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沐承風拿出了一顆丹藥放到了沐珈藍的手裡,隨即不在意的說道,「三姐,爹爹還在找我,我先過去了。」

說完,就離開了這裡。

握著手中的丹藥,沐珈藍看著沐承風離開的背影挑了挑眉,轉身走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等到了房間裡面,沐珈藍才攤開了手,手心裏面有一顆丹藥和一張紙條。

沐珈藍見此,拿起紙條一看,上面赫然寫著,『復顏丹』三個字。

沐珈藍心中一驚,承風怎麼會知道她的容貌是因為毀顏丹造成的。

如果不是小黑告訴她,她自己都不知道。

「珈藍,你別小看他,他的身上有很強大的氣息,我能感覺到,是整個沐家最強的。」空間裡面,小黑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了。」沐珈藍應聲,並沒有吃下復顏丹,而是拿了一個瓷瓶將復顏丹裝了起來。

現在這個樣子,即使變回了原來的容貌又有什麼用。


不在去多想,沐珈藍又開始修鍊了起來,這一修鍊就是天黑了。

好在玲瓏她們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都不在。

檢查了一下靈力,沐珈藍有些驚訝,在度確認了一下,有些驚喜,沒搞錯吧,她居然跳過了紅階,進入到橙階了!

難道是因為金瞳的關係?

說道金瞳,沐珈藍想了想,聯繫上了小黑,問道,「小黑,金瞳真的可以隱藏我的靈力等級不被人發現嗎?」

要知道她在龍陵國可是出了名的丑顏廢物小姐,如果突然會修鍊靈力了,難保沐蕭不會想其他的辦法來對付她,畢竟一個從小就給她下毒的男人,她是真的不可能去相信!

空間裡面沉默了一會,才傳出了小黑的聲音,「你放心吧,金瞳是天地異寶,它的能力超乎你的想象。」

確定了真的可以隱藏,沐珈藍便打開門走了出去,奇怪的是,就連守在門外的侍衛都不在了。

而前院也傳來了唱戲的聲音。

這是在為承風慶賀嗎?

想到沐承風,沐珈藍微微一笑,從小到大,也只有承風護著她,不會欺負她,不會因為她的長相而唾棄她。

似乎,記憶以來,承風就是那樣了!


沒有了侍衛,沐珈藍也就大膽走出了院子,既然是為承風舉辦的,她悄悄去看看也無妨。

黑夜裡面,沐珈藍身子矯健的往前院靠去,如同一隻隱身在黑夜裡的貓兒!

沒一會,沐珈藍就到了前院。

躲在角落裡面,看著前院的熱鬧,沐珈藍也算是放了心,就要準備離開,整個院子卻突然颳起了大風。

感受到這股風的力量,沐珈藍臉色一變,這絕對不是自然風,在這附近有風系元素師!

想到這一點,沐珈藍咬牙,從衣服上面撕下一塊布,遮住了臉龐,然後使用前世的功法離開了這裡。 沐珈藍的這一舉動自然是被沐蕭幾人看見了,正打算去追,卻凌空出現了十來位黑衣人。

這些人一出現,便看向沐蕭,隨即問道,「沐蕭,神光塔可在你手中。」

屏住氣息躲在一旁的沐珈藍聞言,記住了這樣東西。

來人沖著神光塔而來,在場的人都疑惑了起來,什麼神光塔,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唯有沐蕭和沐承風臉色平靜,就連杜悅都很平靜,抱著一種看戲的心態看著沐蕭。

「什麼神光塔,我不知道。」沐蕭淡淡的說道,面色平靜。

「沐蕭,你騙得了被人可偏不了我家主人。」那男子說完,手高高抬起,一揮,便是一陣大風颳了起來,幾乎讓人站立不穩。

「誰敢在沐家放肆?」

就在這大風中,一道怒喝聲穿透風聲,清楚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偷聽的沐珈藍聞言,暗道一聲不好。

頂著這風的威力,貓著身子離開了這裡。

該死的,沐正居然出關了。

難道是突破紫階了?

想到這個所謂的爺爺,沐珈藍不管是從小到大,都沒有什麼好想法。


離開了那裡,胸腔裡面都還在翻湧。

「靠,居然一聲怒吼就傷到了。」

慢慢走回院子,沐珈藍快速換下了身上的白裙,剛才她離開的時候,穿的是白裙,沐蕭他們定然是看見了,說不定等一下處理了那些黑衣人的事情,就該來她這裡了。

換下了白裙,沐珈藍現在也不敢進入空間,怕沐蕭他們突然來,到時候看不到人,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只好以靈魂溝通的方式問道,「小黑,神光塔是什麼東西?」

來人帶了風系元素師,說明下了血本,要不然就是背後的後台很強,一來沐家就是找神光塔,神光塔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珈藍,你怎麼突然問神光塔了?」小黑懶洋洋的問道,聲音就是剛剛睡醒的感覺。

「剛剛有人帶了風系元素師來沐家,第一句話問的就是神光塔!」沐珈藍想了想,接著說道,「沐蕭說他不知道什麼神光塔。」

「神光塔是一種寶物,得到神光塔的人可以使用神光塔來吸收靈力,在轉換給自己,只是一件吸收靈力的寶物而已。」小黑淡淡的說道,「沒什麼大作用,和金瞳差了起碼十個層次。」

沐珈藍聞言,嘴角一抽,「聽你這麼說,這神光塔好像沒什麼用啊。」

「那也不是。」小黑說道,「是對你沒什麼用,因為你有金瞳了,對於沐蕭他們,神光塔的誘惑力就大了。」

「原來如此。」沐珈藍呢喃一句,問道,「小黑,你有多強大。」

不管是什麼獸,都要到了十級才可以說話,小黑這麼小的一團,可以說話,還可以告訴她一些功法,也知道很多事情……

那麼到底是幾級獸?

「珈藍,確卻的說我應該叫你主人,我的能力是跟著你的成長而改變的。」小黑沉默了一下,有些無奈的說道,「你現在的力量,讓我保持原體都沒有辦法。」 沐珈藍聞言,嘴角一抽,打擊,赤裸裸的打擊!

看來必須要加快修鍊的腳步了,不然的話,這樣子下去,只有被沐蕭吃得死死的份!

就在沐珈藍思考著怎麼避開玲瓏安心修鍊的時候,沐蕭帶著一干人等匆忙來了這裡。

聽著外面的腳步聲,沐珈藍暗道一聲,「還真夠快的,沐正的速度也快。」

居然這麼一會就解決了那些人……

不在去多想,沐珈藍假裝閉上了眼睛,裝作熟睡的模樣。

沐蕭在門外面停了下來,吩咐他們等著,而自己帶著玲瓏走了進去。

房間裡面,沐珈藍安靜的躺在床上,呼吸平靜,一點都沒發覺有人來了。

沐蕭見此,四下看了看,走沒看道那白色的衣裙,不由得臉色一黑。

玲瓏說沐珈藍這裡有裙子是白色的,他本來不想來看的,畢竟沐珈藍就是一個廢物,但是剛才那人離開他們的視線是時可謂是身手矯捷,沐珈藍又怎麼會有那種伸手。

不過爹要他來確人一下,他就來確認一下,以免爹說什麼。

四下找了一會,都沒有找到那條白裙,沐蕭疑惑了,過來的路上也沒看有什麼白裙扔在什麼地方啊?

怎麼會找不到……

他們當然找不到,因為沐珈藍把那裙子扔進了金瞳空間。

就是把沐珈藍殺了都找不到!

找不到裙子,沐蕭幾人只好作罷,離開了這裡。

等他們都走了,沐珈藍才睜開了眼睛,等候了一會,確定沒有人,便進入了金瞳空間,一進入空間,沐珈藍就看到小黑正在睡覺,而他的身上還搭在那件白裙,一時間不由得有些無語,快步走了過去,拿過裙子放在一旁,揉了揉睡覺的小黑。

「小黑,醒醒,我有事情問你。」

「……」

「小黑,小黑,豬,快醒一醒。」

沉默,還是沉默,沐珈藍深吸一口氣,溫柔的喊道,「弒天,你醒醒,我有點事情要問你。」

此話一落,小黑才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還沒來得及開口問什麼事情,就被沐珈藍倒提著!

頭朝下的感覺真的不好,小黑急忙問道,「主人,你幹嘛,快放我下來。」

「還知道我是你主人啊。」沐珈藍冷哼一聲,手一松,小黑成功的頭先著地。

「你……。」小黑坐正,本來想發脾氣,但是一想到沐珈藍是他的主人,也就算了,小聲的說道,「人家明明都跟你說我叫弒天了,你還一直叫我小黑。」

沐珈藍聞言,嘴角一抽,感情是因為這個啊,隨即語重心長的說道,「小黑,你現在的身形叫弒天有點怪,你想想,你現在這麼可愛,叫弒天那麼霸氣的名字就不可愛了,等你以後可以保持原形態的時候我在叫你弒天好不好?」

「隨便你。」小黑淡淡的說道,「你剛才說有事情問我,到底是什麼事情?」

沐珈藍聞言,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說道,「我想問你,你知不知道什麼功法,比如什麼御劍術之類的?」 「你還有空學那些?」小黑有些詫異,她有控制火元素的天賦,還有時間學習什麼功法?

在說了,他也不知道什麼功法啊,有些事情因為太久了都忘記了。

「為什麼沒空?」沐珈藍不解,「現在除了修鍊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怎麼會沒空。」

「你是元素師,當然要學會怎麼控制!」小黑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沐珈藍聞言,心中一喜,高興的問道,「你說我是元素師?」

不等小黑回答,沐珈藍就按照記憶裡面的方法開始凝聚起來,沒一會,原本空無一物的周身開始出現了朵朵細小的火苗,雖然小,但卻是真實的存在!

火系,火系,是火系召喚師!

高興之後,沐珈藍快速淡定了下來,也不問什麼功法了,專心凝聚火苗,開始練習元素的控制!

小黑見此,也樂得清靜!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轉眼之間,一個月就過去了,天氣也往炎熱的夏天走去!

無人知道,沐珈藍已經是黃階五級靈力師,就在這一個月之間,從無靈力到黃階五級,這是多麼驚人的天賦。

而在這一個月裡面,沐蕭也來看過她,只是讓她疑惑的就是,這沐蕭來的時候總是旁敲側擊的問她知不知道神光塔的事情。

尼瑪,她怎麼知道那東西,見都沒見過。

「小姐,葡萄洗好了。」玲瓏看了看四周的人,將葡萄放在那裡,開始剝皮,一邊剝一邊小聲的說道,「小姐,你上次讓我辦的事情已經辦好了,醉月樓現在就是小姐的了,地契我放到屋子裡面了。」

沐珈藍聞言,懶洋洋的說道,「玲瓏,為什麼不把我可以修鍊的事情告訴沐蕭?」

有一次她修鍊,被玲瓏撞了個正著,但是玲瓏卻沒有告訴沐蕭,這讓她有些好奇,玲瓏雖然一直都對她很好,但是她也很聽沐蕭的話……

「小姐,不管你是以前的小姐還是如今的小姐,玲瓏都是你的丫環。」

那年寒冬,如果不是小姐,她早就死在大雪天裡面了,小姐什麼事情不想讓別人知道,她死都不會說出去,而且小姐能修鍊靈力是好事,但是小姐不想讓人知道,她就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沐珈藍嘆息一聲,「玲瓏,你以後就跟在我身邊吧,不用在去管沐蕭的命令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