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雪倫小心翼翼的盯著夏娜的眼睛,等待她的回答。

「那不一定,我們姐妹倆還是惡魔呢,他不也一樣有興趣嗎,我們姐妹倆和他之間的種族差異,要遠在你們天使之上!」夏娜鬆開了扎娜的肩頭,婀娜的掐腰一站,沒正行的回答了一句。

「不會吧……」雪倫被嚇的靠近了自己的「丈夫」貝拉,而貝拉則安慰的摟住了雪倫的肩膀,對她低語道:「別怕,她嚇唬你的,我看,王詡不是那種人,別忘了,夏娜這麼漂亮,都沒得手呢,這說明,搞定王詡是很難的,何況我們不主動去吸引他,他絕對不會對我們有興趣的。」

「嗯,你說的對,我姐姐是嚇唬你們的,王詡他從來就沒有強迫過我們,他不是那種人……」魅魔妹妹尼雅順著貝拉的話,安慰了一下雪倫,這下,原本還稍微有些緊張的雪倫,立馬寧靜了下來。

就在扎娜六女坐在一樓大廳內的深紅色的皮質沙發上,嘰嘰咋咋的開始聊家常時,話嘮扎伊聞風也加入了聊天的大軍,過了會兒,矮人公主阿爾娃和地精女孩艾比蓋也加入了。

當眾人在話嘮扎伊的穿針引線下,聊的熱火朝天時,門鈴突然響了,官家古德開了門,坐在大廳沙發上的眾人發現,泰勒家族的族長麗芙·泰勒來了。

扎娜趕緊起身去迎接麗芙·泰勒,之所以她去,是因為,王詡把管理城主府的責任,交給了她。

看著迎向自己的這名在室內還蒙著黑色面巾,套著一身黑色術士頭蓬,還扣著一頂黑色兜帽的嬌小的女人,麗芙·泰勒略有些急迫的問道:「城主大人呢?」

「他有事兒出去了,很快回來,您有事兒就先給我說吧,我會轉告他的。」扎娜客氣的對麗芙·泰勒說道。

其實,扎娜很好奇麗芙·泰勒為什麼來的這麼早,這會兒才早上五點,雖然天已經大亮了,可是,城裡應該還沒有幾個人起床的,那麼,麗芙·泰勒起這麼早會有什麼事兒呢?

「您最好跟我出去一下,到了外面,您就知道是什麼事兒了!」麗芙·泰勒眉心微蹙,眼神中全是急切的目光,好像暗示著外面發生大事兒了。

「好的,走吧。」扎娜指了指門口的方向,就準備跟著麗芙·泰勒出去了。

「我們也去……」坐在沙發上的其他人,異口同聲的回了一句,看來,眾人都被沉悶的城主府給悶壞了,都想出去透透風。

於是,所有人嗚嗚泱泱的擠到了門口,接著,一起湧出了城主府的大門。

「呀!」剛走出門口,矮人公主阿爾娃就驚呼了一句,除了已經見過外面場景的麗芙·泰勒外,所有人都是一副見到鬼的表情。

他們驚恐的發現,眼前的世界和昨天看到的完全不同了,原本乾乾淨淨、幾乎看不到一株植物的山丘城,此刻,凡是有一點兒土壤的地方,都長滿了一人多高、葉片像利劍一樣的草叢,甚至,城裡有些土壤較多的地方,都長出了一小片的小樹林。

「這是怎麼回事兒?」扎娜半張著嘴巴搖著頭,皺著眉頭望向了麗芙·泰勒,不解的問道:「難道有植物系的魔法師在城裡釋放禁咒了,有人傷亡沒有?」

「我也不知道,一夜之間,城裡就長滿了各種植物,到現在為止,還無人傷亡,不僅這裡如此,您跟我到城牆上看看,城外比城內還誇張!」麗芙·泰勒一臉迷茫的低頭看著扎娜的眼睛,不解的回答了一句。

「走,去城牆上看看!」扎娜點頭做了決定,然後,領著眾人走過了只有兩百米的主幹道,來到了已經擠滿了人的城牆上。

看到城主的家屬們來了,城上的百姓給他們讓出了一條道兒,站在城牆上的扎娜,驚恐發現,城外的變化,比城內還嚴重。

原本水流潺潺的、布滿了農田的小平原,此刻,變成了一片茂密的原始叢林,昨天還連棵小樹都沒有的小平原上,此刻,密密麻麻的擠滿了一顆顆的參天巨樹,濃密的樹冠連成了一片,把整座小平原都給遮住了。

城牆上的所有人,除了只能看到一片翠綠色的樹葉之海隨風起伏外,就什麼也看不到了,溪流、農田、村莊、道路,所有的昨天還能看到的稀鬆平常的景物,在今天都被樹冠給遮住了。

「是妮露乾的嗎?」扎娜扭頭看著夏娜,小聲問了一句。

「除了她,誰也做不到,一定是她乾的?」夏娜微微點頭,回了一句。

「她為什幺要這麼做呢?」扎娜不解的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夏娜也是不解的搖頭回答道。

就在山丘城內的所有人都被城內城外的變化給弄的一頭霧水時,這些變化的始作俑者,植物系法神妮露,正跟在王詡身後,沿著山道緩慢的前行。

原本兩人是可以飛過去的,就因為多了個昏睡不醒的牛頭人桑古,他需要兩具煉金木偶抬著,而王詡的飛劍只能帶他一人飛,不能載物,於是,王詡和妮露不得不步行前進。

突然,表情有些奧妙的妮露忽然開口,語氣稍有些興奮的說道:「不知為何,過了昨晚,我的實力突然就提高了!」

「什麼!真的嗎?」王詡驚的停下了腳步,猛的扭頭看著妮露,低呼道:「為什麼……」(未完待續。) 「昨夜那件事兒之後,」妮露少見的把目光轉向了一邊,有些靦腆的不敢直視王詡的眼睛,「我忽然發現,我的實力提高了一階,那件事兒之前,我的實力等級原本是髙階神侍,現在,我的實力成長到了初階神使了!」

「神侍?神使?」王詡一臉疑惑的看著妮露,低聲問她道:「是什麼,是神位的高低嗎?」

「嗯,沒錯,有了神格成為神靈后,還有三個神位的階級,從弱到強分為:神侍、神使、主神,而且,每個階級的神位,又都有初階、中階、髙階的差別,想要提升一階的實力,都需要成千上萬年的積累,沒想到,昨夜……」妮露輕輕搖頭表示不解。

猛的,妮露抬眼看著王詡,眼中射出兩道**辣的目光,目光中全是感激的情緒。

「太感謝你了,要不是你,至少還需要一千到兩千年,我才能成長到初階神使的實力!」邊說,妮露邊輕盈的向前一躬身,抬起雙手扒住了王詡的肩膀,等王詡被她扒的微微屈膝后,妮露在王詡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吻完王詡的額頭后,妮露略顯羞澀的閉上了雙目,期待著王詡的回吻。

看到避無可避后,王詡緩緩的抬起雙掌,輕輕的捧住了妮露那不盈一握的嬌小臉頰,溫柔的在妮露那潔白如玉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被回吻了一下的妮露,甜蜜的睜開了雙眼,凝視著王詡的眼睛,嬌然一笑,然後,鬆開了王詡的雙肩,站直了身體,一臉嬌羞的沉醉在了那一吻中。

「其實,」聞著妮露身上所特有的那種彷彿茉莉花般的體香,王詡低聲解釋了一句:「不僅你的實力提高了,我的也提高了不少,我提高了兩階,而且,我的靈力水平直接翻了五倍!」

王詡之所以告訴妮露自己的實力也提高了不少,是因為他不想讓妮露有心理負擔,覺得欠自己的,如果那樣的話,未來她就會糾結在這事兒上了,更難再有進步了。

「什麼!提高了兩階,那你現在是不是有法聖的實力了?」妮露鼓著雙眼瞪著王詡,驚呼了一句,她的目光中帶著強烈的期待情緒。

「不知道,沒試過,等回到山丘城,到公會裡測試一下就知道了,反正,即使打不過法聖,逃是肯定能逃掉了,以我如今的靈力總量,絕對能耗死法聖的!」王詡輕鬆的回答了一句。

「哦,我才想起,你是如此的與眾不同!」妮露再次甜蜜的一笑。

王詡看的心中一驚,此刻,他才相信,古人說的真有道理,女人是會變的,尤其是戀愛中的女人,變化會很大的,比如眼前的妮露,原本粗線條、女漢子般的她,現在有點兒小女人的感覺了。

「對了,」王詡想到了一件正事兒,於是,低聲問妮露道:「你如今的實力,能面對面的干過阿肯王嗎?」

「嗯,應該差不多吧,如果阿肯王的實力像他與歌莉婭對戰時的樣子,那麼,我有信心與他一戰!」妮露有些恢複本色的豪邁的回答了一句。

「哦,那他估計不是你的對手了,別忘了,他的眼被歌莉婭給弄瞎了,如今,他能發揮出幾成實力還不好說呢。」王詡放心的肯定了妮露必勝。

說實話,在面對面的情況下,王詡也不怎麼怕阿肯王,畢竟阿肯王的弱點很明顯,他就是那種毫無智慧的莽漢,隨便設一個陷阱就能陰死他,可是,就是因為阿肯王是莽漢,很少用腦思考,所以,萬一哪天阿肯王的腦袋裡的哪根弦兒不對,沒有面對面的出現,反而來了次突然襲擊,那就慘了,畢竟他也是近戰實力幾乎無敵的怪物。

如今,在妮露的戰力遠超瞎了眼的阿肯王后,王詡懸著的心,算是徹底放下來了,以妮露的魔法實力以及所能控制的範圍,未來,即使阿肯王真的突襲而來,有超級兵器妮露在,王詡也不怕了,甚至可能有機會活捉阿肯王。

「走吧,」王詡微笑著跟妮露打了聲招呼,在妮露嘴角微翹的點了點頭后,王詡轉身,輕聲說了一句雙關語:「繼續前進,未來,我們的路還長著呢!」

就在王詡與妮露迎著朝陽,沿著翠綠色的山道,伴隨著蟲鳴鳥叫,繼續向著東北方向的牛頭人部落愉快的前進時。

位於精靈森林最中心的城市,精靈族的王城——元素之城,在城中心那座龐大的、由刻滿了各種魔法符文的紫色水晶所建造的精靈皇宮,一層的那座鋪滿了各種顏色魔法水晶大殿的正中間,精靈王盧卡斯·沃頓,靜靜的坐在那張堪比一座小塔一般大小的、由紫色水晶龍骨所打造而成的、耀著各色微光的寶座上。

寶座下面,無數的臣僚相對而坐於兩排金黃色的水晶靠背椅上,此刻,他們並沒有扭頭看著寶座上的精靈王,而是看著站在精靈王對面淡青色水晶地面上的女法聖阿芙拉。

阿芙拉剛剛趕到元素之城,就馬不停歇的衝進了精靈皇宮,正好這時精靈王召集了所有臣僚,準備討論一下十天後神樹節舉辦慶典的事宜,運氣極好的阿芙拉趕在了所有人都在的時候站在了精靈王的面前,省的一會兒再去叫人了。

「阿芙拉法聖,您不是在山丘城監視著南方邊境的敵人動向嗎,現在您回來幹什麼,難道敵人來了嗎?」精靈王倒是很尊重阿芙拉,稱呼她時,用了「您」字,畢竟,如今的精靈族,在明面上,就只有三名法聖了,必須把法聖要當成寶貝一樣的尊重。

「國王,惡魔族完全復甦了,遠古時期在貓爪小徑地下的那三座已經廢棄掉的傳送門,再次被惡魔族給修復好了,甚至,他們還聯合了東方的巨魔族勢力、西部無盡之海里的娜迦海族勢力、南方亡靈森里的許多亡靈領主勢力,甚至包括了北方冰霜高地里的雪原半獸人勢力,準備圍攻我們了!」阿芙拉沉重的說出了一套極為可怕的消息。

聽到阿芙拉所言,精靈王還未有所反應時,坐在他下面的幾十名臣僚,就開始嗚嗚泱泱的討論起來了,與其說此刻眾臣僚是被恐怖的情緒所籠罩,不如說他們是被逃避的心理所束縛,幾乎所有的人都選擇了不相信阿芙拉的話,並且,儘可能的從她的話中找到漏洞,以此來否定她說的是事實!

「您是從哪裡得來的這些消息?」精靈王國第一重臣、馬屁精、貝克家族的族長、大公爵亞恆·貝克,首先質疑道……(未完待續。) 蔑視的掃了一眼什麼都不會、只會拍馬屁的亞恆·貝克,又掃過了周圍其他臣僚的那種質疑的目光后,阿芙拉凝視著一語不發的精靈王,她並沒有回答亞恆·貝克質疑自己的問題。

終於,精靈王開口了:「辛苦您了,阿芙拉**聖,能跟我講講,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儘管精靈王也不相信阿芙拉的話,可是,身為一國之君的他,是絕對不能直接質疑國家的棟樑法聖阿芙拉的,否則,會動搖國本的。

輕輕的搖了搖頭,淡淡的嘆了口氣,從事了好幾百年探子工作的阿芙拉,深通察言觀色之道,儘管面前的精靈王並沒有說出什麼懷疑自己的話,可是,阿芙拉從精靈王微妙的眼神中,讀出了他的不信任。

「哎……」阿芙拉又長長的嘆了口氣,接著,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走到了一旁的一座水晶靠背椅邊上,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這張靠背椅上的精靈大臣,等這名大臣被嚇的慌忙逃開后,阿芙拉頹然的坐在了靠背椅上。

此刻,大廳內非常寧靜,靜到落針可聞,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阿芙拉開口。

「既然大家不相信我剛剛說的話,那麼,我就不再說我從別人那裡聽到的事兒了,我只說我親眼看到的事情,」阿芙拉抬起了右掌,掌心高過了頭頂,「我向精靈女神露娜發誓,接下來我說的內容都是我親眼所見,若有虛假,我會立刻死於此地!」

無論是精靈王,還是臣僚們,在聽完了阿芙拉的毒誓后,心態全都認真了起來,他們都明白,接下來阿芙拉所說的絕對都是真話,因為,如果她違背了誓言,那麼,她真的會立刻喪命的。

「五天前,雪原半獸人劍聖拉米雷茲,帶領了五萬多人的雪原半獸人部隊,圍住了山丘城。」阿芙拉毫無感**彩的把那天的故事娓娓道來。

阿芙拉的第一句話,就把所有人都給驚著了,他們都明白,一名劍聖帶領的五萬人的雪原半獸人部隊會有多可怕,這股部隊的可怕戰力,若是完全發揮出來的話,如果在精靈族毫無準備之下,甚至可以很輕鬆的從精靈森林的邊緣,直接突襲到元素之城的城下,有可能一舉拿下元素之城。

「後來怎樣了,山丘城陷落了嗎,我的兒子婓里奧·沃頓還好嗎?」精靈王沉聲問了阿芙拉一句,這時候他才想起要問一句王詡的消息了,平時,他根本就完全不關注王詡。

「拉米雷茲帶著他的手下攻了兩次城,都失敗了,在這期間,六王子婓里奧·沃頓並沒有在城內,他出去了,像平時他做的事情一樣,他出去做生意去了!」阿芙拉失望的看著精靈王,糾結的微微搖了搖頭,只有在說出王詡的名字時,她的語氣中才有了點兒生機。

「真是幸運呀,我們的天才王子躲過了一劫!」馬屁精亞恆·貝克諷刺了王詡一句,在他的印象中,王詡依舊是那名毫無魔法感知的廢物。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周圍一群亞恆·貝克手下的馬仔,在聽到自己老大那句毫無幽默感的話語后,趕緊配合著傻笑了起來,有些人還小聲的拍了句馬屁,這讓亞恆覺得,自己真是幽默大師呀,每句話都這麼帶感。

「六王子真的是天才,你說的沒錯,」阿芙拉又開口了,於是,亞恆·貝克和他手下的馬仔們都安靜了下來,「兩天時間,拉米雷茲兩次失敗的攻城后,他損失了上千名手下,甚至,連他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怎麼可能?」聽完了阿芙拉的這句話,原本安靜的臣僚們,又都炸開了鍋,咋咋忽忽的低吼了起來,就像熱鬧的小集市一樣,亂鬨哄的。

「安靜!」精靈王威嚴的輕吼了一句,「聽阿芙拉法聖把話說完!」

被精靈王一震懾,臣僚們再次安靜了下來。

「三天前的凌晨,六王子婓里奧·沃頓回來了!」阿芙拉掃了一眼自己旁邊的那群如同垃圾一般徹底墮落的精靈族官僚們,腦海中浮現出了王詡的精明幹練、勇武智慧,不禁再次嘆了口氣,目光變得越來越冷談。

對精靈族的未來有點兒失望的阿芙拉,繼續講到:「只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六王子婓里奧·沃頓聯合他手下不到五十人的隊伍,把拉米雷茲的部隊給屠戮一空,甚至,連拉米雷茲本人也被當場斬殺!」

「什麼!」這次,不僅是臣僚們驚呼出聲,連精靈王也被震驚的從寶座上站了起來,快速的走到了阿芙拉的旁邊,低頭看著依舊頹坐在靠背椅上的阿芙拉,大聲問道:「說詳細點兒!婓里奧手下的隊伍?」

「沒錯,六王子手下有一支強大的隊伍,」阿芙拉抬眼默然的看著一臉驚異之色的精靈王,語氣淡然的回答道:「在那支隊伍中,我所看到強人包括:一名我們族的法神,還是髙階法神;一名人族的亡靈女法聖,也是髙階法聖,比我強大數倍;兩名九階的魅魔,是他的奴隸,不知他從哪裡買來的,還包括了一支五十人的人族騎兵隊伍,帶頭的是一名人類火系大魔導士……」

阿芙拉還以為老沃倫他們是王詡的手下呢。

「法神!法神!法神……」阿芙拉的話還沒說完,周邊的所有人,包括精靈王在內,全都艱難的從嗓子眼兒里擠出了「法神!」兩個字。

「沒錯,是法神!」阿芙拉猛的站了起來,差點兒用頭頂把精靈王給頂翻在地,幸好精靈王下意識的躲開了,可是,他的臉上仍然帶著尷尬的表情。

「那名法神是誰?」精靈王沉聲問了一句,開始盤算著招募那名和自己同族的法神。

「不知道名字,六王子沒說,不過,」善於察言觀色的阿芙拉,看明白了精靈王的心思,勸他道:「那名法神是女精靈,我百分之百確定,那名女法神是六王子的女人!」

「這樣啊……」精靈王嘆息了一聲,可是,他還沒有放棄招募妮露的打算,在他看來,女法神是王詡的女人又怎樣,王詡不過是自己流放出去一個兒子而已,自己才是精靈王,精靈族的主人,跟著自己比跟著王詡要風光多了。

阿芙拉忽然向著精靈王行了一個離別的禮節,然後,面對面的凝視著精靈王,重重的說道:「我已經發過誓了,我以上所說的,都是事實,都是我親眼所見,絕無虛言!」

「我不能理解!」一旁的馬屁精亞恆·貝克吼了起來,「為什麼一名法神,會成為那個廢物的女人呢?」

「廢物!哼哼……」阿芙拉麵帶鄙視之色的看著亞恆,冷笑道:「如果他是廢物,那麼,整個精靈族就都是垃圾了!」

說完,阿芙拉把目光投向了精靈王,她用這個表情說明,在她的眼裡,腐化墮落的精靈王,也是垃圾中的一個而已。

看到阿芙拉的這種眼神,精靈王的怒火燃燒起來了,可是,想到自己此刻離阿芙拉這麼近,如果現在要對付她,那麼,她可能會先出手來對付自己的。

想通了這一切后,精靈王只能暫時忍住憤怒,忍的雙手都開始微微顫抖了。

「我要離開了,永遠也不回來了,我真的失望了,對你們失望了,」阿芙拉的目光像利刃一樣掃過了大廳里的所有人,當然也包括了精靈王,「這些年,我看著你們是怎樣墮落的,你們是一群無知的垃圾,再跟著你們,我也會變成**的垃圾的,永別了,垃圾們!」

說完,阿芙拉頭也不回的拔腿就走,走的很快,就在她走到了大廳的正門口的時候,一名精靈族的普通士兵,衝進了大門,邊沖,還邊狂吼著:「山丘城那裡發生了大事兒了……」(未完待續。) 就在這名精靈族的普通士兵狂吼著衝進大廳門口時,精靈王正準備要穩住阿芙拉,並且,試圖說服她留下來,畢竟,阿芙拉是精靈族少有的幾名法聖之一,寧可囚禁她,讓她作為戰略威懾般的傀儡存在,也不能放她離開。

可是,精靈王的意圖被這名普通士兵的狂吼給打斷了,然而,讓精靈王詫異的是,當阿芙拉聽到這名士兵吼出的話語中帶著「山丘城」三個字時,竟然猛的停下了腳步。

阿芙拉輕盈的橫移了一步,擋在了猛衝向前的士兵身前,當這名士兵發覺身前突然竄出個人來時,前沖的力道已經停不下來了,眼看著就要撞進阿芙拉的懷裡了。

「哎呦!」的一聲慘嚎,那名士兵硬生生的撞到了突然出現在阿芙拉身前的一面薄薄的冰牆上,接著,應聲倒地,然後,捂著鼻子哀嚎了起來,從他的手縫中,可以看到綠色的血液滲了出來,由此可知,剛剛,他的鼻子與冰牆來了次親密的接觸。

「咔嚓……」一聲輕響,冰牆碎裂了,阿芙拉踩著地上的碎冰,走到了士兵的身前,面色沉重的垂目瞟著還在地上翻滾的士兵,冷聲說道:「把你想說的大聲說出來,讓所有人都聽到!」

「你……」士兵正準備開口狂罵阿芙拉,可是,忽然,他認出了阿芙拉,剎那間,他的臉色變的慘白,原本瞪向阿芙拉的那種兇狠的目光,瞬間就變成了討好的眼神,「原來是您呀,阿芙拉法聖,我沒擋著您的道兒吧?」

說話時,士兵的嘴唇還在哆嗦著,聲音都有些跑調兒。

「別說廢話,把你剛剛想說的話,大聲的說出來,告訴我們,山丘城發生了什麼事兒?」阿芙拉不耐煩的瞥了一眼滿臉是血的士兵,冷聲說道:「快點兒說!」

阿芙拉的這種態度讓精靈王很不滿,那名士兵明明是自己的情報探子,而阿芙拉卻在責問他,這明顯是不給自己面子。

就在精靈王怒到準備發作時,那名穿著普通士兵衣著的情報探子「噌……」的一下就從地上竄了起來,然後,竟然按著阿芙拉的命令開始大聲彙報起來。

「五天前,山丘城被五六萬名雪原半獸人部隊給圍住了,三天前,不知為何,所有的雪原半獸人都被殺了,聽城裡人說,是六王子婓里奧·沃頓乾的,他和他手下不到一百人,竟然在兩個小時內屠戮了五六萬人的雪原半獸人部隊!」探子大聲彙報了一句。

探子所說的竟然和阿芙拉剛剛說的一模一樣,這讓原本不相信阿芙拉所言的精靈王和臣僚們,都有些動搖了,甚至,半數的人都相信了阿芙拉的話。

「你還打探到了什麼消息?」阿芙拉沉聲問了探子一句,顯然,她覺得,這名探子知道的信息肯定要比自己多。

「那場屠殺過後,當夜,山丘城被死亡后的雪原半獸人亡靈給圍住了……」探子繼續高聲回答著。

「什麼!」聽到探子的陳述,阿芙拉猛的皺眉驚呼了一句,這句話打斷了探子的話語,「後來呢,山丘城怎麼樣了?」

「後來,六王子婓里奧·沃頓從城裡出來了,獨自面對那些亡靈,接著,他召喚出了地獄之門和天國之門,於是,亡靈們就放棄了攻打山丘城,反而開始排隊進入兩座大門!」探子越說聲音越大,而且,眼睛也越瞪越大,顯然,他也覺得不可思議。

探子說完后,整個大廳突然靜了下來,靜到可以聽到所有臣僚們的那種沉重的呼吸聲,剎那間,大廳內又突然亂了起來,所有臣僚,都是一臉詫異的尖叫起來,他們幾乎都在重複著兩個辭彙,這倆辭彙就是:地獄之門、天國之門。

「安靜!」精靈王怒吼了一聲,接著,目光冷峻的掃過了周圍的所有臣僚,等他們都安靜下來后,精靈王走到了阿芙拉旁邊,表情嚴肅的看著探子,冷聲問道:「你真的確定,婓里奧召喚出來的是地獄之門和天國之門嗎?」

這時,精靈王的心緒已經亂了,原本在自己腦海中非常清晰的第六個兒子的形象,在此刻模糊了起來,在精靈王看來,如果婓里奧真的能夠召喚出地獄之門和天國之門,那麼,這也就說明,婓里奧和冥界與天堂都有聯繫,甚至,他們之間還有合作關係,這也就是說,婓里奧手下的勢力比背叛自己的唐斯·沃頓還要強大,甚至可能強大百倍。

「那個……國王……我確定六王子他召喚出來的……真的是……地獄之門和天國之門……」看著精靈王那冷峻的眼神,探子被嚇的很惶恐,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哼!你憑什麼確定?」精靈王本能的不想去相信探子所說的話,他不想去面對一個被自己流放后,卻變的強大無比的兒子,而且,這個兒子,還是自己最不待見的。

「國王,我的手下們看到,」探子提高了音量,回答道:「就在亡靈們排隊進入兩座大門時,從地獄之門裡竄出了冥界的守門魔獸——地獄三頭犬,於此同時,從天國之門裡出來了一名四翼女天使,他們倆為了搶奪亡靈,戰鬥在了一起!」

「地獄三頭犬……四翼女天使……」精靈王眼神恍惚的重複了一遍探子的話,此刻,他再無任何懷疑了,他認識到,自己已經完全不了解自己的第六個兒子了,他的形象變的好模糊,就像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一樣。

「後來呢?」阿芙拉又問了一句,她覺得,這個故事還沒結束。

果然,故事真的沒有結束,在聽到阿芙拉的問話后,探子回應道:「後來,又從地獄之門裡出來了一名四翼的墮落女天使,她毀掉了天國之門,接著,六王子毀掉了地獄之門,然後,六王子招募了那兩名女天使。」

聽完了探子最後的故事,精靈王拖著有些疲憊的身子,有點兒落寞的走回了寶座前,緩緩的坐了下來。

而臣僚們,則在驚呼連連中,表情越來越誇張,也越來越驚恐,聊天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此刻,沒人再懷疑阿芙拉的話了,他們都明白,婓里奧·沃頓的羽翼已經長成了,不好對付了。

「哼,哼,哼……」阿芙拉面無表情的冷笑了兩聲,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后,她高聲說道:「有件事兒,在你們不信任我時,我不想告訴你們,可是,現在,應該沒人懷疑我了,那麼,我就說了……」(未完待續。) 「你們所鄙視的那位,我們的六王子婓里奧·沃頓,是一名法聖,而且,他所掌握的魔法不是單一的一種屬性,就我看到的,就有土系、火系、水系和空間系四種,我有理由相信,他還掌握著其它屬性的魔法!」阿芙拉冷冷的說道。

邊說,阿芙拉的那種鄙視的目光,再次像利刃一樣的掃過了表情越來越恐慌的臣僚們,最後,阿芙拉的目光停留在了有些頹廢的精靈王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