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齊打去壺中的浮沫,用棉布提下銅爐上的紫砂壺倒了兩杯。

過了好一會,蘇齊纔出聲。

“黎小暖,嚐嚐味道怎麼樣?”

“謝謝公子!”

黎小暖小心翼翼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認真的品嚐了一下。

“怎麼樣?”

蘇齊笑嘻嘻的問道。

黎小暖看了一眼蘇齊,想了想,小心翼翼笑着的解釋道:“茶味烈,但滋味很醇,口齒留香,很好喝!”

“不錯嘛?黎小暖,這都讓你喝出來了,不錯,這茶煮出來就是這個味道,因爲是未經沖泡直接來煮的,投茶量不易太多,太濃就會影響口感了。”

蘇齊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以後黎小暖能把他伺候得舒服了。

“咣噹……。”

窗戶被一陣大風吹得不斷的搖晃着。

蘇齊耳朵不由自主的動了動。

蜜婚成癮:天才萌寶酷媽咪 他有些認命的把手中的茶水喝掉,他真的不想管閒事,可偏偏找上門來了來了。

“公子,小暖去關窗戶。”

黎小暖起身就要過去。

蘇齊輕輕一拉,黎小暖又跌回了凳子上。

“坐着別動。”

蘇齊的聲音很輕,黎小暖一看蘇齊微微嚴肅的表情,心裏瞬間緊張起來。

“公子……。”黎小暖有些緊張的看着蘇齊。

“別出聲。”蘇齊小聲的警告着。

卻細心的聽着外邊的動靜。

⊙тTk án⊙¢○

來人的修爲和他差不多,只是這氣息有些詭異。

“小公子,你睡了嗎?”

蘇齊一聽,是那個小二哥的聲音。 ♂!

蘇齊眼眸微微眯着,好看的眉峯微微攏在一起,瞬間變得深沉起來。%し

“黎小暖,待在這裏不要動。”

蘇齊快速的往門口走去。

正在他拉開門的瞬間。

突然從窗戶裏跳進一個黑影。

與此同時,蘇齊也拉開了門。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沒人,蘇齊正疑惑着。

“啊……公子,就小暖!”

蘇齊猛的回頭,只見黎小暖已經不在原地。

“黎小暖,黎小暖……。”

蘇齊往窗邊飛去。

黑夜裏,只見一個黑影快速的消失。

蘇齊看了看他離去的方向,是瀑布山那邊。

蘇齊眼眸裏一片冷意。

他快速的返回望仙樓裏,只是裏邊一個人都沒有。

蘇齊找了好幾個地方,才的找到那個小二哥住的房間。

蘇齊走進去一看,那小二哥在牀榻上睡得挺沉的。

奇怪了,他敢確定,他剛剛沒有聽錯,就是他的聲音,可是聽他的呼吸聲,他應該是早就睡着的了。

“小二哥。”

蘇齊大聲一喊,那小二哥也猛的驚醒過來。

看到蘇齊,那小二哥一臉的震驚,隨快速的往牀榻裏挪了幾步。

“小,小公子,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那小二哥看着突然闖進來的蘇齊,顯然很害怕。

“你剛纔去過我的房間嗎?”

小二哥一臉的不解,搖了搖頭道:“沒有,我下樓以後沒多久客人就走光了,最近我們都是天一黑休息了,晚上更是不敢出門。”

蘇齊惡狠狠的瞪了小二一眼。

“你真的沒有去過我的房間?”

蘇齊又冷冷的問了一遍,心裏有些懸,他現在必須快點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去救黎小暖。

“小公子,真的沒有,這一天都很累,在加上最近不安全,不用守到三更半夜的,所以我一早就睡了。”

那小二哥也是一臉的疑惑。

蘇齊一看他不像是在說謊話。

“對了,小公子,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小二哥一臉懷疑的看着蘇齊。

“白天你跟我說的事情,你在仔仔細細的說一遍,比如說,他們是怎麼抓孩子的?”

小二哥撓了撓頭,擡頭倏地擡眸看向蘇齊,皺着鼻子一臉的難爲情。

“小公子,我這就麼跟你說吧!這件事情玄得很,據丟了孩子的人家說,都是突然刮來一陣大風,有人敲門,之後一回頭,孩子就不見了,就這一個月的時間,已經有四個孩子丟了,官府的人來了,那人根本進不了對面的山,現在是鬧得人心惶惶的,天一黑,誰也不敢出門的。”

蘇齊聽完,身影瞬間消失在小二面前。

“啊!”小二驚訝得瞪大眼眸。

蘇齊出瞭望仙樓,直奔對面的瀑布山。

蘇齊的速度很快,不一會他就來到瀑布山面前,正如那小二所說,這裏有一大塊如瀑布一眼的東西擋住了去路。

蘇齊喚出火靈,“火靈,噴火燒了試一試,看看這塊黑布能不能把它給燒掉。”

蘇齊心裏越來越着急,黎小暖要是出事,他一定會很自己一輩子的。

“好!”

火靈快速的噴出一股火焰。 火靈噴了好一會,但眼前如黑布就像有牽引似的,突然倒向蘇齊他們。

猛的發出爆炸聲來,就像瀑布倒了一樣,轟隆隆而動的朝着蘇齊他們倒過來。

火靈身形一晃,帶着蘇齊飛離。

這一聲爆炸聲,也驚動鎮子裏無數人,很多人都起來看是怎麼回事?

正當蘇齊他們飛離以後,那看着要倒下了的黑布又瞬間升了起來。

蘇齊一臉奇怪,他能感應得出來,這不是屏障法。

“火靈,看來用火不行。”

蘇齊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不像屏障法?”

火靈也看了看說道。

“火靈,你飛過去一點,我催動窺鏡試一試。”

“好!”

火靈輕輕一閃身,就移到了黑布面前。

蘇齊快速的催動窺鏡,一道綠色的光芒慢慢的滲入黑布裏。

卻還是沒辦法把黑布給撕開。

蘇齊又快速的催動幻寂和窺鏡一起,一股強大的玄氣注入,結果還是一樣的,那塊黑布就像黏皮糖一樣,怎麼都弄不開。

蘇齊無奈的收回窺鏡和幻寂。

“他孃的,還真是,兔子成精,比老虎還厲害,等着,小爺今晚一定會把你們撕成碎片的。”

吻我,以愛情 蘇齊咬着下脣,腦海裏不斷的運轉着。

“嗯!”蘇齊看了看黑布的高度。

“火靈,你說,它的高度還會在長嗎?”

“這個可說不準,但是依我看,它並不是屏障法。”

“不用你看,我也看出來了。”

蘇齊冷冷地說,擡眸,以火靈的速度,能過去嗎?不行,他要快點找到黎小暖才行,黎小暖那個膽小鬼現在一定非常的害怕。

“火靈,我們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從黑布的上面飛過去。”

“好!齊兒坐穩了。”

火靈雙眸看準了一個地方,快速的飛過去。

正如蘇齊所想的那樣,黑布一感應到周圍的風吹草動就會往上長。

“火靈,在快一點。”

蘇齊有信心,火靈一定能比黑布更快。

“我正在努力呢?”

火靈拼了老命的往上飛。

在快超越黑布的時候,火靈快速的跳躍了一下身子。

瞬間擦着黑布的邊沿飛了過去。

“嘚……。”

火靈和黑布之間擦出奇怪的聲音。

火靈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着。

“還好本神的皮夠厚,要不然就被開膛破肚了。”

“火靈,先找黎小暖去。”

進來了,蘇齊面色一喜,聲音中卻有着明顯的焦急。

“齊兒,你沒有發現這裏面比外面更黑嗎?”

“發現了,可這對你來說沒有任何影響,繼續尋找黎小暖。”

蘇齊對環境的變化非常的敏感,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這裏比外邊還要黑呢?

霸佔諸天 可是他依然泰然自若,剛剛那個抓黎小暖的那個人修爲和他差不多,如果在比他高個一兩階的人出現,他也覺得自己能應付自如。

“全都是樹,去哪找去?”

火靈四處看你看,除了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不可能,一定能找到的,他們在夜晚設下這樣一塊如黑布的東西,就是爲了不讓別人發現他們的蹤跡,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不點火照明,也會用夜明珠照明,火靈,你在往下飛。” “齊兒,你看,那下邊有火光,還真被你給猜中了。”

“快走,減慢速度,不要被他們發現。”

蘇齊雙眸緊緊盯着有火光的位置。

蘇齊夜視很強,百米遠的距離,讓他看清楚了下邊的情況。

只見一名穿着奇異的女子在篝火邊煮東西。

蘇齊讓火靈回了丹田,自己用玄氣緩緩下降。

蘇齊落下以後,躲在離在女子不遠處的大石頭後邊。

蘇齊聞了聞,坐在火邊的女子應該是在煎藥。

黎小暖,希望你還活着。

蘇齊四處看了看,他的旁邊是一個山洞。

他正想去山洞裏面看看,剛剛移動了腳步,一名男子就出現在了女子的身後。

蘇齊又快速的蹲了下去。

“怎麼樣?看到是什麼人進來了嗎?”

女子焦急的問道。

超強兵王在都市 “沒有,不過我過去的時候,已經沒有動靜了。”

“我們已經抓了五個孩子過來了,現在還差三個,勳兒的病還是沒有一點好轉,現在有人能闖進來,看來這個地方我們不能再待下去了。”

女子似乎有些害怕,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更多的是焦急。

“晴兒,你放心,沒有人能闖得過我的異術的。”

異術,蘇齊蹙眉,原來是異術,難怪自己解不開。

“喬哥,只要我們能找到神級三品煉丹師,勳兒就有救了,別人的孩子也是孩子,我們不能殺別人的孩子。”

被喚晴兒的女子聲音中帶着一絲絲的不忍。

“晴兒,要想找到神級三品煉丹師談何容易,況且買神級三品丹藥,我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銀子,只要抓夠八個孩子,勳兒就有救了。”

“可這畢竟是我們族裏的土辦法,能不能救勳兒都不知道,要犧牲八個孩子的性命救勳兒,勳兒以後要是知道了,你讓他於心何安?”

女子拉着男子的手,不知道要怎麼辦?

“晴兒,是爲夫無能,爲夫無權無勢,不能救勳兒,孃親說,這個土辦法是能就勳兒的命的,現在已經有五個孩子了,只要在抓三個,孃親就能救勳兒的命了。”

蘇齊一聽,皺了皺眉頭,是什麼病,又是什麼土方法,居然要用八個孩子去救命。

“阿喬,晴兒,勳兒的情況很不好!要快點把孩子帶過來,都快一個月了,你才抓到五個孩子,難道你還想要勳兒等你一個月嗎?”

一個蒼老的聲音帶着滿滿的憤怒。

“孃親這個鎮子上的孩子不多,第一個被抓以後,他們都把孩子藏起來了,今晚好不容易抓了個女孩過來。”

男子回頭解釋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