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當時自己真的仔細看了,肯定能看出來那隻女鬼跟這家女主人不是一個樣子,當時自己就應該動手了。

倘若當時真的動手了,那自己現在,就不用這麼費勁的想辦法了,早就讓這些扼殺在搖籃裏了。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後悔也是沒什麼用處的,再者說來,有後悔的那個時間,還不如好好的想想現在要怎麼辦呢。

“這個還用問嗎?我肯定是想離開這裏啊!我不想害人,雖然我是個野鬼,但是我真的不想害人的,沒有回頭路的。”

女鬼說的十分認真,也十分糾結,看着就好像是她真的一丁點兒私心都沒有一樣。

但是如果這隻女鬼真的很平淡的說的話,張昊天和周偉光倒是能相信她幾句,可她偏偏說的這麼激動,這事兒,他來反倒是不相信了!

互相看了一眼之後,不管是張昊天還是周偉光,全都明白了。

這隻女鬼經過一晚上的思想鬥爭,肯定是已經放棄離開這裏的想法了,所以,她現在真的是一門心思的想繼續留下來。

“行的,我們明白了,那我們就去想辦法了。”張昊天笑呵呵的看着女鬼,像是真的相信了她一樣。

說完,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帶着周偉光一起,準備離開。

沒話說,事情都這樣了,還有什麼話可以說?這隻女鬼就是鐵了心的想留下來了,有勸說的時間,還不如回去好好想辦法了,畢竟鬼的執念要是產生了,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的放棄的。

女鬼似乎覺得有些糾結了。

“我現在需要怎麼做?我應該怎麼配合你們? 婚有暗香來 有沒有什麼事兒是我可以做的?”女鬼不斷的發問。

“你放心好了,我們會好好的計劃一下的,然後再來告訴你。”張昊天仍舊是一臉認真的說着。

還什麼計劃一下,這個計劃本來就有了!但是誰也沒想到,這隻女鬼變化的速度這麼的快,也就一個晚上的時間,這隻女鬼竟然就想留下來了。

既然都想留下來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直接就回去準備連着這隻女鬼一起解決了也就是了。

“這個我放心,但是我真的什麼都不用做嗎?”女鬼糾結的問着,看着這個樣子,這要是真的一點點都不需要她幫助的話,那她肯定會心裏十分難過的。

“真的不用,你啊,就在這裏好好休息就是了。”周偉光婉拒了那隻女鬼的好意。

還什麼幫忙呢,還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呢?要是真的把計劃說給她了,這計劃肯定也就不會成功了!

畢竟這隻女鬼是一門心思的想留下來了,她肯定會破壞掉這個計劃的!

女鬼看他們兩個是真的沒打算跟自己說,也沒打算跟自己幫忙,甚至還要儘快的離開她家,心裏覺得不踏實了。

等到送走了張昊天和周偉光,女鬼默默的站在原地,右手慢慢的撫摸着還沒什麼變化的肚子,“你怎麼看?”

“呵呵,這事兒不需要我看,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離着他們遠一點兒就可以了!”女鬼肚子裏慢悠悠的發出了聲音。 第222章小時候他還說長大要娶我

接下來陸司寒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著小白兔主動送上門來。

畢生有緣 姜南初趕到D.E集團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一路風風火火的闖上頂樓,踢開辦公室的門,入目是陸司寒正在處理文件。

姜南初略微鬆了一口氣。

「不是有小蜜陪著你嗎?」

「小醋桶,現在知道緊張我了?」

「我一直都很緊張。」

「那之前還不願意來公司看我,該罰。」

陸司寒說著一把摟過姜南初坐在沙發上,正準備一親芳澤的時候,辦公室內線響了。

陸司寒微微顰眉,這電話也太沒有眼力見了。

姜南初白嫩的小手支撐著陸司寒的胸膛。

「電話響了。」

「別管它。」

陸司寒一隻大手輕而易舉的就將姜南初兩隻手都舉過頭頂。

原本以為電話響過一陣就該停了,但是卻堅持不懈。

「說不定有什麼大事呢,還是接一下吧。」

「啵。」

陸司寒狠狠的親了一口姜南初的臉頰,隨後來到辦公桌上接起電話。

「什麼事?」

「父親?」

「好的,我知道了。」

陸司寒掛斷電話,坐到姜南初的身邊。

「是誰呀?」

「老爺子派人打過來的電話,說是有一位好朋友的孫女過來,讓我多照顧一些。」

兩人話音剛落下,就有秘書敲門。

「進來。」

「司寒哥哥,你還記得我嗎?」

潘安雁如同一隻花蝴蝶飛了進來。

居然是她!

「姜南初,想不到你居然也在,還真是巧。」

「你們兩認識?」

陸司寒看著這兩人之間的火花,感覺不妙。

「的確挺熟的,昨天開學典禮揚言要打敗我的人就是她。」

「沒錯,我和司寒哥哥是青梅竹馬,我出生第一個抱我的人就是司寒哥哥,小時候他還說長大了要娶我。」

潘安雁甜蜜的說,只不過就是後來出了火災,陸司寒容貌盡毀,這才生疏了。

讓她想不到的是這一切都是陸司寒的計謀,原來他根本沒有毀容,潘安雁由此更加堅定了要從姜南初手中搶走他的決心。

「青梅竹馬?」

姜南初微笑著問。

「我真忘了,這都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

陸司寒只覺得無比冤枉,兩人才過了沒幾天消停日子,怎麼就出現潘安雁這個禍害。

「忘了沒有關係,司寒哥哥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姜南初,我也會和你公平競爭的。」

「胡鬧。」

陸司寒呵斥一聲,他也是看在老爺子的面子上,才會同意讓潘安雁上來,卻沒有想到她是來搗亂的。

「沈承,把這位潘小姐給我請出去,以後我的辦公室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放進來的。」

「是。」

沈承進來請潘安雁離開。

「司寒哥哥,你這深情款款的樣子,更加堅定了我內心的想法,你就是我潘安雁喜歡的男人!」

潘安雁沒有任何顧及的說。

「青梅竹馬,長大后娶她,看來我今天還真是來錯地方,打擾到你們兩人敘舊了。」

等潘安雁離開之後,姜南初冷著聲音說。

「寶寶,不氣了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她會過來。」

陸司寒蹲在姜南初的面前,可以說的上是低身下氣的在哄。

姜南初發現自從陸司寒的容貌恢復了之後,他身邊的鶯鶯燕燕就沒有消停下去。

想到這裡,姜南初伸手捏了捏陸司寒的俊臉,將他做成一個鬼臉。

「都怪你的臉,以前醜醜的時候根本沒有人和我來搶你,不像現在好不容易莉莉絲走了,又來了潘安雁!」

其實背地裡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陸薰茵,只不過姜南初瞞著他而已。

「相信我,沒有人能夠搶走這顆屬於姜南初的心。」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姜南初的心裡怎麼可能舒服。

尤其是這個潘安雁,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說到底她也是看中陸司寒目前的身份,說的來這麼好聽是青梅竹馬,那以前陸司寒一個人拼搏的時候,她又在哪裡呢?

「這樣吧,我再把那面具帶上,等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摘下來,我只給你一個人看好不好?」

陸司寒見不得姜南初委屈,將她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臉頰上說。

「不用,長得好看也是一種優點,沒必要藏著。」

「就知道我老婆是最懂事大方的。」

陸司寒說著一遍又一遍的輕啄姜南初的唇。

兩人都沒有將潘安雁的話當做一回事,但她卻是陰魂不散,三天後的傍晚,姜南初與陸司寒一起溫馨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徐管家拿著一隻禮盒進來。

「先生,這是潘安雁送過來的,我已經檢查過了沒有任何問題。」

陸司寒乍聽到潘安雁的名字都已經忘記了這是誰,感覺到懷裡的小女人身體一僵才想起來那可笑的青梅竹馬。

「拿去扔了吧,以後她的東西不要送進來。」

他一向都是一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人,所有的柔情盡數給了姜南初,再也分不出半點賞賜給別人。

「是,先生。」

徐叔拿著禮盒就要倒在廚房的垃圾桶里。

「等等,我倒要看看送過來是什麼東西。」

這就是女人的劣根性,明明看到了裡面的內容會生氣,但姜南初就是控制不住好奇心。

從徐管家的手中結果禮盒,三兩下就打開了。

禮盒內擺放著的是一塊精緻的草莓蛋糕。

「她還真是有心了,雖然這塊蛋糕看著是不錯,但是我想肯定不好吃。」

姜南初說著用刀叉鏟了一塊送進嘴裡。

這味道是該死的美味,酸酸甜甜居然比蛋糕房做出來的還要好吃。

「味道怎麼樣?」

陸司寒看著姜南初享受的小模樣問。

「味道……味道是還不錯啦,但是不就是做蛋糕嗎,我也能行!」

姜南初說完果斷從廚房裡拿了一條圍裙出來。

「給我繫上,我平時就是不愛做,如果我做出來肯定也是不會差的!」

說起來陸司寒還從來沒有吃過姜南初做出來的東西,只記得唯一一次下廚的她差點把廚房都被炸了。

為她系好圍裙,姜南初轉身撲進了廚房。

「小姐,要不我來幫幫你?」

張大廚詢問道。

「張叔,不用了,不就是做個蛋糕嗎?我可以的。」 那是之前那隻小鬼的聲音,只不過,現在隔着一層肚皮,聽起來有些悶悶的,但是內容還是聽的很清楚的。

“我真的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嗎?”女鬼很開心的樣子,眼睛都跟着亮了起來了。

在山裏當野鬼真的是年頭太多了,所以對於人間的一切,全都太好奇,太想去看看了,這即便是以後看到的時間不會太長久,但是至少自己是享受過了,不至於在自己魂飛魄散之前,會有任何遺憾了。

想到自己以後可能會魂飛魄散,女鬼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又換上了之前這個女主人買的好看的衣服,神采奕奕的出門了。

眼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女鬼開心的都快要上天了。

這就是自己信心心念念想來到的世界了,雖然跟自己生前的那個年代不一樣了,但是又有什麼不好的呢,這裏比從前更熱鬧,更好玩,更多美好的東西了。

眼看着周圍的那些東西,好看的衣服,包包,鞋子,還有路過遇到的那些好看的姑娘,女鬼的眼睛都快要直了。

能留在人間真好,能享受人間的一切,更好!

一想到這些美好的東西,女鬼就想到前一天晚上,那隻小鬼跟自己說的話了。

小鬼說,野鬼要想變成和其他人一樣的,真的是不太可能了,什麼所謂的借屍還魂啊,或者說是重生啊,那都需要很強大的本事,他們顯然是不具備這樣的本事了。

所以女鬼要是真的很想體驗一下人間的一切,現在就是最好的了。

因爲鬼胎需要凝結,就要借用人的肚子,這對於這隻女鬼來說,也是有利的。

回頭等到鬼胎凝結的差不多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到那個時候,這個女主人或許就這麼死掉了,也或許還有活下去的希望,這一切都要看緣分。

所以,女鬼必須要抓緊時間,珍惜時間,這或許是她唯一的機會了。

小鬼很會說話,每一句話都說中了女鬼的小心思,最後,女鬼決定放棄掙扎,也放棄所有的雜念,專心一志的享受自己從前期望的東西。

這也是爲什麼女鬼看着張昊天和周偉光來找自己的時候覺得尷尬了。

她知道張昊天他們會來找,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完全就是沒有準備的,所以當時也沒準備好。

但是女鬼覺得沒所謂了,反正自己的目的是要享受人間的一切,至於其他的,管他們的呢!自己開心就可以了。

眼看着周圍那些美好的東西,女鬼直接把這些不開心的東西全都丟出去老遠。

管他的!幸福跟不幸,誰知道哪一個先來,還是珍惜眼前,玩兒好現在纔是!

就在女鬼瘋狂享受生活的時候,張昊天和周偉光還沒回家。

他們本來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但是走到半路上,周偉光把張昊天叫住了,“咱們還是別回去了,就在這裏休息一會兒。”

並不是周偉光真的不想回去,家裏總是要比外面舒服很多的,但是想着這會兒周瑩瑩和花妖可能在客廳看電視,所以,有些事兒還是在這裏商量一下的好。

張昊天也知道周偉光是什麼意思,也沒吭聲,默默的跟着他坐在了小區的長椅上。

左右看了看,周偉光開始感慨了,“哎,那隻女鬼想要的不過也就是這些了,她現在雖然危險,但是也算是實現了她自己之前的願望了。”

“這纔是麻煩事兒,她要的就是這樣,怎麼可能就這麼走了?”張昊天也知道李不忘要說的是什麼。

“所以說,這個事兒真的是很麻煩了,要是那隻女鬼都不配合,這怎麼才能把她抓出來?要是抓不出來,那隻鬼胎時間一到,自然出生,到時候,危害肯定是很大的。”

“說的就是這個了,還有,那隻小鬼一直都對咱們有意見,從前他就是幫助李不忘的,現在要是真的讓他出生了,他肯定也是要幫助李不忘的,這也就是變相的幫了將軍,所以,這事兒麻煩了。”

張昊天是十萬分的擔心,要是那隻小鬼真的出生了,之後還去幫助將軍了,這就相當於自己多了一個很厲害的對手了。

那隻小鬼從前就很厲害,只不過,那時候小鬼還有些懵懂,對於這個世界的事兒,全都不是很瞭解,只是一味的想要給他父母報仇。

所以當時就算是他的本事比較大,能力比較強,但是做事沒有任何章法,完全是想什麼就弄什麼,這也是他爲什麼總是失敗的原因。

後來雖然有了李不忘幫忙,但是他也還是固執任性,根本就不怎麼聽李不忘的吩咐,甚至好幾次,他都想讓李不忘聽他的指示。

再後來好像就沒見到過那隻小鬼了,真的不知道爲什麼,他現在突然出現了,還是這麼個方式出現的,並且,還是這麼高調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