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以前,張小凡還可能會有些自卑,但是經歷了這麼多次生死之後,對這些物質上的東西,張小凡已經不再那麼看重了。

因此,這些公子哥引以爲傲的物質資本對張小凡來說,一文不值!

看到對方的戲虐之色,張小凡嘴角微撇,直接走了進去,這裏包括蘇倩倩在內,共有五男六女,這些人都不屑的看着張小凡,尤其是在阿杰身邊的一個高挑女生,她抽着煙,不屑的說:“這位是倩倩你的男友啊,嘖嘖,穿的夠……非主流哈。”

“哈哈……”其他人都笑了起來,有人甚至是笑的眼淚水都出來了。

“不但非主流,關鍵是,來到這裏居然還穿成這樣。”

“我看他第一次來吧,這裏消費可不便宜哦。”女生朝蘇倩倩看去,揶揄道:“倩倩,你家裏條件也不差,怎麼找他呀?”

言下之意就是找的男友太掉檔次了,丟臉。

張小凡一直沒說話,因爲他想看看蘇倩倩的迴應。

蘇倩倩聽着這些話,她深吸一口氣,突然,反手便是一巴掌朝着女生打去,面色猙獰的說:“陳芳芳,你算什麼東西,也敢這樣說我男朋友。”

所有人都驚呆了一般,不可意思的看着蘇倩倩。

在他們的印象中,蘇倩倩溫柔可人,是斷然不會突然罵人的,更不用提打人了,但是此時,蘇倩倩的所作所爲突破了他們的認知。

陳芳芳捂着臉尖叫道:“蘇倩倩,你竟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蘇倩倩不示弱說。

陳芳芳看向阿杰,跺着腳說:“傑哥,她欺負我。”

阿杰把煙一扔,說道:“蘇倩倩,你怎麼能打人啊。”

“誰讓她罵我男朋友,她算什麼東西。”蘇倩倩不示弱說。

“他真是你男朋友?我看你是故意氣我的吧?倩倩,我對你的心意你應該瞭解,都這麼久了,還不願意接受我嗎?”

張小凡被這個人的話弄樂了,說:“這位朋友,你心也太大了吧,你以爲倩倩爲了拒絕你才找我做男朋友?你小說看多了吧。”

“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和我這樣說話?”阿杰臉色猙獰的說。

蘇倩倩擋在張小凡面前,說道:“阿杰,不許你兇小凡。”

“哼,倩倩,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倒要看看,你男朋友厲害在什麼地方。”阿杰說着,朝四周幾個朋友使了個眼色,一羣人立刻站了起來,虎視眈眈的看着張小凡。

“小子,給你個機會,跪下說我是狗,我不配倩倩,我馬上讓你走,否則……”阿杰冷笑不已。

張小凡被弄樂了,看了看桌上的啤酒瓶,正欲拿起來就砸,門突然打開。

一個大漢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屋子裏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這個人看了一圈包廂裏的衆人,突然,他目光看着陳芳芳,冷冷說道:“剛剛你敢踢我!”

隨着壯漢說着話,數十個威猛高大的男子涌了進來,這些人一看就都是狠角色,身上幾乎個個都有刺青,還有好幾個臉上有着猙獰的刀疤。

包廂裏的畢竟都是小年輕,別看阿杰他們剛剛對張小凡很兇狠,但那是以爲張小凡好欺負,真遇到硬茬子,比誰都怕。

他當即拉了拉陳芳芳衣服,說道:“怎麼了?”

陳芳芳畢竟一直是嬌生慣養的,不肯吃虧,到目前還認不清形勢,她嬌斥道:“剛剛我上廁所,這個老流氓拉着我要陪他喝酒,我當時就朝着他命根子踢了兩腳,哼,現在看他居然沒事,真是便宜他了。”

阿杰連忙拉着陳芳芳,讓她少說兩句,隨後阿杰拿着中華煙,擠出笑容湊過去說:“這位大哥,我是李剛的兒子,李剛你知道吧,交通局局長,剛剛的事就這麼算了……”

“李剛,你嘛你這麼牛逼我還以爲是警察局呢,原來是交通局啊。”

“是交通局,不過……”

“滾!”壯漢一把將阿杰踹飛了出去,隨後來到陳芳芳面前,冷冷說道:“臭娘們,你挺狂啊。”

陳芳芳冷笑一聲,說道:“你知道我爸是誰嗎?警察局隊長,哼,你要是惹了我,你們這些混混就全部進牢裏蹲着。”

幾個混混一愣,隨即,爆發出一陣鬨笑。

陳芳芳嬌罵道:“你們笑什麼?”

壯漢冷笑着說道:“知道我是誰麼?道上都叫我,黑哥!” 聽到黑哥這個名字,阿杰面色大變,不僅是他,就算是他的其他朋友們也是面色大變,尤其是陳芳芳,腳一軟,幾乎要跌倒。

張小凡好奇的輕聲問蘇倩倩,“黑哥是誰?”

蘇倩倩迴應:“黑哥是附近一個黑社會老大,據說後臺很硬,就連警察局長都給他面子,手下又聚攏了一批好勇鬥狠的打手,誰要是招惹他,都死的很慘,由於他的心狠手辣,所以道上都叫他黑哥,意思是心腸很黑的意思。”

張小凡詫異的問:“你對這些很瞭解啊。”

“額……我叔叔以前和我說的。”蘇倩倩說道。

此時陳芳芳俏臉全都白了,她連忙退後到阿杰身後,輕聲道:“黑哥,我們不是故意的。”

此時阿杰哪還敢管陳芳芳的破事,他當即離陳芳芳遠遠的,說道:“黑哥,我和這女的只是普通朋友,那個……要是沒事的話,我們先走了。”

這些人都是人精,尤其是阿杰,在知道對方居然招惹的人是道上的黑哥之後,他知道陳芳芳徹底完了,現在就算是陳芳芳她爸過來,恐怕也要被揍一頓。

他原本就是想要泡妞來着,世界上女的那麼多,他可不會爲了陳芳芳去出頭,再說了,出頭也是找死,因此他很聰明的撇清了和陳芳芳的關係。

陳芳芳臉更白了,一臉不可思議的指着阿杰說道:“你……你居然說這種話。”

阿杰躲避着陳芳芳的目光,硬着頭皮說:“陳芳芳,你廢話怎麼那麼多,誰讓你招惹黑哥來着的,要不這樣,你道歉。”

陳芳芳知道,阿杰看來是幫不了她了,這男人根本靠不住,她當即哭喪着臉說道:“黑哥,我對不起,剛剛不知道是您,嗚嗚……”

黑哥冷笑的掃視着陳芳芳的胸口,暗道今晚有得玩了,光是這胸,起碼夠自己玩個三天三夜。

不過要自己就這麼容易的放過她,也是斷然不可能的,要不然以後傳出去,自己的面子往哪裏擱?

當即冷笑着說:“放過你也行,這樣,我就住在樓上的六零三室,你待會過來,好好給我道歉。”

陳芳芳臉色更白了,她也不是雛了,從對方的神色態度上,她知道自己若是過去的話將會面對的什麼。

她驚恐萬狀的說:“黑哥,我身體不舒服,不去了,不過我可以給你錢。”

“錢?”黑哥眼睛一瞪,哈哈笑着說:“老子就是不缺錢,你居然說給我錢,你以爲你是誰?”

說完一揮手,後面兩個小弟涌了上來,黑哥冷冷命令:“把她給我帶到我的房間。”

“啊……不要,不要,救命,救命,嗚嗚嗚……”

陳芳芳尖叫着,可是轉眼間便被黑哥的手下捂住了嘴巴,她只能瞪大了眼睛求救。

張小凡在一旁一直冷眼看着,沒有任何波動,蘇倩倩碰了碰他,說:“救人不?”

“這女的之前那樣對你,救她幹嘛?讓他去好了。”張小凡無所謂的說。

“呵呵,我也是這麼想的。”蘇倩倩吐吐舌頭說。

黑哥望着場中的一些人,他很滿意這些人的臉色,每當看到這些人懼怕自己,畏懼自己,他心中就無比的舒爽,他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這時候,他面色突然一凝,只見角落中的一男一女,臉色居然沒有任何的害怕之意,尤其是那個美女,還吐吐舌頭,顯露出一副俏皮的模樣。

這簡直是豈有此理,沒把自己放在眼裏啊。

他當即指着蘇倩倩說道:“你笑什麼呢?”

蘇倩倩攤手說:“沒笑什麼啊。”

黑哥來了興致,嬉笑着說:“看你的樣子,似乎不怕我。”說話間,上下掃視着蘇倩倩,目露邪光道:“今天真是好運氣,沒想到這間包廂裏有這麼多美女,你也跟我來一趟吧。”

又有兩個小弟涌了上來,不過這時候,張小凡猛地衝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出腳,兩腳便把兩個小弟打飛了出去。

“本來不想動手的,但是你們居然敢惹我女朋友,找死!”張小凡怒罵道。

蘇倩倩一副甜蜜的樣子說:“小凡,其實我也能對付他們的。”

“那怎麼行,我女朋友被人打,我哪有旁觀的道理。”張小凡搖搖頭說。

兩人的對話讓周圍人臉色怪異,這壓根就是沒把黑哥放在眼裏嘛,黑哥哪裏吃得下這口氣,怒聲說:“今天特麼的見鬼了,兩個小毛孩敢惹我,都給我上,今天我要把這小白臉的腿打斷!”

隨着他話音的落下,身後一羣壯漢涌了過來,張小凡幾乎瞬間衝了出去,一拳砸向當先的一人。

如今張小凡經過上一次的浸泡靈液淬體之後,他的骨骼和肌肉都有了充足的改變,這一拳直接將對方拳頭砸的骨骼碎裂,這個人捂着拳頭痛苦後退。

緊接着另外兩邊衝來兩人,張小凡反身再是兩拳,他打架的時候可以說毫無章法,但就是這樣的打法,幾乎就是一拳一個敵人,沒有一人能夠承受得了張小凡的一拳。

黑哥臉色當即大變,他看出張小凡很明顯是練過的,但是縱然他見識再多,也沒想到這張小凡力量這麼強,這超乎了他的認知。

轉眼間,他手下的小弟便一個個被打趴下了,黑哥很想跑,但是腳現在都軟了,哪裏逃得了?

此時不要說黑哥,就連阿杰這一羣人,也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幕。

這蘇倩倩的男朋友是什麼身份?武林高手?跆拳道大師?還是散打王!

幾個女生更是眼冒桃花的看着張小凡,這纔是真男人啊,對其她女生不屑一顧,但是自己女朋友要是被人欺負,第一個衝上去揍人家。

“這位……小兄弟,剛纔的一切都是誤會,那個……都是道上的,此事要不就這麼算了。”黑哥此時是真怕了,剛剛看了一圈自己的小弟,受傷最輕的一個手指都被砸斷了,而另外幾個,不是手臂斷了就是腿歪了,可謂是形勢悽慘,這種情況下,理智告訴他,還是求饒比較好。 張小凡冷笑道:“就這麼算了?你把我女朋友都驚嚇到了,你居然輕而易舉的說一句就這麼算了,你剛剛的霸氣去哪裏了?”

黑哥苦着臉說:“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不小心冒犯了你,要不這樣,這裏的ktv我也有股份,以後你們在這裏隨便玩,然後……”

他掃了一眼蘇倩倩,湊到張小凡耳邊,輕聲說:“我介紹幾個妹子給你,還是處……”

“你說什麼呢?”蘇倩倩雙臂環抱,走上來冷冷的說。

張小凡心虛的看了她一眼,只見蘇倩倩狠狠瞪了過來,冷冷說:“你要是敢胡作非爲,大刑伺候。”

張小凡當即心中一凜,怒視黑哥說:“你特麼胡說八道什麼呢?你以爲我像你這樣。”

黑哥求饒道:“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你說你是這裏的股東?”張小凡問。

黑哥點點頭。

張小凡眼珠子一轉,朝阿杰這些人冷冷說道:“還留在這裏幹嘛,都給我滾吧。”

阿杰他們早就想走了,只不過張小凡和黑哥在聊天,所以都不敢說話,此時聽到張小凡的話語,一個個也顧不得什麼臉面,均都是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讓你小弟們也出去吧。”張小凡朝黑哥揮揮手說。

黑哥連忙讓人過來把受傷的一羣人帶出去,等人一走,此時包廂內只剩下張小凡,蘇倩倩和黑哥。

“來,坐。”黑哥連忙邀請張小凡和蘇倩倩他們坐下。

張小凡擺擺手,說道:“我問你點事,你得老實交代。”

“行。”黑哥點頭。

“我問你,你們這個ktv裏面,是不是發生過怪事?”張小凡說話的時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黑哥,這樣的話,萬一對方欺騙自己,自己也能看得出。

黑哥面色變了變,嚥着口水說:“你突然問這些幹什麼?”

張小凡說:“我朋友的女兒在這裏失蹤了,我懷疑,你們這ktv有問題。”

黑哥連忙搖頭,說:“肯定他們搞錯了,我們這裏怎麼會有問題。”

“哦?這樣嘛?”張小凡輕笑一聲,突然,張小凡邊上出現一個人影,這個人影面孔腐爛不堪,吊着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黑哥,喃喃道:“還我命來……”

“啊……”黑哥當即癱倒在地,驚恐萬狀的喊道:“不要過來,你們不是我殺的,不是我啊,我也是替人辦事。”

“秦小雨,回來吧。”張小凡輕道一聲,秦小雨當即又鑽回了古鏡中。

見黑哥被嚇得差不多了,張小凡站起來,陰冷說:“你也看到了,剛剛那個就是在這裏慘死的人,你要是不老實交代,我就讓她天天纏着你。”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黑哥驚恐的說。

從對方的樣子來看,這黑哥只是一個普通人,要不然剛剛也不會被自己欺負的那麼慘,因此,張小凡斷定,這黑哥背後另有其人。

所以他才把黑哥留下,追問這裏到底發生過什麼,如今看黑哥的樣子,這裏還真有問題。

這黑哥顯然很怕鬼,聽到張小凡威脅之後,驚恐萬狀道:“大師饒命啊,我都是被逼的,都是我老闆,他讓我帶那些女孩子去地下室的,我什麼也不知道啊。”

“地下室。”張小凡問:“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老實交代。”

黑哥無奈的說:“事情也是這兩年發生的,我老闆是我們幫派老大,以前是一個小老闆,我們勢力還沒有發展的這麼大,後來開了這個ktv之後,生意也很差,一度都要倒閉,不過就在前兩年,我老闆突然拿回來了一個罐子,他把罐子單獨放在了地下室,每隔一陣子,他讓我抓幾個流浪漢去那間地下室,從那之後,我老闆勢力越做越大,我們ktv生意也火了起來,不過最近,我老闆要求我抓一些年輕的女孩子去地下室……”

“混蛋!”蘇倩倩聽了氣憤不已,冷冷說:“一定是養小鬼了。”

“走,帶我們去地下室。”張小凡說。

“啊……”黑哥當即給跪了,哭喪着臉說:“不能啊,我們以前有一個小弟帶人進去,就因爲好奇看了裏面一眼,然後就沒有出來過。”

“哼,那是因爲裏面有鬼。”張小凡說,“還不帶路,要是晚了,我馬上讓剛纔的鬼弄死你。”

黑哥眼角跳動了一下,面對威脅,他當即說:“那……好吧。”

三人走了出去,張小凡不放心,威脅道:“少耍花樣,否則讓你死的很慘。”

走的時候,蘇倩倩低聲說:“小凡,你怎麼突然來這?”

張小凡大致的把和厲青山的事說了一下,同時他好奇的問道:“你怎麼也在這,還和那些人在一起?”

這個問題剛纔張小凡就想問了,不過剛纔不方便,他相信蘇倩倩此次過來,一定有什麼事,他可不相信是爲了那心高氣傲的阿杰。

蘇倩倩一愣,眼睛閃爍了一下,擠出笑容說:“就是和朋友……”

“不可能,你和那些人關係怎麼樣以爲我看不出麼?”張小凡直接說。

“這……”

“倩倩,你不會我也隱瞞?你是不是揹着我做什麼事?”張小凡深呼吸說。

蘇倩倩深吸一口氣,說道:“小凡,請你相信我,我只能說,我絕對不會害你,但是有些事,你不知道的好。”

說着,蘇倩倩似乎不想再說話了,快步跟了上去,看着蘇倩倩背影,張小凡很是無奈。

他不是說不信任蘇倩倩,關鍵他是怕蘇倩倩出什麼事。

不過看她似乎不想多說的樣子,張小凡想着以後找機會自己調查了。

搖了搖頭,張小凡當即給厲青山發去了信息,說他們發現地下室有問題,速來。

三人坐着電梯,直達地下一層,緊接着,黑哥帶着兩人來到一扇鐵門面前,他緊張的拿着鑰匙開門,門推開,出現的,是一階黑暗的樓梯。

“那間房間就在下面。”黑哥顫抖的說。

張小凡眯起眼睛,說道:“下去吧。”

“啊,還要下去……”黑哥面色大變,急匆匆說:“別衝動啊,下面的鬼很恐怖。”

張小凡搖搖頭,推着黑哥說:“下去。”

正要下去的時候,手機突然傳來信息。

厲青山:ktv三樓發現鬼,你們怎麼跑去地下室?馬上狼人殺遊戲了,大家規則懂嗎?不會不懂吧?求打賞!!! 厲青山:ktv三樓發現鬼,你們怎麼跑去地下室?

看到這條信息,張小凡瞳孔驟然一縮,這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說,這裏有好多鬼?

這樣想着,黑哥突然推開張小凡,順着樓梯跳了下去,一邊跑一邊大喊:“老闆,老闆,有人要鬧事……”

“砰!”

撿來的極品總裁 底下漆黑色的大門驟然打開,一股黑霧噴涌而出,隨即,裏面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小黑,今天我可沒讓你帶人肉過來啊。”

說話間,一雙乾枯的手掌伸出門框,手掌呈現蒼白之色,整個手掌很瘦,瘦到只剩下了皮包骨頭。

“老闆,這兩個傢伙實力很強,我的小弟都被他們打趴下了,你可一定要救我啊。”黑哥哭喪着臉說。

地下門口處,一個黑影從門口走出,張小凡和蘇倩倩退後一步,他們均都是感受到了對方力量的強大。

“砰!”

也就在這時,兩人背後樓梯口的門突然關閉,黑哥爬起來大笑道:“哈哈,兩個腦殘,被我騙了吧,待會你們就做我老闆的食物吧,哈哈哈。”

張小凡厲喝道:“原來根本沒有什麼你老闆養鬼,而是你自己在養。”

黑哥得意道:“以前的我只是一個小混混,但是自從我接回老闆之後,我的勢力現在已經發展的這麼大了,而我付出的代價,僅僅是每個禮拜給我老闆送些食物,你說,值不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