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健平蹙眉看著莫尚北,看他這樣子確實不像是說謊的樣子,而且據他了解這個小纖是韓氏企業的千金,如果兩人真有什麼,莫夫人應該早為他們辦婚禮了,難道真像他們說的那個女人只是一廂情願?

不行,得去警察局問問去,只是看了眼身後的門,哎,還是等等再去吧,等蘇蘇情況穩定了再說吧。

此時的警察局,小纖被帶去問話了,兩個保鏢已經被控制起來了,陸銘接到莫尚北的電話來這裡找小纖。

小纖已經從氣勢逼人的斗公雞變成了垂頭喪氣的敗公雞了。

「銘哥。」見到陸銘時,那一副溫柔賢淑的樣子又出來了,這次還帶著星星點點的淚水,那樣子好不可憐,惹人心動。

陸銘心裡厭惡面上卻毫無表現道:「莫哥去醫院陪衛蘇了,你這件事做的有點過分了。」

「銘哥,不是那樣的,那個女人先打的我。她打了我兩巴掌,我也是氣不過就讓保鏢嚇嚇她,誰知道她那麼能打,把保鏢激急了,於是就隨手拿起茶杯」小纖說著又掉下淚滴道:「我哪裡能插的上手,我根本來不及阻止。」

「你知道衛蘇是誰嗎?」陸銘問道。

小纖搖搖頭,心裡卻緊張起來,難道這個女人還大有來頭?

「她家就是莫家的世交,也是當時與莫氏集團並排龍頭老大的企業,後來重心轉移到了國外,移居到了國外,現在企業做的只比莫家大,國內多少家企業都想跟她們家搭上線,你家也不列外。」

「什麼?!」小纖又慌了,她這是惹了大人物?!韓正走的時候還安慰自己別緊張,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大背景!

莫尚北,你害死自己了!「銘哥,莫哥是什麼意思?」

「莫哥,也很發愁,他沒想到你會下毒手。」陸銘搖著頭很是苦惱。

「不是、不是的,不是我,我只是讓保鏢嚇唬嚇唬她,是、是保鏢自己下的毒手,跟我沒關係。」

「我會跟莫哥說的,衛健平可能會來找你,到時候看你怎麼說了,畢竟莫哥肯定不能牽扯在裡面,他也不想管多餘的事。」

多餘的事,這明顯是拿她背後的男人威脅她呢,好你個莫尚北,竟然不管自己!我就是說出去了看你能怎麼辦!

陸銘出去的時候回頭又說了一句:「哦,對了,莫哥說那個男人的賬戶總是不定時收到巨款,如果有需要他可能會產生興趣查一查。」

小纖雙拳緊握,知道了,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不然怎麼總是提他?莫尚北到底都知道什麼?!

陸銘出了小纖這裡又去了兩個保鏢的監禁地,將小纖推卸給他們責任的錄音放給兩人聽后,兩人果斷的將小纖以前的種種交代了。

陸銘拿著錄音,舒心的出了警局,以往怎麼利誘,這兩個保鏢都守口如瓶,如今倒是利索。 莫尚北拿著陸銘手機聽著保鏢交代的事情,雙眼眯起來,清言在跆拳道館里的流言蜚語、路上遭遇的搶包事件、劉葉的事情。。。就連上次綁錯人的竟然也是她在背後搗的鬼!

小纖,你做什麼都與我無關,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將手伸向清言!

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非要搞事情,呵,喜歡我?那就看看你能喜歡到什麼程度!

田葉兒看到新聞后,當即給衛蘇打電話卻無法接通,於是定了機票飛回來,到了國內便一刻不停留的奔向醫院。

推開門就看到背對自己的一個背影安靜的躺在床上。

「出去。」床上的人聽到開門的聲音,動也懶得動,直接下了逐客令。

田葉兒聽到那熟悉的聲音,眼淚刷的便流了下來:「我不出去。」

床上的人猛然睜開眼,這個聲音是,回頭就看到床前站著的田葉兒,雙眼瞪大的看著她。

「你怎麼來了?」邊說邊拉著她更近些,慌亂的給她擦拭掉那些眼淚。

「你都不接我電話!你知道我看到新聞后多心疼嗎?!」

「電話?」衛蘇摸了摸身邊才發現電話不在:「忘了,我將電話扔到包里,怕她們找我就沒在關注了。」

說著便內疚的開始道歉,田葉兒這才止住淚水道:「下次不許不接我電話,害我提心弔膽的!」

「好好好,專屬你的鈴聲。」

「這還差不多。」田葉兒擦了擦自己的小臉,捧住衛蘇的臉往後看了看,後腦勺那裡還纏著紗布,眼睛里又開始朦朧起來:「疼不疼。」

衛蘇抓住她的手笑著搖了搖頭。

「騙人,怎麼可能不疼!」

「真的沒事,你看我像是很疼的樣子嗎?」衛蘇失笑的看著那個任性撒嬌的女生,心裡開心極了。

「真的不疼?不許騙我!」

「真的不疼。」

田葉兒看著她的樣子,滿臉的心疼一下子轉變成了憤怒:「哼,可惡!到底是什麼人!」

「我去找他去給你報仇,混蛋!」

。。。

田葉兒自言自語的憤慨了半天,衛蘇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將人拉著坐在身邊:「好了,這不是沒事了。」

「什麼沒事!都被打進醫院了!」田葉兒騰的一下子站起來道,突然間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問道:「他們幾個人?多厲害?你可是黑帶九段的實力,竟然被打進醫院!」

衛蘇聳了聳肩:「不出這麼個意外,這個相親模式就沒玩沒了了呢。」

田葉兒先是吃驚隨後就是生氣:「你是不是瘋了,寧願挨打?!」

「你知不知道那人是什麼實力?萬一比你還強,那個東西砸下來可是要人命的!」

「你到底有沒有想過!」

「。。。」

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頓數落,衛蘇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女孩為她快要歇斯底里了,只得插話讓她停下來。

「我錯了我錯了,不過正是因為跟他們接觸過了,所以知道他們的實力。」

「還敢狡辯!不許狡辯!不管什麼實力,用上勁兒了砸下來都是要命的!」

「好好好,聽你的,再也不這麼幹了。」

看著衛蘇真誠的道歉,又是病人的份上,田葉兒這才放過她一馬,老老實實坐下。 田葉兒從病房出來后直奔了派出所,那個可惡的女人決不能輕易饒過她!

肖揚接到肖奶奶的電話時,肖奶奶疲倦的聲音讓他心裡發慌,得知小纖進了局子,立馬買票飛了回來,第一時間去了派出所。

警察局的人都見怪不怪了,這才多長時間,一波又一波的人沒完沒了的來看人,現在全局的人都知道進來的女人竟然是韓氏千金,另一層身份又是肖氏總裁的外甥女了。

田葉兒進來的時候肖揚剛好出來,兩人都很是吃驚的叫了對方的名字。

「你怎麼在這?」

「你怎麼在這?」

肖揚尷尬的笑了笑道:「我來看人的。」

「你昨天還在那邊,今天就來這邊了,看來這個人對你來說很是重要呀。」

肖揚笑了笑沒接話問道:「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我也是來看人的。」

肖揚回頭看了一眼警局,道:「這裡還有你要看的人?」

田葉兒冷哼一聲,道:「是呀,可不就是嗎。」

肖揚看她這樣子就明白了什麼意思,也沒多問便回去了。

田葉兒進去後點名見了小纖,警察很是客氣的將兩人帶到一個屋子,留下了空間。

「你是誰?」小纖看著面對面坐著的女人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看著自己,很是不舒服的問到。

「我倒是想問問你是誰?」田葉兒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肆意的打量著對面的女人。

這個女人不說話沒有動作的樣子倒是讓人覺得蠻舒服的,最起碼看上去很是溫和,可聽到她嗓子略帶尖聲,說話一副你誰的樣子,頓時形象顛覆,在田葉兒眼裡那叫暴露無遺。

來之前她已經查過這個叫小纖的資料了,醜小鴨變天鵝的故事,只是之前塑造的形象太好了,這件事一下子讓她的形象大打折扣,白天鵝一下子又被打回到了醜小鴨的形象。

剛才碰見肖揚有瞬間的詫異,不過腦子瞬間轉過彎來,這個小纖竟然是肖揚的姐姐,這世界可真是小呀,不過剛才她沒有說出來看誰,也是為了避免尷尬,畢竟肖揚跟她不一樣,沒必要牽連到他。

「你到底是誰?!」小纖煩躁的看著她問,這女人一上來就肆無忌憚的打量自己,還真是猖狂!

「就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眾多噴子里的一個。」田葉兒笑著慢慢說道。

「神經病!」小纖撇她一眼,哪來的神經病。

「神經病?呵,我喜歡,既然你說我是神經病,那我就做出一些神經病的事來好了,否則豈不是讓你誤判了。」田葉兒邊說邊緩慢起身,身子慢慢湊過來。

「你到底要幹什麼?」小纖皺著眉看著女人,越看越像瘋子。

「做瘋子該做的事呀。」田葉兒嘴角勾起,一臉的邪笑看著她。

小纖看她這表情頓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警惕的看著她。

田葉兒已經來到身旁,她伸出手順著小纖光滑的髮絲滑下,小纖瞬間移開,不讓她碰到。

「緊張什麼?」田葉兒笑著說道,一手將她的頭掰過來,一手繼續順著髮絲滑下。

「啪!」當手滑到臉頰處時,冷不丁的一掌狠狠的甩了下來。 小纖捂著臉震驚的看著這個女人,準確的說應該是瘋子,隨即咬牙切齒惡狠狠的說道:「瘋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敢動手打我?!」

田葉兒一臉天真的聳了聳肩,搖了搖頭。

「我是韓氏千金!肖氏總裁是我舅舅!」

小纖說出自己的身份本想震懾住對方,田葉兒也很是配合的驚訝了一番,隨即便哼笑了兩聲道:「那就沒錯了,打的就是你。」

話音落下沒等小纖反應過來,「啪、啪、啪」又是幾聲,田葉兒才住手。

小纖傻眼了,這個女人真敢!於是再也顧不上其它大喊道:「救命,救命!」

田葉兒一把將女人拽過來按在椅子上:「也虧了這些天來看你的都是家族人,人家警官很是好心的沒留人監管,我這酒水錢也不白花。」

小纖惡狠狠的瞪著田葉兒問道:「你到底是誰!」

「你說我是誰我就是誰。」田葉兒笑眯眯的看著女人恨得咬牙切齒的樣子,心裡舒爽極了。

「你就是」話為說完,小纖急忙止住了嘴,『瘋子』兩字不能隨口而出,否則這個女人又不知道要幹什麼了。

田葉兒看著她急忙剎車的樣子,聳肩無聊道:「學聰明了,竟然不上當了,這讓我如何找借口好呢?」

小纖冷笑一聲,瞥了她一眼不再說話,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個瘋子,自己說多錯多,那就不說,等送走了這個瘋子,這個賬自己會慢慢跟她算!

田葉兒圍著她身邊走來走去,最後顯示突然想到了什麼,欣喜道:「對了,你喜歡莫氏集團對吧,太好了,那我就去把他搞定好了,你看這樣你爽不爽?」

小纖就差噗的一口噴她臉上了,隨後像是看怪物的眼神一樣看著她,呵呵兩聲沒在理會,轉過頭去。

「就你現在這個態度,我很是不爽,不爽的後果就是」田葉兒手托下巴的看著她,上下打量著,這讓小纖感到毛骨悚然的樣子。

「啪、啪、啪」又是一連串的措手不及,小纖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田葉兒甩了甩自己的手,又心疼的吹了吹道:「可憐我的小手手了,讓她看見又該心疼了。」

「混蛋、瘋子!」受不了了實在受不了,小纖不管不顧的破口大罵起來。

田葉兒看著她癲狂發瘋的樣子,很是受用,拿出手機開始錄起來。

「你幹什麼!關掉,關掉!」

視頻里滿是小纖的大喊大叫,此時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溫婉千金的樣子。

田葉兒心滿意足的拿上手機,對著小纖笑道:「感謝你的配合,下次再來看你哦。」

話音落下便轉身走出去了。

小纖氣的在原地渾身打著哆嗦,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肖揚從派出所出來后便回了家,到家后便弄清楚了一切,原來被打的人竟然是衛蘇?!

來不及多想,他便奔向醫院。

田葉兒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肖揚正在跟衛蘇說著什麼。

聽到門開了,兩人齊齊看過去,田葉兒把門關好,露出一抹笑意走了過來。 肖揚看到田葉兒的瞬間腦子一下子像是想到了什麼,是呀,早先見到的時候怎麼沒想到呢,這會突然明白田葉兒一個長居國外的人去派出所幹什麼了,肯定是找小纖去了。

「田葉兒。」肖揚有些局促的叫了聲。

田葉兒很自然的「恩?」了一聲看向他。

肖揚起身,搓了搓手道:「你是去?」

田葉兒看著他一臉尷尬的樣子,便直接解了他的疑惑:「我去看把我們蘇蘇打進院的女人了。」

把包包放下后,田葉兒一個轉身看了眼肖揚,隨意道:「真是不打不相識呀,蘇蘇,你猜這個小纖是誰?」

衛蘇看著她又在調皮了,配合的給出了想聽答案的表情。

「我們肖大公子的姐姐呢。」

田葉兒瞥了一眼肖揚,見他更是尷尬的樣子,笑了笑道:「那個小纖呀,被我打了兩巴掌后就嚷嚷著自己是誰誰誰,恐怕天下人不知道似的。」

聽到打了兩巴掌這句話,肖揚猛地抬頭看向田葉兒,像是要求證真假,還是別開玩笑的好。

田葉兒嗤笑一聲,連忙擺手道:「可別用這眼神看我了,打了我們蘇蘇還想全身而退?我不過是打她兩巴掌,還想打的她滿地找牙呢,不過一聽說是你肖揚的姐姐,我就勉強罷手吧,算是給你面子了。」

肖揚嘴角抽了抽,最終還是說了聲:「謝謝。」

田葉兒來到床旁,抱著衛蘇的腦袋看了看心疼道:「怎麼樣,好點沒?還疼不疼?」

衛蘇笑著拿下她的手暖暖的握住,搖了搖頭,這小傢伙,嘴上這上說,不定將人弄成什麼樣了,她還不了解?也就糊弄糊弄肖揚罷了。

肖揚起身,再次對著衛蘇道歉后便匆匆離去了。

按說聽到小纖被打了,他應該第一時間去派出所安慰她,可是他心裡卻一點不想過去。

雖然他找了這麼多年的姐姐,可是對上這個真人後,他心裡再也沒了那麼多的情感牽連,彷彿這個人只是個近點的親戚一樣。

可是那種想要找到姐姐的衝動勁兒和想要保護她疼惜她的感覺卻在另一個人身上顯露無疑,這讓肖揚百般不得其解。

坐在車裡,肖揚搖搖頭,摒棄內心有些不真實的想法,開車離開了醫院去了何清言家裡,也該去看看姐和乾媽了,他們肯定想聽到清風的消息。

肖揚到地方后,何媽媽開的門,何媽媽乍一看到肖揚,驚喜萬分,直接將人拉進屋內,親近萬分。

「乾媽,看您急的,我慢慢給您講清風那小子的情況。」肖揚接過何媽媽遞過來的水杯,看了看屋內問道:「我姐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