應對十尊以上的傀儡的聯合出手,在有陣法的加持,簡直萬人敵。

下了在淵壁棧道,到了第四層的範圍內,很多人都圍坐;擁擠著,七嘴八舌,在討論如何闖過這傀儡陣。

也有一些受創不輕者虛弱的躺在地面上,某些傷者傷痕處都已經發腐,有惡臭傳出。

「又來人了……」

有人低語,頓時這些圍坐的人全都抬頭看向林凡等人。

「嘿嘿,有人來了又如何?難道還能闖過這傀儡陣?」

有傷者在冷笑,牽動了傷口,頓時疼得齜牙咧嘴。

「請問各位道友,可曾見到畫中人?」

林凡抱拳詢問,以魂力勾勒出無極的模樣。

「未曾見過。」有人沒好氣的回答。

「父親莫急,興許是無極叔已經闖過大陣前往下一層。」小諾安慰。

「呵呵……小傢伙倒是會吹大氣,我們三千人同闖此陣,被殺得不止一次折戟沉沙,死傷兩千餘人,最終只剩下我們這些殘兵敗將在此進退不得,你口中那個所謂的什麼叔叔,若是先我們之前進入下一層,老子活生生將這把帝劍吞了。」

一個帝者嗤笑。

小諾皺眉。

林凡道:「的確已經闖過,他的血濺在傀儡陣中,我已經感知到。」

「切……」

一群人喝倒彩,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林凡。

林凡沒有理會這些人,而是騰空而起,從高處俯瞰下方傀儡陣;眼中符文熠熠,半晌后,他落下來,看向宇主,道:「很難,至少需要四尊主宰層次的生靈才可試試。」

宇主皺眉。

林凡道:「這是四象殺陣的演化,你仔細看,雖一眼看去是九個圓環組成殺陣,但那是表象,根由上,這些傀儡組成四凶,檮杌、窮奇,饕餮、九齒噬神獸,且彼此氣息相連。」

宇主仔細凝望片刻點頭,道:「着實如此,差點被表象迷惑。」

沉默片刻后,宇主道:「你我一起算是兩個,在加上王恨水三個,還差一個。」

「後方應該還會有這個層次的生靈前來,我們可以在此等待。」林凡開口。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雖然急切的想要前往下一層,但若是沒有人能抵住這種恐怖的殺陣,貿然進入其中會很危險,也許連性命都要丟掉。

這些『殘兵敗將』都老實了,本來很不老實,頗有點老人欺負新人的派頭,結果是,宇主冷哼一聲,主宰氣息壓得他們快要窒息,而林凡則是一眼掃過,群雄顫慄。

「小武小諾。」林凡開口,且從符戒中掏出諸多丹藥,讓兩小送給傷者。

「何必。」小武不滿,直言這些人剛開始很不恭敬,懶得搭理才對。

「稍後破陣,需要諸人合力。」林凡解釋。

兩小這才不情不願的去分發丹藥,當然是讓諸多傷員千恩萬謝。

「林兄。」

王恨水來了,看着前方黑壓壓的傀儡大軍,也是被震撼得不輕。

「需要在等待一個主宰,我們才能嘗試去破關。」林凡解釋此陣的玄妙,當然,心中也在思索,只是無極與酆都兩人,到底是如何闖過這大陣。

諸人安靜無言,就在此地苦苦等候後來者,但很失望,連續有人前來兩三批,但沒有主宰這個層次的生靈入內。

七天後,有主宰氣息震天而起,充斥着冷冽的殺機:「林凡、給我滾出來!」

還在崖壁上的棧道上,就有澎湃的殺芒震懾而下,化作一柄天刀臨空斬向林凡的天靈蓋。

鏗的一聲,林凡天靈蓋中衝出一股金色的雷電化作一隻拳頭橫砸而去,這天刀被拳頭轟殺得爆開。

「你想死嗎?」

林凡起身,一臉凌厲的盯着來者!

這便是曾經詛咒過林凡,延著林凡足跡走的那個族群。

但現在,他們人很少,只有十來人,其餘者不知所蹤,連帶着這個主宰都渾身是血。

「是你該死!我那麼多族人啊……就因為你抹掉足跡而慘死。」

這主宰神色猙獰,像是要一口將林凡吞掉。

「那是你們自討苦吃!」小武直言,點指這主宰。

「嘖嘖……」主宰冷冰冰:「我鷹碎空詛咒你們怎麼了?我那般開口又怎麼了?憑什麼你要抹掉足跡?你有那資格?」

林凡差點被氣樂了。

這鷹碎空好強大的理由。

那足跡是他留下,是否抹去,他當然有這個權利,且之所以會抹掉,完全是因這主宰惡毒出手,抹掉後路,阻止後來者前行,這才激怒了他。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這一節課,湯皖講的分外認真,聽眾聽的認真,學生筆記也記得極其認真,估摸著還剩下一些時間,便說道:

「可還有什麼不懂的,可以提問!」

一個高高的,瘦瘦的手臂在學生里分外突出,湯皖記得很清楚,這位學生名叫王依雲,便揮手示意發問。

「皖之先生,我想問的是,****思想的來源是什麼?」

這個問題很一針見血,如果弄清楚了來源,那麼對於分析它的去向是有很大幫助的,湯皖示意坐下,而後走到黑板前,寫下了五個字:「武士道精神!」

「武士道精神是某日****思想的雛形!!」

「武士道精神起源於某本鎌倉幕府,后經江戶時代吸收儒家和佛家的思想而形成,最典型的行為是切腹。」

「最初,它倡導的是忠誠、信義、廉恥、尚武、名譽,只不過後來被真摯(諧音)化,變了樣。」

「名,忠,勇,義,禮,誠,克,仁,這便是變化后的武士道精神,而中國儒家講究的是仁,義,禮,誠,克,名,忠,勇。這八個字是有順序的,重要性從前向後遞減。」

「對於武士道而言,最重要的是背負責任和完成責任,死亡不過是盡責任的一種手段而已,倒在其次。如果沒有完成責任所規定的事務,簡直比死還可怕。」

「當改變后的武士道精神,被統治者用來管理軍隊,就形成了最初的****思想。」

講完這一段,剛好下課,而學生們卻還是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於是湯皖道:

「這節課後,回去好好整理筆記,儘可能的查閱相關資料,繼續往下探究,下一節課,我再接著往下講。」

其實主要還是沒有做好教案,也幸虧了以前看電視劇,裡面的某本武士動不動就切腹,於是在好奇心趨勢之下,查了一些資料,這回剛好派上了用場。

學生們起身行完禮儀,便開始下課,湯皖也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剛一抬頭,便看到那兩個老外站在講台前。

這倆老外是某英駐首都大使館秘書,剛來上任不久,只會說一些簡單的中文,主要負責的是了解當地的熱點信息,再把有用的信息報告給大使。

剛好前一段時間湯皖在《字林西報》上發表的文章被這倆人看到,本來想等著後續,結果一連數十天都沒消息,不知從哪裡打聽到湯皖今天要上課,於是就來了。

倆老外用著不太利索的中文說著話,不過大致的意思便是:

「湯先生,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么?」

這倒是另湯皖非常好奇,這時候的老外向來態度傲慢,竟然用這般尊敬的口吻與自己講話,卻也好奇答覆道:

「請說!」

「我叫李…馬克,他叫秦….約瑟,我們是某英人。」

這一口中文聽的湯皖頭疼,逼著湯皖祭出了許久不用的中式英語問道:

「what’sthematterwithyou?」

雖然不標準,但也好過這倆老外講中文,其中一個老外介紹道:

「一個叫馬克,一個叫約瑟。是某英人,從《字林西報》上看到過湯皖的文章,於是就像來請教一下。」

湯皖心裡盤算著,大概是這麼個意思,還得是超級記憶幫了一把,否則只能進行一些簡單的交流,更進一步的交流是肯定不行的。

這倆老外繼續說英文,意思是今天湯皖上課講的聽不懂,想特意請教一下,還把記錄的本子給打開了,上面只畫了地圖和曲線圖。

終於有「客人」上門了,湯皖自然不想放過這個宣傳的好機會,但礙於語言障礙,一時竟有些不知所以。

突然腦子裡蹦出個人來,心中一喜,便操著慢吞吞的中式英語,大概的意思是:自己認識一個翻譯,剛好可以幫助溝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