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宮霄便豪氣的喝完了杯中的酒。

他的做法,贏得了幾個與他關係要好的兄弟們捧場。

「宮霄兄,客氣了!」

「來來,咱們都幹了!」

「多謝宮霄兄的宴請才是,讓我們大夥有個相聚的機會。」

「就是,天仙峰根本沒有搞過這樣大型的宴請啊。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今天才能認全咱們七十二峰的臉啊!」

「你這麼一說,我倒也感同發啊!」

「哈哈,來,走一個!」

「……」

底下的人,百感交集。

實在是以前的峰主,完全神出鬼沒,根本不管這七十二峰的人如何變化,他只管過自己的逍遙日子,可不曾想過要讓大家聚一下,然後好加深感情。

宮霄看了看大夥,突然揚聲說道:「諸位都是天仙峰七十二峰的高手,而我們天仙峰的下仙們卻戴上來越少,現在有些峰只有一個侍從,再過些年,怕是無人服侍咱們了。大家不考慮這個問題嗎?」

他這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

所有人的眼神都看著他,不知道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提這件事。

而紫媚同樣是看著宮霄,她是想聽聽,他能說出什麼花出來。

下一刻,宮霄臉色一正,「大家也知道,天仙峰有下設分殿,那便是昇龍殿。以前總殿是設在平雲國,但是被人搗毀了,所以現在昇龍殿可以說是不復存在了。所以咱們的下仙,都會日漸稀少。為了能讓我們以後的日子越來越好,我出任峰主一職,將會把昇龍殿重建,然後在天城大陸的各國徵收外門弟子,挑選資質上剩的進入天仙峰為下仙,大家意下如何呢?」

在座的有幾人不曉?

天仙峰的下仙,其實也就是奴隸。

宮霄這話說的很動聽,但實際上是想讓天城大陸那些世家子弟,或者實力稍強的人,便納入天仙峰的勢力。

一時間,所以有人沉默了。

這個做法,可是與以前秦寒峰主做法是背道而馳啊。 流光上神睨了一眼宮霄,見他正看著自己,就在等自己表態了!

原來,宮霄讓他站在他這邊,就是奔著這事來的啊。

流光上神勾了勾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裡把玩著酒樽,緩緩的說道:「宮霄上神說的,也是為了天仙峰的未來。」

他這話,其實並沒有說贊成宮霄的意思,只是說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話罷了。

但是,有些人就覺得,流光上神原來是站在宮霄這邊的啊。

頓時,一個個附議了。

「宮霄峰主果然是人中豪傑,為我們的未來著想。你這提意,我贊成!」

有一就有二,另一個人也是與宮霄要好的,也拍板稱道:「宮霄峰主,這昇龍殿建起來后,誰來掌管呢?」

「我會親自掌管的。」

宮霄的話,讓所有的人倒吸一口氣。

宮霄這是要屈尊啊!

頓時,宴席上,有許多對宮霄抱以中立態度的,在這一瞬間對他的印象,也改良了。

畢竟這小事,他可是天仙峰峰主,他竟要親力親為。僅是這心胸,就足以讓許多人汗顏了。

紫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默不語,只顧埋頭吃些食物,在適合的時機,然後與眾人舉杯歡慶。

很快,重建昇龍殿的事,就這樣敲定了下來。

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那麼順利。

而宮霄卻是早把這樣的結果給算出來了,流光上神不管怎麼說,都是上神里輩份最高的,只要他開口,別人都會以為他是贊同自己的。

這一招誤導,宮霄向來是好手。

至尊紈絝 紫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宮霄這樣算計流光上神,就不怕流光上神以後找他算帳嗎?

真是不怕死啊,竟撓老虎的鬍鬚。

宮霄見事情敲定了,一轉首,便看到了紫媚的臉。

那張臉,曾經是他日夜親吻著的,慢慢的她變了。

所以在他心裡的地位,也就變得無關重要了。

可今天,她卻打扮驚艷的出現在大夥面前。

紫媚見宮霄怔怔的看著自己,她則是落落大方的朝他輕輕的頷首,既不親近,亦不疏離。隨後,便轉移視線與身邊的芙瓊上仙交談,「上仙,流光上神素來與宮霄峰主沒有任何來往,今天為何會替他說話呢?」

「流光有替宮霄峰主說話嗎?」

芙瓊上仙嘴角微勾,不答反問。

紫媚怔了一下,仔細回想著剛剛流光上神與宮霄的對話時,不由心裡驚訝。是啊,流光上神根本沒有替宮霄說話,他只是說宮霄說的是天仙峰的未來。他卻沒有表態支持,也沒有表態反對。

而準確說支持的人,則是與宮霄交好的那幾個。

「紫媚,你是個聰明人。一切,好自為之才是。」

芙瓊上仙在旁輕聲告誡道。

紫媚輕笑出聲,「上仙的話,紫媚謹記教誨。」

她是聰明,但她的聰明在人眼前卻只是一個小把戲罷了。

紫媚能聽懂芙瓊上仙話里的另外一層含意,是讓她不要再接近宮霄了。

只是,她今天來這雲霄峰,便是為了宮霄而來,怎麼會輕易罷休呢? 更何況,她現在縱然是有心想退,也來不及了。

這個時候,舞伶們已經再次入場,她們在男仙人面前,嫵媚的跳著舞,眼神傳情,無一不是想攀上這些上神們,若能得他們眼緣,自己便可以呆在上神所在的峰谷里,然後離開下仙那個地方。

紫媚是從下仙那裡過來的,舞伶們的眼神,她太清楚了。

所以她靜靜的看著這些青春的舞伶們,心裡泛著苦味。

就在她陷入自己的思緒里的時候,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影,擋住了她的視線。

紫媚怔了一下,定眼一看,發現竟是宮霄。

他竟拋下了那些該應酬的上神們,站在自己的面前,教紫媚微訝,小臉上的驚訝神色,讓宮霄看在眼裡,他笑了,「媚兒,你今天真美。」

「紫媚謝過峰主誇獎。」

紫媚聞言,站起身,朝宮霄盈盈福身。

膝蓋剛剛彎下,她的手臂便讓宮霄扶了起來,「你我之間不需行禮。有時間的話,與我在一起喝幾杯酒?」

「峰主盛情邀約,紫媚遵命。」

紫媚拿起酒杯,與他碰杯,緩緩的喝下了那杯酒。

只是她實在是太長時間不碰酒,突然碰這酒,還真的把她給嗆著了,不由輕咳了幾聲。她這一咳,連那張俏臉都透紅,看起來更撥動宮霄的心湖。

在這一刻,宮霄只覺得紫媚這個神態,與舒雲最美好的那年,是一樣的。

而他,最眷戀的莫過於是那時的幸福。

所以,他在尋找女人的時候,總是在這些女人身上,尋找舒雲身上有些相似的地方。若說他有過的女人,身上有舒雲那股韻味的,非紫媚莫屬。

以前的紫灼,在宮霄眼裡,也就只是一個玩物罷了。

所以在紫灼與趙烜搞在一起了,他也壓根沒有放在心上。

如果當時換做了紫媚的話,他只怕會把趙烜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給弄死吧。

如今的紫媚,真的是大變化,竟越活越年輕,真是教他對她另眼相看了。見她輕聲咳嗽,伸手輕拍了一下她的後背,「這酒可不能急著喝,烈性還是很大的。」

「我已經許久不曾喝酒,有失禮的話,請峰主見諒。」

紫媚不動聲色的向前一步,躲開了他的觸碰。

宮霄皺了皺眉,她這是在避他嗎?

自負高傲的他,怎麼可能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呢?

當即,臉色有些難看,對著紫媚說道:「你這是在疏離我?」

「峰主與我,是雲泥之別。紫媚自知身份卑微,不敢高攀。」

紫媚那雙秋水剪眸,在這個時候,適合的生出了些淚意。

這樣的她,讓她看起來更是楚楚動人。

宮霄見她這樣子,佳人懸淚,讓他的心不由軟了一下,語氣也溫和了起來,「這段時間,是我疏忽了你。是我的不對,我給你賠罪。可好?」

「峰主言重了,您是在忙大事,紫媚不敢有任何怨言。」

紫媚輕聲應了一聲,吸了吸鼻子,眼淚已經滑了下來。

宮霄見狀,拉下了她腰間的手絹,直接替她擦拭了眼淚,湊到她的耳邊輕語:「乖,別哭。今晚,我去找你的望水峰找你。」 他的話,讓紫媚心裡冷笑一聲。

但她面上卻不顯,反倒是露出一副喜出望外的神情,痴情款款的看著宮霄,「你說真的?」

「當然。」

宮霄笑了,他笑起來的時候,卻確屬於文質彬彬的書生氣。

紫媚與他相識多年,早就知道,他擅偽裝。

就這笑面藏刀的樣子,她早就見識過幾百回了。

所以,得到了宮霄的回答后,她便低下頭,故做害羞的樣子,然後輕聲回應他,「那……我等你。」

簡單的三個字,已經表達了她的心思。

宮霄則是開心的笑了,端著酒杯走了。

一旁的芙瓊上仙,則是深深的看著紫媚,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怎麼就這般執迷不悟?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上仙,你說的,我都知曉。只是,人各有志。」

紫媚語氣平靜的答道。

她知道,芙瓊上仙是為了她好。

但是,她如今所做的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報恩。

所以,芙瓊上仙的好意,她心領了。她的衷告,她也只能違逆了。

芙瓊上仙聞言,臉色瞬間變了,她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惡意十足的話,而是起身,拂袖而去。

她的離開,流光上神立即就看到了,當即追了上去。

他們二人的離開,眾人皆不在意。

畢竟,人家是夫妻,恩愛的如同連體嬰,在天仙峰早就不是什麼大事,大家也就是見怪不怪了。

芙瓊上仙離開了,紫媚也不想繼續呆在這裡,畢竟這裡的眾人推杯進盞,她並不喜歡這樣的場面。

所以,她過了一會兒,便起身,然後悄然無聲的離開了雲霄峰。

她轉身孤獨一人離開的時候,宮霄看到了,他便吩咐拓拔妖把紫媚安全的送回望水峰。

紫媚一離開雲霄峰的大門時,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望著頭上那片星空,臉身上散發出一抹孤寂而凄涼的氣息。

拓拔妖奉上神之命追了出來的時候,便是看到這一幕,竟觸動了他,他走到紫媚的身後,恭聲說道,「仙人,上神讓我護送你回望水峰。」

「不必了。我想一個人走走,你回去復命便是。」

紫媚拒絕了,然後獨自一個人朝山間的小路,緩緩的離開。

她不讓自己跟著,拓拔妖也就沒有再跟著,折身回去復命。

宮霄聽到了他的復命,不由皺眉,有些不悅,「她不要你送?」

「是。」

「她可有什麼異樣?」

「屬下遠遠看見紫媚仙人的時候,她似乎很憂傷,不知道在感嘆什麼。」

拓拔妖沒有任何隱瞞,把自己剛剛撞見的情景一併都說了。

我的佛系田園 「知道了,你去忙吧。有事的時候,我自會喚你。」

宮霄擺了擺手,示意他離開。

待拓拔妖離開后,宮霄則是繼續與那些上神、上仙們,互相敬酒,拉近彼此的關係。待宴客酒散席的時候,已經是快天明的時分了。

他沒有忘記自己答應過紫媚的話,先把身上的酒味盡數除去,清醒的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這才去望水峰。 望水峰。

宮霄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才發現這個地方十分僻靜,他以前有來過一次。那一次是把趙烜送到這個地方,所以匆匆而來,並沒有時間在這裡打量四周的情況。

現在來這裡了,才發現這裡的靈氣並不少。

雖然地處偏僻,但卻是一個靜養的好地方呢。

宮霄悄無聲息的避開了侍衛,然後直闖主卧。

當看到了床榻上的紫媚,她在睡夢中,但是枕頭上,卻是被淚水打濕了一大片,到現在還沒有干透。

嫡女重生之凰傾天下 宮霄看著她那張臉,心底不由的柔軟了幾分,她這是在傷心?

以前,他見多了哭的女子,甚是醜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