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葉曉倩轉過身向山下急速跑去。

“快走吧!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雲嵐拍了拍秦巖的肩膀,轉過身向山下跑去。

秦巖無奈地搖了搖頭,也轉過身向山下跑去。

在這時,一根鬼藤突然從地面下伸出,捲住了秦巖的腳腕。

秦巖一個踉蹌沒有站穩,差點摔倒在地。

他擡起頭向鬼藤的源頭看去。

原來這根鬼藤是其一個異道者的舌頭,他將舌頭伸入地底,吸收大量的陰寒之氣轉變成鬼藤,然後從地底伸出纏住其他人,用來吸食其他人身的魂力。

秦巖不敢怠慢立即拿出千年桃木劍,同時又拿出一張冥火符。

將冥火符貼在桃木劍劍尖,秦巖念動咒語向纏住自己腳腕的鬼藤刺去。

“呲”的一聲,桃木劍刺了鬼藤。

“轟”的一聲,冥火符在瞬間被秦巖點燃。

冥火順着劍尖躥到了鬼藤面,整根鬼藤在瞬間被全部點燃。

異道者當即慘叫起來,“嗖”的一聲將鬼藤從秦巖的腳腕抽走。

當鬼藤被異道者吸進嘴裏後又變成了舌頭,不過這根舌頭一片焦黑,而且面冒着被烤熟的香味。

“啊!啊!啊!”

異道者一邊叫,一邊張大嘴不停地哈氣,那樣子像狗在吐舌頭一樣。

秦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我要殺了你!”異道者看到秦巖居然敢笑,立即怒火攻心,瘋了一樣向秦巖撲去。

秦巖額頭繃起幾條青筋,嚇得轉過頭跑。

剛纔傷到異道者的舌頭,那不過是因爲僥倖。

如果真的讓秦巖和異道者單打獨鬥,秦巖根本不是異道者的對手。

秦巖估計異道者最低也是天尊後期的實力,否則賈士軒他們不會破壞規矩從山下來了。

一直以來,秦巖特別好,爲什麼不容許天尊後期的高手進入俗世?爲什麼世俗的天尊後期高手要被迫離開俗世?

這是誰定的規矩?爲什麼連龍虎山、茅山派都要遵守。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現在逃命要緊。

雖然逃命的時候秦巖顯得有些狼狽,可是秦巖也顧不什麼優雅了。

如果現在爲了所謂的優雅而被異道者殺掉,那絕對是傻子。

“別跑!”異道者在秦巖背後大聲嘶吼起來,被氣得吹鬍子瞪眼。

“傻子纔不跑呢!”秦巖在心冷笑起來。

只是秦巖和異道者的實力相差極大,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巖被異道者追了。

“該死的!這傢伙速度好快啊!”秦巖一邊在心暗想,一邊念動咒語向身後扔出十幾張符籙。

這些符籙是什麼符籙,秦巖也不知道。

他現在只知道能阻止對方一秒是一秒。

“轟!轟!轟!”秦巖的背後接連響起爆裂聲,一張張符籙接連炸響。

可惜它們根本無法阻止異道者的腳步,異道者很快追了秦巖。

異道者大喝一聲,一把抓住了秦巖的肩膀。

當他張開大嘴準備咬在秦巖脖子的時候,突然發現他抓住的只不過是秦巖的外套,根本不是秦巖的肩膀。

而秦巖此刻正在前面拼命地逃跑。

原來秦巖使用移形換位的道術,將自己換成了他身的衣服。

異道者不由眯起了眼睛,張開嘴仰天大聲嘶吼起來。

這一聲嘶吼包含着無盡的憤怒。

“啊!”異道者將秦巖的外套撕碎,暴跳如雷地向秦巖追去。 “該死的!我好像將他徹底激怒了!看來這次要拿出真本事了,否則真要隕落在這裏了!”

想到這裏,秦巖念動幻形咒,他的身邊立即閃現出兩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秦巖。

在秦巖以爲能迷惑對方的時候,異道者一把抓住了秦巖的肩膀,嘿嘿冷笑起來:“區區幻形術,居然也敢在我面前施展!”

“嗯!你……”緊接着異道者發現,他抓住的並不是秦巖,而是秦巖的背心。

秦巖此刻光着膀子,正在前面急速逃跑。

“啊!”異道者憤怒地大吼起來,他沒有想到又讓秦巖跑掉了,而且秦巖使用的還是同一種道術。

這相當於他在同一個陷阱裏面栽了兩次。

秦巖一邊跑一邊轉過頭,笑眯眯地說:“朋友,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國家的鬼子?”

這些異道者都是當年八國聯軍的人,除了小日本之外,其餘都是白種人。

面對這些白種人,秦巖根本分不清他們的種族。

像他們也分不清日本人、韓國人以及泰國人是什麼樣子,只知道這些人都是黃皮膚黑眼睛。

秦巖這樣說是想分散對方的注意力,同時激怒對方。

一般情況下,當一個人處於暴怒的時候,分析事情的思維會混亂,而且做出的判斷也會出現偏差。

異道者根本沒有理會秦巖,念動咒語對着秦巖指去。

兩根魂鏈“嗖”的一聲從地面下鑽出,同時纏住了秦巖的雙腳腳腕。

異道者大吼一聲,抓住魂鏈往回抽。

當他將秦巖拽回來的時候卻發現,他拽回來的不是秦巖,而是秦巖的一條褲子。

秦巖此刻穿着褲頭正在拼命地向前跑。

異道者萬萬沒有想到,他接連三次被秦巖移形換位的道術戲耍了。

“啊!”異道者徹底被激怒了,他心的怒火沖天而起,雙眼在瞬間充滿了血絲。

“我要殺了你!”異道者一邊向秦巖衝去,一邊大聲咒罵起來。

看到異道者失去了理智,秦巖既高興又擔心。

高興的是對方接下來判斷事情的能力會有所降低,擔心的是對方接下來的實力會有所提高。

不過任何事情都是這樣,有好的一面,有壞的一面。

眼看要被異道者追了,秦巖突然發現跑到了封印異道者的古墓前。

秦巖剛剛逃跑的時候,可是向山下跑的,他估計被異道者追逐的時候忘記了方向。

眼前沒有任何遮擋,如果繼續向前跑,被抓住的機率極大。

秦巖想也不想,當即跳進了古墓。

古墓裏面有八條通道,雖然每一條通道都是死衚衕,但是異道者不可能猜他跑進了哪條通道。

也是說,跑進古墓,對方只有八分之一的機率找到秦巖。

看到秦巖跳進了古墓,異道者有些猶豫,一時不知道該不該跳。

他在古墓被封印了百年,對裏面可謂厭惡至極,甚至產生了心病,他不願意再進去了。

不過他對秦巖恨意滔天,恨不能將秦巖從裏面拉出來生吞活剝了。

想了片刻,異道者還是決定將秦巖殺掉。

因爲秦巖的魂力和其他人的魂力不一樣,他覺得秦巖的魂力有種特殊的味道。

他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但是這種味道很讓他着迷。

是因爲異道者猶豫了一下,當他跳進古墓大廳後,不知道秦巖跑進了哪條通道。

他站在大廳裏面打量着八條通道,一時不知道該進哪條通道。

而秦巖跳進大廳後,一秒也不敢停留,立即衝進了其一條通道,生怕異道者看到他跑進了哪條通道。

不過在進入通道之前,秦巖念動咒語向地面指去,在地面留下了一個偷窺道。

有了這個偷窺道,秦巖可以看到大廳裏面的一切了。

相當於在大廳裏面安了一個監視器。

進入通道,秦巖立即拿出桃木劍在地面畫了好幾個迷幻陣。

原本這種迷幻陣配符紙和屍燭的效果最好,可惜秦巖的衣服在逃跑的時候被異道者全部扒掉了,而符紙和法器在衣兜裏,所以他只能用桃木劍在地畫陣了。

布完陣法,秦巖坐在地開始大口地喘氣。

剛纔一路不停地跑,秦巖差點被累死。

現在好不容易逮住一個機會,秦巖當然要好好的喘口氣了。

與此同時,秦巖念動咒語對着自己面前的空氣指去。

一副畫面頓時出現在秦巖面前,大廳裏面的一切都閃現在秦巖面前。

他看到異道者站在大廳一動不動,正在等他出去。

“我勒個去!這老小子夠精明的!居然不進通道里面找我!”秦巖在心恨恨地想。

秦巖原本打算在異道者鑽進其一個通道後,他趁機逃出去,所以他並沒有跑進通道最裏面,而是停在了通道正間。

可是現在不可能了,對方分明要在外面一直等他。

在這時,異道者似乎感應到了秦巖在偷窺他,他立即眯起了眼睛,分別向八個洞口一一望去。

不過他並沒有感應到秦巖的魂力。

“小子,我知道你在偷窺我,想趁我走進其他通道的時候逃走!我告訴你,我會一直待在這裏等着你出來。你是人,最多隻能抗三天,而我是鬼,是沒有肉身的!”

異道者催動魂力大聲說。

如果秦巖沒有肉身,只是魂體,他也能和異道者耗得起。

只可惜秦巖是人不是鬼。

這個時候,肉身的弊端顯現出來了。

“該死的!我該怎麼辦?”秦巖撓了撓頭,鬱悶無地攥緊了拳頭。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大約一分鐘之後,秦巖聽到通道里面傳來一陣似有若無的腳步聲。

不過這腳步聲有些凌亂,像有人受了傷正在掙扎着走一樣。

秦巖立即提高了警惕,轉過頭向通道里面望去。

“嗎的!如果通道里面還有異道者,那老子今天可玩完了!”秦巖慢慢地站起來,緊緊地握住了千年桃木劍,靜候着對方到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秦巖也越來越緊張。 噗通一聲,對方摔倒了。

緊接着,從通道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道友!快救救我!”

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什麼?怎麼會是她?這怎麼可能?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說話的人居然是葉曉倩。

雖然此刻葉曉倩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而且故意壓低了聲音,但是秦巖忘不了葉曉倩的音色。

順着聲音秦巖快速向通道里面走去,他看到葉曉倩披頭散髮地趴在地,“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氣。

看到葉曉倩狼狽不堪的樣子,秦巖在心裏面冷笑起來:葉曉倩,你也有今天。

秦巖伸出手,準備結果了葉曉倩的性命。

葉曉倩之前三番兩次地想殺了秦巖,雖然都沒有得逞,但是秦巖依舊記着這件事情。

在秦巖準備動手的時候,他想到了一件事情,立即念動咒語佈下了一個隔音罩。

這樣的話,不怕葉曉倩在臨死的時候叫出聲了,也不怕葉曉倩的叫聲將守在洞外的異道者引進來了。

當秦巖剛剛佈下隔音罩,葉曉倩突然從地彈起來,像餓狼似得撲到了秦巖的身。

秦巖愣住了,想不到葉曉倩居然偷襲自己。

不過秦巖緊接着發現,葉曉倩被附身了,也是說現在的葉曉倩並不是真的葉曉倩,而是附身在葉曉倩身的一個女鬼。

能附身在葉曉倩身的女鬼,那絕對非同凡響,秦巖一下想到了異道者。

只是秦巖十分好,葉曉倩不是早在他之前下山了嗎?怎麼會跑進了古墓之?

而且異道者不是都離開古墓了嗎?這裏怎麼還有異道者。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葉曉倩雖然下山了,但是半路他遇到了一個異道者。

異道者一直將她追到了古墓。

不過異道者對古墓深惡痛絕,呆了片刻離開了,他也怕遇到了龍虎山的高手。

他剛纔在追擊葉曉倩的時候發現,葉曉倩是龍虎山的人。

當初各大道派封印他們的時候,茅山派、龍虎山、衆閣派以及全真派最爲兇悍。

葉曉倩還以爲異道者待在外面守着她,她躲在通道里面不敢出去。

在葉曉倩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在古墓大廳的時候,一個女鬼悄悄地潛伏到葉曉倩背後,突然“嗖”的一聲鑽進了葉曉倩的身體裏。

葉曉倩也沒有想到古墓還有異道者。

如果她知道了也不會毫無防備地將後背留給別人。

不過鑽進葉曉倩體內的女鬼並不是異道者,而是在這裏被埋葬了四百多年的少婦,她叫董婉約。

當年董婉約和長工偷情被家主發現了,家主毫不猶豫地將她活埋了。

家主爲了懲罰董婉約,命令道士在她的墳頭佈下了一個陣法,讓她三百年內不得輪迴轉世,一直被困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

不知不覺三百年過去了,陣法馬要失效了。

而且董婉約經過三百年的努力,已經從普通的孤魂晉升到了鬼靈。

可是誰能想到,在董婉約準備破掉陣法重見天日的時候,八國聯軍的異道者們被封印在這裏,董婉約也跟着被封印在這裏。

董婉約被氣壞了,可是卻無可奈何。

原本董婉約覺得自己的運氣夠壞了,可是生不如死的事情還在後面。

她恰好被封印在法國鬼子的正下方。

別看法國人較浪漫,其實那都是表面的,他們在浪漫的外衣裏,其實藏着一顆齷蹉又無恥的心,否則也不會那麼浪漫了。

這些法國的異道者立即強行霸佔了董婉約。

而且這一霸佔是百年。

在這一百多年裏,董婉約嚐盡了各種尺寸和姿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