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她扭過頭去,一直往前看。我們倆被巨大的力量包裹着,不斷的往前飛,好像是要飛到天邊去。往前看的時候,只能看到遙遠的地平線和血紅色的天空交匯在一起。

過了很久,我又問道:“秦晴,你現在已經沒我厲害了是吧?那什麼煉神煉氣的,我境界比你高。”

“笨蛋,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沒錯,你的境界比我高,但不要以爲我怕了你!”秦晴冷聲道。

我笑着搖了搖頭:“不,我沒別的意思。既然我已經比你厲害了,以後就輪到我保護你了!”

秦晴的體微微顫抖了一下,過了很久之後才弱弱的回了句:“我纔不需要你保護,你能保護你自己就萬事大吉了。”

不知道飛了到底多遠,時間那麼漫長,只能跟秦晴用聊天來打時間。可最後聊的我都不知道該說啥了,還沒到那傳說中的空間裂縫裏。

突然,秦晴的聲音變了,尖叫道:“羅漢,小心,前面有古怪!”

話音剛落,她的影就憑空消失在我面前,我頓時就急了,大叫道:“秦晴,你在哪?別嚇我了,趕緊出來!”

周圍沒有迴應,甚至我連自己的聲音都很難聽到。我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我拼盡全力掙扎,還是沒法控制自己的體,我直接被那吸力拉扯進一片黑暗之中。

“秦晴,你在哪?能聽得到我的聲音麼?”我大叫道。

四周還是沒有迴應,我像個沒頭的蒼蠅四處亂竄,漫無目的,一邊走一邊呼喚着秦晴。這裏伸手不見五指,地面好像也很不平坦,好幾次我都差點跌倒。

“轟隆!”

一聲巨響震的我差點耳鳴,在黑暗中突然出現了強光,刺的我趕緊閉上了眼。等稍微適應了之後,我看到了連綿不絕的大山,都是用屍體堆砌而成!

“嘶!”我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wWW✿ тt kǎn✿ CO

難道這就是我的目的地,陽兩界之間的裂縫?但這裏爲什麼會出現那麼多的屍體?

有些屍體看起來還很新鮮,往外流淌着鮮血。有些已經腐爛,腐朽的味道十分刺鼻,還有一些早就化作了森森白骨。

突然,一部分屍體動了,在那屍體堆砌成的大山上,人影憧憧,每具屍體的雙眼都出懾人的紅光。?…?? 第3966章

「哥哥……」墨九狸忍不住驚呼出聲。

隨即再也沒有多想,直接朝著眼前漆黑的宮殿走去!

整個溟殿都是以黑色為主,在外面看著宏偉,但是裡面卻只有一層,非常大的一座溟殿,墨九狸進來后就看到一個大廳!

裝修十分的簡單,但是每一樣擺設都是珍寶!

而主位上坐著一個帶著面具的黑衣男子,身邊站著兩個沒帶面具的黑衣男子,其中一個是墨九狸熟悉的鶴,哪個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都跟著自己的暗衛!

「你們兩個先下去吧!」主位上的男子說道。

鶴和另外一人看了眼墨九狸,然後退了下去!

坐在主位上的黑衣男子站起身,來到墨九狸面前,看著墨九狸易容后的模樣,手在墨九狸臉上一揮,墨九狸的易容丹就消失了……

「哥,真的是你嗎?」墨九狸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是我,委屈你了,受了那麼多的苦,才能再次來到這裡!」千源看著墨九狸溫柔的說道。

「哥,你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之前不認我?」墨九狸說著伸手想去把千源的面具摘下來,卻被千源攔住了。

「走吧,哥帶你去後面看看,哥一直住在這裡,之前不認你,是因為沒有想起全部,就算我說了你也不一定會信的!」千源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墨九狸玩大廳後面走去。

墨九狸心中閃過什麼,視線一直落在千源的面具上,她不是懷疑眼前的人是假的,而是在懷疑千源的臉是不是受傷了!

不過,墨九狸沒有急著去問,既然自己來了,自然有辦法弄清楚的!

「哥,白未央你認識嗎?翡翠樓是你的嗎?」墨九狸邊走邊問道。

「恩,我很少離開這裡,所以事情都是交給手下去搭理,白未央是我手下四大暗衛之一,之前派去保護你的鶴也是,翡翠樓不過是白未央用來掩飾身份,也是擔心那初到神界,缺少資源而建立的……」千源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一切就都明白了,原來哥哥在自己背後為自己做了那麼多事情,而自己卻不知道!

千源和墨九狸雖然不是親兄妹,卻勝似親兄妹,兩個人的關係比墨九狸和帝溟寒還要好!

當初,墨九狸,帝溟寒,尹哲,慕容盈盈四個人年少的被他們的師父,派來這裡管理這個世界!

帝溟寒主管天道法則,尹哲主管神界,仙界,妖界,和人界,慕容盈盈主管魔界和靈界,而墨九狸主管冥鬼兩界!

就因為墨九狸當初有些蠢萌,什麼都是帝溟寒幫忙管理,才會和尹哲和慕容盈盈結下仇怨,當然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從最開始尹哲就喜歡墨九狸,慕容盈盈喜歡帝溟寒!

他們四個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都是被封印記憶,隨機放在各處的,後來帝溟寒遇到了墨九狸,兩個人一直在一起,帝溟寒恢復記憶的時候,墨九狸還很懵懂……

後來,帝溟寒,尹哲,慕容盈盈陸續恢復記憶,墨九狸也假裝自己恢復了記憶,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屍體竟然都緩緩向我走過來,我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這特麼根本沒法打啊,少說也有上萬具屍體,光壓都能把我壓垮。

但就在我萌生退意的時候,我看到那些屍體中有個熟悉的影,靠,秦晴怎麼也在那其中?從她的眼神中我沒看到任何感**彩,整個眼珠子都是紅的,目露兇光。

“秦晴,這是怎麼回事?”我衝她大喊。

她沒有迴應,好像根本聽不到我的聲音。我咬了咬牙,這下就算是拼死,也不能逃跑了,說什麼我也要把秦晴帶回來。

仔細打量了一下,這些屍體雖然看起來可怕,但是度都很慢。如果我以極快的度接近,帶着秦晴離開,應該還是不太困難的。

我深吸了一口氣,直奔秦晴。不過一切比我想象中困難,這些屍體度慢是不假,但是數量太多,難免會被攔住去路。

“給我死去吧!”我大吼着,拳頭一直沒閒着。

他們的力量特別大,要是以前的我,根本撐不了幾分鐘。如今以我的度和力量,對付他們輕而易舉。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覺得疼,反正最後我的拳頭都快腫了,靠近我的屍體非但沒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哎呀臥槽!又特麼來這一招!”有兩具屍體已經抱着我的小腿啃了起來。

見到鮮血之後,他們更加興奮,口中也出了嘶吼聲。我已經被裏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了起來,隱隱約約好像看到秦晴也湊了過來。

再這麼僵持下去,我肯定要崩潰,也顧不上髒,從地上撿起了兩根大腿骨。這兩根大腿骨又長又粗,想必骨頭的主人或者的時候也是個大長腿。

而且他死去的時間並不算長,骨頭摸起來還有些溼潤,並不是那種乾枯的骨頭,這樣有點重量拿起來更爽。

我認準了秦晴的位置,拎着兩個腿骨嗷嗷叫的往前衝。我越覺得這兩根骨頭很趁手,中途我敲斷了兩具屍體的腿骨,還把一個屍體的腦殼敲爛,腦漿四濺。

“秦晴,快跟我走!”好不容易纔擠到了秦晴面前,我拉着她就開始突圍。

但沒想到她竟然直接趴到我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都差點被咬掉。我趕緊制止了她的行爲,現鮮血正順着她的嘴角往下淌。

“你瘋了?咬我幹什麼?”我嚷道。

她不說話,只是用血紅的眼睛盯着我笑,那詭異的笑容搭配着嘴角的鮮血,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已經不是我認識的秦晴,只是一具行屍走的屍體。

不能再拖下去了,圍過來的屍體越來越多,我了狠,厲聲道:“對不住了秦晴,你先委屈一下!”

“嘭!”

嫡女爲妻:庶夫狠囂張 我直接對着秦晴的後腦勺重擊了一下,她子一歪差點倒在地上。我扛起她就跑,一路上好幾次都差點被拉住。

關鍵時刻,我沒時間想那麼多,只要有屍體攔路,我對着腦袋就是一棍,基本上一棍下去這屍體也就報廢了,很難再爬起來。

“秦晴,你撐住,千萬要撐住。我這就帶你離開!”

剛開始我朝着自己衝進屍體堆的地方原路返回,但等我又往前跑了一段之後,我現前面竟然有一堵無形的牆,我根本無法出去。

既然離開無門,我毫不猶豫的轉直面密密麻麻的屍體們,他們都是從那幾座屍山上衝下來的。而那屍山上的屍體好像連綿不絕,不斷有屍體爬起來衝向我,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那幾座屍山都挨着,像是一道屏障,綿延無數裏,擋住了我的去路。我似乎只有闖過屍山,纔可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對闖過屍山不抱太大的希望,苦笑道:“秦晴,你不是要我像個男人,爺們點?那我今天就爺們一次給你看看,不管能不能衝過去,我都不能當縮頭烏龜,坐着等死。都是我不好,說好由我來保護你的,卻讓你變成了現在這樣。”

懷抱着秦晴,我覺得心裏無比難受,以前基本上都是她幫我,保護我。現在我的實力比她強了,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是幫不上她什麼。

“嗤……”

我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光着膀子,把秦晴整個綁到了我的背上。一隻手護着她太浪費體力,也沒法讓我完全揮自己的全部戰鬥力。

綁好之後,我試着活動了一下自己的體,兩隻手都被騰出來,緊緊握着之前撿起的大腿骨,我心裏稍微有了些底氣。

我隱隱覺得闖過這屍山,或許就會是另一番景象。也許屍山的那邊就是陽間呢?懷抱着希望,我纔有活下去的動力,纔不會讓自己崩潰在這裏。

“走了秦晴,咱們闖過去,我帶你回陽間!”我大吼了一聲,毅然踏上了翻越屍山的路程。

山下的況還好,雖然有些吃力,但我咬着牙還是衝了過去。等我衝到山腳下,準備翻山而過的時候,我才覺況對我來來說是多麼惡劣。

我站在下風向,後又揹着秦晴,走起路來很吃力。而那些屍體都是從上而下,算是上風向。他們有慣力的幫助,但是直直的朝我衝過來,我都得很狼狽的躲開。

一個躲閃不及,我就會被巨大的衝擊力撞翻,直的滾下山去。要是我自己也就算了,關鍵是我的背後是秦晴啊!

我自己摔成狗也沒關係,但我不許秦晴跟着我一塊摔,先不說出了什麼意外會如何,就算把她摔醒,也會給我帶來很大的麻煩。

當我第三次翻滾下來的時候,我終於醒悟過來,想輕鬆的衝上去根本不可能,我必須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山上密密麻麻的屍體再往下衝,山下的那些屍體現我想上山,也都掉轉頭來圍堵我,這一切都像是要把我入絕境。

已經不知道拼殺了多久,我上黏着的都是稠乎乎的血漿,我也有了些疲倦的感覺。我甩了甩頭,狠狠的咬了自己一口。

“嘶……靠,老子還就不信了!”一口下去,我把自己的皮膚都咬破,痛覺讓我的精神振奮了一些。

“嘭!”

被我當成短棍使的大腿骨現在也已經沾滿了鮮血,手握着的地方都有些滑溜溜。但我不能送掉,送掉他,我的攻擊範圍就少了很多,會讓那些屍體近。那樣的話,我背後的秦晴就會受到威脅。

這一棍子下去,一具屍體的腦袋整個被我打破,腦漿混着鮮血灑了我一。我用力把他踢到我下方,做我的墊背,就算是倒下去也會擋着我不讓我往下滾。

“嘭!”又是一棍子,被我幹翻的屍體全部扔到了我後。

我自己都很難相信我最終爬到了屍山的頂峯,這一路走過來,被我放倒的屍體也能堆成一座小山。當我抵達屍山巔峯的時候,我徹底的筋疲力盡,再也沒力氣往前走一步。

我頹然的倒在地上,努力睜開眼想看看山的另一側是什麼。那好像是一片大湖,我突然覺得好渴,但我已經沒有力氣走過去,連爬都爬不動。

剛剛爬到山頂,我就驚奇的現那些屍體一瞬間陷入了沉寂,全部都倒在地上,就像是被丟棄的提線木偶。

我的心裏出現一個驚恐的想法:“這些屍體不是被別人控制的吧?”

躺在屍體堆砌成的山上,我的腦海中浮想聯翩,這些屍體都是哪來的?又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這真的是孟婆口中的那道空間裂縫?

我實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覺的就昏睡了過去。我做了個夢,在夢中秦晴已經徹底的死去,魂魄消散在天地間,我很心痛,但是卻無能爲力。

“不要啊!”我是在尖叫中醒了過來。

我滿頭大汗的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看着下的骨骸和一眼望去數之不盡的屍體,我覺得這裏好像纔是在夢中。

對了,秦晴沒事吧,我爬上來之後就把上的繩子解了下來,把她放在了一旁。不過當時實在是太累,我也沒仔細查看,就昏睡了過去。

“不對啊,這都過去那麼久,我都醒了過來,她難道還在昏迷中?”我看到她面容安詳的躺在那裏。

我對她下手並不重,最多也就是讓她昏迷一段時間,我本以爲到了山頂她就會醒過來,但我都昏睡了不知道多久,她也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秦晴,你快醒醒,醒醒啊!”我試着晃了一晃她的肩膀。

當我喊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就愣住了,她已經沒有了靈魂波動。之前揹着她的時候還好好的,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我撲上去抱起秦晴,瘋狂的搖晃着她的體:“秦晴,秦晴你別嚇我啊,快點醒過來啊!咱們快到陽間了!”

抱住了秦晴之後,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她的正面完好無損,背後卻出現一個駭人的大窟窿,連內臟都被掏空!是我害了她,都是我,如果不是我把她放在背後,她不可能毫無防備的被攻擊!

“羅漢,你這個變態,你抱着我的屍體幹什麼呢?”突然,有人跟我說了句話,好像是秦晴!?…?? 第3967章

四個人有他們的指責所在,就算帝溟寒照顧墨九狸,也不可能寸步不離!

後來墨九狸讓帝溟寒把她送到冥界,並且謊稱自己沒問題的,帝溟寒是明白他們恢復記憶后,本事也會恢復的,因此再三確認墨九狸沒事,這才離開回去忙自己的事情!

可是,墨九狸當時並沒有恢復記憶和本領,在冥界萬鬼橫行的地方,實在是心慌的一批!

也是在那個時候,墨九狸遇到了千源,一個魂體凝實的,最像人的魂,墨九狸對冥界和鬼界的了解,都是千源告訴自己的!

那段時間是千源保護著沒有記憶的墨九狸,直到一次危險中,千源為了救墨九狸差一點死掉,墨九狸心急之下用了自己的本事,隨後記憶回復,明白自己的責任!

墨九狸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千源成為了真正的人族,其實就算沒有墨九狸的幫忙,千源再修鍊個幾萬年,也會修成人身的!

千源得知墨九狸是冥界和鬼界的管理者后,就流下來幫助墨九狸管理冥界和鬼界了,那段時間墨九狸和尹哲之間發生很多爭鬥,幾萬年沒去冥界看過墨九狸……

那幾萬年都是千源在守護著墨九狸,像墨九狸的親哥哥一般守護著墨九狸,保護著墨九狸的安全!

墨九狸也把千源當成了親哥哥般對待,正是因為在墨九狸沒恢復記憶的時候,有帝溟寒保護著,恢復記憶了又有千源保護著!

所以才養成了從前墨九狸性格單純,總是被慕容盈盈陷害!

後來墨九狸喜歡上帝溟寒,兩個人心心相悅,千源也明白帝溟寒經常看自己不順眼,所以就主動的去了鬼界,幫忙墨九狸管理鬼界,墨九狸沒想太多就答應了!

從那以後,墨九狸和千源就很少見面,但是每次只要墨九狸有麻煩,帝溟寒不在的時候,千源都會第一時間出現的,確定墨九狸沒事後,千源再回到鬼界!

墨九狸偶爾也會帶著帝溟寒去鬼界看望千源,但是帝溟寒不喜歡千源,墨九狸不明白,但是作為男人帝溟寒很清楚千源對九狸不僅是兄妹之情!

所以帝溟寒當初可是跟個醋罈子似的,經常找借口讓墨九狸遠離千源,去鬼界的時候,也是找各種理由拒絕,實在躲不開才會陪著墨九狸去一次!

千源對於帝溟寒的敵意,也是無可奈何,他確實對九狸有著超出兄妹的情感,但是當她知道墨九狸喜歡的人是帝溟寒時,他就把自己的情感藏了起來,只做九狸的哥哥,守護她而已!

但是千源知道就算自己解釋,帝溟寒也不會信,而自己也無法違心的當著帝溟寒的面前,說自己不喜歡九狸,因此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直很不好,又因為墨九狸在中間,而成為了熟悉的陌生人……

墨九狸和千源一路上,都沒怎麼說話,兩個人都在回憶著從前,從前的九狸心思單純,但是現在墨九狸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親,自然也就明白了當初千源對自己的情感! 幻覺,一定是幻覺,秦晴已經死了。雖然我也很難接受這個現實,但是她已經死了,屍體還在我的懷中。孟婆說過,秦晴再遇到什麼危險,只有魂飛魄散的下場。

“你這變態,竟然還抱着我的屍體哭?說,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那熟悉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我終於從哀傷中擡起頭看了一眼,又一個秦晴站在我面前,一臉玩味的看着我。我看了眼懷中的秦晴,又看了一眼她,愣住了。

這兩個肯定一個真的一個假的,但我怎麼斷定真假?看起來她們一模一樣,無從分辨。

不過我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靈魂波動,像是秦晴,又有那麼細微的差別。這讓我更加迷惑,我竟然連靈魂波動都沒法確認。

“怎麼,看傻了?沒見過美女啊?”活着的秦晴笑顏如花。

我渾身一震,大吼道:“你不是秦晴,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會變成她的樣子?”

就秦晴那萬年冰山一樣的性格,絕對不會衝我笑的那麼甜,也幾乎不會跟我開玩笑。不得不說這個傢伙假扮秦晴,單用肉眼分辨簡直無懈可擊,但她卻漏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秦晴的性格。

她的臉上露出有些詫異的表情,我冷笑道:“不管你是誰,這都不重要了。秦晴是你害死的,我要讓你來償命。”

我輕輕放下秦晴的屍體,拿起身旁的那兩根腿骨,做好了戰鬥的準備。或許眼前這個傢伙實力很恐怖,但我無所畏懼,她害了秦晴,必須償命!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要殺了我,爲地上那具屍體償命?”她的笑聲在我聽起來是那麼刺耳。

“你特麼笑什麼笑,今天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叫羅漢!”我拎起腿骨就衝了上去。

沒想到她的實力竟然還不如我,好幾次都踉踉蹌蹌的差點被我打中。我狂喜不已,越戰越勇。

趁着她躲閃不及,我一棍子往她的頭上砸去,之前跟那羣恐怖的屍體戰鬥那麼久,我很有經驗,對着頭砸絕對沒錯。就算不把腦袋砸破,也能讓屍體失去平衡而倒地。

“嘭!”

我以爲自己全力一擊至少也能把她幹倒,但沒想到最後卻出了漏子,一個閃着紅光的珠子擋住了我的攻擊,正是之前秦晴用過的陰魂珠!

“羅漢,你瘋了!好吧我現在承認你很厲害,要不是陰魂珠吸取了太多的力量,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你夠爺們,像個男人,行了吧?”她喘着粗氣嚷道。

我本來想繼續攻擊,但聽到這番話之後我愣住了,她到底是不是秦晴?打了這麼久,她好像一直在躲,根本沒有還手。

最重要的是,她的最後一句話,觸動了我。之前秦晴要我像個男人,爺們一點,這是巧合還是她知道什麼?

我停下攻擊,也沒敢掉以輕心,做好了防禦的姿勢:“說,你到底是誰!”

“我還能是誰?我當然是秦晴,你是不是瞎,是不是瞎!”她白了我一眼,大吼道。

還別說,白我的這一眼還真像,不僅看起來像,神態更像。我差點就卸下防禦,直接撲上去抱着她。

“那你怎麼證明你是真的秦晴?別以爲我讀書少就好騙。”我皺眉道。

她愣了愣,隨後嬌笑不已:“別猴急,待會我一定要讓你欲仙欲死!”

我直勾勾的盯着她,並不是被她誘惑到,只是這句話我再熟悉不過。這是我噩夢的開始,當初就是秦晴把我騙到了賓館,這句話差點給我留下了終身的陰影。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生活再也沒有平靜過,幾乎是跟她綁在了一起。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或多或少會有她的影子。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驟然加快,用顫抖的聲音問道:“你真的是秦晴?那地上這屍體,又是怎麼回事?”

她深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地上的屍體也是我,只不過我已經離開她很久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碰到,情況真的到了危急的時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