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言微微一笑,神識放出,確定沒人後,對着墨凡塵一笑:“就是此地的主人,火帝要療傷。”

隨着蘇言話語剛落下,在墨凡塵瞪大眼睛的目光下,蘇言身後緩緩浮現了一個類似與靈魂狀的人,沒有身體,緊閉着眼,卻不怒自威,額頭上是一枚扭曲的火焰印記,栩栩如輝,彷彿將要活過來一般,頭上帶着帝冠,無形的氣勢讓他連連後退。

“這,這、這是火帝?”墨凡塵沒有見過火龍雀,但是從之前所見之人的描述中還是很快就確定了此人的身份。

蘇言點點頭,做了一個‘噓’的收手勢,然後轉過身來看着火龍雀。

“你自己去找吧!”

彷彿聽到了蘇言的話語,火龍雀的魂魄就這麼慢慢往前飄去,直至慢慢不見……

墨凡塵在短暫的發呆過後,連忙跑過來一把抓住蘇言,身形顫抖,不可思議的看着蘇言,幾次張嘴,卻是什麼也說不出。

赤火真界的仙帝怎麼會在蘇言身上?

堂堂一位天帝,竟然只剩下了靈魂狀態,發生了什麼?

蘇言看着火龍雀消失,也是放下心來,那麼,接下來他就要準備前往蠻神真界了,兩個真界相聚不太遠,系統應該不會將他們強行召喚回來。

蠻神真界的大帝烈山,所需要的只是一個頭骨,他得儘快。

此刻面對墨凡塵滿眼的不解和詢問,蘇言嘿嘿一笑,再次做了一個噓聲。

“知道的太多容易被滅口喲,你就當眼花了,我要去蠻神真界了,這邊,就麻煩你幫守護一下,不要讓人打擾,也別刻意的去告訴任何人!” 心動沒有道理 蘇言完成了任務,心情頗爲的好,拍了拍墨凡塵的肩膀就離開了。

到現在還有些發懵的墨凡塵轉過身來,一直看着蘇言的背影消失,最後悵然嘆了一口氣,自己算是越來越看不懂這小子了。

如果說,之前自己猜測那帶領十八尊魔靈打開另一個空間的蒼翎仙君一半可能是蘇言僞裝的,此刻從這一刻開始,那一半的可能升到了十成。

看來,自己還是老了,這個天下,到底是年輕人的了!

蘇言告別了雷蛇和魔音山便離開了,尤其聽說青雉前輩和兩尊仙皇在蠻神真界那邊,心裏就更有底了,這樣做事也方便一些。

感謝了他們的挽留後,蘇言就出發了,隨着不斷拉開兩界的距離,蘇言隨時關注着系統對火龍雀的牽制,直至在他面前,出現了已經打開一條縫隙的蠻神真界。

再次來到這個地方,蘇言一陣傷感,這次要比上一次更加的悲痛,老瘋子和風就是在這裏死去的,一切,只爲了回家。

他的家在哪裏?古神一族還是真界這邊?以老瘋子的手段,哪裏去不得,很明顯,他的家,不在任何一處地方,那麼,到底在何處?

而他稱呼自己爲少主,他現在算是明白了,不爲別的,只因爲,他,就是天外天!

那日,看到水墨人凝出的名字時,他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內。

前世的他,名天外天,這或許是一個名字,或許是一個地方,又或者是其他。

天外天是誰,他不知道,因爲在向妍妃詢問這個名字時,彷彿是一個叫禁忌,他在感受了殺機後,就再也不敢問了。

或許,是一個不好的名字吧。

至於真界這邊,他也不敢去打聽。

有時候想想,那是曾經的自己,與現在有何關係,現在他叫蘇言,也只叫蘇言,活好自己就行。

不過話又說回來,從當年的影像可以看出,守護在自己兩側的,有兩個人,除了和風,還有一個斷臂的人,他現在在哪裏?也是死了嗎?

畢竟自己第一次遇見老瘋子和風時,他就已經算是一個死人了,剩下另一個或許也死了吧。

那麼,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自己又是怎麼死的,還有老瘋子,畢竟他哪怕已經死亡萬年,都可以這般輕易殺死兩個先民,這麼算的話,以前的自己應該很厲害吧。

可是哪怕這般的厲害,加上那個斷臂的人,三人還被追殺的那麼狼狽,懷中還抱着一個叫雅心的女孩,追殺自己一行三人的,不知道有多恐怖。

這是一個疑點,另一個就是,給自己系統魔方,並帶走雅心的人到底是誰?

有好幾次他在點將臺上看到了那個身影,甚至有一次看到了側臉,非常的熟悉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個人又是誰?他又怎麼會在點將臺那裏?

兩人是否是同一個人?斷橋處那水墨人影又是誰?他告訴自己的星空十年亡,是否真假?

好多疑點讓的蘇言不敢停下來歇息,因爲稍微判斷錯一個,很有可能死的不是他一個人,而是諸多他的親人。

蠻神真界外,隨着青雉笑呵呵的得到消息帶人出來迎接蘇言時,蘇言微微一笑,暫時選擇忘記這些東西,走一步看一步吧。 蘇言在蠻神真界只待了兩天就離開了,是滿臉凝重的青雉送他離開的,離開火神門這麼久,他想先回去看看師父凌鈺,如果有可能,他很想將此位面都吸納到魔方內。

但是,昊天真界的仙帝在,突然消失了一個位面,說不定會用某種神通探查到他,所以這點先不急。

烈山也留在了蠻神真界,唯一知情的只有青雉,和之前對墨凡塵的一樣,蘇言只讓他別問,好好守護他出來就行。

或許這是一個漫長的時間吧,只希望在那個十年的預言之前能醒過來吧。

離開了蠻神真界後,蘇言徑直向着昊天真界而去,只是在飛行了不到五天後,突然,整個星空猛然一顫,讓的蘇言一個踉蹌。

他一臉的震驚,星空顫抖,真的假的?這不是一個位面,一個真界,而是星空,這年頭星空都能地震嗎?

此刻,這突如其來的一個震動,讓的五大真界的仙帝全都睜開了眼,古神一族也都是。

尤其在古神一族的陵園中,那三十六根柱子上的所有神皇先驅,全都看向了那座巨山上的洞穴。

一聲濃濃的嘆息聲響起,緊接着,一道蒼老的聲音迴盪在所有人腦海。

“通知大家,準備第三次遠征吧,這次,傾族吧!”

三十六位神皇臉色大駭,充滿了不可置信,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緊接着,一道腳步聲慢慢自山洞內響起,這道聲音已經很久沒響過了,上一次還是第二次遠征。

梟少寵妻:老公,放肆撩 直至山洞口,走出來了一個人,一個斷臂的老者。

三十六位先驅全都跪拜:“見過守護者!”

…………

一次震盪過後,再無其他,蘇言疑惑了一下便繼續前行,返回了火神門見過師父凌鈺,報了平安,在陪伴了五天後,他就向盤龍島而去了。

最近想要提升實力,只能靠海量的神源了,太長時間沒有回去,每個月的十萬神源也不知道積攢了多少,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因爲他基本只是掛了一個名而已。

只是沒想到,在公會這邊,剛一進門就碰見了熟人。

魏雨有些發愣的看着蘇言,滿臉的不可置信,他,他不是被帝姬大人帶回到自家去了嗎,還嚴令任何人找他,怎麼又回到這裏了?

蘇言也沒想到,魏雨會第二次出現在這裏,上一次自己被一幫老傢伙打暈帶回去給囚禁起來,教這妮子,如果不是妍妃趕來,自己以讓她見自己兒子無垢的誘惑,還出不來呢。

你不待在自己第三州里,又跑真界這邊幹什麼?還又是盤龍公會,上一次她可是和血蠻來的,這次又是誰?

很快,他就看到了前來陪同的人,正是她的師父烏誠烏大師,一名可以提煉出一代古神精血的頂級妖靈師,此刻他正在被一幫妖靈師的簇擁下走出,邊走似乎還在談論着什麼。

應該算是學術交流吧。

“蘇言,你回來了?”見到門外有些發愣的蘇言,會長炎熠等人驚喜的和他打着招呼,原本說着話的烏師在見到蘇言時,也是一愣,怎麼回事?他又什麼時候溜出來了?

上一次提親被拒絕,還以爲被妍妃關了禁閉了,怎麼會在這裏?

“蘇言,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烏大師,他的提煉手法充滿了古老和神奇,讓我們大開眼界,你要是多學習一點,說不定很有可能有所收穫,獨自提煉出三代精血都是有可能的。”炎熠笑着道。

他們還不知道,蘇言已經可以獨自提煉二代精血了呢,畢竟當初考覈的時候,也只是提煉出了四代精血,最後魏雨和血蠻來要求提煉精血,雖是二代,但是是諸多妖靈師一起努力分解提煉的結果。

“不好意思啊烏師,這位也是我們工會的,他叫蘇言,我們當時……”

“我認識他,這是個不得了的小傢伙!”烏師打斷了炎熠的介紹,充滿了惡趣味的看向正在走近蘇言的徒弟魏雨。

“我已經是頂級妖靈師了,上個月單獨提煉出了四代精血,”魏雨很認真的對着蘇言道。

蘇言一陣驚訝,這纔是真正的天才,不像自己,只是開了掛而已。

“恭喜你啊,繼續加油!”蘇言臉上露着笑容,真心祝福道。

沒想到魏雨竟然點點頭,然後揚起頭:“不過,我可能追不上你了,沒時間了。”

蘇言臉皮一抽,辛虧旁邊沒其他人,否則,你這句話有歧義,很容易讓人多想的。

“你和烏師來這裏是?”蘇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找話題聊,只好向着正在看自己的烏師含笑點點頭。

“下訂單,買丹藥、精血、武器等等諸多東西,我熟悉這裏,所以和師尊先行來了這裏,其他人都在不同地方。”魏雨認真道。

蘇言臉色一變,這是要幹什麼,難道古神一族準備和真界這邊開戰了?

“是要,發起戰爭了嗎?”蘇言壓低聲音道。

魏雨驚訝的看着蘇言,你身爲帝姬的家人應該知道啊,本來她和老師來仙族真界這邊尋找更上一層樓機緣的,都來了快半個月了,只是在一週前,老師接到了族內的消息,很震驚,這才放棄了學習,抓緊時間購買各種所需之物的。

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嗯,那你呢?返回這邊是幹什麼?”

“這個,我,我有點私事,那個,你先忙哈,”蘇言說完,就逃也似的離開了,真是多事之秋啊,自己時間緊迫,古神一族怎麼也不安分了,這是準備一場大作戰的準備啊。

難道是他們的十八尊魔靈丟失,一直找不到,懷疑是仙族之人,爲了防止他們進一步研究魔靈,準備開戰?

就像第一次丟失了魔靈厄蒼,讓的搖光真界淪陷一般,而他們大規模的隱藏身份到真界這邊採集物資,然後敵對真界?

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嘛!

可這也說不通啊,古神一族的人數已經很少了,又曾經被十大真界聯手偷襲的差點出現斷層,五次先民的投放又是五十萬古神的犧牲獻祭,能剩下多少。

古神的十三州,他去了第九州和第三州,但也能估摸個大概,頂多算的上仙族某一個真界的一個位面而已。

就算強者衆多,那也雙拳難敵四手啊,更何況,還失去了十八尊魔靈。

古神一族是瘋了嗎? 對於倉促離開的蘇言,魏雨什麼也沒說,只是看向烏師,烏師也是點點頭,並未詢問蘇言爲什麼會再次出現在這裏,既然帝姬都承認了,就不該懷疑,或者他在這裏有別的什麼事呢。

古神一族有兩位守護者,一位一直隱居在陵園聖地那邊,另一位則已身死,一直飄蕩在星空,按照那位所說,是有自己的任務,在找尋某種東西。

說到他,已經好些日子沒有他的蹤跡了。

只是在星空突然的震盪後,陵園僅存的那位清醒守護者突然下達瞭如此的命令,這個命令對於萬年下來的新人來說,是沒什麼概念的,但對於從第二次遠征活着回來的老人來說,卻是刻骨銘心。

那一次,族內集結了七成的精銳遠征裂口處,留下了婦孺老人留守,在裂口處,在兩位守護者和天外天大人的帶領下,他們勝利了,但只剩下了不到半成的殘軍回來。

那一次的遠征,讓的天外天大人解體,一位守護者戰死,另一位重傷垂危,加上數千萬戰士出行,歸來不到百萬人,可以說是慘勝了。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可就算這樣,等他們回到家時,沒有人夾道歡迎,只剩下遍地的殘屍和倒塌的殿宇,火焰、慘叫。

因爲家已經被十大真界聯合偷襲了一次,唯一的無垢之師死了,四大殺神僅存饒青一位,年輕一輩幾乎全滅,所有的資源也被一搶而空。

仇人他們是知道的,可已無力去反擊,看着身後那被天外天大人臨死前封印的五位先民,默默的帶着僅存的族人前往了星空更深處,將之前大量的地盤拱手相讓。選擇了蟄伏。

隨着當初第一個道晨真界突然在外融合進來後,他們是歡迎的,並且幫助過他們成長,只是沒想到,還有第二個真界,冥皇真界同樣被幫助過。

隨着時間推移,第三個,第四個乃至第十個相繼進來後,他們飛快的成長着,野心也是滋養的極快,人數更是快速的超過了他們。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們慢慢因爲一些資源開始了戰爭,或許是手下的一些摩擦吧,或許是他們漸漸發現了妖靈師這一行業的妙用,或許是自己古神一族的血液能讓他們成長吧,翻臉其實挺快,只是一個轉瞬。

當初第二次遠征還邀請過他們,並告知了,一旦裂口崩開,誰都沒好日子過,星空,很危險的。

但是,真界那邊在遠征之前,無一人響應,他們只好帶着大部隊浩浩蕩蕩的前進了,因爲天外天大人和兩位守護者是一直守護在那裏的,外界沒人知道他們的。

但誰也沒想到,十大真界會無恥到如此的程度,爲了更多的資源以及取的妖靈師的法門,他們竟然會聯手將古神一族滅殺的出現了年齡斷層,讓的他們延續到今天,才勉強恢復了一點元氣。

這也是爲什麼像魏雨滄媚她們這些年輕一輩受到老一輩疼愛的原因,甚至於不管幹什麼,都有強者守護。

因爲不容易,他們是古神一族真正的年輕血液。

所以,他們仇恨真界,在第二次遠征,從裂口強行突破進來的五位先民封印不住後,他們一個個的放到了其他真界。

因爲對於古神一族而言,他們沒有力量第二次封印的,天外天大人死了,一位守護者只剩下肉身滿星空遊蕩,另一位重傷昏迷,慢慢在恢復。

面對第一位先民的躁動,面對外界還在捕捉他們古神族人的真界之人,他們不可能在勞煩那位重傷的守護者再次施加力量去封印,也封印不住,就算封印住這一位,可還有四位呢。

他們選擇了讓這羣當年不聽勸告的真界人嚐嚐他們一直所征戰之人的厲害和苦果。

但是,投放需要獻祭,至少十萬古神的生命,爲了保存火種,當年那些重傷,苟延殘喘的老人選擇了犧牲,那些家人被偷襲致死,沒了活着希望的老人們自願獻祭。

因爲你不投放,率先爆發的就是古神一族。

第一次,他們選擇了九黎真界,因爲這畢竟是一次嘗試,而且路線也是極佳,不容易被發現,在確定了他們的仙帝也在真界內,所有的力量都在時,他們開始了計劃。

很順利,是大祭師哭着帶着十萬古神的屍體回來的,這些人曾經跟着他們經歷過第二次遠征,幸運的活着回來了,可所看到的是他們生不如死的一幕,所以,這些‘辛運兒’再次選擇了自己價值的體現。

誰也沒有發現,九黎到底發生了什麼,只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第二個先民開始了封印鬆動,守護者還在沉睡,看着又一批走出來的老人,大祭師低下了頭。

五位先民的投放,五大真界的淪陷,五十萬古神的獻祭,真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麼。

但是他們無悔,如果不是三位大人,他們早就死了,懵懵懂懂的死了吧。

那一年,天外天大人和兩位守護者打破星空而來,開始了封印裂口,沒讓先民突破,但是被十二個魔靈逃了進來。

他們古神一族是真正的土著,三位大人傳授他們修煉法門,用了五萬餘年飛速的成長,人口更是暴增,並且天外天大人更是抓捕回來十二尊魔靈,操控他們得到更多的資源。

只不過在第二遠征時,裂口差點沒封印住,那麼多族人死亡,天外天大人更是用生命封印住了五個強行進來大殺四方的先民,兩位守護者大人獻祭生命加固裂口處的十八根柱子。

結果是一位死亡,一位重傷,卻又被逃進來六尊魔靈。

而這次,守護者大人時隔這麼久,繼第二次遠征後,終於是醒了過來,但是沒想到,卻發出如此的號召。

傾族之戰啊,是所有古神一族,男女老少一起的生死之戰。

是啊,第一次三位大人聯手,只讓十二魔靈逃了進來,第二次,千萬古神族人加上三位大人,讓的五位先民進來,大人們更是死傷成那樣。

而這次,只剩下一位守護者大人,人口遠遠不足第二次遠征的古神一族,還有三位即將甦醒的先民,可以說,是內外夾擊了。

就算傾族又如何,很有可能這片星空,再無古神。

但是,他們還是想試試,總要搏一搏的,至於告知真界,還是算了吧,他們的仇恨是化解不了的,當他們全都犧牲後,你們慢慢迎接狂風暴雨吧,想必,會很精彩的。 魏雨和烏師離開了,似乎是去其他公會下訂單了,聽說他們身上攜帶的神源足夠多,蘇言看了看會長炎熠遞過來的訂單,光是在盤龍公會下的精血,就有數千滴精血,最少的都是五代,高等級的爲二代。

會長希望蘇言也能幫着參與一下,也算熟悉技術,蘇言卻拒絕了。

他的時間很寶貴,而且,你根本不知道未來將會發生什麼,剛纔下訂單的可是古神一族的人啊。

但是他不能說,就算相信了,少了盤龍公會這點精血,基本無關痛癢,難不成要跑遍整個昊天真界所有位面的所有公會嗎。

除了妖靈師的,還有煉丹師協會,武器閣等等諸多,道晨、冥皇四大真界同樣如此,人只有他一個。

目前,只有提升實力,才能在未來的大勢下,增加一些活命的機會。

只說自己有事,然後帶着自己的百萬供奉選擇了閉關,炎熠等人有些可惜,但卻並未強迫,然後號召在外的所有妖靈師迴歸,共同完成這般大的訂單。

吸納神源的過程很緩慢,尤其是如此海量的神源,但勝在穩步推進,在盤龍島自己的獨棟小別墅閉關期間,外界,正發生着翻天覆地的變化。

各地的公會突然需要大量的資源,無論是古神獸,珍惜藥材,還是礦石,陣法材料等等,都讓的許多人再次進入了星空,畢竟懸賞可是非常豐厚的。

之前因爲十八尊魔靈和那黑色鐵鏈出沒的事,讓的許多人止步星空,如今再次活躍了起來,這個誰也止不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