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戰的人都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這一幕。

葛半魔也懵圈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的胸口。

這是怎麼了?我的桃木劍可是用百年桃木製作的,爲什麼殺不了秦巖?

而且連他的皮膚都刺不進去。

葛半魔撤回桃木劍,大吼一聲再次向秦巖的胸口上刺去,發出“叮”的一聲。

這一聲就像是木頭撞在了石板上。

嗯?還沒有刺破秦巖的皮膚?這是怎麼搞的?

葛半魔再次撤回桃木劍,“叮叮叮”地接連捅在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安然無恙,就像在看弱智一樣看着葛半魔,而且還極盡嘲諷地說:“用點力啊!你早晨是不是沒有吃飯啊?”

葛半魔被說的滿臉通紅,既羞愧又憤恨。

可是他偏偏對秦巖無可奈何。

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麼尷尬的事情。

對方站着讓他打,他都傷不到對方分毫,這絕對是有史以來最最丟臉的事情,可以說已經丟臉丟到家了。

媽的!老子就不信弄不死你!

葛半魔在心中發狠,咬了咬牙念動咒語,再次揮起桃木劍向秦巖的身上各處刺去,包括秦巖的幾個敏感部位。

然而葛半魔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唯一的回報就是“叮叮叮”的聲音。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葛半魔想不明白秦巖爲什麼會刀槍不入。

“啊!”

葛半魔不甘心,再次揮起桃木劍向秦巖的咽喉刺去。

當桃木劍刺到秦巖咽喉上的時候,發出“叮”的一聲悶響。

隨後桃木劍發出“啪”的一聲脆響,折斷變成了兩半。

前半截更是“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拿着只有半把劍的葛半魔徹底懵了,雙目呆滯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驚恐和絕望。

此時此刻,擂臺下所有的人也都驚呆了。

這是怎麼了?秦巖怎麼刀槍不入啊?葛半魔可是天師級別的高手啊?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葛半魔,你玩完了,該我了!”

秦巖挑起眉毛滿眼寒光地看着葛半魔,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冷笑,神情陰冷到了極致。 葛半魔向後退了一步,拿着手中的斷劍,喃喃自語起來:“這……這不可能!這……”

是啊!這根本不可能啊!秦巖到底做了什麼?

曲藝等人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他們發現秦巖比傳言中的還要妖異。

“對你來說不可能,但是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秦巖一步跨出走到葛半魔面前,伸出手抓住他的脖子,將他高高舉起:“葛半魔,去死吧!”

秦巖話音剛落,手上開始用力。

葛半魔的喉管發出“啪啪啪”的碎裂聲,就像脆骨被折斷了一樣。

他抓住秦巖的手,奮力地想扳開,可是秦巖的手就像鐵鉗一樣,套在他的脖子上,無論如何都無法扳開。

慢慢地,葛半魔鬆開了雙手,兩條腿也不亂蹬了,他的眼神慢慢地暗淡下來,裏面充滿了血絲。

最後,葛半魔脖子一歪,徹底氣絕生亡了。

秦巖鬆開手,葛半魔的屍體“砰”的一聲摔在地上,一動不動。

所有的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堂堂天師居然就這樣死了,而且還死的如此憋屈,他們無法想象秦巖到底恐怖到了什麼地步,殺死葛半魔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最讓人心驚膽戰的是,秦巖還不是天師,只是一個道尊。

道尊和天師相差整整一個等級。

一般情況下,只有天師虐殺道尊,或者是天師虐殺天師,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道尊能虐殺天師。

直到此刻,擂臺下的那些陰陽世家子弟才明白,無風不起浪這句話的道理。

之前他們一直以爲秦巖的那些英雄事蹟都是吹出來的。

但是現在他們才知道,秦巖的英雄事蹟不是吹出來的,而是真的!

一個道尊都能把天師殺了,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雖然葛半魔只是一個實力很低的天師,但是這已經夠逆天了。

秦巖聳了聳肩,自言自語地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葛半魔,這可不能怪我!”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向其他兩個葛家的子弟望去:“你們說是不是?”

這兩個葛家子弟看到秦巖犀利如刀的目光後,立即嚇得向後退了兩步。

其中一個臉色煞白地說:“是!是!”

秦巖打了一個響指,向在場的所有人掃去:“誰還不服,咱們上來切磋一下!”

凡是和秦巖目光相對的人,無不趕快低下了頭,生怕被秦巖拉到擂臺上。

秦巖在他們眼中簡直就是惡魔,讓他們看一眼都渾身發抖的惡魔。

馬嬌無語地搖了搖頭,沒有想到秦巖技壓羣雄,一下就將所有的人鎮住了。

即便是她爹當年也沒有這樣的實力。

“既然沒有人挑戰,那我就下去了!把擂臺還給大家!”

秦巖轉過身準備跳下擂臺。

二次元日常物語 “等一等!”

一道渾厚的聲音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大家順着聲音向說話的人望去。

他們原本以爲是毛家的人,因爲毛家和馬家決裂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可是當他們看到是曲藝之後,一個個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明白曲藝想幹什麼。

曲藝乾咳了一聲:“秦巖,你身上帶着護身法器吧?”

曲藝話音剛落,擂臺下的人頓時一片譁然:

“什麼?秦巖居然帶着護身法器!難怪葛半魔傷不到他!”

“我去!原來是個作弊份子啊!我還以爲有多吊呢!”

“葛半魔死的真冤啊!”

這些陰陽世家的子弟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擁有這麼高級的護身法器。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沒有想到,自從清朝末年道術衰落,別說防禦性的法器,就是攻擊性的法器都不多見了。

現在人們使用的桃木劍、棗木劍,那都是後來製作的,跟之前的法器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以前能被稱爲法器的,至少都是煉化的邪靈。

秦巖無視人們的議論聲和嘲諷聲,點了點頭說:“沒有錯,我身上的確帶着護身法器。”

秦巖覺得對方既然猜到了,他也就沒有必要隱瞞了。

“道術切磋是不容許帶護身法器的!”曲藝表情平淡地說。

如果人們帶着護身法器切磋,那就無法比較誰的道術更高一籌,這與道術研討會的宗旨相違背。

“哦?我怎麼不知道,道術研討會可沒有這個規定!”

秦巖搖了搖頭說。

來之前秦巖看過道術研討會的規章制度,裏面根本沒有這一項。

這主要是因爲以前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所以道術研討會沒有將這項規定寫上去。

什麼?沒有?這傢伙太無恥了吧!

其他陰陽世家的弟子紛紛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帶護身法器和別人鬥法,這就相當於立於不敗之地,根本就沒有人能打得過。

這和作弊沒有任何區別。

“沒有嗎?我怎麼記得有!”曲藝說。

“你不相信可以拿出來看看啊!”秦巖滿不在乎地說。

曲藝轉過頭對郎餘點了點頭。

郎餘拿出道術研討會的規章制度讀起來。

整整看了三遍,郎餘也沒有看到相關的規定。

郎餘擡起頭對曲藝搖了搖頭,表示沒有這一項規定。

曲藝懵了,對郎餘招了招手,準備親自看看到底有沒有這一項規定。

郎餘當即將手中的規章制度向擂臺上扔去。

接住規章制度,曲藝一字一句地向上面望去。

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他可是過目不忘,上面有沒有規定自然知道。

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曲藝也沒有發現相應的規定,他臉色難看地擡起頭,面無表情地說:

“既然沒有這樣的規定,那我正式宣佈,從現在開始,切磋道術不能再使用護身法器!”

“曲會長,我要給我師兄報仇!”

一個葛家的弟子大聲吼起來,跳到了擂臺上。

看到這個葛家的弟子,秦巖忍不住在心中冷笑起來:

你以爲我沒有護身法器就打不過你了?真是可笑至極。不過你們葛家人既然想死,那我就免費送你們一程吧!

唉!人活得好好的爲什麼非要找死呢?

“秦巖,請把護身法器交出來吧!”曲藝伸出了手。 “交給你嗎?”

秦巖笑起來,頗爲玩味地看着曲藝。

像這種高級法器,秦巖是不可能交給曲藝的。

雖然曲藝是道術協會的會長,但是秦巖沒有和他產生過交集,誰能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現在這個社會,有些人看起來忠厚老實、大公無私,其實就是一道貌岸然的人渣。

“對!交給我!”曲藝點了點頭。

“對不起,我和你不熟!”秦巖直接拒絕了曲藝,轉過頭向擂臺下望去,“師姐,給你!”

秦巖將金牌拿下來丟到了馬嬌的手中。

馬嬌接過來,趕快藏起來了。

在秦巖扔金牌的時候,一雙雙目光貪婪無比地向金牌望去,想看看能擋住天師攻擊的護身法器到底是什麼樣子。

還有一些人心中產生了歹念,想將護身法器偷過來據爲己有。

只可惜拿着金牌的人是馬家的大小姐馬嬌,很多人不敢對她動手。

如果有人敢對馬嬌動手,那絕對是和馬家在作對。

“好!希望你能秉承公平、公正、公開的鬥法原則!”

曲藝說了一句話,背抄着雙手走下了擂臺。

秦巖沒有搭理曲藝,轉過頭向葛家弟子望去:“報上姓名!我不想殺無名之人!”

“你……你實在是太狂妄了!”

“老子今天就要你知道,你是死在我葛霸衝的手下!”

葛霸衝大吼一聲,拿出十幾張符籙向秦巖丟去,同時念動咒語緊握桃木劍向秦巖刺去。

剛一上手,葛霸衝就施展出雷霆手段,想一招制勝將秦巖打死。

“轟!轟!轟!”

十幾張符籙同時爆裂開,聲勢浩大地化成一道道細小的閃電。

一道道細小的閃電然後又組合成一道拇指粗的閃電,向秦巖的頭頂上劈去。

秦巖腳踩七星天罡步,手捏八荒地煞訣,念動咒語對着閃電指去。

原本劈向秦巖的閃電,然後一個轉折向葛霸衝劈去。

葛霸衝正全力以赴地向秦巖衝去,當他看到閃電向自己劈下的時候,想躲避已經躲不開了。

“咔嚓”一聲,閃電劈在葛霸衝的眉心上。

葛霸衝的眉心被燒開一個筷子粗細的小洞,鮮血和腦漿緩緩地從眉心中流出,然後又沿着鼻樑分成兩道流下。

“砰”的一聲,葛霸衝拿着桃木劍向後摔在擂臺上。

他臨死的時候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雙眼既迷茫又驚恐地注視着天空。

秦巖搖了搖頭,撇了撇嘴說:“不自量力!”

所有的人都被秦巖驚呆了。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沒有了護身法器都這麼厲害,簡直堪稱變態。

秦巖是道尊,葛霸衝也是道尊。

可是葛霸衝還沒有衝到秦巖面前就掛掉了。

最重要的是葛霸衝還是被自己放出的雷霆符劈死的,可以說窩囊至極。

“還有誰?”秦巖向擂臺下的所有人掃去。

沒有人敢和秦巖對視。

“既然沒有人那我就下去了!”秦巖轉過身跳下擂臺。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說等一等了,包括曲藝。

曲藝站起來,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還有哪些陰陽世家要在今天了結恩仇?”

曲藝話音剛落,會場外突然飛進來一具棺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