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來一頭也就算了,可是沒想到一來就是五頭。

這不是要人老命了嘛。

「跑!」

這一個想法剛在林凡腦海里流轉而過,林凡便已經準備好了。

呼哧!

剎那之間,林凡一遁千里,想要從這裡離開。

「咫尺天涯,已經被小爺修鍊到了一定境界,跑路是絕對不成問題的。」

林凡對咫尺天涯很有信心,可就在林凡遁入虛空的剎那之間。

整個虛空都彷彿凝固了起來,猶如一層層隔膜一般,將林凡的去路擋住。

「這完全就是不給人希望啊。」林凡面色大變,直接被從虛空之中擠壓了出來。

「人族,你是跑不掉的,乖乖的將古聖祭壇交出來,或許我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跟這人族多說什麼,直接將其斬殺。」

「沒錯,天意已經怒了,我們身為天意的代表,怎麼可能讓其如此放肆。」

「殺……。」

突然之間,天地震蕩,五大古族至高瞬間出手。

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將林凡包裹起來。

在這股力量之下,林凡臉色一變,在這股力量之下,很有可能會被絞殺而死,一點希望都沒有啊。 璀璨神光照耀四方,天地四方皆是五大至高的力量,每一種力量都各有不同,但唯一相同的便是,這五股力量都強悍無比,讓人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狗急了都知道跳牆,更不用說小爺了,你們這群狗東西竟然不知羞恥的聯手,小爺就跟你們拼了。」

「哈哈,人族你有什麼可拼的,乖乖的受死吧。」

五大至高絲毫沒有將林凡放在眼裡,抬手之間,天地壓制,在他們眼中,這人族就是螻蟻,絲毫沒有翻身的機會。

「哈!」

林凡暴喝一聲,法力翻滾,凝聚成一條條法力巨龍纏繞在周身,這些法力巨龍如同真正的巨龍一般,鱗甲分明,散發著陣陣寒光。

「九天十地!」

林凡一聲吼出,天地震蕩,一股莫名的氣息直達天際。

「咦,這人族既然還有這等本事。」

五大至高每一個都是戰天戰地的絕世強者,對於力量的波動那自然是敏感異常,如今林凡怒吼四字,卻是造成了種種異象。

一種唯我獨尊的氣息,如同一枚枚利劍一般,穿透虛空,直逼五大至高。

「你們已經徹底的惹怒我了,今日我就要施展畢生所學,將你們全部斬殺。」林凡暴喝一聲,氣勢高漲,雙掌翻滾,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哦,畢生所學?哈哈,那這倒是有趣了啊。」至高們笑了,顯然是沒有將林凡放在眼裡。

林凡看著五大至高,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能不能成,就看現在的了。

「萬界獨尊降龍十八飛天日地……。」林凡一口氣說出一大串名字,說到最後,林凡也不知道自己給這招起了什麼名字。

「給我死。」

轟隆!

林凡雙掌推出,浩瀚法力凝聚成龍,咆哮而出。

遮天蔽日的光芒耀眼無比,整個天地都如同充斥在一片光輝之中。

「哈哈,沒想到我們五大至高在此,天地之間,竟還有人敢跟我們放肆,這倒是從未有過的事情啊。」

五大至高狂笑著,想要好好玩弄對方一番。

「跑!」

林凡沒有任何猶豫,如今天地一片光明,根本看不見人,這種最佳時刻,如果還不跑的話,那可就真的煞筆了。

如今五大至高在此,拿什麼跟對方拼啊,就算是將內褲反穿,也干不過對方啊。

砰!

林凡的攻擊對於五大至高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根本沒有一點難度。

「哈哈,這就是你所說的畢生所學不成?孱弱的人族,的確夠孱弱。」

「咦,人呢。」

至高們大笑而起,彷彿是對這人族所說的畢生所學而感到可笑。

可是眨眼之間,卻發現,眼前那裡還有這個人族。

「我們上當了,這人族太卑鄙了,竟然趁機逃跑了。」

「嗯,怎麼會這樣,周圍的虛空已經被我們凝固,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這人族的氣息,剎那之間消散了,這到底哪裡去了。」

……。

而此時在這群古族至高的面前,林凡進入隱身狀態,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就怕被對方發現,然後來個組合拳,送自己上西天。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林凡心中保佑著,這一次發生的事情,讓林凡一時半會無法反應過來,這實在是太坑爹了。

你說先前遇到「聖」與「桀」也就算了,畢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其鎮壓,按照正常的套路,事情也該到底完美結束了。

可是讓人崩潰的便是,這竟然還引來了天意。

天意是啥?只要腦子不笨,心中都有數啊。

可是這最為禽獸的還遠遠不是這個,也不知道這五個至高是從哪裡出來的。

一個個就跟打了雞血一般,看到林凡就像干,這讓林凡壓力很大啊。

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隱藏起來,哪裡還能讓這些至高逮到自己啊。

十死無生啊。

不過憑藉自己絕對的智商,確實在這十死無生的狀況之下,尋找到了一線生機。

「這螻蟻到底哪裡去了?」

五大至高心中疑惑萬分,不知道這螻蟻一般的東西,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其中一名至高,身高萬丈,剎那之間,一步跨出,那深邃的雙眸,猛的爆發出兩道金光。

金光掃視天地,轉眼之間,金光消散。

「這方天地,沒有這個人族的身影。」這頭至高眉頭一皺,顯然是無法接受,一個螻蟻一般的人族,能夠在他們手中逃跑一般。

「呼!」

此時林凡嘆了口氣,好險啊,在這頭至高掃視天地的時候,林凡還真害怕對方發現自己。

可是看現在這情況,對方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

「哈哈,系統不愧是系統,隱藏自身的氣息,就算是至高也探查不出,曾經修鍊這隱身之術的選擇果然是對的,有多少次在危機之中,就是憑藉這等神技,死裡逃生啊。」

「一群豬,出來。」

就在林凡還沒有興奮多長時間的時候,一股浩瀚之音,猛的在虛空之中震蕩而起,這聲音如同利刃一般,將虛空都割裂的破碎開來。

剎那之間,林凡心中大驚,就這眨眼功夫,一枚枚割裂虛空的利刃,不知道何時已經快要出現在林凡的面前。

「天意發現自己了。」

林凡身形閃爍,立馬從虛空之中閃爍出來,面對這五大至高,他都感覺快要崩潰了。

「可惡,原來這個人族一直都在這裡,這到底是什麼功法,竟然能夠隱藏氣息,躲避我們的探查,等會將其拿下,讓他交出這門神通。」

「他將聖斬殺,肯定得到了聖所有的寶貝,我們只要將其斬殺,就能全部得到。」

五大至高剎那之間,千百拳揮出,對於這些強者來說,每一拳都能震碎一方世界。

「看來只能拼一把了,如果不拼,那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八荒**,唯我獨尊。」

林凡一招打出,自身所有武道神通凝聚到了一點。

林凡擁有系統,升級所需要的都是經驗,但是林凡掠奪了不知多少強者的本命精氣神,自身底蘊更是達到了一個瘋狂的地步。

在同階之中,可說是無敵的存在,就算是越級戰鬥,那也不成問題。

林凡知道,自己這全力一擊,根本無法抵擋住古族至高。

「莫非這個時候,還需要使用天地真經不成?」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林凡並不想使用。

但是將聖斬殺之後,得到了一兆聖陽丹,對林凡來說,這無疑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力量,貫穿而來。

林凡眉頭一凝,這股力量不可抵擋,如果不使用天地真經的話,或許真的抵擋不住了啊。

「叮:系統滲入古聖祭壇成功。」

「叮:獲得新的功能。」

「燃燒半兆聖陽丹,打開萬界壁壘,穿梭一方世界。」

林凡此刻聽到這系統的提示聲,猛的一喜。

「卧槽!來的也太及時了吧。」

……。 五大至高最強一擊,勢必要就將林凡鎮壓,可卻發現打了個空,浩瀚的力量將天地打的千瘡百孔,可是那人族的身影早就不知哪裡去了。

「又哪裡去了。」

至高們氣的快要爆炸了,眼看就要得手,卻又不見了,這如何不讓人憤怒。

五大至高齊刷刷的看相虛空,希望天意能夠指一條明路。

可是此刻天意也是沉默不語,這一次是徹底的消失了,而不是先前那般,隱藏起來。

「古聖祭壇,莫非這人族借用古聖祭壇的力量不成?」

天意心中猜測,但很快便否定了,古聖祭壇溝通萬界,可穿梭世界,但是所想降臨的一方世界,必須有所聯繫,才能降臨。

只是這人族剛得到古聖祭壇,怎麼可能擁有這等本事。

不過對於天意來說,這也已經無所謂了。

過不了多久,萬界打開,各方天地都將為己所用,這人族雖說得到了古聖祭壇,但最終還會回歸到自己的手掌心中。

……。

一陣天旋地轉,哪怕如今林凡的修為足夠逆天,卻也有種想吐的感覺了。

「燃燒半兆聖陽丹,就能穿梭世界,剛剛系統一直沒出聲,莫非就是在研究這古聖祭壇不成?」

當林凡睜開雙眸的時候,卻發現這片天地是那麼的熟悉。

「原來玄黃界的靈氣是如此的稀薄啊。」

曾經在玄黃界的時候,林凡到沒有感覺靈氣有何不同,但是當回到玄黃界的時候,卻發現玄黃界的靈氣,不足古聖界的千分之一。

在穿梭世界的時候,那堆積如同一座小山的聖陽丹徹底的燃燒,化成一條聖陽巨龍,灌入到古聖祭壇之中。

而古聖祭壇如同巨樹一般,枝幹滲入在無數虛空之中,延伸到一個又一個的世界。

僅僅一個念頭,想去哪便能去哪。

林凡在古聖界已經快五年了,到也想回玄黃界看一看。

最為關鍵的便是,帶一些人上去。

萬界大開,大千世界都要倒霉。

就算你禁錮飛升壁壘,隔絕永恆之路也沒有用。

最終只能幹坐著等死。

林凡看著周圍,這是一片茂林,蒼茫古樹拔地而起,遮天蔽日,耀眼的烈陽,只能透過那密密麻的樹葉縫隙,穿透一二。

颯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