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便一下抱住了秦壽,用著告知的語氣跟秦壽說到。

「壽壽,我們出去歷練一段時間,好不好?」

聽到小風的這句話,秦壽和庄小仙頓時覺得很不可思議,一下就被驚艷到了。

「小風,你為什麼突然想到要出去歷練呢?」

「因為,現在的我老是拖你們的後腿,不管發生了什麼,都是你們來保護我,而我卻只能站在你們的身後被保護。」

「這讓我覺的很不是滋味,每次戰鬥的時候,我只有到情急的時候才會出現戰鬥力驚人的狀態,現在的我很想去歷練,去練練自己的膽子,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吧,好不好?」

突然聽到小風這麼說,秦壽和庄小仙頓時覺得小風真的長大了,也知道為了別人呢考慮。

「好,我沒意見,不管你去哪裡,我都會陪著你。」

「我也不會離開你們的,我庄小仙這麼輩子跟定你們了。」

「我也是,在路上我們兩個女孩子還能在一起作伴。」

看到大家都同意了,此時的小風別提有多開心裡。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啊?」

「你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我們在這裡在修養兩個月,把你的身體養好了,我們再出發好不好?反正我們現在也不在乎這一兩個月的時間對不對?」

聽到秦壽這麼說也對,想到自己也確實剛恢復沒多久,確實也要再休養一段時間,那既然這樣,還不如等完完全全好了再出發。

以免走到了半路身體又出了什麼問題,那可就不好了。

「這可是你們都答應我了,既然答應了,就不能反悔。」

「不反悔。」三個人的聲音也是同時響了起來。

「那既然這樣,我們來拉鉤蓋章。」

說完,便伸出了自己的手,其他人看到以後,也一起伸了出來,一起拉鉤蓋了章,這個歷練的約定就這麼定下了。

「那在出發前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那我們就用這一個月的時間先把身體趕緊養好,趁著這一個月的時間去準備一些需要路上的東西,都準備好以後,我們隨時出發。」 「更何況在我們出發前是不是應該要跟小黑告個別,在這一段時間內多陪陪小黑吧,這次出去以後不知道還需要多久才能回來看一次小黑。」

「也是,我們要是就這麼走了,那小黑豈不是又要回到以前那麼無聊的日子,我們在的時候,至少還可以陪他說說話,聊聊天,可是,我們不在的時候,那小黑要怎麼辦啊,那他豈不是要無聊死。」

「應該沒關係的,小黑應該有辦法可以讓自己不那麼無聊的。」

聽到秦壽這麼說,心裡也比較踏實了許多,這時只見秦壽又拿起了桌子上其他的點心,慢慢的品嘗了起來。

秦壽越吃越覺得這個點心,越覺得好吃,反而覺得甜而不膩。

「小風,這個點心真的是你做的么?真的好好吃哦,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獨特的點心。」

聽到秦壽這麼說,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那是當然的啦,因為這其中有些點心,就是小黑的母親以前就會經常做給我和小黑吃,因為太喜歡吃,所以那陣就纏著小黑的母親,纏著她,讓她把這些點心交給我。」

「或許是我太沒有天份了吧,這些點心還不如小黑母親做的好吃,如果當時知道狐族會變成這個樣子,那我當時就應該會更努力一點,會在用心一點,或許就不是現在這個味道了。」

說到這件事,小風很是內疚的低下頭,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心裡難免有一點傷感,不知道小黑要是嘗到了這些糕點,會不會比我還傷感。

看到小風這個樣子,秦壽知道自己讓小風想起了以前那段不開心的事情,為了不讓小風再繼續這個樣子。

「庄小仙、狼女,你們還在幹什麼,還不來嘗嘗其他的東西,這些東西真的好好吃,你們確定不來嘗一嘗么?」

「真的嘛,既然這麼好吃,那我一定要來嘗一嘗,不然以後說不定都嘗不到了呢。」

「是啊,剛才那個辣椒糕點一定是個意外,故意做出來的,我就說按照小風的水平,不可能做出那等水平來的糕點。」

三個人便同時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糕點,放進了自己的嘴裡,慢慢的吃了起來。

「這個真的很好吃哎,小風你是怎麼做的啊。」

庄小仙和秦壽由於吃的太急,嘴裡又塞得太滿,一下被噎住了,想吐吐不出來,想吞吞不下去,之間兩人此時一個勁的錘著自己的胸口,另一隻手指著茶杯,狼女和小風見兩人這樣。

便立馬倒了一杯水遞給兩人。

「你們兩個人也真是的,也不知道吃慢一點,現在好了吧,被噎住的滋味好受不?」

狼女和小風一邊給兩人順著氣,一邊數落著兩人。

「就算是好吃也不能這麼吃吧,要是這個樣子吃下去,你要是被噎死了,那我要怎麼辦,你說我以後要怎麼跟狐族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到時候我要是真的下去了,他們要是問起我來了,我該怎麼回答啊,總不能說你是因為吃東西吃得太快,那口氣沒有被順過來,一下被噎死過去了吧,要是這個樣子,我怎麼好意思呢。」

聽到小風這麼說,秦壽心裡頓時覺的好不容易才覺得稍稍舒服,結果又聽到小風這個傢伙居然這麼說。

「小風啊,你能不能盼我點好啊,什麼叫我是被噎死的,我那剛才不是吃的太著急了,才會這個樣子的嘛,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說我,我頓時覺得好傷心,剛才你還不如不要幫我呢,直接讓我被噎死好了。」

「沒想到小風,你既然這麼想讓我們被噎死啊,那好吧,那我們就如你所願好了。」

說完,兩人就又從桌子上拿起東西往嘴裡塞,小風看到兩人這般樣子,立馬制止了兩人,生怕他們兩人真的會把自己的給噎死,如果真的是那樣,那自己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想想都覺的后怕。

「你們兩個人要不要這個樣子,能不能給小黑留一點,我可不想你們兩個被噎死,如果你們真的被噎死了,那我和狼女該怎麼辦,那又讓誰帶我們去歷練呢,不行,不行,你們還是別吃了,這些我端去給小黑。」

說完,小風便端起桌子上早已準備好的小點心,立馬就快速的離開這個房間,朝著小黑的房間快速的走去。

生怕自己在離開晚一點,就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情,還不如趁著現在就立馬出去呢。

看到小風這個樣子,秦壽和庄小仙覺得這樣開玩笑會不會有點過了,會不會就是因為這樣小風才會這個樣子。

「我說,你們這兩個臭男人,到底會不會說話啊,你們一定要這樣開玩笑么?要是小風出了什麼事,你們兩個一起見鬼去吧。」

說完,就便把桌上剛才庄小仙吃剩下的糕點一起呼到了面前兩個男人的臉上,也不管接下來秦壽和庄小仙有什麼反應,就轉身出去,去了小黑那裡。

此時的狼女還以為小風是因為氣秦壽和庄小仙兩人剛才說的話,現在只是希望自己只是想多了才好。

「小黑,你在么?我做了一些點心,就端過來給你嘗嘗,小黑。」

此時正在療傷的小黑,聽到了小風的聲音,便停止了療傷,睜開了眼睛看向了小風。

「小風,你來啦,你做了什麼好吃的啊?」

「你看,我做了一些,這些都是你愛吃的。」

剛說完,小風就已經走到了小黑的面前。此時的小黑看到了托盤裡的東西,陷入了深深的回憶當中。

想到了小時候自己母親也會做這些小點心給自己和小風吃。

那個時候,自己沒有什麼朋友,只有小風願意放低自己的身份,來著自己玩,只要每次小風來找自己玩的時候,母親就會做這幾樣點心來招待小風。

而這幾樣點心還是自己和小風都最愛吃的東西,每次只要母親做這些點心的時候,小風就會吃好多,不夠吃的時候,還會搶自己的來吃。

到後來,為了以後有什麼意外,不能在吃到這些東西,小風這個傢伙便纏著自己的母親,要母親一定一定要教她做這些東西,如果以後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也好留個念想。

小黑此時感覺那種場景還是像昨天一樣,讓人那麼懷念,看到小黑這個樣子,小風一時不解,很好奇的問道小黑。

「小黑你是怎麼了?你怎麼不吃啊,這些不都是你愛吃的么?」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小時候的事情,一時之間有點想的出神罷了,既然是小風做的,那我便常常,連鑒定一下,你做的到底有沒有退步。」

說完,就直徑的拿起了面前的一塊糕點吃了起來,看到小黑吃了起來,便用很期待的眼神看著小黑。 「更何況在我們出發前是不是應該要跟小黑告個別,在這一段時間內多陪陪小黑吧,這次出去以後不知道還需要多久才能回來看一次小黑。」

「也是,我們要是就這麼走了,那小黑豈不是又要回到以前那麼無聊的日子,我們在的時候,至少還可以陪他說說話,聊聊天,可是,我們不在的時候,那小黑要怎麼辦啊,那他豈不是要無聊死。」

「應該沒關係的,小黑應該有辦法可以讓自己不那麼無聊的。」

聽到秦壽這麼說,心裡也比較踏實了許多,這時只見秦壽又拿起了桌子上其他的點心,慢慢的品嘗了起來。

秦壽越吃越覺得這個點心,越覺得好吃,反而覺得甜而不膩。

「小風,這個點心真的是你做的么?真的好好吃哦,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獨特的點心。」

聽到秦壽這麼說,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那是當然的啦,因為這其中有些點心,就是小黑的母親以前就會經常做給我和小黑吃,因為太喜歡吃,所以那陣就纏著小黑的母親,纏著她,讓她把這些點心交給我。」

「或許是我太沒有天份了吧,這些點心還不如小黑母親做的好吃,如果當時知道狐族會變成這個樣子,那我當時就應該會更努力一點,會在用心一點,或許就不是現在這個味道了。」

說到這件事,小風很是內疚的低下頭,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心裡難免有一點傷感,不知道小黑要是嘗到了這些糕點,會不會比我還傷感。

看到小風這個樣子,秦壽知道自己讓小風想起了以前那段不開心的事情,為了不讓小風再繼續這個樣子。

「庄小仙、狼女,你們還在幹什麼,還不來嘗嘗其他的東西,這些東西真的好好吃,你們確定不來嘗一嘗么?」

「真的嘛,既然這麼好吃,那我一定要來嘗一嘗,不然以後說不定都嘗不到了呢。」

「是啊,剛才那個辣椒糕點一定是個意外,故意做出來的,我就說按照小風的水平,不可能做出那等水平來的糕點。」

三個人便同時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糕點,放進了自己的嘴裡,慢慢的吃了起來。

「這個真的很好吃哎,小風你是怎麼做的啊。」

庄小仙和秦壽由於吃的太急,嘴裡又塞得太滿,一下被噎住了,想吐吐不出來,想吞吞不下去,之間兩人此時一個勁的錘著自己的胸口,另一隻手指著茶杯,狼女和小風見兩人這樣。

便立馬倒了一杯水遞給兩人。

「你們兩個人也真是的,也不知道吃慢一點,現在好了吧,被噎住的滋味好受不?」

狼女和小風一邊給兩人順著氣,一邊數落著兩人。

「就算是好吃也不能這麼吃吧,要是這個樣子吃下去,你要是被噎死了,那我要怎麼辦,你說我以後要怎麼跟狐族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到時候我要是真的下去了,他們要是問起我來了,我該怎麼回答啊,總不能說你是因為吃東西吃得太快,那口氣沒有被順過來,一下被噎死過去了吧,要是這個樣子,我怎麼好意思呢。」

聽到小風這麼說,秦壽心裡頓時覺的好不容易才覺得稍稍舒服,結果又聽到小風這個傢伙居然這麼說。

「小風啊,你能不能盼我點好啊,什麼叫我是被噎死的,我那剛才不是吃的太著急了,才會這個樣子的嘛,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說我,我頓時覺得好傷心,剛才你還不如不要幫我呢,直接讓我被噎死好了。」

「沒想到小風,你既然這麼想讓我們被噎死啊,那好吧,那我們就如你所願好了。」

說完,兩人就又從桌子上拿起東西往嘴裡塞,小風看到兩人這般樣子,立馬制止了兩人,生怕他們兩人真的會把自己的給噎死,如果真的是那樣,那自己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想想都覺的后怕。

「你們兩個人要不要這個樣子,能不能給小黑留一點,我可不想你們兩個被噎死,如果你們真的被噎死了,那我和狼女該怎麼辦,那又讓誰帶我們去歷練呢,不行,不行,你們還是別吃了,這些我端去給小黑。」

說完,小風便端起桌子上早已準備好的小點心,立馬就快速的離開這個房間,朝著小黑的房間快速的走去。

生怕自己在離開晚一點,就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情,還不如趁著現在就立馬出去呢。

看到小風這個樣子,秦壽和庄小仙覺得這樣開玩笑會不會有點過了,會不會就是因為這樣小風才會這個樣子。

「我說,你們這兩個臭男人,到底會不會說話啊,你們一定要這樣開玩笑么?要是小風出了什麼事,你們兩個一起見鬼去吧。」

說完,就便把桌上剛才庄小仙吃剩下的糕點一起呼到了面前兩個男人的臉上,也不管接下來秦壽和庄小仙有什麼反應,就轉身出去,去了小黑那裡。

此時的狼女還以為小風是因為氣秦壽和庄小仙兩人剛才說的話,現在只是希望自己只是想多了才好。

「小黑,你在么?我做了一些點心,就端過來給你嘗嘗,小黑。」

此時正在療傷的小黑,聽到了小風的聲音,便停止了療傷,睜開了眼睛看向了小風。

「小風,你來啦,你做了什麼好吃的啊?」

「你看,我做了一些,這些都是你愛吃的。」

剛說完,小風就已經走到了小黑的面前。此時的小黑看到了托盤裡的東西,陷入了深深的回憶當中。

想到了小時候自己母親也會做這些小點心給自己和小風吃。

那個時候,自己沒有什麼朋友,只有小風願意放低自己的身份,來著自己玩,只要每次小風來找自己玩的時候,母親就會做這幾樣點心來招待小風。

而這幾樣點心還是自己和小風都最愛吃的東西,每次只要母親做這些點心的時候,小風就會吃好多,不夠吃的時候,還會搶自己的來吃。

到後來,為了以後有什麼意外,不能在吃到這些東西,小風這個傢伙便纏著自己的母親,要母親一定一定要教她做這些東西,如果以後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也好留個念想。

小黑此時感覺那種場景還是像昨天一樣,讓人那麼懷念,看到小黑這個樣子,小風一時不解,很好奇的問道小黑。

「小黑你是怎麼了?你怎麼不吃啊,這些不都是你愛吃的么?」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小時候的事情,一時之間有點想的出神罷了,既然是小風做的,那我便常常,連鑒定一下,你做的到底有沒有退步。」

說完,就直徑的拿起了面前的一塊糕點吃了起來,看到小黑吃了起來,便用很期待的眼神看著小黑。 「怎麼樣,怎麼樣,好吃么?跟伯母的比起來,哪個更好吃一點啊?味道怎麼樣啊?」

吃完以後,看到小風這個很是期待的樣子,一時之間升起了惡作劇的心態。

「嗯,怎麼說呢,小風你還是像以前一樣沒有長進哎,做的東西還是那麼的難吃,真的是很無語哎,跟我母親的比起來,你做的簡直差遠了。」

說完,便朝著小風做了一個很是嫌棄的表情和動作,看到小黑這個樣子,小風還是不相信,自己明明是按照伯母的教的方法來做的,怎麼可能還是很難吃呢。

便不相信的拿起了一塊點心,自己吃了起來,嘗了半天也沒有嘗出什麼不好吃的地方。

「小黑,是不是你的味蕾出了什麼毛病啊,這個明明很好吃的,哪裡不好吃了。」

「你確定很好吃么?你不覺的這個點心你像是忘了放什麼東西么?」

「沒有啊,改放的東西我都放了的,不可能會再出什麼差錯。」

「怎麼不可能,這些東西你是不是都沒有放糖,一點都不甜。」

「不可能,這次放的糖可是以前的三倍呢。」

就在兩人吵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小風看到了小黑那抹得逞的笑意,小風才知道,自己是被小黑給忽悠了。

「好啊,小黑原來是你在忽悠我,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會少放東西,就算我做的東西比不上伯母的,也不至於差到這種地步吧,你每次都這樣,每次都用這招來欺負我。」

「沒辦法,誰叫你每次都中招呢,這隻能說明你笨,哈哈哈。」

「好啊,小黑,你居然嘲笑我,我現在就讓你嘗嘗被我的狐狸爪抓傷的下場。」

只見小風在這個時候伸出了自己的狐狸爪,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臉上還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就在小風快要得逞的時候,狼女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裡,看到狼女來了,小風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狼女,你終於來了,你知道么,小黑他可壞了,剛才欺負我,你不知道他把我欺負的可慘了呢。」

「哎,小風,這個鍋我可不背,剛才不知道是誰欺負誰來著,我只不過是稍稍的惡作劇了一下,沒想到有些小狐狸直接伸出她的小爪子就要來撓我的,我這裡還有證據。」

小黑在這個時候立馬伸出了自己口中所謂的證據。

「你看,我的手上都被你弄成這個樣子了,你說你要怎麼負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