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不給對方一個深刻的教訓,還真當勇士學校無人!

「殺!」

黑熊倒是不推辭,低吼一句,大腿猛然蹬地,對著陳凌撲過來,速度非常快。

距離不足50厘米時,他毫不猶豫地掄出鐵拳,砸向陳凌的面門。

黑熊並不准備手下留情,這一拳用了十分的實力。

因此,力量很足,拳頭所過之處,空氣還發出咔咔的聲音。

但這對陳凌來說,根本就不夠看。

來的好!

陳凌咧嘴冷笑,一步踏出,整個人騰空,一個轉身,瞬間躲過對方的拳頭。

這不可能!

黑熊見自己的拳頭落空,大吃一驚。

這招是自己的成名招!

多少強大的特種兵都閃避不及,直接被打暈過去。

畢竟,自己的速度很快,加上距離太近,就算對方反應再快,都逃離不掉。

結果,對方卻輕輕鬆鬆地躲避開來。

黑熊臉色一凝,收起輕視之心,正想轉身,準備再次進攻。

這時,陳凌已經變換身形,一個華麗的回身側踢,瞬間一腳踢中對方的脖子位置。

陳凌的速度快若閃電,高大的黑熊根本來不及躲避。

嘭……

感到脖子上一股劇痛傳來,黑熊眼前一黑,直接一頭栽倒,沒了動靜。

在倒下去的瞬間,黑熊一臉不可思議。

怎麼會這樣?自己竟然不是對方一招之敵!

對方的速度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

也難怪黑熊如此震驚。

畢竟,這場交戰,開始很快,結束更快。

這個時候,包括校長洛夫,還有其他9個教官,以及周圍十幾個國家的特種兵,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

他們眼花了嗎?這是真的嗎?僅僅一個照面,黑熊就被幹掉,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眾人忍不住使勁地眨眼睛,結果發現這是如假包換的事實。

瑪德!開什麼玩笑?結局竟然這麼乾脆利落。

剛才他們還想看炎**人被虐,沒想到結局反轉,被虐待的對象反而是黑熊。

太出乎意料!

畢竟,在他們眼裡,炎國人格鬥是不錯,但身體素質有限,力道與速度各方面肯定比不過黑熊,會不斷挨打,除非,憑藉最後的絕殺技掙回一些勝利面,不然,結局已經註定。

再說,這個絕殺技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因此炎**人要想取得勝利,機會微乎其微。

結果,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個比試不到3秒,黑熊就被打倒,太令人無法置信。

要不是親眼目睹這一切,他們真不敢相信,強大如黑熊,竟然被秒殺!

難怪這小子如此囂張,膽敢挑戰所有人,原來確實是有幾分實力。

而耿戰等人掃了那個倒地的傢伙一眼,對視一笑,紛紛搖頭。

直接躺屍?

膽敢跟教官格鬥,與找死有什麼區別?

丫的!塊頭大有用嗎?

格鬥講究的是實力與作戰技巧。

況且,你的力氣都沒有老大的三分之一大吧?

毫不誇張地說,500斤野豬,老大可以單手舉過頭,抱摔死。

而你有這個實力嗎?

沒有!

你這個黑人教官算個屁啊!連自己這些人任何一個人都打不過,還敢與老大交戰,被打暈算是便宜你了!

要是換做自己這些人,不由分說,直接將你揍成豬頭。

耿戰等人看著暈倒的黑人教官,挺手癢的。

尤其是這些人眼高於頂,看不起人,他們非常不爽,真想衝上去,將對方胖揍一頓。 而且讓宋九月意外的是,居然沒有看到女主人方雅芝的身影。

「怎麼,你妹妹交遊廣闊,你不為我高興嗎,我的好哥哥?」

宋九月眨巴著好看的桃花眼,一臉無辜地朝葉奕深反問道。

這話一出,氣得葉奕深手裡的拳頭都捏緊了,不過想到身邊的人,又硬生生地把脾氣吞回了肚子。

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魔牌這邊,對他這個便宜妹妹,就這麼喜歡?

還有慕斯爵和楚雲,到底是什麼關係。

葉奕深是知道,西門集團和盛世集團,是有合作關係的。

但是,他完全沒想到,楚雲連這種聚會,都會邀請慕斯爵夫妻一起參加。

他之前不是已經有意向,要加入魔牌了?

而宋九月夫妻,可是把魔牌當死對頭的。

尤其是宋九月,跟著葉奕深的舅舅葉清風,這些年,一直都在跟魔牌作對。

要不是魔牌那邊,一直不準動葉清風,葉奕深早就想替葉家清理門戶了。

「楚總,慕總,宋小姐,你們好。」

清脆的聲音,宛如黃鶯,又像高山流水一般,讓人聽得心神蕩漾。

該講不講,這陸深的聲音,和他的外貌,完全沉正比,乾淨又清脆。

要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宋九月都以為眼前人,並不是什麼影帝,也不是魔牌的新任紅桃金,而是一個還在讀書的大學生呢。

真的就跟里的陽光校草,一模一樣。

「紅桃金先生好。」

低沉又薄涼的聲音,在宋九月耳邊響起,和陸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一偏頭,就看見狗男人,正十分幽怨地看著她。

嗯嗯,這種醋慕斯爵也吃?她只是單純的站在女性角度,打量陸深好嗎?

「慕總好,沒想到慕總和楚總關係這麼好,連我的身份,你也知道,看來楚總對慕總,還真是完全毫無保留的信任。」

陸深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依舊帶著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而且眼神,也沒有任何的殺氣,就好像真的是單純在評價,兩個人關係好一樣。

但是在場的,都是聰明人,自然聽得出來,陸深的話裡有話。

「陸影帝見笑了,其實我和慕總,私交一直都很好。而且西門集團的珠寶,慕總是最大的供應商,所以我覺得,這次合作,肯定是要帶慕總一起發財的。」

楚雲可是個人精,聽到陸深這麼說,沒有絲毫的慌張,還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什麼,慕斯爵是最大的供應商,你騙誰呢?」

這下,倒是坐在輪椅上的葉奕深有點沉不住氣了。

眾所周知,這西門集團,是全球最大的珠寶集團老大,就是自己珠寶礦,什麼時候,輪到慕斯爵給供應了,真把他當三歲小孩嗎?

「葉總這話,我就不愛聽呢。我們西門集團,雖然確實自己有礦,但慕總的礦,可不比我們少。何況這種商業機密,怎麼能隨便被人知道?葉總這麼小看我們慕總,我可是要不高興的。」

楚雲蹬鼻子上臉,一副護短生氣的模樣,氣得葉奕深臉更黑了。 只見司徒海一雙眼睛也是獃獃的,但他畢竟是慕夏的父親,沒有流露出現場男賓那種貪戀的眼神。

不過他的雙眼綻放出了一抹精光。

憑慕馨月對司徒海的了解,司徒海現在一定覺得如獲至寶。

忽然有了一個擁有絕色美貌的女兒,司徒海一定樂壞了!

這可不行!

她不能讓慕夏分走屬於她娘倆的寵愛!

是她低估慕夏了,她不能讓慕夏留下來!

慕夏走下樓梯就去看自己那個「好妹妹」的表情。

司徒清珊的表情已經極盡扭曲,顯然她的外貌完全超出了司徒清珊的意料。

慕夏相信,如果這裡不是站滿了人,司徒清珊恐怕都會上來抓花她的臉。

女孩子的嫉妒心,有時候可比原子彈還要可怕。

慕夏假裝看不懂司徒清珊臉上的表情,走過去笑盈盈地問道:「妹妹,祝你生日快樂。不過,你怎麼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是哪裡不舒服嗎?」

慕夏擁有銀鈴般好聽的嗓音,說話時宛若潺潺流水帶過銀鈴一般清脆美妙,但這聲音聽在司徒清珊的耳朵里,只覺得跟割鋸一樣刺耳。

司徒清珊很努力才維持住了正常的表情,強擠出一抹乾笑說:「沒,我很好……」

「你沒事就好。對了,你借給我的這條裙子真好看,很合身。」

她故意咬重了「合身」兩個字。

司徒清珊的怒點被戳到,一時間渾身的血液都在倒流,隨即一起湧上天靈蓋。

故意的!

慕夏一定是故意的!

「你……」

司徒清珊一開口,血氧有點供不上,雙眼忽得一翻,竟然生生被她自己氣暈了過去。

「啊……妹妹!」

慕夏也沒想到司徒清珊會直接暈倒,她下意識上前去扶,但動作慢了一步。

只聽「嘭」一聲,司徒清珊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她頭上的髮飾立刻亂作一團,原本眾星拱月的她臉色蒼白,頭髮凌亂,狼狽不堪。

「珊珊!!」慕馨月立刻衝到台上。

擔心之餘,她還不忘記慕夏,故意看準了方向,用肩膀一把擠開慕夏。

慕夏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正好又站在搭建的台上邊緣。

她這麼被外力忽然一撞擊,整個人站立不穩向台下倒去……

但她快速做出了防禦措施,雙手護住頭。

這樣就算摔倒,不至於會磕到腦袋。

然而讓慕夏意料之外的是,她並沒有像自己預料的那樣摔倒在地,因為一雙大手穩穩托住了她的薄背,另一隻手則是環住她的腰肢,直接把她從台上抱了下來。

慕夏雙腳著地站穩后,下意識去看那隻手的主人。

只見一張冷冽的俊臉正皺著眉看著她:「穿那麼高的鞋子,想摔死嗎?」

這又不是她自己選的!

慕夏張嘴想反駁,但還是忍住了,畢竟也是好心。

如果不是他,她肯定要重重摔一跤。

慕夏把反駁的話咽回去,剛要說謝謝,司徒海湊了上來——

「寶貝女兒啊!你沒事吧?剛才爸爸要來扶你的,沒想到夜少比我快了一步……夜少對你可真好啊!」

司徒海的語氣意味深長,臉上滿是關懷的表情。

那邊被眾人抬起來往樓上扛的司徒清珊,司徒海連看都沒看一眼。

慕夏心裡饒有興味,她這個爸爸……她差點就信了他真的是一個疼愛女兒的好爸爸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