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迷事與我沒有責任是肯定不可能的,要說有責任我也不知道這責任怎麼來劃分,但我不想孔力為難,是兄弟就應該為他著想,而且這事他也就算是幫我的忙。

「星月,不管出了什麼事,你也要保重你的身體吧。」何幻珊說著就出了被窩,來拉我上床。

這時我才反應了過來,既然達事我不讓孔力為難,那我就只有主動的站出來,尋找盜門中人,想辦法把這件事情給解決掉。

盜門中人身在何處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怎麼和他們聯繫,想說清楚也不找不到正主,當時何幻珊魂魄丟失的時候,我們是差不多把整個縣城都翻了個遍,都沒有找到一絲的線索。

而那黑衣人死在了的監牢中,一個處理不當,就會引發盜門與警察局的衝突,特別是孔力的,他畢竟是在幫我,我也必須得他承擔。

我靜靜的想了想,也沒有去顧何幻珊叫我上床,也沒有顧我只穿著秋衣秋褲,我立即就出了房,叫醒了師兄和了凡,把事情給他們說了一下。

以前不管盜門中人來盜取何幻珊的魂魄,還是在天山搶奪我的神仙草,今日又是一個養鬼的人,我都沒有去想他們的所作所為,也沒有想過讓盜門中的人去死,而如今已經死了一個盜門中人,怕這毛賬只會算到我的頭上來吧。

師兄和了凡在得知事情后,顯得是十分的緊張,出發一時拿不定主意,不知道這事該如何來處理。

「師弟,現在出了這樣的事,確實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要不我們把這事也向師伯他們通報一下,盜門既然不把我正一道給放在眼裡,我覺得我們可以聯合正一道的人,給他們一個痛擊,讓他們嘗嘗我們正一道的厲害。」師兄是看著我,憤怒的說道。

確實這事盜門過於囂張了,我正一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存在,現在他們這樣的做法,完全就是想挑起兩派間的事來。不過這事也確實像師兄所說,把這事通報給青城山,讓師伯他們知曉。

「師兄,人現在已經死了,我們說再多也是沒有用的,能做的就只有把整個事情原原本本的總結出來,然後公佈於天下,讓天下人知道盜門中人所做之事,這樣他盜門想來鬧事也沒有什麼理由。」我也反覆的思考了一下這件事,盜門現在是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的,而我們只有把事情給公布出來,讓天下人來評理。

「星月,公布是可以,但你想想盜門敢來盜取何幻珊的魂魄,又敢在天山搶你的神仙草,他們肯定就不會懼怕事情的公開,還有就是他們不來明的,來暗的怎麼辦,你的親人、朋友他們也不可能像我們一樣防範。」了凡看著我,淡淡的說著。

對呀,這也是個問題,盜門來暗的話,我們是沒有辦法來防範的,不可能讓我的親戚朋友都時刻的呆在我們身邊,這就讓我更加的難辦了。

我們三人一時也沒有好的辦法了,都坐著喝著茶,抽著煙,臉上寫滿的都是愁容,現在主要不知道盜門到底要怎麼樣,根本就沒有辦法進行防範。

「哎,這事給鬧得,現在也沒有好的辦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然能怎麼辦。師兄,天亮后,你就啟程去趟青城山吧,把這事向師伯他們說一下,讓他們知道此事。我這邊再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列出來,我再考慮一下,是不是該告知於天下。」我扭過頭去,對頭師兄說道。

「可以,我天亮后就走吧,不過家裡你就要小心一些了,我也會尋找一下盜門的蹤跡,看看能不能和平的解決好此事。」師兄喝了茶后回應著我道。

事情就這樣安排了下去,我們三人都各自的找事情干,待到天亮以後,師兄就出了發,我和了凡兩人則主要是把這件事情給寫出來。

還有就是孔力那邊,我也得給他一個說法,那黑衣人的屍體到底要如何處理,這也是一個問題,不可能讓孔力長期留著屍體,只是現在不是處理這件事的時候而已。

這黑衣人怎麼就會死呢,我也沒有想通這其中的緣由來,但我相信肯定不會是我們打死的,也不可能是孔力他們給弄死的,這死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孔力那邊也在安排人進行檢驗。

真是多事之秋,現在我們既然攤上這樣一件事,也確實讓大家覺得難辦,不過幸好的是沒有把黑衣人給關在我這裡,而是關在了孔力哪兒,不然我們還真的是說不清楚此事了。

我和了凡去看了一趟黑衣人,到的時候孔力正在安排對黑衣人進行屍檢,但還沒有剖開他的屍體檢查,只是做一些簡單的,黑衣人現在看起來是十分的平靜,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只是七竅都有血跡,臉色鐵青,僅從此看的話,倒像是中毒而死。

「孔兄,這事給你帶來不便了,只是你們好久能查出來他的死因來。」我看著黑衣的屍體,雖然看著像是中毒而死,但孔力他們沒有檢測出來結果,我是肯定不會斷定說的。

「星月你就不要說客氣話了,屍檢正在進行中,結果的話我也不敢保證多久能出來,反正我們會抓緊時間,儘快的把結果給檢測出來。」孔力此時的壓力也不小,這人無緣無故的死亡,他們也是不好說的。

我是能感覺到孔力的壓力的,於是我伸出手拍了他一下說:「這事我會想辦法說清楚的,也希望盜門的人不會怪罪於你們,這期間有什麼事你立即給我電話,麻煩是我惹下的,不可能讓你們來背負的。」

「麻煩到沒有什麼,只是他們要如何行事,我就不知道了,我會吩咐與此有關的兄弟們小心一些的。」

「那我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就直接給我打電話,不管什麼時候。」我說著就和了凡離開了孔力哪兒,回到了家裡。

對於黑衣人的死亡,現在也給了我們不小的壓力,主要是不知道他的死因,是故意為之還是有人在中間作梗,這些我都只有等孔力檢測出來結果后再說。

三日後,師兄也從青城山回來了,他安全的反消息傳達給了師伯他們,也帶回來了師伯他們的意見,青城山的意思就是不管是誰敢來我們正一鬧事,不會放任不管的,既然是盜門中人,那大家就按江湖規矩來解決此事。

師伯他們給出如此的意見,也是在我意料之中,青城山現在對我們是很友好的,從前面兩次派人來,我們去青城山的時候就可以看得出來。 師兄帶回的這一消息,是在我預料之中的,所以我是一點也不感覺到驚訝,現在只是盜門中人到底要幹什麼,我們卻是一無所知。

現在黑衣已經死去,盜門的線索又中斷了,而他的死因還沒有檢測出來,這事我們還真不好說,人畢竟是死在我們手上的。

「你是我天邊最美的雲彩……」我們三人還坐在一起討論此事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起來。

我接起電話後傳來的是孔力的聲音:「星月,屍檢結果出來了,人是中毒而死。」

和我預料的情況一樣,當時我和了凡去看屍體,我就猜測是這樣的,七竅流血,臉色鐵青這些狀況都是符合中毒的特徵,只是不知道誰給他下的毒。

「那他是怎麼中毒的知道不。」

「在他的舌頭下面找到一些殘缺的藥包,經化驗就是裝的毒藥,應該就是自己咬破了藥包后,自殺的。」孔力是把檢測的情況也一併給我說了。

我現在知道了結果,但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咬開毒包自殺,就算被我們抓住也不該如此呀,我們也沒有動刑,也沒有逼問他,看來事情還真不是那麼簡單,說不定這背後就是一個陰謀。

事情也變得更加的複雜了起來,看似一個簡單的自殺,他這樣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陷害的話,那我們該如何來應對,對於是我的親人和朋友們大多數是為普通人,他們可沒有辦法來應付這些。

「星月,這事怕不簡單,只怕盜門的人不會就此放手。」師兄在我接完電話后,也大致的知道了情況。

「是呀,我現在擔心的就是他們會怎麼樣出手,會對誰出手。」我此刻是根本就笑不出來了,反而更加的擔心和沉重。

「要不我回開封一趟,把事情和師父他們說說,看能不能得到支持。」了凡在旁邊也是看出了我的擔心來,就開口說到。

他是很久都沒有回開封了,都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現在我這邊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他也想為我盡點罰,想把事情給披露開去,一方面也是想得到師門的支持,另一方面就如我們前面所說,向天下人公布盜門所做的事。

「那倒不用,現在還不是時候,盜門要怎麼處理還不知道,現在你回開封也是為時過早了一些。」我扭過頭,看著了凡,還是開口拒絕了他。

何幻珊從天山回來后一周,就回去上班去了,我的父母也回村裡去的,回去的還的妹妹和何幻珊的大伯們。現在家裡在就只有我們四人,三道士一和尚,李陽雖小,但也知道我們現在的情況,也是深深的擔憂著。

「星月,那現在怎麼辦,盜門的人也不現身,我們就永遠是被動的。」師兄看著我說道,他們是把我當成了主心骨了。

「現在能怎麼辦,被動是沒有辦法的,也只有如此,這次事我們不理虧,也用不著害怕他們,水來土掩,兵來將擋,我們該幹嘛就幹嘛,不用理會他們了。」我想了一下,緩緩的開口說了出來。

與其我們天天去猜測,又無處防範,還不如順其自然,盜門要怎麼來解決都行,我們接下就行了,只是等他來的時候再說,現在我們說過多都是空的。

「哈哈,也對,大家順其自然吧,等他們來了再說。」師兄在聽我說完后就明白我的意思了,接過話哈哈大笑了起來。

現在春節已過,天氣是越來越好,午後的陽光也是十分的溫暖,十分的舒服,我們三人就泡了一壺茶,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李陽則在一旁練習符咒。

「請問張道長在家么。」虛掩的大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和一個男子高昂的聲音。

「是誰找張道長,有何事。」我沒有開口,卻是了凡開口問了起來。

「我來慕名前來拜訪下張道長,不知道可否方便。」門外男子也沒有推門進來,也沒有報上名字。

我也沒有躲避,讓了凡去把他給叫進來,我也想想是何人找我,也想知道找我是何事。

了凡將門外的男子引進了院子來,並給他讓出了一椅子,而男子卻沒有立即坐下去,卻是站著對我說道:「今日得見張道長,果然是一表人材,氣宇軒昂。」

「這些話就不用講了吧,你到底是誰,有何事。」我坐著指了一下旁邊的椅子,示意他坐下,開口說道。

「我乃鬼門中人,今日特地慕名來找張道長。」男人走到椅子前,微微的坐下后開口說道。

這一下我們在珍都震驚了,鬼門中人來找我是何事,盜門的事還沒有結束,現在又多了一個鬼門來,是流年不利還是什麼,難道這外八門的要一個一個的找上門來。

「我沒有什麼名可慕,你有什麼就直接說吧。」我淡淡的開口說道。

「那我就直說了,張道長前幾日是否收服一個嬰兒,也知道的那一片水池,還抓了盜門的一人是吧。」男人扭頭看著我,開口就問道。

「對,是有這麼一回事,那與你有何關係呢。」不待我開口,了凡就說了出來。

「我來此是希望張道長高抬貴手,放地那片水池,我保證他們不會為禍人間就行了。」男子又站了起來,朝我拱了拱手后說道。

他是為那片水池而來,那片水池不是盜門的在弄嘛,而且那個嬰兒也是我捉的黑衣養的,這中間與鬼門的又有何關係,難道他們已經勾結在一起了,我想到這裡的時候,心裡不由得大驚,現在一個盜門就讓我不好對付了,再加上一個鬼門的話,將是更加的困難了。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著男子沒有開口說話,而旁邊的師兄和了凡也是一臉的震驚,紛紛盯著男子,也不知道該如何來應答了。

半晌后,男子又開口說話:「那地方是我鬼門的養鬼的地方,我們也可以保證,裡面的東西絕對不會出來禍害人。」


「你拿什麼來保證呢,那裡面的東西已經害人了。」我想了想還是開口說道,那胖子二人不就是為他們扔的肉團所困么。

「那只是個意外,我敢拿我的信譽來擔保,今日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屬實,也可以保證那小水池裡的東西絕對不會出來害人。」男子見我們不信就開始信誓旦旦的說著。

可我們能相信他么,肯定不能,而且他這樣說越讓我們感覺到好到那小水池裡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過現在和鬼門是不易翻臉的,還有盜門的事還沒有處理,我現在的一個頭兩個大。

「我們道家的人,也不是不講理的存在,但是那個水池所在的位置有些不妥吧,我也不管你們在裡面幹什麼,但養鬼好像於理也不符合吧,要我們不管可以,你們自行的把那個地方給完善了,本來是學校的一處風景,現在弄得亂七八糟的,也不是很好看。」我淡淡的說著這番話,但也不代表我就此服軟了,我只是讓他明白,事情不是這樣做的,涉及到危害我們還是會出手的。

同時我也在警告鬼門的人,讓他們把學校的那塊地給清理出來,歸還一個清靜,不然我們是一樣的會出手,始終鬼物是不能在人間出現的,你鬼門還大膽,專門弄出這麼一個地方來養起鬼來了,還敢來和我道家的人明說。

「呵呵,道長有些事就多慮了,鬼門中的事我們自會弄個乾淨,現在道長恐怕也有些難辦吧,盜門中的人還沒有來么。」那男子眯起了雙眼,就開口說道。

「聽你這話的意思是,盜門中人和你們有聯繫了,他盜門中來人又能如何,這事情總有個前因後果吧,我正想找他們理論一下,三番五次的找我的麻煩,我正一的人就是那麼好欺負的么。」真是打的好主意,竟然拿話來威脅我,盜門的人又怎麼樣,我會怕么,肯定不會。

那男子聽完我的話后,有點懵了,他現在把握不准我的心理,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想的,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這樣才能讓他們不敢妄動,接下來我們也會安全一些。

那男子獃獃的看著我,現在他不知道該怎麼和我說了,也不知道是該留還是該走。

「怎麼,是不是覺得我們正一道的是軟蛋,都想來捏一下,我們正一道的不欺負人,但也代表就能任人欺負,你可以告訴盜門,這事不算完。」師兄站了起來,看著猶豫不決的男子,憤憤的說道。

我知道師兄心裡的想法,這一系列的事也讓他徹底的憤怒了,先是盜取何幻珊的天魂,然後我們去天山還來搶神仙草,泥人都有三分性格,盜門這樣做完全就是把我們當軟蛋在捏,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門來,誰都會憤怒。

「我們沒有將誰當軟蛋在捏,只是給你們提個醒而已。」男子在聽完師兄的話后,也硬氣了起來。

「哈哈,我可以當作是一種警告么,如果是的話,那就來吧,大家要玩就玩個痛快。」我現在也算看清了,鬼門和盜門當我們是軟蛋也確實是有道理的,我們一直沒有大的名聲出來。 那男子尷尬的呆了一陣后,才離開了我家。

待那男子離開后,我們三人才討論了起來,尼瑪現在事情是越來越複雜了,鬼門的人也揉合進來了,到底玩的是哪樣。

「星月,這事雖然我們可以硬氣一些,但我還是擔心他們的行事方式,會對你家人這些不利。」師兄無比擔憂的說到。

不用師兄說,我也是知道的,現在不知道鬼門和盜門間是什麼關係,他們到底有沒有聯合在一起,如果的話,那事情還真的不好辦了。

「我們現在也是沒有辦法的,他們要來就來吧,如果真對普通人下手的話,我想也會為江湖人恥笑吧。」

我話還沒有說完,了凡就搶了過去說道:「他們怕恥笑,要是怕的話就不會如此行事了。」

就在我們三人討論此事的時候,而我們不知道小縣城裡面已經是布滿了陰氣,陰氣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慢慢的充斥著縣城的每一個角落。

何幻珊六點準備下班回到家,但今天回來的時候她總感覺不對勁,平時里都不叫累的她,今天是感覺特別的累,連晚飯都沒有做,就想去睡覺。

何幻珊的的事情的我是看在了眼裡,她累我就讓他去休息,我們三個大男人弄頓飯吃還是沒有問題的,可真正出問題的卻是何幻珊,她進房間后沒多久,我就給她端了一杯溫水進去,順便看看她。

何幻珊十分安靜的躺在床上,我推開門的時候,我以為她是睡著了,結果進去后一看,她卻睜著大眼睛,但對我進屋來是一點反應也沒有,我都走到了她的面前,結果她還是像沒有見到我一樣。

不對勁,這事感覺太不對了。我走近后一看,何幻珊雙目無神,直盯著天花板,再看她身上,淡淡的圍繞著一絲陰氣,這時我還不明白的話,那我這個道士也做得太失敗了。


我拿出一張陽符來,掐了一個法決,咒語念過後,才把符紙貼到了何幻珊的額頭上。有人在說符紙為什麼總是貼在額頭上,因為人的印堂就是在額頭,也稱為上丹田,人如果被陰邪所侵的話,就是停留在印堂處,所以在這裡額頭貼符是最為正確的。

話說我把符紙往何幻珊的額頭上一貼后,她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驚叫著轉過頭就看頭我,她接觸我的這些事也是和我去天山後,她才有了一些了解。

「星月,剛才我是怎麼了,我總是感覺看到一些不好的東西。」何幻珊醒過來后,就說道。

「沒什麼,你應該是遇到了不幹凈的東西,陰邪入侵了而已,估計你累也是這個原因。」

「那現在應該沒事了吧,也是奇怪了,今天縣城裡面感覺溫度降了好多一樣,走到哪裡都是冷,我還以為是我感冒了也。」何幻珊說著就要起床。

何幻珊這話可讓我吃了一驚,要是這樣的話,那縣城裡面不全是陰氣了,這可是要出大事的,不過我也沒有過分的緊張,也以後是一般的陰氣而已。

晚飯是師兄弄的,我們一邊吃著晚飯,一邊看著電視,這電視就是了凡的最愛,他是巴不得鑽到電視裡面去,所以吃飯的時候他也是把電視給開著的。

「現在插播一條新聞,由於我縣受冷空氣影響,現感冒的人數驟增,各大醫院已經是人滿為患,在這裡提醒廣大市民朋友們,注意作好防寒準備,預防流感的發生。」

我靜靜的聽著新聞,心裡卻想著這事,真的是變天了么,應該是大家受陰氣影響了吧,但這事我沒有調查,也就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了,只是根據何幻珊說的猜測而已。

「現在春節剛過,怎麼可能就有冷空氣呢,這天也變得太快了點吧。」師兄聽到新聞后就開口說道。


「看來明天又得穿厚點了,這感覺了進醫院可不太好。」了凡說著就把飯碗一推,然後下了桌拉開門往屋處走去。

才出門的李陽卻一下子驚叫了起來,「星月,你們快來看,這恐怕是真的要變天了。」

我和師兄一聽,趕緊的丟下飯碗就出了門,出了門一看,這尼瑪要逆天了是不,整個縣城黑壓壓的一片,就像馬上要來暴風雨一樣,可能說能見度不超過兩米。

「這是哪裡來的陰氣,還這麼多的濃郁,縣城裡面難道有至邪之物。」我看了一下就開口說道,看來何幻珊說的還真不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