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獸?

還是其他的什麼?

感受到那股強大的氣息,葉一鳴心中很是震撼。

太強大了!

而且看這樣子,似乎好像還沒有完全爆發出來了啊!

這時,寶靈兒似乎明白葉一鳴心中的震撼,開口解釋道:「主人那是撼天神猿,撼天猿蠻獸血脈覺醒之後的真正蠻獸,而且這撼天神猿在蠻獸之中,也屬極端可怕的存在,甚至單論力量來說,哪怕是神龍也不是撼天神猿的對手。」

什麼?

撼天神猿?

力量比神龍還要恐怖?

聽了寶靈兒的話,葉一鳴心中再次震撼了。

可是寶靈兒接下來的一句話,才是讓他更加震撼的事情了。

「主人,之前我說錯了,那三隻九階蠻獸守護的並不是什麼正在覺醒的蠻獸,而是一隻撼天神猿的出現,那隻撼天神猿似乎在某個地方,施展強大的能力要降臨到這蠻獸秘境,這蠻獸秘境蠻獸的異動,完全是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王者!」(未完待續。。)

… 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葉一鳴心中一驚,但很快葉一鳴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猛的一變,急忙開口問道:「靈兒,你知不知道,那隻撼天神猿的實力,究竟達到什麼地步?」

寶靈兒沉默了一會,然後才開口輕聲道:「雖然我只是感覺到一絲氣息,但是我敢肯定,那隻撼天神猿的實力,就算是沒有至尊一級,那最少也絕對是至聖巔峰的存在。*.」

什麼?

最少是至聖巔峰的存在?

聽到寶靈兒的話,葉一鳴頭皮一陣發麻。

怪不得寶靈兒之前,那般急迫的讓自己離去,這都是因為對方太強大了。

「主人,這裡還不算安全的地方,我們直接離開蠻獸秘境吧!不,現在最好是離開這百宗界,這才是最為安全的選擇,那撼天神猿實在是太恐怖了。」似乎想到了什麼,寶靈兒又接著道。

直接離開?

葉一鳴心中一沉,神情複雜的看了遠處的那個方向。

這位杜百宗界主大人,畢竟是自己岳大哥的外公,如今面對一隻如此恐怖的撼天神猿,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這讓葉一鳴有些難過了。

可就算是如此,他又能怎麼樣呢?

面對實力如此恐怖的撼天神猿,葉一鳴能讓自己逃出生天,就已經極為難得了。畢竟他才是一個規則之力為兩千道的族主境界啊。

這樣的話,難道他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那岳大哥的外公,就這樣死去?

嗡!

正當葉一鳴心中十分難受的時候。突然整個蠻獸秘境猛的震動了一下,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降臨了。

這是?

感到到這股強大的氣息,遠在杜百宗氣息之上。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人類的氣息,葉一鳴心中微微一亮。

「呼,主人這下好了,看來那杜百宗求助了,來人是一個至聖級別的強者,而且從其氣息上來看,與岳星文的氣息有些相似,想來是那九州界岳家的強者。這一下,你可以安心了。就算是那隻撼天神猿是至尊級別的存在,可是有了至聖一級的強者,它也不能輕易的降臨到此了。」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息,寶靈兒猛的呼了一口氣。

她自然明白,自己主人心中的念頭,不過此刻都無須擔憂了。

九州界的強者插手了,那這百宗界應該沒什麼大礙了。

如此一來,自己的主人也不用離開這百宗界了。

呼!

聽到寶靈兒話。葉一鳴心中鬆了一口氣,最終再次看了遠處一眼,感受到那股屬於撼天神猿的氣息,已經開始慢慢消弱下去之後。葉一鳴這才轉身離去。

……

在那撼天神猿的氣息消弱下去,葉一鳴放心的往傳送陣趕去之時,在葉一鳴來這蠻獸秘境的那個傳送陣。突然亮了起來,緊接著一個人出現了。

「可惡。也不知道這百宗界搞什麼鬼,竟然還封鎖了這蠻獸秘境的傳送陣。讓自己竟然需要通過那樣危險的傳送陣,來到這蠻獸秘境,真是太不像話了!」

這人剛一出現,就是一陣罵罵咧咧的,神情之中十分的不痛快。

這人正是影三十三派出來的那暗字閣的十號!

說起這十號,其實暗影門並不知道,這個十號可是那影三十三的私生子。

早在當年,在影三十三還只是沒獲得影子代號的時候,在一次暗殺之中,遇見了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子,讓他極為的心動,最終他便是瞞著暗影門,將那女子給直接擄走隱藏了起來。

最終那女子給影三十三生下了一子,便是這十號了。

暗影門有規定,凡是進入暗影門的人,影字代號之下的人,是沒資格擁有家室的。

若是違反了這一條例,那可是死罪!

雖然影三十三現在擁有了影字代號,可是當年十號出生的時候,影三十三也只是暗字閣的成員,照樣沒資格擁有家室。

所以到最後,影三十三也只是將十號帶入暗影門的時候,說十號是他收的弟子。

這倒也沒引起暗影門的注意,畢竟在暗影門擁有影字代號的殺手,其中可是有不少人都擁有自己的弟子。

可是也正是如此,這個十號可就與其他一些暗字閣的成員,有些不同了。

最起碼,他知道自己老子是影三十三,在暗影門也算是極有地位,這多多少少讓他有了一絲高傲,看不起其他的殺手。

至於其他的殺手,也是因為影三十三是他師父的緣故,就算是看十號不順眼,可沒有哪個人與十號對著來過,甚至討好十號的殺手,也不在少數。

前兩天,十號被影三十三叫去,然後給了他一個暗殺任務,並且還特意囑咐十號說,這是一個立功的機會。

只要十號出色的完成了這個任務,那他就擁有可以去爭奪影字代號的資格了。

其實早在一開始,出現了這個任務的時候,影三十三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讓自己兒子去做這個任務的。

這一個能得到准高等神道界的任務,若是完成了,那可是功勞不小,這對十號以後爭奪影字代號,絕對十分的有利。

可是奈何情報上葉一鳴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

一個小圓滿境界的目標,派出四十三號就已經夠特殊了,這怎麼可能還會派出暗字閣的十號殺手?

可哪想,最終那四十三號居然失敗了。

這讓影三十三心中有些欣喜,然後就直接開口讓自己兒子出馬了。

至於有沒有危險?

對此影三十三可是十分肯定,以他那兒子的實力,絕對可以暗殺成功。完美的完成這個暗殺任務。

他這個兒子,雖然性格上有些傲氣。但是影三十三可是知道,論殺手的天賦。他這兒子還在他之上,就算是葉一鳴是個族主巔峰的強者,那也難逃一死。

再加上他為自己兒子準備的底牌,那就算是規則之力為四千道的大圓滿強者,那也可以應付了。

這是一次十拿十穩暗殺任務!

這是影三十三的想法!

當然了,這也是十號的想法。

不過十號更加狂了一些,他認為就算是他這樣直接跑到葉一鳴身邊,正大光明的與葉一鳴交手,那也能毫無難度的將葉一鳴給擊殺了。

這是自己父親給自己建立功績的機會!

這是十號心底深處的想法!

所以從頭到尾。這個十號都沒有把這個任務放在心上。

再加上前不久他的修為,剛好突破到兩千九百道規則之力的族主巔峰境界。

不說什麼葉一鳴了,此刻十號都有信心,讓自己代號進入暗字閣前五的數字,到那時候,他可就不是十號了,而是暗字閣的五號,更加高的代號了。

甚至此刻想起這些事情,十號心中就是一陣火熱。

哈哈。以我現在的實力,絕對可以將那個五號給踩在腳下了。

心中想到某個身影,十號眼中就迸發出一絲不痛快的神色。

「哼,竟然敢在我面前橫。不就是有一個影十七代號的師父嘛。」

「囂張啥,大爺的老子還是影三十三呢!」

小聲的嘀咕了一下,十號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儘是不屑。

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就不在這方面上了。

「嗯。那個五號我遲早會去料理的,現在還是把這個任務完成好了。」

「呃。那個任務目標叫啥來著?」

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標,十號心中猛的愣了一下。

他完全將葉一鳴給忘記了。

「啪!」

突然十號猛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然後嘆道:「唉,目標太垃圾了,我竟然忘記了。」

說著十號從自己的儲物戒之中取出一塊玉石,然後用神念查看了起來。

「嗯,我看看啊!」

「呃,怎麼評分這麼低?」

「啊呸!竟然是一個族主境界的垃圾?」

「哼,那個四十三號,也太大意了吧,竟然死在怎麼垃圾的目標手上,真是丟盡我暗影門的臉臉面!」

「唉,算了,看在那玄門界的面子上,大爺我還是勉勉強強的清理一下這個垃圾了!」

「唉,本大爺的命真苦啊!」

「……」

在一聲聲抱怨之中,十號心中對自己這一次的目標,可是不爽到了極點。

他可是成功暗殺過大圓滿強者的殺手,暗影門暗字閣的十號!

這樣的任務,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所以最終十號竟然連暗殺前的準備,也沒有用心去準備。

因為他覺得沒那個必要!

因為通過就在剛剛,他通過暗影門的特殊裝備,發現他暗殺的目標葉一鳴,此刻正在往這個傳送陣趕來,看情況是準備通過傳送陣,回到殺狼城去。

這一發現讓十號嘴角浮現一絲冷笑,心中對葉一鳴更加不屑了。

呵,看來這葉一鳴應該是怕了。

這四十三號雖然不知道為何暗殺失敗了,但是那個葉一鳴肯定是被嚇住了,不敢再呆下去了。

這麼看來,那四十三號的死,絕對讓葉一鳴付出了大代價,動用了保命底牌。

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殺了四十三號之後,就急匆匆的打算回去了。

嗯,肯定就是這樣的!

越想這十號心中越是這樣肯定,對葉一鳴也越是不屑。

最終對葉一鳴,十號心中再無一絲警惕。

因此,他就那麼大大咧咧的坐在傳送陣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等待葉一鳴自投羅網。

……(未完待續。。)

… 知道有其他強者插手之後,葉一鳴可就是很放心的離開了。

如今這積分也應該夠了,那葉一鳴自然不會在耽擱什麼了。

這一次回去之後,葉一鳴就打算將從超級意境空間得到的那塊界心碎片,直接融入到仙道大世界的界心之中了。

經過石老與寶靈兒的準備之後,如今仙道大世界的界心,已經可以順利進行融合那塊碎片了。

葉一鳴也聽寶靈兒說了,依據她的計算,這一次讓仙道大世界的界心,融合那塊不知名神道界的界心碎片之後,那就可以讓仙道大世界正常化,不再流失仙道大世界的規則之力了。

這也就是說,以後葉一鳴若是再次得到什麼低等界心的話,那完全就可以強化仙道大世界,讓仙道大世界逐步恢復起來了。

雖然讓仙道大世界完全恢復到,億萬年前葉族那九級金色神道界,肯定要花上不少時間,但葉一鳴卻是不在意這些,這未來的日子來長著呢!

最起碼仙道大世界終於不會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