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影安靜下來,秦石自然也不會再去逞口舌之爭,正如鬼影剛剛所言,最後的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他收斂心性,將目光望向驢如花,多少有些無奈的問道:「我不是說過,我的事不用你插手么?」

「我要不插手,你剛剛就死了你知道嗎?再說了,這老傢伙都已經把話說的這麼直白了,我要是不出來,你能解釋的通嗎?」

「但你知道,這樣對你有多危險嗎?八域的那些老傢伙都在這,他們知道你的存在,肯定都會盯上你。」

「我怕他們?」驢如花不服氣的掐腰道。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這裡畢竟不是獸界。」

驢如花變的十分認真:「如果我真的出事,你會保護我嗎?」

秦石愣了下:「當然會。」

驢如花突然一笑:「那不就好了,有你保護我還怕什麼。」

秦石撇撇嘴,長嘆的搖搖頭:「算了,反正已經發生了,和你多說也沒有用,你先回去,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要露面。」

「嗯!」驢如花出奇意外的聽話,回到劍宗之靈。

旋即,秦石才凝神靜氣,舉目望向須彌空間中的巨蛇,十指伸開的活動了一下,深沉的道:「要開始了。」

這是成為符魔師以來,秦石首次的煉化神榜凶獸,說起把握,他真的沒有多少,他能夠做的,只有全力以赴。

「嗡嗡嗡!」

秦石、鬼影,同時開啟對神榜凶獸的煉化。

神榜凶獸的靈魂被兩人點燃,在剎那間天穹被染上濃濃的色彩。

基本上,觀望的目光在這時也被徹底的分成兩半,一半是鬼影一方,一半是秦石一方,而其餘的參賽者,此時更多的卻變成了陪襯。

異象之下,八域中的眾多老人皆是長嘆。

「神榜凶獸,果然非凡。」

「嗯,只是不知道,最後的結果究竟會是怎樣。」

「這很難說,雖然現在看上去,秦石這小子勝算更多一點,無論是煉符陣法或是凶獸上都佔盡了優勢,但剛剛鬼影的話也沒有錯,神榜凶獸天生便非池中之物,想要將其煉化也不是簡單的事。」

「確實,煉化神榜凶獸,就算是真正的咒域境都沒有絕對把握,這小子雖然年紀輕輕,在靈魂修為上便有超凡造詣,這種天賦著實令人驚嘆,但終歸只不過是咒巔九層,距離咒域境還是有著本質的差別的,想要煉化神榜凶獸,難啊……。」

八域之人,對秦石的看法並不樂觀。

「嗡嗡嗡!」

卻在這時,一聲極強的靈魂威壓擴散而開,如一道無形的能量圈一樣順勢從秦石所在的符天柱上朝八方擴散。

此能量圈一出,令方圓萬米內的靈魂都為之一顫。

剛剛還在議論的諸多老者猛然仰頭,一副驚容的望向秦石,以及秦石前方須彌空間中突然升起的異象,被驚呆了。

「這,這力量,是……是咒域境?」 亂域之內的議論之聲在戛然間消失的蕩然無存,被那強悍的靈魂光圈所籠罩,在場之人,皆是驚然,連八域域主這樣的位置也是如此。

這光圈,全場之人皆是既陌生,又熟悉,並且感到無限的恐怖,無疑,便是這天地間,最為玄奧的力量,領域之力,並且是罕見的靈魂領域。

「這力量,是真正的咒域境?」

眾人在靈魂領域當中,皆是眼神間充滿駭色,很快便找到那光圈的出處,死死的盯著秦石所在的符天柱。

「秦石突破到咒域境了?」

「真,真的是?先前他故意隱藏了實力?」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在沒有參加第二項前,他還確實的只有咒巔九層,這咒巔九層突破到咒域,可不單單隻有一個境界啊,其中的難度,只有符魔師自己才知道,這種跨越,那可是數十年,甚至要上百年的修鍊啊。」

「我的天啊……!」

無數弟子,長老,無法想象。

連劍宗一方、方青和風沙都是感到震撼,旋即,方青的玉眼之下,不由自主的露出滿滿欣慰。

她仰起頭,輕輕的輕嘆,似是在對什麼呼喚一般:「師父,你看見了嗎?他真的很不一樣。」

青雪宗,何舒寒玉眼閃爍驚奇,淡淡而笑的搖搖頭:「呵呵,真是個不得了的小子啊。」

「這,這小子,也太讓人不敢相信了吧?」影舞咂舌的咽了口吐沫,如今的秦石,繞是她如今,都不敢說能勝過,再回想四個月前,在神域之祭,這四個月這小子簡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何舒寒輕點螓首,美眸之下有說不出來的光澤:「嗯,所以說不定,這小子真的能改變什麼也說不定呢。」

荒域,孔鬼踏在青雲上,不禁感嘆的搖搖頭:「劍宗這次真的是收了個寶貝弟子啊。」

景才更是大為驚嘆,八域當中他可以說是為數不多的幾名,從秦石在天境時便看著秦石走到今日,而越是這般,越是震驚。

「是啊,一年多,不到兩年的時間,這種恐怖的成長速度……真的不敢想象若是再給他幾年,他究竟會達到何種高度。」

他回想一番,似乎每次見到秦石,從秦石身上都有極大的變化。

「此子……必須死!」

亂域,當秦石的靈魂領域覆蓋而下,妖暝手心猛然的攥緊,似是連天穹都在狂野的轉動,他眼底的那份殺意越演越濃。

方青、何舒寒皆是有所察覺,方青玉手一揮,誅天劍從手袖中落下,被抓在她玉手當中,時時刻刻做好防備妖暝的準備。

何舒寒更是直接,一座冰寒之山崛地而起,鋒利的冰刃怒指妖暝,似乎只要妖暝敢輕舉妄動,馬上便會被冰山擊穿。

三大域主的動作讓其餘人也是有所發現,一時間全場變的極為詭異。

妖暝微微皺眉,餘光掃過兩人,冷笑一聲:「兩位,沒必要這麼防備著我,我就算是想要殺這小子,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動手。」

「對君子,確實不用,但對小人,時刻防備著總是好的。」方青冰冷的哼聲。

「你……!」妖暝猛的瞪眼,而突然他釋然一笑,周身的怒氣也漸漸收斂,搖搖頭:「呵呵,行,行,行,我不和你們爭辯,你們原因防著,那就防著好了。」

巨星閃耀時 方青和何舒寒也不多言,強悍的界境氣息時刻鎖定妖暝。

妖暝憤怒的捏緊拳,元皓站在他身後輕輕的道:「域主,這兩個瘋女人看的太緊,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妖暝冷哼一聲:「隨便她們,按原計劃進行,讓石峰下去將第二套準備運轉起來,面對這兩個瘋女人,光靠我,怕是攔不住她們。」

「是!」

元皓尊敬的點下頭,這才退下后和石峰的悄悄說了幾句,石峰悄然無息的消失在人潮當中。

這一番驚動,引起不少風波,然而仍是無法遮掩秦石所造成的驚動。

那些本來興緻勃勃,躊躇滿志的眾多參賽者一時間全部蔫了下來:「怎麼,怎麼會這樣……!」

「哎,這一次,咱們算是徹底無望了,本來,一個鬼影,第一就不可能了,現在連前二都拿不到了。」

眾多參賽者搖頭,咒域境實在是太過玄奧,強大了,根本不是他們能夠企及的。

霍稻在符天柱上微微一驚,老眼不由的抽動下,如果說,秦石突破到咒域境應該有人並不吃驚,想必就應該是他了,只是卻連他也沒能逃脫以外。

「咒域境,深淵靈果……」霍稻突然苦笑:「這混小子,當初我突破到半步咒域,他竟然還稱讚我,自己卻直接突破到了咒域境。」

當然,這是充滿為對方而好的笑罵。

在場,唯一一名對此力量不陌生的,怕是唯有鬼影了,他老眼一寒,一副不敢置信的驚愕。

他老眼憤怒都要燃燒:「這怎麼可能?小子,你怎麼可能會有咒域境的實力!」

「怎麼可能?呵呵,你真以為,咒域境是你的專利了?白痴。」秦石蔑視一笑。

鬼影被秦石的話噎住,啞口無言,如今,連他在秦石面前最後的資本都被剝奪,讓他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和失落。

他用力的捏緊拳,混沌的老眼下寒光開合:「小子,我不會讓你好過的,不可能有人在靈魂造詣上超過我。」

旋即,他不多言,回身開啟對神芒猛獁象的煉化。

鬼影的話讓秦石微微一怔,他想不通,鬼影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索性,他全當是鬼影失心瘋了,嘴角輕輕的一揚,連續戳殺了鬼影道人幾次銳氣,他也不再廢話,煉化神榜凶獸不是簡單的事,他也必須要全力以赴才行。

「嗡嗡嗡!」

一時間,他元神從眉心中升空,將全身的靈魂之力注入到須彌空間當中。

一眨眼,三日逝去,煉化魔符是件熬人的事,特別是高等級的魔符,每一個細節都要妥善處理,不然,非但煉化不成,還很可能遭到凶獸反噬。

三日時間,十幾名參賽者全部在專心致志的煉化中,一道道的驚人的靈魂手段讓眾人看的心驚。

當然,最為矚目的,無疑還是鬼影和秦石,兩人的氣場基本上已經主宰了正常大賽。

「這一次有意思了,神榜凶獸的對決。」

「嗯,而且,先前秦石只有咒巔九層,稍遜鬼影,現在他也是咒域境,從這三日的煉化中來看,他對靈魂之力的操控甚至還要超過鬼影,鹿死誰手,難捨難分了。」

「鬼影算是遇見對手了,本以為必勝的局,竟變成這樣。」

「現在就看結果了,不過鬼影只有十日時間,現已過去三日,剩下的最後七日,若是煉化不成,他便徹底輸了。」

本次符魔大賽到這裡,已是進入到最後的白熱化。

秦石手印迅速的翻轉,靈魂領域被他壓縮,全部注入到須彌空間當中,這是他突破到咒域境后,第一次真正的使用領域之力,不禁讓他感到大為驚奇。

他驚然發現,在這領域的籠罩下,他可以操控這須彌空間中的一切,並且,唯有他的靈魂,才能夠存在其中,其餘的任何力量都會受到排擠。

他的元神可以隨時出現在這領域中的任何一處,是真正意義上的瞬間移動,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微妙了。

他嘴角輕輕的揚起。

在領域之力下,他對六棱困靈陣的操控幾乎達到極致,他將靈魂之力全部分散在六個角上,均勻的對蝠龍響尾蛇進行煉化。

一層層的金火燃燒,令須彌空間一時間如一座巨大的丹爐一般,不斷的進行淬,火焰翻騰之中,似乎有龍吟之聲輕輕的響動。

大賽繼續進行,很快便過去九日,期間日月交替,天穹上被層層濃烈的靈魂之力所遮蔽,如被蓋上了層層的紗一樣。

九日時間,也有不少參賽者完成煉化,所煉化出的魔符品階也是極高,皆是在咒巔九層以上,每一張上都閃爍著透徹光輝。

這種品階的魔符,在以往想要見上一張都是極難,畢竟是那種能夠令域境交鋒,難分勝算的焦灼之戰瞬間改變局勢的寶物,只是,在今日看來,卻是顯得有些黯然無光。

須彌空間中靈魂火焰剛剛熄滅的瞬間,他們便是明白,他們此次的參與,也就是到此為止了,因為越是高階的魔符需要煉化的時間越長,他們基本上只能夠成為墊底的角色,一個一個不甘心的耷拉個腦袋,從符天柱上縱然躍下。

全場的目光也是基本沒有在他們手中的魔符上停留,而是死死的盯著鬼影、秦石,因為他們才是這次的主角。

眼看著十日為其就要到來,鬼影的須彌空間下仍是靈魂衝撞不斷,那隻龐大的神芒猛獁象不斷的掙扎,在鬼影額頭上都是流出虛汗。

緊迫的時間下,他也是格外緊張。

眼看著第十日將至。

「嗡!」

突然,全場一驚,甚至不少弟子都是猛的站起身,在天穹上空捲起強勢之風,一道詭異的金色之光射入天穹,似乎令時間都靜止住了一樣。

「這,這是,神符之光!鬼影他……成功了!」 在那神光升空之際,全場近乎變的窒息起來,八域中無數的強者都是眼神驚然,連八名域主,都是微微凝神,露出幾分罕見之色。

神符之光,是只有神榜凶獸煉化出的魔符才會展現而出的神光,而這神光的出現,無疑也證明了鬼影道人的成功,在十日的緊迫時間下,他仍是完成了神符煉化。

神符之光出現不久,鬼影道人身前的須彌空間便是開始瘋狂涌動,一縷一縷強烈的能量氣流似是要撕碎空間一般,那龐大的神芒猛獁象憤怒狂吟,然而卻仍是無濟於事,神符之光最終射穿他的眉心,它龐大的身軀在肉眼可見下變化成符。

是一張金色的魔符。

當金芒散盡,魔符在清風中飄落在鬼影手中,盯著那神符,鬼影老眼充滿遮掩不住的驚喜,能煉化神符,是無數符魔師的夢想。

他死死抓著神符,狂笑道:「哈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終於煉化出神符了!哈哈,哈哈哈,臭小子,這一次,我看你還憑什麼與我爭!」

鬼影的笑聲回蕩天際,是那麼的猖獗,狂傲,然而,這一次,卻無人鄙夷,或是嘲笑,連秦石也是如此,因為他們都知道,煉化出神符,是擁有這份資格的。

見到鬼影手中的神符,妖暝也是鬆了口氣,旋即他眼神變的更加毒辣,嘴角輕輕上揚。

「域主,鬼影成功了,那接下來便沒人能阻攔我們的計劃了。」

「嗯,殺了這小子,待本座得到那個勢力的助力,在這八域之中再也無人能與我爭鋒,這整個人界都只能是我的囊中之物!」妖暝賊眼中精芒四溢。

鬼影成功,場上的目光則是全部挪移向秦石。

「鬼影煉符成功,現在就看這小子的了,如果他也能夠完成的話,還有機會反敗為勝。」

「嗯,不過蝠龍響尾蛇可不同於神芒猛獁象,雖然同為神榜凶獸,但蝠龍響尾蛇的排名遠超前者,而且是真正的獸王族,只剩下最後五日,時間未必能來得及啊。」

「那就是這小子的命了!」八域之人議論不決。

轟!

這時,一聲驚鳴,猛的令全場一驚,當他們紛紛舉目之時,眼神下同時閃過震驚,和不敢置信。

劍宗一方、方青和風沙更是露出惶急之色。

只見,秦石所在的符天柱爆裂而開,一雙極為陰邪的眼睛睜開,在那眼睛中央是一條狹長的黑瞳,黑瞳之中四射出一股令人墜落深淵般的恐怖。

當即,獸性爆發,猛的貫射出須彌空間之中,秦石下意識的瞪眼,一股撲面而來的力量將他雙手震開,讓他險些從符天柱上摔落出去,那力量的氣浪更是將亂域內域幾座山峰給震碎。

「那蝠龍響尾蛇醒了!」

「好恐怖的力量……那小子,要控制不住了!」

秦石死咬牙關:「該死的,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蘇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