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便是光雨飄揚,如無數綠葉美麗至極,這光雨飄在浩瀚星空,落在一顆顆星辰,那些冰咼國國民身上,精純而又柔和的生命力沁入眾生體內令蓬勃生機澎湃,而見到這一幕的聖靈仙依舊閉著雙眼卻微微一笑,那一刻的笑顏堪將眾神傾絕。

這位女子轉身,終究消去身影,卻有一道道視線在此交錯,他們明白,這只是這位世界級天才的征途伊始!

「又是一年,春來到。」而望著點點生命力如雨沁入那冰咼國眾生體內,面對著尹書師聖的葉天又看向所在星辰的大地萬物生息,卻不禁晃動手中酒杯,聽那悅耳之音露出笑容。

「為我人族今日,乾杯!」

聽到這話尹書師聖同樣露出笑容。

「為我人族明日,乾杯!」

朝暉灑遍大地,在兩名至聖的身上氤氳一層金黃,更在他們的眼中,折射出浩瀚文明之輝煌!

…… 第三千零九十四章:人生態(十二)

人之宇宙新世界級天才聖靈仙,以星神軍軍團統領身份現世!

此世著實掀起一陣軒然大波,除卻那見證聖靈仙出手將生命之潮鎮壓的眾生將這位女子視若夢幻傳說,諸神才是受震動著,儘管這些神靈有的已經活了上千宙,乃是秩序更變之時就選擇駐留人之宇宙見證變化,且確實親眼見到一尊尊世界級天才崛起並在這世界舞台絢爛生輝,可對於這位新世界級天才的出現依舊為之震撼雀躍。

不論經歷多少次,唯有那份天驕的驚艷不會改變,千宙積澱也不足以將這種激動消弭,哪怕是超越神級領域的聖者,在見到自己的族群中又走出一尊天驕人物時也不免為此欣慰萬分。

聖靈仙現身了,如一世世世界級天才般以世界氣運牽動大族氣運之弦,如同占星台的古老建築中有女子眼中詭譎變化,卻分明是那聖靈仙行走無數界域的身姿表現,預示未來面貌。而在遙遠的神界,更有命脈霄聖默默卜算,感受著又一陣非大非小的波瀾。

「真令人回憶當年。」飲了一口美酒,葉天不禁發出感慨,昔日,他也是世界級天才啊!他的故事是最為人族推崇與信仰的漫漫傳奇,他自身亦對此萬分緬懷。

這種緬懷平時沉寂在血液與魂魄之中不會輕易顯露,可當他與故地故人交匯,亦或見到這年輕希望之輝時血液卻會情不自禁地沸騰起來,令他重新回憶起昔日一路向前闖上天外穹空的年少輕狂,與酣戰萬敵的慷慨激烈,炎龍皇,星炎神的名號不再,但他的心中熊熊燃燒的炎火卻不曾熄滅。

「按照無明、命脈所說,早在通天擊敗終結皇,發那至尊大宏願時通天已有無敵之潛力。」尹書師聖含笑:「如今確實驗證,魔薨高度,如今為我人族仰望。」

「至尊宏願,實應驕狂而發,此雖罕見,但遍觀而今世界卻也不乏同有此志者。」葉天飲下一口美酒,恍惚間見到那一座撼動靈界的龐大宇宙堡壘於九萬億星辰寂滅消亡時的垂落悲壯,還有當時的他,傲氣衝天,光芒如同萬宙皆不可當。

那一戰在如今走過場場震世風浪的他看來已是平凡了,可對於自身卻始終具有不可替代的意義,自己面對是一尊終結與開創者,屬於科技的力量因此子謀略方才展現在六大宇宙面前,於是終結皇身死卻受封貪婪妖侯引發的變革不可謂不大。

在當時的妖族看來,就算葉天成為世界級天才星炎神也無法與他的手下敗將終結皇相提並論,甚至就連葉天於最終決戰走到古往今來第一戰神的高度也無法徹底改變,可現在變了,魔薨,人族至強,這是真正超越那尊變革者的高度,而在這種高度的葉天向下俯瞰,卻不禁感激那尊昔日將自己逼入絕境的對手,沒有這般耀世之敵,自己又如何能發與之相對的慷慨大願?

世間無數奇迹往往在不可思議的絕險中方才迸發而出,太多英雄與天才因矛盾衝突得到激勵從而堅定本心步步向前,展現出令眾生都為此黯然的光芒,宏願通天,古往今來絕非僅有,卻也是獨屬於最強傲骨的孤峰高度。

對此身為至聖的尹書師聖又怎會無法看清?他微笑:「通天戰聖不妨便說說還有多少如此大志者。」

「我亦觀察諸多後輩,以為有勝我之望,只可惜如今尚無巔峰聖境者,尹書想必看得比我更清,如今說來徒增笑耳!」葉天笑了:「但既然尹書有意,我亦不妨獻醜一會,既在人宙,當由我人宙人族說起,那便先道秩序初變第九宙,那封號乘雷君者。」

「乘雷君?我人宙更迭秩序第一世界級天才,當得上英雄一位!」聽到這話尹書師聖不禁一聲輕嘆,身為執掌極限傳承的至聖他當然對這些爛熟於心,可若提起還是不免感慨。

「確實是英雄,他以烈血開闢人宙世界級天才道路,論戰力雖非卓越,卻在宇宙戰場以命相搏,鎮殺妖魔世界級天才各一,此後於帝王峰揚首稱尊,號稱人族時代將至,王者歸來!」

「這宏願,比我當初可差分毫?」葉天笑道。

「可振一族,自然不差!」尹書師聖點頭:「得通天教誨,吾滿飲此酒!」

「此酒可是獄至鬼君饋贈,你倒是求之不得!」葉天笑道,隨即眼神又化作悠遠:「乘雷君有如先民英烈,實力非絕,可具非常之勇魄,敢在妖魔蔽天時殺出人族之道,如今雖為成聖,卻有人將再繼之志。」

「若我為人皇,當予以重用,憑此勇魄礪我人族不屈之心!」尹書師聖感慨,對於那人皇之位他並不避諱,現在人族沒有皇,卻不代表永不會走出宙皇,如今人族沒有真正的皇道領袖,可每一尊至聖都是有資格成皇的。

「你若成皇卻是有些兇險,倒還不如我厚顏擔任!」葉天聽到這話輕咳一聲,並非留戀權位,更不是小覷尹書師聖,可這位傳承極道的至聖倘若成皇,豈不是會被異族視作眼中釘欲除之後快?屆時一旦有恙卻是人族傳承與人皇的共同隕落,對人族實在打擊太大!

「如今通天於人宙,如何不可稱之皇?」尹書師聖笑了,他的目光深邃悠遠,投向那無際浩瀚的方向:「萬星信仰,星空之皇!」

「星空之皇我可受之,至於人之皇……」葉天放下酒杯,在那杯中如同雙龍相鬥,一條星辰璀璨,一條人氣縈繞,前者耀眼,且遠比後者更強。

「我等不急。」尹書師聖長吁一口氣,此時眼中倒似有一道倩影現身,豈不是那聖靈仙輕靈地走過星空,進入一座通天戰塔內部繼續修鍊?而以尹書師聖聖念卻是在見到那座通天戰塔時同時見到全宙戰塔,每一尊星神軍戰士皆入眼底,一尊堪稱元老,渾身雷光縈繞的武者亦不在外。

「塑造此世人將尚還困難,畢竟孟單戈前輩與其他兩位,可皆是追隨人皇一統宇宙,又力抗魔族入侵的。」葉天如同將關於人皇的話題拋卻不談,目光又幽幽投向洪荒之古。何等人物可稱為將?當戰功顯赫,守護邦國域疆!在那始源時代人將可是皆有大一統與抵禦外敵的功勛,而此世呢?葉天魔薨驚世,還有人族諸雄在絕域、天煞奮戰都可稱作奇功壯舉,但這些皆是聖者領域功勞,遠不是神級所能相比。

神級之功,再大不過葉天那世最慘烈的最終決戰!可即便那種大戰中創出的絕世功勛,依舊無法與守護整個文明的根基相提並論,或許真有神級人將的話,將在亂世真正最渾濁的一刻方可沐血走出!

戰之道於身邊環繞而若狂龍般發出低沉卻極具威脅的龍吟,不知不覺中葉天竟是沉浸在那亂世戰景中有些恍惚了。

「還有時間。」尹書師聖開口,像是悠然又像無奈,每一尊至聖都期盼著人族盛強並為此付諸行動,但這種期待總不可能盡皆實現,在各個方面,譬如構造宇宙大陣,人族已是取得輝煌成果,但整體的文明升華卻需要一步步地推進。

還有時間,但時間究竟還有多久呢?

星神軍中的元老統領沒有意識到,新世的世界級天才沒有意識到,芸芸眾生沒有意識到,可屹立大道巔峰的人能意識到,此刻笑談飲酒,可下一刻,腥甜與劍刃就有可能透過咽喉。

就是這樣的緊迫,只有他們少數人方能意識到的緊迫,有什麼將要來了,勢必雷霆驚天,世界震顫!

可就算宇宙即將傾崩,他們依舊在此飲酒交談,此時彷彿飲得不再是瓊漿玉液,而是銀河霄漢,是歷史長流!

「是啊,終究是那位第一人,只需磨礪而過,必有足以照耀族群的驚世光輝。」葉天微笑,像是揭下了那令人窒息的恐怖,又像是將其徹底揭露,平靜話語血淋淋得難以直視。

「可惜自他百宙之後,包括神界在內人族竟只走出世界級天才六十三尊……」說到這裡葉天有些痛惜,要知道按照輝煌時代到來后的常規,人族百宙走出的世界級天才就算沒有兩百也該超過一百五十,可那一段時間人族天驕似乎都失去了眷顧,令不少聖者都質疑是飛升者被截留人宙再加之靈氣減少導致人族氣運下降,本以為可振興人族的請願卻迎來斷絕天驕之果,豈不是證明人族不可強的惡劣詛咒?

「想不到此時有那位奇女子,攜侶共游,宇宙戰場揚輝!」葉天露出笑容,這笑容是如此溫暖,簡直不像是肅殺冷漠,斬落一尊尊巔峰存在的神話所能做出,可尹書師聖卻感同身受。

那一段歲月,諸聖雖然看得清,亦能堅定自身,擺脫惡劣境況干擾,可終究是有那不安氛圍湧現,而這女子的現身,很大程度上將陰霾沖淡,對諸聖都有激勵之效。

「她不善戰,可她未嘗一敗!」葉天揚起了臉,那驕傲的神色彷彿昔日那未嘗一敗的是他自己,儘管他也確實有更盛的殊榮,但現在的人族至強切切實實為一名後輩驕傲著。

「她之願望,是令所有人皆不喪失天賦的希望,令星空群星常世燦爛,人之宇宙皆為春風溫暖,長盛不衰。」葉天的話語如同將在星空中傳載永恆,那是關於人之宇宙第一尊不敗世界級天才的傳說。

「還有那位藍冕星王,他並非世界級天才,甚至僅僅初入神境,卻發下可擔當星空之皇的偉願。」

「吾將令星空一統,予以吾之子民神世之榮,無飢無疾,無亂無憂,妖魔不侵,生死不奪!」葉天講述著,簡單的一句話卻是如此鏗鏘厚重,在他的面龐上釋放著與之相似的帝皇之輝。

還有太多,太多。

人宙浩瀚,壯志紛紜,英雄豪傑焉能述盡?

人族之外,以神為名捍衛榮耀的天驕還有太多,這個世界浩瀚輝煌,從來不少絢爛光彩。

他還記得,那尊所向披靡,以生命捍衛神軍威嚴卻覆滅在血色魔影下的上天羅蓋威。

他還記得,那尊逍遙縱橫,劍若星海而爭神尊卻黯然最終一戰的逍遙神。

他更記得,那面對妖軍之帥,貪婪妖侯,還有蓋世妖獠奮不顧身,卻在鴻蒙界中留下傳承與弟子的同世故友,鋒蒙王王英鋒。

在這個世界從不乏英雄大志,有太多天驕以自己的驕傲在此攀登,並為自身文明釋放光輝,而葉天亦在這一列內。

只不過他在其中,站得最高! 第三千零九十五章:人生態(十三)

「織族織是先,出生始源弱族,卻引領自身族群踏至未有境界,其言將以織族勝於始源諸王與主體人族,以織皇代人皇偉大,此等宏願,可算驕狂?」遙望某座影宇宙角落,葉天嘴角上揚。

「此前織族之前不過地神境界,自織是先出玄神始現,且走出其他蒼神,已算得上是興族之豪,可與人皇卻有著萬世之差,既有此志,確實驕狂!」尹書師聖點頭,沒有指責織是先狂妄與褻瀆人皇之名,反倒為此欣慰,他主掌傳承,卻更明白一族的生存與興盛絕不只在對過去的傳承延續,若是沒有突破超越,代代傳承終將在世界的不斷進步中黯然消逝!

「赤狼軍主,身陷妖軍阻礙妖族堡壘築造,戰歿功未成,依舊為我人族英雄。」葉天束手而立,此時渾身氣質化作肅殺強勢,如有一名身披血狼戰甲的桀驁青年與他並肩而立,一聲蒼狼嘯月後卻毫不猶豫沖向聲威浩蕩的妖軍,面對那妖軍、妖陣、妖族天驕,被碎屍萬段,卻始終昂首而不肯瞑目!

在當時,他最後的怒吼傳遍宇宙戰場,便伴隨著血色波濤的澎湃傳遞如同復仇之狼般令人心寒。

「我赤狼軍主若今日不死,必領兵踏平妖之宇宙,無人可擋!」

因此他隕落了,一等所向無敵的桀驁身姿卻令人無法忘懷,或許那種狂言已是近魔,但在關係到榮耀與種族的危亡時刻,真正的聖賢同樣可化身修羅,護族而狂,亦義也!

「是為狂!」尹書師聖感慨,妖族?那個曾經屹立於世界最頂峰的強大種族文明是否真有隕滅可能?即便在巔峰存在看來都是玄虛的,可正是不知世界之高方才敢發那狂言,以真心實意挑戰無限之險峻!

「星族初代族長聖星子,於最終決戰阻攔妖族至鋒戰歿,卻以此挽救同代世界級天才血君神,為全明尊奪得逆轉時機,他之言末,將令始源萬族輝煌,當將六宙星輝盡掌!」說到這類的葉天分明身披著屬於他的耀世星輝,如同有一顆流星在他眸中穿過,並悍然撞上如可撕裂宇宙的強悍凶敵拼得宇宙俱碎皆紋,此時他所提及的赫然是自己的造物,如弟子兒女般的聖星子。

「通天卻不避親!」尹書師聖不由感慨,葉天是超然的,他已是屹立在其他人族都不曾問鼎的頂峰高度,展望無盡視野,也肩負著太多聖者不可想象的沉重,這樣的他卻可擺脫種種枷鎖,舉賢不避親,只是人族至強應有之義,他目光所在,乃是舉族燦爛生輝。

葉天只是微微一笑,並未就此更多談論,卻是繼續束及英姿豪言,此時如同在歷史長河的驚濤中乘風破浪,眼中輝芒無物不破:「那情崖聖者第七子,雖一生不曾有壯舉功績,卻以筆救世,尹書定然比我更知此子才情,還有那位稱魔之姬,卻真顯英雄本色……」

如雷霆不絕,作萬星普照,即便至聖也難免震動,看著葉天如此慷慨激昂,尹書師聖不禁感到自己亦熟悉的這些人傑英雄似乎展現出了不同的風采,他們中有的尚存於世,有的登臨聖境,有的卻戰死沙場,魂落異鄉,可在這位人族至強的講述下這些人傑似乎都回到自己最輝煌時代活生生地屹立在此,他們的光輝共同湧現,金、銀、白、黑、青、赤、藍、綠……一種種光芒共融竟是化作那片暗金,也便是這位人族領袖的色彩。

無數人傑的光共同匯聚了他的光,他一身足以代表歷代英豪的壯志豪情之和,又可以說,他沐浴在這些人傑的光芒中承載著人族驕傲大步而前!

「我人族英雄無盡,通天當屬第一人。」尹書師聖笑了,不是恭維,不是壯勢,而是此時場景情不自禁感同身受的一聲感慨,卻如將星光點亮,照亮四面八方震退所有敢於覬覦這座宇宙的魑魅魍魎,他愈發真切地覺得人族將會在葉天的帶領下輝煌,儘管他不是皇,可自己卻也不禁在這一位的慷慨中心情激蕩,欲要將自己的光輝融入其中,與其並肩作戰而掃平所有威脅人族的阻礙妄難!

倘若他亦有皇者之才,那麼便堪稱完美,人族也將迎來更令歷史震撼的沖霄時代,但世間豈有十全十美,這樣的人族至強方是引領人族一步步走向強盛的真實英豪,縱千劫萬難,不可稱虛妄中。

「世界浩瀚,歷史長河,我之境界功績尚還微淺。」葉天只是輕笑著搖了搖頭,只是那一雙暗金聖眸中卻耀起難以比擬的自信!

「那便在此煮酒,論世界英雄如何?」一聲朗笑傳來,那一尊調動大勢,執掌沉浮者不正是蒼茫大帝?而與他同來的還有墨焰大尊、鬼神賦還有人族的另一位至聖玄行聖人,此時竟有足足六尊人族至聖共聚,堪稱驚世盛景!

「只是此處,便皆為英雄!」葉天見得諸聖降臨不禁笑道,昔日他初臨聖境,整個人族也只有五尊至聖而已,如今這場英雄會赴會者卻比先前更多,這是源自聖靈仙追憶前朝引發的盛景,更於這人之宇宙星辰上,又豈是數千宙前的人族所能想象?

世界變了,變化很大,人族也變了,遠比過去更強!

「只是這世間英雄更是浩瀚,豈可坐井觀天?」至聖玄行聖人微笑,在這位至聖身邊五色光彩霞縈繞,將其襯托得如五色鳳凰般美麗高貴,卻是一位難得的女性至聖,她以五行之道皆至掌道巔峰共融而就至聖境界,算是開闢出人族歷史上的一條新路,且雖無極道但境界高絕,猶在蒼茫大帝、鬼神賦之上,若她在葉天之前登臨巔峰,或許還能一搏人族至強之位。

「玄行說得是!只是不知玄行眼中誰才是絕世英雄?」一聲笑聲中白衣青年降臨,在其眸中星羅棋布,雲煙浩渺,不是宇宙棋盤還能是誰?

「若論英雄,當世除眼前通天戰聖還有誰人?」玄行聖人先前反駁葉天,此時又毫不猶豫表態稱頌,卻是爽朗得很。

「的確,縱觀此世,稱巔峰者無數,更有其上絕強者,但論英雄,當屬通天為先!」墨焰大尊欣然頜首:「洪荒宇宙萬獸王,幻宙那王亂夢逐者隱可稱作天驕,卻唯有通天具此鎮族英武之氣!」

「玄行,墨焰謬讚!」葉天感慨:「世界之大,如今我尚未登峰。」

「此言之意,便是明日登峰。」宇宙棋盤微笑:「人族至強豈可妄自菲薄,如今當世你雖非最強,可那血閻魔帝、蛋毒君主、混沌聖帝、幻宙王皆為梟雄之輩,三千道聖、虛祭妖祖、六宇尊聖與元素始祖則可呈賢,雖境界超然,足以直面大宇宙本源,但皆非英雄也!」

「蒼元神將、鎮代妖王、獠牙領主等或可稱英雄,但如今通天已是將這些傳奇盡皆跨越!」蒼茫大帝感慨激動,不知不覺中,人族的領袖已是走到這種無法比擬的絕峰!

「或許如此,展望世界,我人族始有一搏之力。只是我可感世界之大,六宙藏龍卧虎,尚有諸多不顯之雄,便如那洪荒宇宙古暴蟲君、萬爪天龍祖天地競……這舉世無雙,尚需以戰商榷。」葉天目光微耀,如同引動那腥風血雨瘋然而至,實在恐怖難量,接著他感受人之宇宙中眾星祈願,每一股氣息變動,乃至那將整個大宇宙盡皆囊括的玄奧偉力。

「宇宙大陣築成,尚需多少歲月?」

「四百宙內,足以功成。」鬼神賦自信頜首,為這一刻,整個人族都嘔心瀝血,如今等待終於要抵達盡頭。

「如此宏圖大志,卻不愧王尊所發!」葉天感嘆,令幾尊至聖都不禁點頭,不知不覺中葉天愈發成為核心,令諸位至聖更自然地進行輔佐。

「此時當論世界英雄,通天尚不曾道來。」就在這時一聲不失鋒銳的淡笑傳來,少年負劍走來,這刻葉天分明感覺到整片星空都微微顫抖,有些敬畏,還有那來自星空本身情不自禁的雀躍欣音。

「青雲劍前輩為兵器之祖,護我人族萬世,以器物之身可與玄虛至強相戰,當稱世間聖器第一英雄。」葉天看著少年認真道。

「這卻是不假。」青雲劍啞然失笑,試問這世界上還有哪一件聖器會像它一樣以巔峰戰力身份守護整個大族漫長歲月?即便虛無神座、蔑世皇劍這等虛無聖器比它更強,可它們卻無神智,更遑提意志與英雄。

「實至名歸,我便也承受,不過接下來莫論器物。」青雲劍笑道。

聽到這話,葉天眸光微閃,卻看向了洪荒宇宙:「千衍獸尊獨力推行萬獸血脈蛻變,以一己領種族前行,引領諸多超級種族與聖獸崛起,得尊萬獸王,也曾酣戰天煞而無失勇氣,可稱英雄。」

「萬獸王是為英雄。」至聖頜首,皆不否認。

葉天又看向死亡宇宙:「獄至鬼君身赴絕域戰場,得魑甫鬼君傳鬼蜮君主之位,乃為以戰成皇,如今振興鬼族,先前更曾親自出戰,與寒漠之主交鋒,可稱帝皇英雄。」

「獄至鬼君而今成就宙皇卻保留昔日本色,勇持鬼族,可稱英雄。」鬼神賦感慨一聲,望向死亡宇宙流露追憶之色。

葉天又望向頭頂,在那裡是神聖的發源:「神將之首,蒼元神將,以武通極,長護神界榮耀,自可稱英雄!」

「蒼元高風精武,實令人欽佩!」墨焰大尊感受最深不免感慨。

葉天頜首,卻又看向了另一座宇宙,那不是他的聖念所能覆蓋之地,在那裡,強烈的威脅感刺激著他,但毫無疑問,那亦是英雄之地。

既要論世界英雄,那自然不分族類敵我,即以本色論英雄!

念及此,葉天心中似有一種奇異感湧起,他不曾在意,凜然開口了。 第三千零九十六章:人生態(十四)

這一刻,若有一種肅殺降臨,好似那墨色染天,寒漠荒蕪,隱隱自歲月文明中傳出那令極道都隱隱震顫的兇險令至聖也不由忌憚動容,然而葉天渾身光輝絕凜,直面恐怖,衝破恐怖,以那超越之光彰顯通天戰聖的自信昭然!

「妖之宇宙,幽毒妖王,自微末追隨蓋世妖皇起妖族之文明,掃六宙之豪雄,而致初代妖王名不朽,存續至今,守護族群,更至玄虛至強,當為英雄!」

伴隨著這不失敬佩之意的鏗鏘話語,如同有那道幽深的影子現身在至聖面前,卻正是一尊身披漆黑甲胄,神色冷漠肅殺的削瘦男子,他的一雙碧眸如可洞穿萬物,並在極道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這是足可傲視古往今來的真正王者,其名幽毒,起自洪荒!

「幽毒妖王!」見到這道身影墨焰大尊不禁微微恍惚,何其深邃與神秘的身影,他是在第二次聖戰凶名赫赫的一代王者,且存活至今實力不斷精進,乃是世間唯二的玄虛至強巨擘,與虛祭妖祖一樣護持著整個妖宙氣運,他的地位實在太特殊,在霸空妖王隕落後尤得妖族敬仰,而論境界,那絕不可測的世間至毒與玄虛至強也令太多聖者為之悸動心折。

即便是墨焰大尊這般剛烈的巔峰戰聖也不得不承認幽毒妖王絕強,他曾與葉天在天煞混沌域並肩作戰,實力雖然遠無法與如今相提並論,可當時分明是領略到諸多巔峰存在,包括那玄虛巔峰第三層次霸空妖王雄威的,他不屑於霸空妖王的高傲卻必須承認即便是如今的自己距離那層次還有一截差距,而幽毒妖王可是層次更高,凌駕於霸空妖王之上的存在。

玄虛至強究竟有多強?太難評估,在絕域大戰中兩尊玄虛至強的表現倒未超過其他巔峰戰聖太甚,在當時的葉天、墨焰大尊看來這所謂玄虛至強似乎也只是比玄虛巔峰戰聖略強一籌而已,可真正達到這個境界他們方才明白先前所想何等淺薄,不說別的,單以魔薨一役為證,玄虛領域中最出類拔萃者的戰力實在超乎想象!

「以妖族立場,那尊初代妖王確實算是一尊蓋世英雄!」鬼神賦撫須感慨,在這世間太多的征伐戰爭皆我自身立場,為種族的榮耀與生存,在人族眼中,昔日率領妖軍橫掃六宙的幽毒妖王可謂死仇與魔邪之輩,侵犯六宙疆域,屠戮無盡生靈,具有滔天大罪。可對妖族來講,他卻為自己的宗祖爭奪了無數資源,並留下足以永久傳頌的榮耀,這是打破神魔獸格局的開天闢地,身為蓋世妖皇身後的元勛者,他怎不算英雄?

只是念及現實,諸聖卻也不禁感到惆悵,如斯英雄之輩為自身種族而戰其志可敬,可如今亂世,隨時可能有滔天戰亂來犯,在這種情況下身為妖族巨擘的幽毒妖王無疑是人族面前的陰影大敵,要與如斯存在對抗,實在令人心寒。

只是看著眼前的葉天昂首而立,談及幽毒妖王雖有感慨,心中耀芒卻從不曾黯然,幾尊至聖便明白這種擔憂有破解之道,妖族固然有那幽毒妖王,昔隨蓋世妖皇創絕世戰勛,但第二次聖戰早已過去,就連昔日無敵的皇者都被鎮於絕域不得翻身,而今卻有神話驚世,悍然刀斬魔帝間葉天走出,在這屬於他的時代絕不會被撼動,即便是那擁有絕世威名的幽毒妖王也無法突破他通天戰聖守護之志!

至聖們不由心安,就是青雲劍彷彿也在此時的葉天身上見到了什麼,不由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它身為人皇劍,繼承青雲人皇的意志守護人族實在太久,突破混亂時代的陰霾後人族終有至聖走出,但無論夏轅始祖、無明王尊,實力都無法與它相提並論,可現在這位通天戰聖出現了,他有如此自信神威,足以代表人族將那妖世的英雄挑戰超越!

「那元素一族天雷元聖、玄冰元聖、真炎元聖,昔日初臨宇宙,結盟抗妖,絕地護族,力挽聖戰之狂瀾,當為英雄!」而在此時葉天再度開口,鏘然有聲間周身如同雷霆震蕩,冰火湧現,豈不正是一等屬於元素的榮光?玄行聖人眼眸發亮,她最能理解葉天所言的這等偉大,於是這尊人族最前登臨巔峰的女聖頜首微笑:「三位至聖,越混沌之浩渺,接六大宇宙與元素世界橋樑,以此戰勝,當為英雄!」

對於那等逆轉聖戰之凶的偉大人物,有誰能否認其英雄之性?諸聖都不禁頜首,目光卻如同跨越時代,追隨到遙遠過去的驚天大戰中,在當時,六大宇宙皆是聖血,不知有多少道的殘骸飄零,而這座人之宇宙的天是裂的,群星無光,屬於宇宙的本源力量被妖族霸主的偉力生生剝奪,那等場面就好像將舉世之人同刑,實沉痛慘烈!

不能令那樣的悲哀恥辱再度到來,人族必須擁有足夠的力量,在災難來臨時將其抵禦!至聖們的目光放在宇宙大陣,也著眼自身,在那亂世最大兇險到來之前,每一分實力的提升都顯得彌足重要。

「那魔邪宇宙,驚匈鬼將,曾與血閻魔帝爭鋒,於輝煌時代之初酣戰妖神二宙,一生斬落巔峰聖者共計五尊,源於魔族而有脫胎,自臨巔峰不曾屠戮弱小,縱面玄虛至強、准宇宙境亦無畏懼,當得上英雄之名!」葉天肅然,又看向那邪氣洶湧的魔邪宇宙,在那裡若有一名器宇軒昂的男子挺身傲立,正是曾酣戰六大宇宙與無盡混沌,斬落一尊又一尊巔峰聖者的絕世狠人!

幾尊至聖都不禁肅然,驚匈鬼將,實力應當與宙碎淵魔皇相近,都直逼玄虛巔峰第三層次,他算是巔峰魔聖當中的奇葩,身為魔不稱魔將,反倒號稱鬼將,且在領悟極道之後反對殺戮弱小不感興趣,卻是魔中近神的存在,他坦坦蕩蕩,敢於直面任何強敵,對於這一點,神聖宇宙的不少聖者卻是認可的,魔亦有重回神座的可能,儘管這驚匈鬼將並無成神之意,可相對來講諸聖對他的敵意比對其他巔峰魔聖要少太多。

「乃是勇者,只惜為魔!」尹書師聖感慨,倘若人族一尊如此強悍的巔峰戰聖,以葉天為首的戰聖陣容無疑會強大太多,強如妖魔又怎敢輕易挑戰?然而如此正大光明者卻為魔帝效力,在未來更有可能將那斬落數尊巔峰聖者的恐怖鋒刃揮向人之宇宙,屆時兇險簡直難以想象。

「辰光聖者,獨立創造辰光界,乃至為混沌最強聖界,天煞一戰,他棄置神名本可置身於外,卻為守護榮耀死戰強敵,后因辰光界破滅終歸我神聖宇宙,他亦稱得上一世英雄。」葉天開口。

相比起幽毒妖王、真炎元聖、驚匈鬼將之輩,辰光聖者的戰力與英勇事迹就遜色太多,但幾尊至聖都沒有質疑,英雄者豈是單看實力高低?這個概念可以足夠寬泛,每一尊為神界而戰的神靈皆為英雄,而葉天如今列舉,便是自身所重視的優越者。

以世界之大,時光之悠,怎會沒有一世世英雄豪傑逐鹿爭雄?葉天眸子耀眼,英雄還有太多,守護宙疆者,開闢文明者,默默奉獻者……列數天下英雄,以此存自身敬畏之心,卻也叩問本心,迸發振興之意,在葉天身上至聖們見到了這樣的輝,他們自身也感慨堅定,在這樣風雲際會的輝煌時代人族只有抓住機遇,不斷向前!

星火騰騰,酒已熱溫,葉天舉杯向眾聖致敬,一杯入口,頓覺火燎咽喉,他頓時看向了墨焰大尊,人族至聖中也只有這位同為巔峰戰聖的才喜歡如此烈酒。

「千轉煉心,可合通天口味?」墨焰大尊笑了。

「浩蕩激昂,有一股豪傑英雄氣在!」葉天體表都像是騰起一層墨焰,其中光怪陸離的千般命運場面依次掠過,那是無數突破命運桎梏的激烈場面,即便在葉天看來也足夠激蕩人心:「這般英雄世,怎教人不以此一搏?」

望著葉天興發豪情,至聖們卻分明感覺到整片星空都如同震蕩起來,那一顆顆星辰俱是明耀,就好像無數火山爆發的炎柱衝天而起,即便以這世界浩瀚,如此星空綻放也堪稱奇景……然而,平復心情,哪有什麼盪動宇宙的星空異象,大道波紋?不過是這尊人獨將自身豪情釋放,引發世界劇變的錯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