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幸虧,蛇妖及時提醒我,我這才慌忙停住了腳步,我現在這個樣子要是被我父母看見,那真是——美了!

可村民們越來越近,我趕忙躲到江昊天的身後:“蛇妖,現在怎麼辦?”

就在我話語間,一個村民竟已經到了洞外,可神奇的是,他居然好像什麼都沒有看見一樣又離開了。

我疑惑的看蛇妖。

“障眼法。”

我這才恍然大悟,

“蛇妖,我的衣服呢?”我問。

江昊天隨手一指,我順着看過去,竟看見一地的破布,我的衣服已經被蛇妖撕成——破布了!

顧少追妻套路多 我:“……”

許我向你看 我蹲在衣服面前,瞬間惆悵了,這些衣服加起來都不能將我遮住啊!

驀然,我整個人從後面被抱住,狂熱的吻不停的落在我的脖頸,後背。

“顧蘇,這是你自己送上門的!”江昊天話落,再一次狂熱的吻上我,那瘋狂的野蠻,放肆,跟以前的任何一次都大不相同,這樣的狂熱的高溫好像就要將我徹底融化,根本不給我絲毫的機會。

“嗯!”江昊天觸碰到我的傷口,我驀然擰緊了眉頭。

江昊天停下動作,看着我的身體,我不好意思的想要遮擋,卻被我自己一身的傷給嚇到了。

我知道這一路來肯定是受傷了,可我根本不曾想到,我居然都快傷成刺蝟了,渾身上下根本沒有一處好的地方。

江昊天凝視着我,血紅的眸子已經褪去,卻黑的讓我有點害怕。

我以爲他要罵我,但江昊天只是沉默的蹲下,他的手覆蓋過我身上的傷口,那傷口就神奇的好了。

“哇,好厲害,居然都好了!”我覺得神奇,心裏更是高興。

江昊天卻不搭理我,蹲着身體將我身上餓傷一處一處都治癒。

我居高臨下的看着在我面前蹲下的江昊天,竟有一種瘋狂擁抱他的衝動,想要好好的抱緊他,想要好好的在他懷裏大哭一場。

慶幸,我的直覺沒有錯。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慶幸,我找到了他!

慶幸,他,沒事!

夜色漸漸拉了下來,我穿着蛇妖給我衣服回家。

還未進門,我就聽見我媽撕心裂肺的哭聲,我的心一痛,推門進去:“媽。”

我媽看見我,驀然起身,屋子裏的其他村民也震驚的盯着我。

啪!

我媽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我的臉上,流着眼淚,紅着眼睛罵我:“你還知道回來啊,你怎麼這麼不讓我省心啊。”

“媽,對不起。”我低下頭,流着眼淚,心異常的疼,以後,我絕對不會再讓我父母受這樣的痛苦,絕對不會。

我媽和我爸一把將我抱住,緊緊的。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村民們也都替我們高興。

“這是誰啊!”

“長得好俊啊!”

“對啊,俺怎麼從來沒有看見過啊!”突然,村民們改變話題,議論紛紛。

頓時,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我一回頭就看見江昊天那張千年不變的冰山臉,我明明是讓他在山上呆着等我,卻沒有想到他竟過來了。

“好了嗎?”江昊天問,帶着絲毫的不悅,我敏銳的捕捉到他眸子裏的一抹血紅,難道——他的渴求又要犯了。

“這位是?”我媽疑惑的看着江昊天。

我只能硬着頭皮將江昊天拉過來:“爸,媽,這是我同學,江昊天,我白天之所以要跑回村裏,是因爲我同學在裏面迷路了,所以我一定要去找他。

“哇,蘇蘇,這是你男朋友吧。”

“對啊,什麼時候結婚啊!”

村民們紛紛問到,其實也不怪他們這般瞎想,原本村子裏就淳樸,各家各戶從來不會隨便亂帶人回來,除非是以後要結婚的對象。

“不是,不是,真的只是同學。”我慌忙解釋。

一個大媽笑道:“好了,蘇蘇,你都冒着生命威脅去救他了,還能是同學嘛,你當你叔叔嬸嬸都是傻子啊!”

我:“…..”

我媽和我爸都看向我,我一個勁的搖頭。

“蘇蘇她媽,你們家女婿好啊,長得就跟天上掉下來似的,可叫你們蘇蘇一定要抓住了。”七大嬸八大姑對我媽一番囑咐這才離開。

“帥哥,你跟我們蘇蘇結婚了,一定要請張嬸哦!”張嬸走之前突然對江昊天道。

我緊張的盯着江昊天,唯恐江昊天突然爆發。 好在江昊天根本連看也沒有看張嬸一眼。

“蘇蘇她媽,快做飯吧,折騰了一天,兩個娃肯定餓了。”走之間,張嬸對我媽道。

“好啦,張嬸,你慢走啊!”

我媽送走了張嬸等人,過來問江昊天:“你是我們蘇蘇的同學是吧,叫什麼名字啊?”

“江昊天。”我連忙對我媽笑道,希望我媽能不要再來跟江昊天說話,他的眸子已經又開始犯紅了。

“小江啊,你想吃什麼,告訴阿姨,阿姨幫你做。”我媽繼續問。

“他什麼都吃,什麼都吃。”我趕忙將我媽推進廚房,我爸拿着工具出去縫補因爲震動而有損損壞的房子。

“你這孩子怎麼一點禮貌也沒有。”我媽責怪我,我只是嘿嘿的笑,天知道,江昊天現在什麼都不想吃,只想吃我。

很快,我媽做好了飯,四個人坐在飯桌面前,恍惚間竟讓我有種強烈的錯覺,竟是一點也不陌生。

“你個孩子怎麼回事,吃飯還發呆。”我媽訓斥我,我趕忙拿起筷子吃飯。

江昊天看也不看那些菜,那眸底泛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媽跟我爸看見了,臉色複雜,我媽開口:“那個,小江,是不是阿姨做的東西不合你口味啊,你想吃什麼,阿姨再重新去做。”

“不用,不用。”我連忙拒絕。

正在這時,江昊天一把抓住我的手,緊緊握住,我想掙脫,但那猛烈的力道和熾熱的溫度,都在告訴我,江昊天現在忍的很辛苦,要是可以,他指不定就當着我父母的面把我撲倒了。

我也不掙扎了,將手任由他緊緊的握着,好在這是是桌子下面,我父母也看不見。

“媽,他是不好意思,不是不喜歡。”我一邊說着,一邊往江昊天的飯碗裏夾菜,用那隻被握住的手示意吃一點。

江昊天直直的盯着我,黑漆漆的眸子如同熾熱的岩漿,要將我融化,燒燬。

在我父母的注視下,我強撐着笑,希望江昊天能吃一口。

江昊天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我笑着對我媽說:“好了媽,你不要擔心了,你做的飯菜這麼好吃,沒有人會不喜歡吃的。”

我媽這才放心些,只是一頓飯下來,我媽跟我爸的目光有些複雜,其實也不怪我父母如此,要是有個男的也跟飢餓的野獸一樣,一直盯着你的女兒,估計早就拿棍子趕出去了。

好在江昊天長得好,身上又是貴公子的氣質,我爸我媽纔沒把他當成變態。

飯後,我媽將我喊道房間裏。

“蘇蘇啊,小江他家是幹什麼的?”我媽問我。

“額,做——大生意的吧!”我一時之間根本想不起江昊天家到底是幹什麼的,只知道他家很有錢。

“那一定很有錢了!”

我點點頭,不是很有錢,是非常非常有錢。

“那,那人家小江怎麼會看上你?”我媽很疑惑:“小江人長的好看,家裏又有錢,身材也好,而且一看就很聰明,你說怎麼會看上你呢?”

我:“…..”

“媽,江昊天——不喜歡我的。”他只是因爲渴求。

“蘇蘇,你當你媽傻子呢,不喜歡你用那種眼神看你,恨不得一口把你吃了,那眼神啊,跟你爸當年看我的一模一樣啊!”我媽閉上眼睛,沉醉在回憶中。

我:“…..”

我媽回覆過來,認真道:“蘇蘇,你不用對媽媽藏着掖着,你也不小了,隔壁王嬸家的閨女,比你小一歲,前些日子已經嫁人了,你啊,就應該好好抓緊小江,不能讓他跑了。”

我:“…..”

我媽看着我深深的嘆了口氣:“不過就你這樣子,想要抓住小江的心,很有難度啊!”

我:“…..”這絕對是親媽啊!

咚咚!

外面響起不耐煩的敲門聲,不用想也知道是江昊天已經等的耐心耗盡,我趕忙去開門,果然江昊天正一臉陰霾的站在門口,他眸子深處的紅色又濃郁了一層。

“媽,我,我幫他去鋪一下牀。”我話還沒落,人已經被江昊天拉走了。

在走進我房間的瞬間,江昊天兇狠的吻了上來,那波濤洶涌的架勢彷彿要將我活生生吞噬了。

我的身體被壓在牆面上,承受着江昊天越來越熾熱的溫度。

江昊天真的猶如一隻洪水猛獸,瘋狂的吻着我。

韓城暖戀 嘶!

江昊天一邊吻着,一邊猛然撕下我又肩的衣服,瞬間,我整個右肩都赤裸出來。

“蘇蘇,給小江換個新牀——單。”我媽開門而入,正好看見這無比激情的一幕,瞬間整個人僵硬在原地,隨即連忙道:“我什麼都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見。”然後轉身走了。

走了兩步又折回來幫我們把門關上。

我:“…..”

江昊天根本不受一點打擾,壓着我要繼續,我趕忙推開他:“那個,那個,蛇妖,你,你再忍一下下,我去幫你把晚上睡的牀鋪好。”我說完,逃也似的離開,留下一連陰霾的江昊天。

“媽,我來幫你。”我深呼吸走進客房。

我媽用異樣的目光看着我,上上下下,好像我不是我一樣。

“媽,剛剛——”我想要解釋,但驀然發現,根本無從解釋啊!

“蘇蘇啊,看不出來啊,你還是挺厲害的嘛,居然能把小江迷的神魂顛倒。”

我:“…..”

我默默的閉上嘴,幫我媽鋪被子。

農村的夜尤其的靜,好像一曲安眠曲,總能讓人很快入睡。

被狠狠折騰了一天,我很快就睡着了,迷糊中,感覺有東西正在兇狠的啃着我,我揮手想要趕走,但我的手被猛然禁錮住。

“江昊天。”我驀然醒過來,就看見黑暗中,江昊天正紅着眼睛盯着我,我都怕他會將我一塊塊撕碎了,吃進去。

不等我想太多,江昊天已經野蠻的抱起我,狠狠的吻了起來,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放肆。

我的腦袋整個都是白色的,什麼都想不來,只是隨着江昊天的呼吸而呼吸,彷彿溺水的人,緊緊抓着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砰!

黑暗中,因爲江昊天的瘋狂,屋子裏的東西都被掃落,噼裏啪啦,就跟打架一樣。

我整個人不知何時已經被江昊天抱到了書桌上,他的手將我的衣服撩起,放肆的撫摸親吻我的身體。

砰!

門被打開:“蘇蘇,你怎麼了?”我媽驀然走了進來。

瞬間,我整個人都呆掉了。

啪!

我媽開了燈,瞬間,將我的房間照的一片光明,只見被子枕頭都落在地上,而架子上的東西也亂七八糟的散落在地上,書桌上的書也全部被掃落在地。

而我,正衣衫不整的坐在桌子上。

穿越到大蛇無雙 “蘇蘇,你,你——”我媽看着我,眼神複雜,震驚。

我慌忙尋找江昊天,只見他正坐在我的牀上,神色自然,甚至是悠然。

“媽,你,你聽我解釋。”我努力的想編造一個合理的謊話,可我怎麼也想不出來。

我媽走過江昊天,來到我面前。

我詫異的看着我媽,但我媽媽好像根本沒看見江昊天一樣,我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我怎麼忘了,住在江昊天身體裏的可是一隻千年厲鬼。

“蘇蘇啊,那個——”我媽猶豫的開口。

我趕忙將身上的衣服放下來,卻看見江昊天對我勾起笑,那笑就跟刀子一樣,正中我心臟。

“蘇蘇,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我媽擔心的問。

“我,我沒事,天太熱了吧!”我蹩腳的找着理由。

“那個,蘇蘇。”我媽走近我:“媽媽知道你有需求,要是你實在忍不了,就,就去找小江,或許——”

我震驚的看着我媽,這,這是我媽嗎?

我媽什麼時候思想如此開放了,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

我媽嘆了口氣:“也不怪你,小江長的那麼好,又那麼優秀,你急不可待的心情,媽媽理解的。”

我:“…..”

“媽媽,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或許是又一場小地震呢?”

我媽鄙視的看了我一眼:“難道地震能把衣服也震脫了?”

我:“…..”

我媽衝我奸笑:“蘇蘇,媽媽支持你,你勇敢的上吧!”

我:“…..”

目送着我媽離開,我第一時間跳下去將門鎖好,然後惡狠狠的瞪江昊天:“都怪你,連門也沒有鎖,現在被我媽誤會了。”

江昊天紅着眸子,勾着脣角,如同一頭兇狠而又邪魅的野獸,一步一步優雅而危險的走近我:“下一次,我一定不讓你媽——誤會。”

“不不,那還是讓她美麗的誤會吧。”我連忙道,我根本不敢想,要是我媽看見我跟男人滾牀單,給我留下的心裏陰影。

“那——”

我剛要開口,江昊天一下子將我壓在門上,狠狠的吻了起來,因爲猛烈的力道,那門竟發出了聲音。

我硬生生推開江昊天道:“你輕一點。”我絕對不想第二次在這樣的情況下,遇見我媽。

江昊天勾起我的下巴:“顧蘇,就算你用一百八十分貝叫,也沒有關係。”

江昊天猛然將我抱起,扔到牀上,紅着眸子居高臨下的盯着我,一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整整一個晚上,江昊天就跟飢渴的野獸一樣,一直在兇狠的折騰我,好在他隔了音,劇烈的響動沒有讓別人聽見,否則我真該去找個地洞鑽下去算了。

可憐我早上醒過來的時候,整個人就跟被車子碾了幾萬次一樣。

我迷糊着眼睛,打開門準備去找水喝。

“蘇蘇啊,你看誰來了。”我一打開門,我媽就熱情的將一個男生拉到我面前。

“你好。”我的腦袋還沉浸在嚴重的缺覺中,禮貌性的說完就準備去廚房拿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