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出淬神法身的不單單是付軍,林杏、簡准、一眾人的瞳仁一縮。

淬神法身遠比亂域聖靈體更加罕見,更加讓人震撼。

「臭小子,你身上怎麼會有淬神法身?」簡准之前的坦然漸漸被凍結,失色低喝。

秦石笑了笑:「是啊,驚訝嗎?」

簡準的臉色漸漸難堪,深深的吸了口冷氣:「是挺驚訝,難怪敢這麼張狂,原來身上藏有這麼多寶貝啊?不過,淬神法身確實強大,但在你手上倒也不足為懼,憑你能夠發揮出他的全力嗎?」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秦石不再廢話,虛空的朝前挪開兩步,大手沖著左側一握,淬神法身快速化為奔雷。

「淬神法身,雷化!」

狂怒的雷網馬上覆蓋天地,那股異樣的屬性之力連付軍都不由折服。

而接連,秦石全身如雷,速度達到肉眼難以撲捉的極致,在淬神法身的屬性之力下,他的力量生生被提升到六天,甚至逼近七天。

「大漠荒蕪決!」

「臭小子,天真!」簡准臉色鐵青,十指快速捏合,一擊插入血海:「血色驚天浪!」

百道的荒蕪紋絡與血海焦灼,天穹上馬上半開成二,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秦石竟趁此功夫,加快步伐的逼近簡准,以肉身為媒介連續出拳。

轟!

簡准血氣翻騰,在淬神法身下明顯被壓制,那恢弘的屬性之力讓他根本無法近身。

「不可能!」簡准信心大失,懊惱下五官猙獰,而接連他突然爆退,虛影下血海化成巨手,沖著秦石狠戾的抓下。

「血色魔爪!」

「不長記性嗎?」

秦石淡淡一笑,他左臂上的淬神法身高高舉起,而接連天地間變成藍色,在法身接觸到血海巨手時,一股碾壓性的靈力從高空匯聚,接連只見那血海巨手瘋狂顫抖,一下子和簡准失去了聯繫。

「破!」

一股無形的屬性之力衝擊內部,生生將巨手從內部瓦解,接連血雨淋漓而落,化為虛無。

「怎麼會這樣?」

簡准猛的瞪了瞪眼,一臉驚詫和愕然的呆愣原地,剛剛那一擊,他動了全力,就算是付軍也未必能輕易擋下吧?

但就算這樣,竟卻被秦石給粉碎了?

這種落差,他不敢置信,而秦石在偏下方的位置踏著虛空,神彩間也是夾雜著怪異:「呵呵,沒想到這淬神法身,竟然有如此浩繁的力量?」

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剛剛震碎付軍的血手,完全是憑藉淬神法身的無屬性之力,這種程度的殺傷力,只是尋常攻擊,怕是就不會弱於名器了吧?

畢竟,淬神法身對屬性之力的壓制太強。

但這還沒有結束,秦石的黑眸泛著異樣,深邃入夜的瞳仁籠罩簡准,微微興起:「你的本事看來也不過如此了,但淬神法身可不單單如此,接下來我就讓你瞧一瞧,淬神法身的真正本領吧!」

秦石的大手探出袖袍,在碧藍色的天穹中一探,一握。

「淬神法身,盜取!」

一滴淋漓的血雨落在掌心,而接連他的淬神法身微微抖擻,亂域聖靈體大開的情況下引力無窮,力量無盡。

淬神法身快速運轉,一滴血雨在他的掌心竟轉化為磅礴的血雨巨龍,無窮無盡的水屬性之力纏繞秦石。

看見這幕,在場之人悚然大驚。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在使用簡準的屬性之力?」

「是淬神法身的無屬性之力!他用淬神法身,將無屬性之力轉化成水屬性之力了,好恐怖的法身!」

付軍獨眼間駭然不斷。

秦石被血雨狂龍盤旋左右,黑眸間也是充滿了興奮,這是他第一次使用淬神法身,沒想到竟有這般效果。

「看來這淬神法身,遠比我的預期要強大很多啊。」他微微一笑,而趁此機會他大步上前,腳下的奔雷噴射下,竟灌入進血雨狂龍中。

水雷雙重屬性,如虹的撕咬雲霄,翻騰著雲霄刺向簡准。

簡准滿目驚容,吃楞的呆在原地,在他的世界觀里從未有過這樣一幕,他認為他就應該勝利,就該殺死秦石。

秦石不過才四天之境,怎麼會這樣?

轟!

水雷相間的巨龍恐怖如斯,生生刺入簡準的眉心,好在受到攻擊前的一刻,他將血水般的宮闕鎧甲展開,這才免得一絲,但仍是被生生震飛萬米,下方商區中數座樓閣瞬間崩塌,大地像是蛛網般裂開無數溝壑。

「簡准大哥!」

創世團的弟子慌了,眾弟子紛紛起身。

唰!

而就在他們的動作尚未定格,一股極限的靈威如江潮蔓延,泰山一般將所有的人動作鎮壓。

付軍腳尖上匯聚起輕盈的旋風,微微浮起三米高左右,凌駕眾人。

「誰敢插手,我就要誰的命!」

創世團不如霧盟那樣團結,他們都是為了錢財賣命,見付軍站出來心裡發生髮抖,一個一個退怯了。

擊飛簡准,秦石笑盈盈落在廢墟之前,簡准連續噴出幾口鮮血,血色的宮闕在兩大屬性衝擊下已經碎成齏粉。

唰!

而未等他挺起身來,一縷幽蘭的劍芒虛空滑落,斷水沖著他就刺下。

他失神低喝:「秦,秦石,你要做什麼?」

秦石淡淡一笑:「做一次好事,送你去陪你的手下,免的他們在下面孤單無趣。」

秦石不想多說半句廢話,他不是心智未熟的孩子了,這個時候猶豫顯然是最不明智的選擇。

簡准,必須死!

砰!

斷水狠狠的刺進簡准,從他的后心穿出,簡准瞪大著被血水沖盈的眸子,一口濁氣吐出后再也沒有生機。

簡准一死,商區的氣氛戛然死寂。

無數弟子狠狠的噎了口吐沫,任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四天戰勝七天?這真的可能嗎?

「簡准大哥!」創世團不少弟子還是象徵性的哀嚎一聲,而就在他們嚎叫聲未落,一抹狠戾的目光漠然刺向他們。

秦石拾起簡準的腰牌和空間戒指,以及他腳上的憑虛羽靴,這才沖著付軍笑了笑:「付軍大哥,將下一位放過來吧。」

「嗯?」不少弟子愣了愣神,創世團的弟子面面相覷,也是極度悚然的退後幾步。

簡准被殺,柳明成了這群人的主心骨,他使勁的捏著拳,咬牙道:「秦石,你想要怎麼樣?你已經殺死簡准了,難道還想要將我們創世團趕盡殺絕嗎?那樣的後果,你承受不起!」

秦石裹緊黑袍,大手揉了揉鼻尖笑句:「趕盡殺絕不至於,但是你,必須死!」

「我?」

柳明怔了怔色,滿臉錯愕的指了指自己,心底咣啷一沉:「為什麼?我又沒派人暗殺過你,難道你忘了當初,我可還救過你呢!」

柳明驚呆了,秦石的本事他可見過,簡准都死在秦石手上,他的修為可不如簡准,連忙退後幾步。

「殺你和我無關,給你看個人吧,你應該就明白了。」

秦石從廢墟中騰空而起,屈指一彈。

而接連,一道熾烈色的火焰在空中爆射,這火焰的溫度極為誇張,就連火屬性的付軍都不由皺了皺眉,心生幾抹恐懼。

地心炎從空中綻放,一道儒雅的書生靈魂漂泊而現。

「是你?」

… 這書生,不正是蘇不離?

孔賢慧黛眉輕蹙,幡然醒悟。

開始她還好奇,秦石和柳明應該沒有恩怨才對,怎麼會突然想要殺死柳明為自己樹敵呢?但現在看見蘇不離,她就都明白了。

蘇不離雖然不是很帥氣,但長的卻異常清秀,讓見過他的人很難忘記,特別是他柔弱而決意的眸色,十分引人。

「你竟然沒死?」

看見這書生,柳明的賊眼驚現駭色,也瞬間明白了什麼,旋即他倒也是果斷,咬了下牙關后翻身就欲朝遠處飛遁。

「想跑?沒那麼容易!」

秦石眼角一沉,一抹厲色爆出,他早就答應蘇不離手刃柳明,這一刻他已經等待許久了。

每每想到蘇不離與蘇不棄的故事,他就怒髮衝冠。

咻!

奔雷在他腳上一閃,一個箭步便撕破天際,浮現在柳明的身後,將他的退路攔下。

「秦石,你別太過分,殺死兩名創世團管事,這種罪名你承受不起!」柳明連抵抗的心都沒有,只希望能靠創世團逼退秦石。

他從始至終就沒想過和秦石做對,他還記得天揚對他的威脅。

「哦?呵呵,從我對簡准出手的時候你就應該明白,其實我並不畏懼這個所謂的創世團。」秦石森冷的搖搖頭,五指間微微用力,掌心上的淬神法身聚合屬性之力,成一把尖銳的奔雷長錐,凶力刺下。

「我和你拼了!」

狗急還跳牆,生命受到威脅,柳明忍不住了,聲色變得猙獰不少,舉手間周圍的空氣一顫,一掌震向秦石的胸膛。

秦石稍作驚訝,連忙閃退幾步。

而在他爆退之餘,柳明抓住時機,迅速在天穹上劃開半個裂口,猛然拉近和秦石的距離,再次出擊。

砰!

但未料,那空間的裂痕未曾展露,突然被一股異常邪-惡的力量凝滯,秦石手中的地心炎跳動幾下,一股專屬凶魔的煞氣反撲而出。

秦石瞪了瞪眼:「血巫師?」

對魔族深度了解的他絕對不會認錯,剛才出手救他的正是血巫師。

但不理解,這麼久以來血巫師可從未主動幫過他。

「別驚訝,我不是幫你,只是想幫那個小子而已。」血巫師聲音有些怪異,指向蘇不離。

「這爆炎珠里,伸手不見五指,好不容易有個作伴的傢伙,我可不想就讓他就這麼死了。」

聽聞,秦石面色動容,不由失聲笑道:「不管怎樣,剛剛謝謝你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嗯,給我保住那小子的命。」血巫師撇撇嘴。

秦石點點頭,血巫師不說,他也會這麼做,裹緊黑袍后朝商區上空移動百米,亂域聖靈體迅速施展,之前消耗的靈力馬上填充。

「人總是要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價,柳明,現在到你了。」蘇不離照比曾經,明顯冷靜了不少,或許是和血巫師的相處,他身上竟然感染了幾分凶力。

他的靈魂上前,牢牢的將柳明堵住。

而在這種危急關頭,柳明被秦石、蘇不離夾擊,他突然間變的異常冷靜,仰頭狂笑:「哈哈,哈哈哈,你是想說,我要遭到報應了嗎?哈哈哈,我告訴你,這不可能,今天誰也別想殺死我!」

「頑固不靈!」秦石眯著黑眸喝聲,旋即他大手一揮,一座金燦燦的佛塔矗立:「佛塔歸一!」

佛塔爆射,接連就是永無止境的波動,連帶著雲層都被洞穿。

靈魂之力的壓制不同靈力,圍觀弟子猛的怔了怔神,感覺到識海中傳來劇痛,對秦石的看法又加固幾分。

「這小子,是符魔師?」

「嗯,看這程度,精神修為還非常的高,他和簡准交手時,竟然還留有了底牌?」

眾人驚呼,柳明也是凝神靜氣,沉默了一會後輕輕一笑:「秦石,你的本事確實不小,簡准在你手上失利倒也理所應當,我早就提醒過他了,但是他不聽,不過我不是他,憑你想殺我,異想天開!」

他五指舉起,周圍突然形成無根虛妄光柱,光柱相互連接下形成一個詭異的圓盤,圓盤中央是肅殺颶風。

「無妄誅殺!」

他五指一勾,光柱中央的颶風瞬間如粉碎機一樣狂怒的交錯一番,金燦燦的佛塔灌入其中,竟然被生生撕裂?

秦石猛的皺眉,而就在他意外時,一,一股無形的氣浪衝破雲層,天地間的靈壓好像受到震動,出現漣漪。

這力量一出,付軍等人猛的皺了皺眉。

「好濃郁的靈力!」

秦石發現,這柳明身上的力量竟比簡准還要磅礴?

嗡!

柳明矗立在城市上空,他的劍眉扭曲,眉心處突然閃爍起幽深光影,一道盤曲不一的印記升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