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秦巖對着站在門外的馬嬌揮了揮手:“師姐,多謝你費心,我下次絕對不會讓她跑了。”

緊接着秦巖打了一個響指,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看到秦巖將葉曉倩拉到了牀上,還和葉曉倩睡在了一牀被子下,馬嬌特別後悔,她覺得自己實在太愚蠢了。

她剛纔如果讓葉曉倩離開這裏,葉曉倩就會永遠從秦巖的生活中消失,而她也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可是現在她居然又將葉曉倩推到了秦巖的牀上。

該死的,我嘴怎麼那麼賤,居然又把葉曉倩給留下了。

想到這裏,馬嬌真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房間裏,葉曉倩被秦巖緊緊地抱着,她心中憤怒不已,擡起腿向秦巖的肚子踹去。

秦巖一把抱住葉曉倩的腿,伸出左手將食指豎在嘴脣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葉曉倩心裏面也明白,馬嬌就在門外,她必須配合秦巖演戲。

可是讓她這樣被秦巖摟住,而且還睡在同一牀被子下,真讓她難以接受。

雖然他們已經有了孩子,但那是在受了蠱惑的情況下才發生的。

當時他們倆人沒有任何感覺,只是在朦朦朧朧中記得當時發生了羞羞的事情。

秦巖乾咳一聲,大聲叫起來:“我讓你跑!我讓你跑!”

說罷,秦巖拿出一張擬聲符扔在了半空中。

擬聲符被秦巖的魂火點燃,發出“啪啪啪”的拍打聲。

就像是打屁股的聲音。

與此同時,秦巖給葉曉倩使了個眼神,示意她大聲尖叫。

葉曉倩原本不願意,但是爲了迷惑門外的馬嬌,她只能極不情願的“啊!啊!啊!”的慘叫起來。

聽到裏面的拍打聲,馬嬌更加氣憤,自責自己就是一個豬腦子。

不一會兒,打屁股的聲音停下後,房間裏面傳來了“哼哼唧唧”的聲音。

這聲音是那麼的撩人,馬嬌一下就聽出是什麼聲音了。

她憤怒的攥起了拳頭,真想衝進去將葉曉倩從牀上拉下來。

不過馬嬌的理智最終戰勝了憤怒,她在心中嘆了口氣,轉過身離開了。

感應到門外沒有魂力波動後,秦巖鬆了口氣。

“砰”的一聲,葉曉倩一腳踹在秦巖的胸口上,秦巖“嗖”的一聲被踢到了牆上。

“你瘋啦,你在幹什麼!”秦巖順着牆面摔到牀上,揉着胸口憤怒的說。

“誰讓你吃老孃豆腐!”葉曉倩撩開被子,從牀上跳到地上,咬牙切齒的看着秦巖,恨不能將秦巖打死。

秦巖苦笑起來:“我這不是爲了你好嗎?”

“那你也不能用擬聲符描述出那種噁心的聲音吧。”葉曉倩一想到剛纔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就又羞又怒。

她覺得秦巖這是故意的。

“我如果不那樣做,我師姐會走嗎?你個笨蛋,你明天就趕緊走吧,把你留在身邊真是一個禍害。”

大牌總裁愛撒嬌 說罷,秦巖揉了揉胸口,躺在了牀上,不再理會葉曉倩。

葉曉倩咬住嘴脣,憤憤不平的在心中暗想,你以爲我稀罕留在這裏嗎。

她跳下牀,獨自坐在椅子上,與秦巖保持着距離。

豪門劫:邪帝的痞妻 秦巖也沒有再說什麼。

不知不覺中,半個小時過去了。

秦巖睡着了,可是葉曉倩卻無法安睡。

她看着秦巖的背影,心中思緒萬千:

他居然真的對我沒有動心,如果是其他男人和我獨處一室怎麼可能睡得着,早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亂竄了。

葉曉倩雖然很佩服秦巖的定力,但是心中卻又有些悽然。

因爲一個男人如果對女人沒有非分之想的話,那就說明這個男人對這個女人沒有感情。

可是現在她卻懷上秦巖的孩子,她怕自己在未來無法得到秦巖的寵愛。

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絕對是悲哀。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早早的醒來了,他看到葉曉倩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秦巖拿起毯子輕輕地走到葉曉倩身邊,幫她披在了身上,隨後轉過身離開了。

在秦巖關上門的那一刻,葉曉倩睜開了眼睛。

原來秦巖下地的時候,葉曉倩就已經醒來了,不過她依舊假裝在沉睡,她想看看秦巖是不是要對她動手動腳。

看到秦巖沒有做出任何動作,葉曉倩心中既高興又失落。

她高興的是,秦巖是個正人君子,不像其他男人那樣見到她就忍不住流口水。

她失落的是,她這麼漂亮,秦巖對她卻能無動於衷。

看到秦巖從房間走出來,慕容雪菡閃現出身形,輕輕的飄到秦巖身邊:“主人,你醒啦!”

秦巖楞了一下,隨即問慕容雪菡:“雪菡,難道你晚上一直守在房間外面嗎?”

雪菡想了想,搖了搖頭說:“沒有啊!”

看到慕容雪菡眼神躲閃的樣子,秦巖就知道她在說謊。

秦巖伸出食指點了點慕容雪菡的額頭,用寵愛的口吻說:“你這個淘氣鬼,明明聽了一晚上房,卻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對不對?”

慕容雪菡捂住嘴笑起來,樣子格外調皮。

“主人,師傅他老人家找你,你趕快去吧!”慕容雪菡找了一個藉口岔開了話題。

秦巖點了點頭,徑直向大廳裏面走去。

望着秦巖遠去的背影,慕容雪菡陷入了深思之中;

奇怪了,主人晚上既沒有臨幸葉曉倩也沒有折磨她,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人們一直以爲秦巖和葉曉倩是死仇,但是慕容雪菡覺得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她太瞭解自己的主人了。

如果秦巖真的和葉曉倩是死仇,無論葉曉倩多漂亮,秦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就在這時,葉曉倩感覺到房間裏面傳來了一陣魂力波動。

這陣魂力波動非常強,居然在她的魂力之上。

慕容雪菡立即隱去身形,悄悄地藏起來。

莫非這是葉曉倩的魂力波動嗎?慕容雪菡在心中暗想。

因爲在整個房間裏面,只有葉曉倩一個人,除了她慕容雪菡想不到其他人。

不過慕容雪菡非常奇怪,秦巖爲什麼沒有封住葉曉倩的魂力。

要知道,葉曉倩可是天尊中期高手,實力比莊園內大部分人都要厲害,如果她想對別人動手,除了秦巖、邱邵等個別人外,沒有人是她的對手。

從這點看來,慕容雪菡更加覺得秦巖和葉曉倩的關係非比尋常。

否則的話,秦巖不會這麼做。

幾秒鐘後,葉曉倩從房間裏面出來了。

她眯起眼睛,向四周掃了一眼,在確定四周沒有人後立即飛身而起,向莊園外面疾馳而去。

慕容雪菡原本想攔住葉曉倩,但是她並沒有這樣做。

來到異界當師父 她覺得這肯定是秦巖計劃中的一部分,她不能擾亂秦巖的計劃。

另一邊,秦巖來到大廳裏,看到馬澤洪以及馬家人都在等他。

這一刻,馬家人都準備好離開了,就等着和秦巖道別。

看到秦巖進來,馬澤洪對秦巖招了招手:“秦巖,你來啦!”

“師傅,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走?”

“我們馬上就走。”

“你們路上一定要小心,龍虎山和茅山派的人一旦惱羞成怒,極有可能對你們做出不利的事情。”秦巖擔心的說。

“放心吧,從目前來看他們還不會做出與他們身份不符的事情。”

停頓了一下,馬澤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哦,對了!我今天早上剛得到消息,據說有天尊後期高手進入鬼域,鬼域的上峯極其震怒,他們覺得道法界撕毀了百年前的協議,他們要找各大道派算賬。”

秦巖立即想起了秦家去鬼域救他的事情。

他覺得馬澤洪說的就是這件事情。

原來鬼域和邪靈殿早就蠢蠢欲動,想對各大道派動手,只是一直忌憚茅山派和龍虎山的實力。

但是最近,無論是龍虎山還是茅山派,都因爲秦巖的事情損失慘重,再加上有異道者作祟,他們覺得是時候該對各大道派動手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師傅,你們在保市也要小心一些,以防茅山派和龍虎山狗急跳牆。”

秦巖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各大勢力越是混亂,他越能在混亂中求生存。

馬澤洪點了點頭,帶着馬家的人離開了。

十幾分鍾後,闕玉閣的一個弟子急匆匆的衝進了大廳:“秦少主,不好了,龍虎山的葉曉倩逃走了。”

秦巖裝出十分驚訝的樣子,從椅子上站起來大聲說:“什麼?你說什麼?葉曉倩居然逃走了?你們爲什麼不攔住她?”

聽到秦巖的話,闕玉閣的這個弟子苦笑起來:

你根本沒有讓我們看守葉曉倩,我們怎麼能知道她什麼時候跑的?更何況葉曉倩實力那麼高,我們怎麼能攔住她。

這些話闕玉閣的弟子只敢在心中想,卻不敢說出來。

邱邵瞪大眼睛,大聲喝起來:“笨蛋,那趕快去追呀!”

“我已經派人去追了,只是……只是……”說到後面闕玉閣弟子不敢再說下去。

“只是怎麼了?”邱邵瞪大眼睛冷冷的問。

“只是我們實力低微,根本追不上葉曉倩,而且我們即便追上了也不是她的對手。”

邱邵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門下的弟子。

他轉過頭,有些爲難的對秦巖說“秦少主,這小子說的沒有錯,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追上葉曉倩,不如我們去追吧。”

秦巖剛剛將葉曉倩放跑了,他怎麼可能再去追。

“葉曉倩乃是龍虎山的大弟子,實力僅次於各大長老,再加上她詭計多端,我們也不一定能追的上她。我看還是算了!”

聽到秦巖的話,闕玉閣的弟子一陣鬱悶:

你都不願意去追,剛纔爲什麼還讓我們去追。

“秦少主,你不是還有地獄僵嗎?讓他去追葉曉倩應該沒什麼問題。”邱邵又給秦巖出主意。

“不行,我只能在十里之內控制地獄僵,超過這個範圍我就無法控制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葉曉倩肯定是追不上了。”邱邵有些惋惜的說。

一天後,葉曉倩回到了龍虎山。

此刻的龍虎山,一片死寂,再也沒有了往日蒸蒸日上的跡象。

蘇離聽說葉曉倩逃回來了,他立即召見了葉曉倩。

當葉曉倩走進大殿之後,蘇離眯起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葉曉倩:“曉倩啊,你是怎麼從秦巖的手中逃出來的?秦巖有沒有對你做那種事?”

“師傅,秦巖沒有對我做那種事,我是趁他一時疏忽逃出來的。”

葉曉倩撒謊道,不敢告訴蘇離真相。

蘇離根本不相信葉曉倩的話,哪有貓不吃魚的。

在蘇離看來,秦巖就是那隻貓,葉曉倩就是那條魚。

不過,蘇離並沒有說什麼。

“好啦,你下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多謝師傅。”葉曉倩在心中長長的舒了口氣,她沒有想到蘇離居然沒有深究她是怎麼逃出來的。

在葉曉倩離開之後,蘇離對着背後招了招手。

一個妖豔的女人從大殿的拐角處顯露出身形,猶如幽靈般飄到了蘇離的面前。

她盈盈下拜,用嗲聲嗲氣的口吻說:“主人,您找我有什麼事?”

“歌姬,你去幫我辦件事,看看葉曉倩是不是被破了身。”蘇離眯起眼睛惡狠狠的說。

葉曉倩是他豢養了多年的爐鼎,就等着在葉曉倩二十四歲的時候獻祭給他,如果葉曉倩被破了身,那麼他的計劃將徹底破產。

歌姬點了點頭,轉過身飄走了。

歌姬和葉曉倩的關係極好,雖然歌姬是鬼,葉曉倩是人,但是她們卻超越了陰陽阻隔,以姐妹相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