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蠻熊也興奮了起來,很是高興的道:「而且多虧了這樣啊,神主大人我現在也血契了一隻紫血神蜂夥伴,這真是太幸福了!」

「沒錯,沒想我們三兄弟也有這一天,真是太感謝鳳主大人與寶靈兒大人呢!」

「不過,最要感謝的人,應該是神主大人,應該要不是神主大人召喚了我們三兄弟,我們怎麼可能有這樣的福分?」

「對,要感謝神主大人!」

「果然還是神主大人最厲害了!」

「……」

很快,蠻熊三兄弟就對葉一鳴一陣猛誇獎起來。

可這個時候的紫雪兒,卻是怒了。

「都給我閉嘴!」

紫雪兒這麼一怒,蠻熊三兄弟瞬間閉嘴了。

他們可見到到了,這位紫大人對神主都敢呵斥,他們哪還敢抵抗?

甚至就是其他六人,此刻也是立馬安靜了下來,生怕引起這位紫大人的怒火,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未完待續。) 雖然血契之後,紫血神蜂都是他們最重要的夥伴,能聽從他們任何命令。

可若是眼前這位紫血神蜂的女皇大人,就算是抵抗血契,他們的紫血神蜂夥伴,恐怕也多半會出現抗命的現象啊!

之前在那邊的神國,在葉一鳴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紫雪兒可是對著所有紫血神蜂有著絕對的掌控能力。

而且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那邊的神國之中,很少有天方一域勢力的人,去與紫血神蜂進行血契。

雖然血契之後,能加快自身血脈的進化,甚至還能加快修鍊速度,但只要與紫血神蜂血契了,那完全可以說徹底的被紫雪兒掌控了。

這對那些有異心的人,自然有著極大的不利,當然不會與任何一隻紫血神蜂進行血契了。

在現在血衛一眾人的眼中,有些時候面對紫雪兒,他們比起面對鳳凝霜這位鳳主大人,更加要謹慎恭敬得多了。

這不,那些六名跟著葉軒宇一來到來的血衛,此刻根本就沒有出聲的念頭,全都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

呵斥了蠻熊三兄弟之後,紫雪兒這才回頭看向葉軒宇,綉眉微微皺起,很是不滿的說道:「葉軒宇,我記得你這段時間,好像正在衝擊九階准神之境吧?你現在被召喚過來了,那修鍊怎麼辦?」

原因是因為這個啊!

一聽紫雪兒這話,葉軒宇心中便是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自己什麼時候招惹了這位女皇大人呢。

可現在明白了之後,他總算是有些安心了。

「不是這樣的紫大人,這其中有些事情,您可能還不知道!」

葉軒宇急忙開口解釋起來,然後便將蠻熊三兄弟在那邊神國復活之後,潛力與境界都有了極大的提升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葉一鳴與紫雪兒。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聽完葉軒宇的解釋,葉一鳴吃了一驚。

「再度復活之後,不但能提升修為,甚至還能加強潛能?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的確不可思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紫雪兒也疑惑起來了。

見狀葉軒宇急忙開口道:「是這樣的,根據靈兒大人的猜測,現在神主大人您所在的這個地球,應該是不輸於我們那邊的諸天萬界世界,靈兒大人還是這是另一方宇宙空間。」

「而我們這些人,被神主大人召喚過來,雖然遭受到極強大的封印,但是在被封印的同時,我們的靈魂應該也受到了這一方宇宙的大道之力影響,產生了某種比較有利變異,從而潛力與修為都能獲得一定的提升。」

另一方宇宙?

葉一鳴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立馬就明白了葉軒宇所說的意思了。

我就說嘛,為何感受不到自己原先神國的存在。

原來地球與那個時間,是分別屬於兩方宇宙空間,這自然就感應不到了。

而且……

葉一鳴心中一動,突然間有些明白了什麼了。

而且恐怕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回到地球之後,雖然不知為何沒有將原本的神國帶過來,但卻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這就導致了,我現在擁有新生的神國了。

那麼這一來的話,若是我能將這神國進化到一定的強大程度,怕是真的可以與那邊宇宙自己的神國聯繫上了啊!

這樣的猜測,幾乎已經被葉一鳴給肯定了。

事實上,葉一鳴都覺得,自己現在的神國只是原本神國的投影。

估計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召喚之前神國當中的神國戰士。

而且葉一鳴完全可以肯定了,等自己這邊神國強大到絕對的程度,沒準能將自己那個神國給完全召喚過來了。

不,說是召喚也不全對。

可以說是讓自己原本的神國,重現在這一方宇宙空間了。

至於靈魂變異的說法,那怕是受到兩方宇宙各自不同大道之力,而產生的有利影響。

甚至由此猜想,葉一鳴心中存在了一個極大的猜測。

那就是自己身上的系統存在,恐怕也正是因為自己穿越兩方宇宙,而產生的一種變異存在力量。

而這變異力量剛好,轉化為了自己比好熟悉的情況,也就是系統的存在。

若是說,蠻熊他們受到變異,是提升潛能與境界,那葉一鳴自己受到的變異,就應該是誕生了系統這一存在了!

這時,紫雪兒也明白過來了。

「原來如此!」輕輕點點頭,紫雪兒又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問了葉軒宇一句。

「連你都被凝霜姐派過來了,難道那邊的問題出現什麼比較嚴重的情況了?」

「是的!」葉軒宇點點頭回道,「那些人在神國之中越來越放肆了,若不是顧及到魂界的存在,恐怕早就有人勾結外部勢力了!」

兩人的一問一答,瞬間就讓葉一鳴注意到了。

可從他們這一問一答的語氣,葉一鳴感到似乎還有什麼事情,自己還不知道啊。

「雪兒你們說什麼?什麼叫那些人越來越放肆了?而且還什麼勾結外人?」葉一鳴臉色凝重的問道。

「這個嘛!」紫雪兒猶豫了一下,最終看到葉一鳴的臉色,便嘆了一口氣,開口道:「還是讓軒宇告訴你好了,我現在雖然想起了不少事情,但還是受到了不少影響,許多事情雖然記得,但那也只是一個大概,既然軒宇的記憶沒有被封印,那由他來說的話,你應該就能全部知道了!」

「而且恐怕他這一次過來,除了提升自己的潛能與修為,怕是也有任務的吧?」

說到最後,紫雪兒看向了葉軒宇。

「不愧是紫大人,這一點還真的被您猜到了,事實上,這一次我被主動召喚過來,可是帶了鳳主大人與靈兒大人交代的任務。」

就在葉軒宇說這些話的時候,紫雪兒已經示意蠻熊他們九人出去了。

因為對鳳凝霜極為了解的紫雪兒十分的清楚,恐怕這一次除了葉軒宇,其他九人都不知道有什麼任務。

事實上,還真是這樣的。

這一次被召喚過來的十人之中,包括蠻熊三兄弟都不知道,鳳凝霜對葉軒宇交代了什麼。

不過,他們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在紫雪兒望過來的時候,他們沒有絲毫抵抗被紫雪兒移出到神國外界了。

有葉一鳴的許可,紫雪兒也是能稍微控制一下眼前這神國進出的問題。

而外界有天沐老祖在,蠻熊他們出去之後,自然會有安排。

蠻熊他們一離開之後,葉軒宇就將神國的大概情況,全都告訴了葉一鳴。

可當葉一鳴聽了之後,心中可是怒了。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啊!」

一聽到那些天方一域勢力的人,居然對自己神國有些圖謀不軌,葉一鳴就連連怒吼起來。

「真是該死,那些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我大發慈悲這才在天方一域被摧毀的時候,將他們救下,讓他們有了活命的機會,可這群雜碎,居然在我不在的時候,搞這些小動作,真是該死啊!」

面對無比憤怒的葉一鳴,紫雪兒卻是輕聲說道:「這其實也沒什麼,畢竟當初你消失之後,雖然外界只是過去了數十年,但神國卻是在那一場時空混亂的遭遇下,產生了擁有萬倍時間加速的能力,所以,實際上對神國眾人來說,你可是已經消失了數十萬年了!」

「數十萬年的時間可不短,就算是再怎麼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也都被時間慢慢的抹平了!」

紫雪兒的語氣很平淡,臉上更是面無表情的模樣。

可聽完她的話之後,葉一鳴卻是不得不承認,紫雪兒說的一點都沒錯。

時間才是最可怕的力量,能撫平一切,也能抹殺一切!

不過,這不是那些人背叛自己的理由!

葉一鳴眼中閃過一絲怒意,心中泛起了一絲冷冽的殺意。

他才不管過了多久呢,敢背叛自己,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尤其是當聽到,那些人居然敢對自己家人下手,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葉一鳴滅其九族了。

但葉一鳴心中也很清楚,現在自己再怎麼憤怒,也是無濟於事的。

畢竟自己現在可回不去啊!

而且就算是回去了,那自己又能做些什麼?

自己現在在地球上才是皇階七重境界的武者,這點的修為,估計隨便來個准神……

不,不說准神了,就是領悟出了一道規則之力的人,都能虐殺自己千百回了。

可現在那邊的神國,可是已經存在大量凝聚了神格的強者了。

凝聚神格的神靈強者啊!

這樣的境界,就是之前葉一鳴全盛時期的時候,也沒半分把握對方一個那是最低的下位神。

這個時候回去了,對於自己那邊神國的實力,根本就不能提升半點作用啊!

而且現在葉一鳴也知道了,凝霜與靈兒的計劃。

依靠兩方宇宙大道之力產生的變異,來增加那邊的天才,然後獲得大量的天神級別高手。

這樣的情況下,自己在這邊反倒是對那邊神國,最為有利的事情。

而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速提升修為,獲得更加多的召喚次數,然後召喚更多的神國天才戰士。

也只有召喚更加多的神國戰士,讓更多的天才獲得變異的好處,這才讓讓鳳凝霜她們那邊實力得到提升。

不過,葉一鳴也明白一件事情,這件事情不能操之過急,畢竟自己這邊也需要一些強大的戰鬥力。

鹽店街 所以,葉一鳴也不可能,現在就讓葉軒宇他們自殺,然後回到那邊被複活過來。

畢竟自己要召喚更加多的神國戰士,這少不了這些人的幫忙啊!

很快,從葉軒宇口中葉一鳴得知了,這一次被他召喚的其他幾人,都是對自己極為有利的天才。

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對他神國之中人蔘成長,有著絕對的幫助。

皇商夫君我收了 因為這一次除了蠻熊三兄弟與葉軒宇,其餘六人他們所擁有的規則本源,對藥材的成長可是有著絕對性的幫助。

雖然現在他們的境界被封印住了,但根據地球上的情況,哪怕他們被封印住了修為,可他們的靈根卻是產生一些變異,然後誕生了擁有對植物生長,有著極強輔助作用的異能。

葉一鳴相信,在他們六人的培養之下,自己神國的人蔘恐怕能更進一步,尤其是其中有些已經有了變異的人蔘,有了他們六人在,那些人蔘的變異不但能加快完成,甚至還能往最好的方面進行變異。

而且若是變異成功了,他們六人可是能對變異之後的人蔘,進行繁殖培養,這對葉一鳴可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畢竟這樣一來,自己獲得本源點的來源,總算是解決了。

現在無非是需要等待而已。

……

第二天,凌玉雅跟虞玲玲正常去上學了。

不過,這一次葉軒宇也一同過去了。

在虞玲玲藉助虞家的勢力,只是一個電話,葉軒宇不但有了身份,而且還直接成為了兩人的同般同學。

而有了葉軒宇的保護,對於凌玉雅與虞玲玲兩人的安危,葉一鳴倒是不怎麼擔憂了。

開什麼玩笑,葉軒宇可是葉族子弟,而且血脈還是繼承葉林天。

當初葉林天在葉一鳴的幫助之下,可早就覺醒了葉族的嗜血之脈,然後更是在擁有了紫晶血蜂之後,葉林天也覺醒了血神之脈。

雖然葉林天的血神之脈遠不如葉一鳴的血神之脈,但就算是在諸天萬族榜之中,葉林天擁有的血神之脈,也足以排進前五千位了。

而且這還是以前,現在葉林天的血脈怕是更加強大了。

因為葉一鳴可是已經知道了,現在的葉林天可是凝聚了神格,而且還是已經修鍊到接近神君接近的巔峰天神境界。

而作為葉林天的小兒子,葉軒宇可是在葉林天成為天神之後出生,擁有的血脈自然極強。

若不是這樣的話,他也進入不了血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