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借用你的身體了,反正你已經死了嘛。

讓我入世體驗一下,看一下凡間是否真的有愛情的存在了,我想知道前輩可以死心踏地的喜歡那個凡人的原因!

……

咦?

這手怎麼用得一點都不習慣啊?

它喜歡滑行著走。

可這人的身體,怎麼會這樣呢?

腳長,手短的。

走得好彆扭啊!

黃金蟒只覺得,一入這水仙的身體,它得習慣人的身體!

唉,看來所有事都是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的。

雖然黃金蟒早就可以幻化成人,可它一直沒有習慣去學習人的一切。它仍是喜歡吃谷中水果,果子多好吃啊。

比如青色的蘋果,一口咬下去,甜甜的果汁便已流入了口中,那果皮爽口的讓黃金蟒止不住自己的口饞……

還是別亂想了,還是趕緊把它的蛇尾塞進身體去吧。

要不然等水仙的丫鬟來找的時候,看見自己一點事都沒有,可後面居然帶著一條長長的蛇尾巴,還不嚇個半死啊?

做人太辛苦了,都不像妖啊,喜歡什麼就做什麼。

見著了那丫環,施了一點法術,讓那丫鬟忘記剛剛發生的事,乖乖的陪著黃金蟒回家去了。

黃金蟒仔細的打量著這裡的一切,整個大廳很華麗,風格與羅府那裡一點都不一樣的。這裡充滿了霸氣,羅府卻是處處透出平和易人的大廳。

看見了一個老爺子,他那從骨子裡發出的傲氣,讓黃金蟒皺了皺眉,它並不是很喜歡盛氣凌人的人類。

「爹,我有件事想和您商量一下。」

聲音不大不小的吐出來的時候,連黃金蟒自己也嚇了一跳,以前沒怎麼注意聽水仙的聲音,現在才知道,她的聲音猶如琴聲,好聽得讓人不覺動容。 只可惜,水仙的命太簿了。

黃金蟒剛想完就打了一個噴嚏,伸手揉了揉鼻子,是誰在說我啊??

【水仙的魂魄,在鬼域里氣得大罵:你個小小的黃金蟒妖,佔了我的身子,還說我的命太簿了!欠扁了啊?】

「怎麼了?水仙,天氣涼了要穿多一件衣服,下個月就要嫁去羅府了,你可要好好的準備一下啊!」

老爺子的話很慈祥。

黃金蟒趁老爺子轉身對著它說話,看著它的時候,便露出了自己那金色的眼睛,因為要嫁給羅力,所以當然得要讓老爺子的記憶有所變化的。

因為老爺子想改變婚約,讓水仙嫁給弟弟羅志。

之後的幾天,黃金蟒都用了同一種法術,去對付所有在城裡認識水仙的人。

誰知道,一用這種法術,用多了,連它自己也累得要命啊。

而且,凡間的食物真難吃啊。

黃金蟒雖然說也吃葷,可它只有受重傷的時候,才會生吃肉啊。

沒辦法的情況下,害得它經常三更半夜得溜出去,回到谷中,吃它最喜歡的水果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水仙嫁入羅府的時候了。

在上一次來羅府的時候,黃金蟒早已對他們都洗腦了。

今晚便是黃金蟒與羅力的洞房之夜了。

在他掀開的頭上的紅巾時,它看見了熟悉的面孔,心中有一種滿足的感覺。

後來一直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直到羅力死的那一刻,黃金蟒才知道明白那種感覺……

有時黃金蟒也會偷窺一下羅力的心,畢竟它佔了水仙的身軀啊。

說什麼也得關心一下人家嘛,其實也不知道是不是它做人做得不成功,還是法術失靈了。

他有時看見它,會有心跳加速的感覺,他似乎對以前的水仙很喜歡哦。

唉,人的感覺有時比妖的感覺,敏感多了。

所以,羅力盡量不與它獨處,每當看見它的時候,眼光總是會逃避它。

可是黃金蟒總不能光明正大的和他說,它不是水仙,而是一隻叫黃金蟒的蛇妖吧。

每天便是陪著羅力在那寬闊的院子里坐著,靜靜的陪著他在看書,心中一陣的興奮與難過。

興奮的是,它終於可以伸出自己的手去撫摸那看了十幾年,令它難以忘記他帥氣逼人的臉了,指尖上感覺到了他的體溫。

難過的是,妖是不會輕易懷孕的,一旦懷孕的話,它就會失去自身的法力,這個身體內的妖氣便會露了出來。

它可不願意讓羅力發現它的真身是一條黃金蟒……

來到羅府不知不覺之中,它已經來了三個月了。

這三個月下來,黃金蟒發現了人與妖之間其實是可以相處得很好的,它看見了弟弟羅志對羅力的照顧,原來兄弟之間還真的有親情的存在的。

羅志雖然出生以來便得到了所有的父愛,可是羅志身上沒有那種驕傲的感覺,反而給人的感覺像是個書生。

其實在妖界,是沒有互相信任的,就算了親骨肉,有的也只是互相殘殺。

親情,是黃金蟒在人間體會到的第一件事。 在這三個月與大夥相處下來,雖然也有說去拜佛還神的,可是水仙卻總是半路借口就逃走了,因為它可不想那麼快就和這個世界說再見。

佛不管你是人、妖、鬼、魔,只要你想入佛門,四大皆空的話,均可以入佛,替佛擦拭金身贖其罪責。

今天羅志仍向往常一樣,來看大嫂與大哥,給他們二人請安,順便說要離鎮里去收回之前貨主欠的銀兩,因為快要臨近年終了,收好了銀兩,大夥好過個好年。

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而家裡的一切,就先交給大哥、大嫂處理。

黃金蟒送了他和管家上了馬車,看著馬車離開。

……

雲邪等人,正在是這個時間,直接來到了這處城鎮。

這個城鎮叫蘆夏。

金煜一路沉默不開口,只是任由雲邪自己拿主意,然後帶著他、北夜、瀟艷寵往這個方向而來。

「我們怎麼往這個城鎮而來?」

瀟艷寵有些不解,她有些沒搞明白,那麼多路可以走,為什麼非要走這裡呢?

雲邪微微一笑,「離開丘陽城的時候,我曾找那蕭天狼要了一張南域的地圖,然後問他關於我想一些材料的信息。在黑土、耀石、玄鐵、摯母、龍牙、火岩晶之中,他告訴我,蘆夏就有龍牙。」

「這個地方,有龍牙?」

瀟艷寵傻眼,原諒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實在是這城鎮看起來還算有些大,但是人卻少得可憐,在這個城鎮估摸著,只有三四百人左右。

而且大家都是散落居住,並不是集在一起居住。

北夜皺了皺眉,「龍牙這東西,我們漫無目的尋找,太難。不如找個本地人,讓他們帶我們去找找看?」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

雲邪露出了一個大笑臉。

正因為蕭天狼是這樣說的,那她才會往這蘆夏鎮而來。

為的就是向這裡的居民們打聽點消息,可以的話,請他們帶路尋找龍牙的所在地,也是可以的。

要不然,南域那麼大,上哪去找這些材料啊?

雲邪那一副理所當然的事,讓金煜在旁看在眼裡,寵溺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卻沒有任何異議。

於是,四個人去了一處最大的宅院,看著這大門上寫著的是羅府,瀟艷寵已經伸手敲門了。

金煜一來到這裡,眉頭緊鎖,好濃的妖氣。

雲邪和北夜相攜伴著,二女正在咬耳低語,完全沒有注意到金煜的神色不對勁。

羅府的大門,很快打開了。

出來的是一個美艷溫婉的婦人,挽著已嫁人的髮鬢,水仙看著面前的四張生面孔,目光觸到了金煜的時候,神色有些慌張,但還是強忍想要逃走的念頭,「諸位有事嗎?」

瀟艷寵連忙湊上去,「這位夫人,我們途經此地,是想請問一下,你們可知道哪裡有龍牙?」

「我不知道。如果沒別的事話,請離開吧。」

水仙立即答道。

不知道?

不該啊!

雲邪挑眉,與那水仙直視,發現對方的眼睛,竟不敢與自己對視,似乎有什麼驚懼的事。 雲邪狐疑的眼神落在了水仙的身上,立即讓水仙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

「你怕我什麼?」

雲邪直勾勾的看著水仙,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水仙連忙搖頭,「沒有。」

「是嗎?」

雲邪反問,擺明了一臉不相信她。

金煜站在一旁,臉上帶著面具,並沒有說話,可那如鷹似的眼眸,卻沒有離開水仙的身上。

水仙把自己的頭,低得讓人看不見她的眼。

雲邪朝金煜瞟了一眼,只見金煜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多管閑事。

好吧,既然做為天師的金煜,讓她不要管這攤事,那她便當什麼也看不見唄。

於是,對那婦人,笑了笑,「既然你不知道龍牙在哪,是我們唐突了。」

「嗯。」

水仙聽到這裡,連忙與雲邪點頭打了聲招呼,隨後便將羅府的大門緊閉。

當大門閉上后,水仙嚇得不輕,整個人背靠著朱紅大門,呼吸加促。

雲邪等人離開了羅府後,金煜臉色變得深沉起來,突然說道:「你們可知道,剛剛羅府,已經有了濃郁的妖氣?」

「什麼?!妖氣?」

北夜和瀟艷寵驚慌道。

金煜一臉平淡,似乎早已看透了生死,「怎麼,你們想知道?」

「當然,這妖若是為害凡人,你做為天師,你不把它給收了?」

北夜一副理所當然看著金煜,覺得金煜應該拯救蒼生,不該讓妖禍害凡人。

金煜苦笑,「妖也有好壞之分,不是所有妖,都是壞的。」

雲邪聽到這裡,表示贊同金煜的看法,「確實,妖也有分好壞,不能見妖就抓,否則是非不分,哪還有什麼正義可言?只是你說這羅府有妖氣,那咱們是該插手,還是不該插手呢?」

「這妖是來報恩的。」

金煜在第一眼見到水仙的時候,就識得了它的真身,黃金蟒上了人身,可那具人身早已沒有了人氣。很顯然是死去多時的屍體,它也只不過是借屍還魂罷了。

能借屍還魂,還嫁作人婦,除了報恩,金煜不作它想。

因為,以黃金蟒高傲的性子,如果是仇人,大可以直接恢複本尊去殺,何須偽裝一個凡人?

北夜恍然大悟,「行,既然它是報恩,那咱們確實不該攔著它。那我們還是先找找龍牙的下落吧,這個對咱們比較重要。」

於是,他們四個人再往前面行走。

當走得離羅府大約有五十里路的時候,卻發現很多人,都是神色驚惶失措的往前面跑。

讓大傢伙心裡覺是奇怪,這個時候,一位大嬸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居然也沒有人去扶她!

瀟艷寵看大嬸可憐,便伸手扶起大嬸問道:「這位嬸嬸,您怎麼那麼慌張呢?」

「姑娘,謝謝你。前幾天,深山裡出現了有吃人的妖怪啊,現在已死了六個人了!我要是不再趕緊走的話,就會被那可怕的妖怪吃了啊!」

大嬸一邊拍拍身上的泥土,一邊感激的謝著瀟艷寵,匆匆說完這話,她再次跑著離開這裡。

「吃人的妖怪?!這……」

瀟艷寵心中一驚,眼神落在了金煜的身上。 金煜皺著眉頭,面具在他的臉上帶著,大家看不出他的神色,只覺得他的眼神變得幽冷,「吃人的妖怪么?」

「會不會是那位羅府的夫人?」

北夜小心翼翼的揣測道。

金煜搖了搖頭,「不會是她。走吧,咱們去會會這吃人的妖怪,說不定會有意外的發現也說不定呢。」

有了他的提議,雲邪是沒有意見的,跟著一起去了。

很快,他們四個人進入了深山裡頭,在沒有任何人的帶領下,進入了這一片山脈里。

夜色已經降臨了,月亮也露出了它那淡淡的光芒。

入夜之後,更覺得四周陰暗嚇人。

突然,在他們的前方,亮起了一雙幽綠的眼睛,把北夜嚇了一跳。

「啊!那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