誇張的,手腳並用的,描述道,

「尤其那幾個當過大廚的,

桌上一排十好幾把刀,大的這麼大,小的這麼小!」

到這裡,

況千歲臉上才有了表情變化。

她微微揚起淺笑,

誇讚大掌柜,

「做得好。」

「你去問問他們,願不願意來試試。」

「先講清楚,不是百分百留下,我還要現場考察。」

大掌柜得了話,

手裡的解暑茶都來不及喝,

連忙又原路跑回去。

……

小妖們吃完冰粉,

心滿意足,繼續上課。

想想要是天天頓頓有冰粉吃,

學個垃圾分類,

好像還挺爽。

起碼比在妖界里,為搶個陰涼地兒,還得打一架來得快活。

小二不是頭一回給人當老師,

但跟平時教其他小二不同,

他覺得,教小妖們,似乎更有成就感。

也更有意思。

皇子殿下悠着點 比方說,

平日里提及到糞便之類,

基本一筆帶過,

大家都懂怎麼處理。

但小妖們就不行。

小妖A:「拉個屎還這麼多講究?」

小妖B:「哈哈哈,小先生,他們這群鳥人,都是直腸子,來不及去指定地點拉。」

小妖A:「笑什麼笑!你們也就多刨個坑。」

小妖C:「我覺得當鳥人挺好。」

小妖B:「你瘋啦?」

小妖D:「我也覺得。起碼鳥屎直接鏟,咱刨坑埋,回頭還得把沙和屎分開。」

小妖B:「……好像……有點道理。」

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

妖界基本以食肉者為主。

像堂早一樣,

愛吃素的小妖,算稀有品種。

但在垃圾分類上,

堂早他們就輕鬆太多。

同樣是骨頭,

雞骨頭屬於濕垃圾,豬骨頭屬於難消化的干垃圾,必須分開。

為此,

小-雞-妖和小豬妖都被按起來捶了一頓。

「讓你們不好好長骨頭。」

小-雞-妖,小豬妖:……

……

課上到一半的時候,

大掌柜帶著十幾個意向廚師,浩浩蕩蕩回來了。

況千歲直接在大廳面試。

「我的要求很簡單,」

況千歲坐在中央,指節輕敲桌面,

慢悠悠道,

「先問幾個小問題,

然後現場做一道基礎家常菜,

兩輪都通過,就留下。

待遇從優從高,提供食宿。」

廚子們原本對一個小姑娘審查自己不大高興。

聽到這裡,頓時精神抖擻。

「問題很簡單。」

「豆腐腦,吃鹹的還是甜的?」

「月餅和粽子呢?」

「過節,是做餃子還是做麵條,還是元宵?」

「最後一個問題,火鍋會做嗎?辣還是不辣?」 海城的十幾位廚師,非常有心機。

面對況千歲的刁鑽問題,

默契的分為兩組,

咸黨甜黨,各站一半。

且況千歲自己也沒注意到,

一時不查,

幾個問題一起問的,

讓他們鑽了空子。

第二輪現場做家常菜——土豆絲。

檢驗基本功是否紮實。

刀工過關便沒什麼可挑剔。

前妻,我們復婚吧 這些人,

攜伴組團來謀生。

若非彼此相熟,也做不到第一輪那種自殺式成全。

平日里互相指點切磋,

手藝方面,想必大差不差。

況千歲並非不通情達理之人。

她關注的,

不在此,

而在細節處。

確定了這批廚師在食材處理、烹制上沒問題后,

況千歲刻意沒吱聲,

而是等一溜排土豆絲擺在面前,

廚師們轉身,習慣性的,

做完菜,及時清理灶台,洗鍋擦刀,

啪地拍桌定人。

「都別走了,你們,我全都要了。」

妖王不適時宜的戲謔一聲,

「看不出來,

小老闆人小胃口大,

這麼多男人,你全、都、要。」

小妖們正激烈討論分類呢,

冒不然聽見這句,

習慣性地應和自家老大一聲。

熟料竟惹怒了魔尊大佬,

被自家老大連累的,集體挨了一頓抽。

妖王:……

「我是殺人了,還是放火了?」

大家都是一方大佬,

這個該死的魔尊,

當著小弟的面,太不給他面子了。

「話是她自己說的,憑什麼只打我們!」

翻墨冷眸覷他,

「看你不爽。」

妖王:……

……

況千歲讓大掌柜把廚師們安排下去。

主廚、二廚她親自指定,

其餘全部算幫廚。

「幫廚也要好好乾,以後開分店,就從你們中挑人去負責。」

薪酬待遇之外,

況千歲適時拋出更強激勵政策。

廚師們全都激動壞了。

先前大掌柜去找他們的時候,

就暗示過,忘飛樓小老闆財大氣粗,

只要好好乾,絕不會虧待。

大掌柜誠不欺他們吶。

可惜了那幾個不願來試試的兄弟。

像他們這種流亡在外的人,

哪裡還能端虛榮驕傲,

有酒樓願意要就不錯了。

指望給大官大財主家當私人廚師?

本地廚師都搶破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