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不敢怠慢,全都在同時間翻身而起,並且迅速向着不遠處的駝隊衝了過去。

在行動的同事,我也忍不住的問了一句:“買買提,這是不是要出現沙暴了?”

我本來也就試探的問了一句,可沒想到我的話剛一出口,買買提便一臉焦急,並且很是恐懼的開口道:“胡大老爺不歡迎我們啊!我們纔剛來到這裏,胡大老爺就準備颳起黑沙暴了!”

買買提的用着很重的當地口音說完了這麼一句,但最讓我震撼的,還是黑沙暴。而不是他口中的什麼胡大老爺!

如今買買提判定這是黑沙暴的前兆,衆人哪敢怠慢。都在第一時間騎到了駱駝上,並且在罕古麗的催促下,讓駝隊形成一個圓形方陣。

凡是在沙漠之中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在沙漠風暴出現的時候,騎在駱駝上是最好的避風凡是。

至於爲何,這裏可有說道。沙漠之中只要一颳風,那就是漫天的沙子。要是站在地上,不到一刻鐘,就可以把人給埋了。只有騎在駱駝身上,纔是最保險的方法。

就算在沙暴之中與團隊失散,有一隻老駱駝在身邊,它也會帶你走出沙漠,尋到活命的機會。

而且我們有三十五隻駱駝,如果將其團團聚在一起,不僅可以抵禦沙暴。 惜晚辭 身子還是一個很好的避風方式。

這一切我們都在路上聽到買買提提醒過,所以我們全都按照最開始商量好的步驟,在第一時間便在駝隊之中聚攏。

我們這些人不是道士,就是特種兵或者就是生活在沙漠上的老狼。

這反應速度那可不是一般的快,加上罕古麗對駝隊的絕對指揮能力。不到三分鐘,整個駝隊便已經聚攏,形成了一個防沙隊形。

雖然只是短短的三分鐘,但沙暴卻來的更快。可以說說來就來,從我們發現到現在,本來不可察覺的微風,現在已經變成了呼嘯狂風。

“呼呼呼”黃沙被催得漫天都是,本來即將升起的太陽,此刻都好似要被遮住了。

但這還沒完,沙暴好似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大。風速也在這會兒不斷的增強。

衆人不敢怠慢,全都在此刻帶上了防沙護目鏡以及口罩和麪巾。在沙暴之中,大多數人都是被沙子堵住了呼吸系統,最後活活給憋死的。

如今我們做好一切準備,就等沙暴過去。

之前天買買提說過,這死亡沙漠的黑沙暴,也都是來的快去得也快,最多不會超過一小時。

只要一小時後,我們就安全了。

不過一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在呼嘯沙暴之中,我發現說話已經不好使了,人們根本就聽不見我說話。

就算是用喊的,也是聽得模模糊糊。如今我們之前搭建好的帳篷,早就被吹的散架,現在也不知道飛去了哪兒。

而我們身下的駱駝,也是不斷髮出“昂昂昂”的嘶鳴。

我們每人都緊緊的趴在駱駝背上,儘量把自己的身子壓低。但駱駝的後背卻凹凸不平,現在風又大,加上我並不怎麼習慣騎行駱駝。有一次,我差點就被大風給刮飛了出去。

但還好,最終也都化險爲夷。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沙暴此刻已經全然遮蔽了陽光,太空變得一片灰暗。而且空氣中全都是沙子。

想必這就是買買提最爲恐懼的黑沙暴吧!我抓緊了脫落,看了看時間,發現沙暴剛起至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半小時。

遠遠的超出了買買提所說的最多一個小時,而且這沙暴好似還沒有停的樣子,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這要是在這麼繼續刮下去,我還真不知道我們能在這駱駝背上趴多久。

所以我敞開了嗓門兒,對準了我身旁的買買提便大吼了一聲:“買買提,你看這沙暴還有多久會過去!”

我自認爲已經很大聲了,再加上這麼近,買買提應該可以聽見。

可在呼呼狂風之中,買買提卻也沒有聽清:“啊?你叫我?”

我TM瞬間感覺無語,只能再次吼了一聲。

買買提聽清後,當場便搖了搖頭:“胡大老爺好似不想讓我們進去,沙暴太大。只能繼續等了!”

隨着買買提的回話,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沒想到纔剛到死亡沙漠的邊緣,就遇到了如此狂暴的黑沙暴。這要是進了沙漠深處,也不知道會怎樣。

正當我趴在駝峯上,心中這般想到的時候,一聲無比悽慘的駱駝慘叫突然便在我身後響起:“昂……”

那慘叫之滲人,就算在這大沙暴中,我們也聽得仔細。

我在這一刻本不能的回頭,向着慘叫的方向望去。不過當我扭頭望去的時候,卻發生什麼也沒有,除了駝隊有些不怎麼穩定,駱駝們都開始嘶吼,並沒有其餘什麼異常。

至此,我也沒當回事兒。繼續扭過頭,雙手死死的抱着駝峯。

不過剛過沒一會兒,另外一個方向也突然想起了一聲駱駝的慘叫“昂”。

一聽到這兒,我再也不能把此事當做沒發生過,這一定是出了什麼事兒。

要不然駱駝肯定不會接連發生慘叫,我擡頭仰望,卻發生沙子眯眼,根本就看不清。就算開啓天眼,也並沒有任何用處。

天眼只能看清一些髒東西,已經當做夜視眼用,並不能透視。

這漫天的沙子擋住,我此刻開啓天眼,也沒有個什麼屁用。

我我隔着口罩深吸一口涼氣,感覺就算有口罩和麪巾,此時呼吸到的口氣也滿是灰塵一般。

但也就在我深吸一口涼氣之後,心頭卻猛的一震。不對,空氣之中除了灰塵,好似、好似還有血腥味兒。

雖然很是微弱,但一定沒錯,肯定就是血腥味兒。

我幹這行十多年了,這種感覺肯定是不會出錯的。

在這一刻,心頭出現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急忙對着衆人大吼了一聲:“大叫小心,注意四周!”

我吼得很大聲,也不知道衆人是否全都聽到。可是我剛吼出這麼一句之後,又一聲駱駝的慘叫突然想起。

而這一聲慘叫剛落下,又突然出現了一聲。

聽到這裏,我發現糟了,這一定是攤上了什麼東西。要不然駱駝肯定不會接連慘叫。

而且全都只叫了一聲,這很可能這些慘叫的駱駝,現在全都已經死了。

在這沙漠之中,這些駱駝可就是我們旅行者着的寶貝。要是再死上幾頭,那可就玩完兒了。

想到這裏,我就準備運轉道行,立刻躍下駱駝。

就在此刻,姬無雙的聲音突然想起:“炎子不對勁,我們外圍好似有什麼東西,這會兒正在襲擊我們的駱駝!”

聽到姬無雙對我大吼,我也開始迴應:“你們都坐好了,我去看看!”

說完,當場便運轉道行。直接開啓了中樞中期的力量,因爲身體之中突然出現了道行之力。我便可以直接站在這狂沙之中。

我也不廢話,直接拔出了我後背上的桃木劍,當場便站在了我騎的那匹駱駝背上。

道行全展,便開始注視着四周。要是那東西敢再次出現,定然會被我第一時間發現。

此刻除了我以外,姬無雙、千雲香、末頁道長也都紛紛如我一般,都站在了駱駝背上。

當然,我們全都運轉着道行,要不然早就被狂風給吹飛了。

也就在我掃視了駝隊好幾周都沒有發現異常的時候,末葉道長此時突然在駝隊中大吼了一聲:“在哪兒!”

說完,末葉道長當場便打出一道道氣,這道道氣妖氣沖天,乃蛇族不世功法。

因爲我們都能感覺到道氣,就算視野受阻,也能發現道氣飛射而去的位置。

順着道氣,好傢伙。還真讓我發現了一個一個黑影。

那黑影見道氣襲來,身子當衆一閃,直接就滾進了一隻駱駝的腿下,當場就進入了駝隊之中。

因爲有幾頭駱駝,擋着所以我們根本就看不到那黑影到底在那匹駱駝身下。

沒轍,爲了保護衆人的安全,我只能下達命令:“馬上分散駝隊,注意自己身下!”

我一聲咆哮,聲音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裏。罕古麗哪敢怠慢,她此時此刻也知道出現了變故,當場便揮動鞭子,催動駱駝分開。

駱駝們收到主人的命令,雖然都不想分開。畢竟這會兒颳着大沙暴,但也架不住鞭子的抽大。

最終駝隊中的駱駝們全都發出“昂昂昂”的聲音向着四周散開。

而駱駝剛一散開,我便在距離我五米的位置發現了那個黑影。

只見那東西全身肉鱗,漆黑如墨,身子細長,擁有四肢,腦袋如同溜尖,如同鑽頭。

它這會兒正蹲着身子,前肢正不斷的崛沙子,看樣子好似正在挖洞…… 好傢伙,沒想到是這樣的怪東西在做怪!

在我見到這怪模怪樣的東西之後,臉色當場便泛起了一絲殺意。竟然來了,那就別想在走了!

心頭剛一出現這個想法,我便對準了那全身肉鱗的東西就衝殺了過去。

而我剛動,姬無雙、末葉道長。千雲香也都跟着我碾殺了上來,而三名特種兵以及買買提、罕古麗等,這會兒正在外圍牽制駝隊。

畢竟此刻的沙暴太大,萬一駝隊走散了。對我們的打擊了可是很大的,畢竟身下的行程還有很遠,而且最重要的是,駱駝身上都揹着水。

不過此刻我那想得到那麼多,我要做的,就是先幹掉這怪物。

我運轉道氣,當場便高高舉起,手中長劍一劍刺出,也不管這到底是個啥。準備一劍把它解決了在說。

我如今和氣道行,舉世難尋對手,雖不知道這是啥怪物。我也自信滿滿,有把握一劍將其刺死。

但世事難料,而這一次。我也失算了,就在我即將刺中那怪物的時候,那怪物一爪猛的向後一揮,一把沙子直接就扔向了我的面門。

雖然我帶着面巾和護目鏡,但此刻卻被這把沙子擋住了視線。在這麼短短不到一秒鐘的變故里,那全身肉鱗的東西竟然雙腿一蹬,和蛤蟆似的,就對着半空之中的我衝了上來。

不僅如此,它還在此時發出一聲嘶吼:“嗷!”

風聲雖大,但這聲嘶吼卻也不弱。直接震得我耳朵生疼,最重要的是。它的速度竟然超出了我的想像,竟飛快異常。

當我反映過來的時候,它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不僅如此,一隻細長鋒利的利爪,也在此刻刺向了我的心臟的位置。

這樣的變故除了我沒想到,就算周圍其餘人也沒想到。對於衆人來說,我只要出手,這時間的妖物,除了黑蓮幾乎都能被我擺平。

畢竟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他們認知的前所未有的高度,就算正氣道的老傢伙,也沒多少人達到我這般實力。

當然,對於正氣道,可能也沒幾人知曉。

衆人心驚,最爲驚訝的摸過餘我。因爲我發現,那爪子就要刺到了我的心臟。

這樣的速度,這樣的逆天的怪物。這TM到底是個啥?

如今我本能的回手防禦,卻發現始終都慢了一步。心頭大急,因爲那利爪已經離我不足三十釐米。

一個不好的念頭此刻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難道我就要在這陰溝裏翻船了嗎?

這樣的想法一閃而逝,因爲在那一刻,一股寒意突然至我胸口溢出。

不僅如此,除了那股冰寒的感覺,一股濃濃的妖氣也驟然在我身體之中出現。

妖氣灌頂,陰氣四溢。此刻,只聽我身旁突然出現了數十道暴吼:“孽畜!”

“妖孽受死!”

“修得逞兇!”

“找死!”

“……”

在這一刻,我笑了。這些聲音我太熟悉不過了,他們都是我的至親之人,雖然他們都沒有肉體。或者是妖魂,但他們與我一路走來,早就成爲了我的親人。

此刻我因爲不知道敵方底細,又遭到暗算,差點就折損在這裏。

不過在這最危急的時刻,仙兒覺醒、蛇族復甦、龍辰與柳如煙也強勢殺出。

操!暗算我,也TM不撒泡尿照照。

胸口一種的雙魚玉佩白光一閃,仙兒赫然出擊。一道強光當場就擊中了襲擊向我的不知名怪物,那怪物一聲哀嚎,直接就被打飛出十幾米遠。

同時間,套間的紫金葫蘆突然衝出一道道妖魂,並在同時間伴隨着一聲聲蛇吼……

“吱吱吱”

現在的蛇族,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他們現如今得到了蛇族祖地傳承,每一條都強大如斯。

蛇魂瞬間將我包圍,並且十幾條還猛的射向了十幾米外的不明怪物……

而且全都是一副不把那東西生吞活剝,誓不罷休的模樣……

此刻反觀姬無雙、千雲香、末葉道長等,剛纔還一臉的驚恐焦急。

但現在,三人全都傻眼了,身體一動不動的愣在當場。不僅忘記了落動身子,就連說話都好似忘記了。

現在我感覺又高興,又感動。我遇危難,衆妖魂齊齊出手保我性命。

要不是仙兒與他們在這一刻再次出手,我恐怕今日還真會在陰溝裏翻船。

此時,我已經穩穩的站在地上。我見仙兒和衆多蛇魂還擋在我身前,當場便對着仙兒和衆多蛇魂開口道:“謝謝你們,要不然我可就跪了!”

我的聲音不大,但也不怕他們聽不到。因爲他們是都鬼魂。

不過我的話語剛落,仙兒卻繼續開口道:“李炎不可大意,這裏很危險。”

一聽這話,我當場便皺緊了眉頭。難道說這裏除了剛纔的那隻怪物,還有餘孽?

想到這裏,我急忙詢問:“難道說還有其餘的怪物?”

話語剛落,左邊橫握軟劍的龍辰便凝重的答道:“李兄,天上地底下都還有很多威脅,最好提高警惕!”

龍辰此言,如同晴天霹靂。天上和地下都還有威脅,這實在是太過恐怖了吧?

爲何,爲何我一點感覺到沒有?難道說我的道行被屏蔽了,無法感覺到那些威脅?

但我來不及多問,急忙讓蛇族保護買買提和罕古麗以及孫海旺等人。

畢竟他們都沒有道行,要是這些威脅突然指向他們,那他們豈不是危險了?

至此,不到五分鐘,我們一羣人再次聚攏。不過駱駝卻少了很多,因爲沙暴關係。卻也不知道到底少了多少。

仙兒和龍辰等一直都警惕,沒有怎麼說話。只是讓我們做好防禦之態。

因爲孫海旺和買買提等沒有開天眼,並看不到仙兒和蛇魂,此刻見我們對着空氣說話。也都不由的感覺奇怪。

這買買提還好,年輕的時候至少做過土夫子,知道這時間有些東西是看不見摸不着的。

而我們又是道士,他多少可以猜測。但孫海旺、劉鐵柱等三名特種兵可就摸不着頭腦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這遮天蔽日的黑沙暴竟然緩緩的消退。好似有停止的趨勢。見有好兆頭,衆人都比較高興。

而此刻,仙兒終於扭頭。 重生之農門悍妻 看着仙兒,我微微的露出一笑,不過我位置絲巾,她也瞧不見。

但仙兒卻對着我笑了笑:“好了,那些東西都走了。但這裏很危險,他們都很厲害,你們接下來的旅程要小心!”

說罷,仙兒也不等我回話。直接化作一道白光沒入了我的玉佩之中。

隨着仙兒的消失,龍辰和柳如煙也對我一抱拳:“李兄,這些東西是什麼我們也不知道。但它們散發出的氣息,卻很是危險。現在沙暴將過,我們也該回去了!”

說完,龍辰和柳如煙也沒入了紫金葫蘆裏,接下來是常棕藍等。

當蛇族全部消失,紫金葫蘆蓋子自動閉合後。本來遮天蔽日的黑沙暴此刻已然進入了尾聲。

漆黑的大地,這會兒也射下了陽光。天空漸漸的恢復清明,大風也開始消失。

買買提見天空之中射下一道道陽光,臉上當場便露出歡喜的表情:“哈哈哈,我們通過了胡大老爺的考驗,我們可以繼續往前走了!”

罕古麗和孫旺海等人聽買買提這般開口,都露出高興的表情。

唯有我們幾個道士,全都一臉的愁楚。剛纔仙兒和龍辰的話,大家也都聽得清楚。

也就是說,在這片死亡沙漠之中,有一種未知的強大生物,它們活在黑沙暴之中。

並且很是危險,我都栽了一個大埂頭。就別說一點道行都沒有的買買提等人了。

有着樣的威脅存在,我們接下來的露出,走的恐怕會很不安心。

其實危險我到不怕,最爲可怕的是,這種危險到來的時候。我們這些所謂的道士,根本就沒有半點感應。

就連姬無雙那鼻子,也都失去了作用,無法聞到那些怪物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