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混沌尊者雙手掐出一道神紋來,而那神紋里印刻的恰恰就是整個世界的基本的概況!

下方的原始靈海,上方厚達好幾千米的道靈封印!組成的就是堅實之地,

世界之樹,支撐著整個的上方的生靈界,雲宮世界,蒼古戰場,皓天的界域,以及還有更多的生靈所在的世界,都被世界之樹的枝幹,葉脈所支撐的。

每當一個生靈死亡的時候,他們就會陷入輪迴,輪迴所產生的力量恰恰就是可以讓他們得到一種生死之道的關聯。

正是這個樣子的關聯,才能讓世界秩序變得井然有序起來,其他的東西都已經是其他神尊要操心的事情。

世界之樹也並非等閑之輩,看出了裡面所有的精妙,也同時的發覺輪迴之力給自己的東西那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財富。也沉默不語。

你可否想清楚了?混沌尊者說道。

不!我還沒有想好,只是,我已經有了一個計劃讓你敗在我的手裡!

哦!這裡全部的都是各個時代留下來的烏煙瘴氣,你想用這一些烏煙瘴氣來對付我?簡直了,就是一個不自量力。

口氣倒是很狂妄啊!那一道魂識說道。

既然你是一直的要攝取輪迴力量,這烏煙瘴氣里也應該擁有不少,不要忘記,

你!一口氣沒有提上來,這一道魂識就感覺到了不妙!

因為這一污濁一樣的原始靈氣帶有的就是皓天身軀里所蘊含的腐魂幽毒!這腐魂幽毒的來歷就不用多說了吧!

沒錯!就是當年皓天在誅殺葬魂神尊時,變異死氣所蘊含的那一種毒素,而那一種毒素早已經被皓天所吸收煉化,成為他血液里必備的一種物質。

感覺著靈魂被一種奇異的烈火所焚燒。世界之樹的這一道魂識終於感覺到了不妙!

你!你用的是什麼妖法?

呵呵!你想知道么?混沌尊者說道。

這個時候混沌尊者已經是死死的將原始靈氣附加在這個樹靈的魂識上面,血魂修羅也逐漸的發力!

不可!一聲爆喝,那一些血魂修羅被一頓大力紛紛的裹挾著拋射到一邊去了。

腐魂幽毒,對於這一些呆萌的殺神來說,不啻是一種災厄!

因為他們的靈魂強度才剛剛跟一個幾歲的小孩子的一樣,這樣的毒素對於他們,根本就沒有還手的餘地!

你很毒!居然運用腐魂之毒來算計我!你好!你很好!

無毒不丈夫!這個還是這個時代的人交給我的一項特殊的性格,呵呵!

你要記住時代在變!

而無盡靈海的另一角落裡,樹靈的本尊正在撓頭的破解面前的道靈封印,結果突然間一口墨綠色的血液直接就噴了出來。

噴出來的血液直接的就將面前的結界給溶蝕掉,隨即又從新的癒合起來。

該死!混沌這個傢伙居然使用了溶蝕靈魂的劇毒,還有~我終於知道了如何將這個麻煩的道靈封印給徹底解除!哈哈哈哈!

而被擊昏之後的皓天的神魂,在沉睡了一會之後看著自己神魂周身的靈晶之後,心裡無比的鬱悶!

這個傢伙到底在幹嘛?還有~~~~

雲斷魂的氣息呢?我要親自的了結這個人!

而皓天施展魂識感應秘技,才發現面前的這個人就根本不是雲斷魂了,而是另外的一個人。

這個人強悍的氣息直接的就將他的心神所震撼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何~他的氣息如此之強悍?

回想起之前混沌尊者跟自己說過的話,皓天這才明白了,面前的這個人就是混沌尊者的死敵!世界之樹!

呵呵!原來是遇到死敵了,怪不得我感覺不到雲斷魂的氣息,可惜,你的機緣也不過如此!呵呵。

皓天倒是輕蔑的笑了,沒有想到雲斷魂的遭遇那簡直就是上天在註定他的人生!


而自己呢?自己的人生應該如何的去面對?

慶幸的是,自己所造下的殺孽中其原因就是因為自己要守護自己身邊需要保護的人,而雲斷魂,雲家,還有跟自己所作對的那一些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字所能概括的。

根本就是一個要舉行殺戮的節奏!


想到這裡皓天就放心了。

因為自己不用受到這樣的天道譴責了。

皓天,想了一下,於是繼續的滾回自己的幻界里。

修鍊去了!(未完待續。。)

ps:3005感覺自己挺虎! 朱清宇回到萬福城的時候已是晚上九點鐘。

門口值班的左定軍和左定民和他打招呼,他“嗯”了一聲上樓,輕輕推開了辦公室兼臥室的房門。

裏間的門半掩着,不時傳來開心的笑聲。


朱清宇將裝着周萬福骸骨的帆布揹包、無影刀和鐵索等放在牀下,本想馬上推門進到裏間,但他這時不想破壞他們開心的氛圍,於是先到洗漱間洗了一把臉,回來喝了一杯冰水,才推門進去。

他的出現,叫在場的黃建功、趙茂雷、李正風、趙茂海和鄧家姐妹萬分高興,都起來爭先恐後地問他些行的情況。

但是,當他們看到朱清宇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時,才預感到事情的嚴重性,不禁啞然失笑。

“你怎麼了清宇,快說來我們聽聽,不要怕,我們經受得住任何打擊!”鄧芙蓉晃動着他的手說道。

“你們過來看看吧。”朱清宇陰沉着臉說道。

幾個人跟着到了外間,朱清宇從牀下抱出揹包,拉開拉鍊,裏面現出一副肋骨和幾根筒骨。

“這就是周總。”朱清宇說道。

“老周,老周啊!你是被誰害了呀!”鄧芙蓉放聲大哭,撕心裂肺。

接着鄧紅櫻也嗚嗚哭了起來,室內立刻瀰漫悲慘的氣氛。

在場的男人們本來就爲周萬福失蹤的事耿耿於懷,哪經得住鄧家姐妹的哭泣,眼睛一紅,淚水無聲地下掉。

朱清宇吐了一口粗氣,在辦公桌前坐,說道:“行了,大家收起眼淚吧,現在還不是哭的時候,哭的日子還在後面呢!”

鄧紅櫻止住哭泣,嘴上還帶着一絲鼻涕道:“此話怎講,咋哭的日子還在後面?”

“現在周總去世了,萬福城項目真真就要被轉讓了。我們就要捲鋪蓋回家了!”

黃建功和鄧家姐妹聽他這麼一講,又纔想起市**吹風上講到的事情,立刻緊張起來。

“那現在怎麼辦?”黃建功問。

“怎麼辦,涼拌!”朱清宇說罷,一頭躺在了牀上。

大家面面相覷。屋子裏死一般的沉寂。

過一會兒,朱清宇發話了:“大家對周總遇害的消息暫時保密,千萬不能告訴別人。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在家按正常上班。現在都回去休息吧。”

黃建功等人都悶着葫蘆,出了房間。

鄧芙蓉掛着淚水走過來,坐在朱清宇的牀沿說道:“我想明天將老周的屍骨葬了,就埋在我家後面的自留地裏面。”

朱清宇瞪了她一眼道:“剛纔我說了,要保守住祕密,你這樣不是要公開祕密麼!”

“可是老周的屍骨這樣放着,他怎麼得安心啊!”鄧芙蓉膽怯地說,生怕朱清宇生氣吼她。

朱清宇並沒有生氣,他親和地說道:“等過一陣子再說,看邊城市**有什麼動作。”

“那好吧。你也累了,早點休息吧。”鄧芙蓉說罷,和鄧紅櫻回到了裏屋。

朱清宇雙手抱在頭上,也不關燈,迷迷糊糊地想着萬福城項目的事情。

忽然,一個人影在外的窗戶前一閃,就不見了。


朱清宇心想:難道是趙茂雷和李正風嗎,我都回來了還在門口值班?叫他們回去算了。

可是他想說又張不開嘴,想起來又動不了身,只得又迷迷糊糊的躺着。

可是過了半分鐘,窗戶突然響了一聲,朱清宇一看,見一個禿了頂的瘦矮的老頭像往常一樣,掖下夾着一個黑皮包進來了,他來到朱清宇的牀前,臉上掛着信任和期待的微笑。

“周總!”朱清宇失聲叫道。


周萬福不緊不慢地說道:“清宇啊,萬福城和鄧芙蓉、鄧紅櫻就交給你了,你要好自爲之啊!”

“周總,萬福城你搞得好好的怎麼交給我?我只是你的保安隊長喲!”朱清宇急忙分辨道。

周萬福背過身去,走了兩步又才轉過身來說到:“我走了,你們不要來找我,好好地過日子吧!”說罷招了招手,一晃就不見了。

“周總,你等等,你聽我說啊……”朱清宇呼喊着起來,突然眼睛一黑,跌倒在地上。

朱清宇睜開眼睛一看,噫,我咋掉在地上啦?他回想着腦海中的一幕幕,原來是做了一個夢。

牀下有周萬福的屍骨,朱清宇想再到牀上去睡覺就有些膽怯了。雖然他受無神論教育了多年,從理論上不想信鬼神,但是人們的傳言和他自己掉入雲南邊防叢林的深坑的經歷又無時不在提醒他:世間有鬼神。

於是,他咚咚咚跑進了裏屋。

裏面,鄧家姐妹正翻來覆去睡不着,見朱清宇半夜跑進來,感到有點奇怪。

“怎麼,睡不着麼?”鄧芙蓉擡起身子半躺在牀頭問道。

“你可是跑了一天了,還嫌不累?”鄧紅櫻直勾勾地望着他說。

朱清宇於是將剛纔夢中的情景向兩姐妹講了一遍。

“嘿,老周這死鬼給你託這個夢,這就放心了。”鄧芙蓉說道。

“怎講?”朱清宇問道。

鄧芙蓉慘白的臉上滑過一絲微笑,道:“怎講?就是叫你來當這個家,我們姐妹跟定你了。”說罷,她將朱清宇拉到身邊,將他的頭按在懷裏,一邊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臉,一邊撫摸着他頭上粗硬的頭髮,直到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朱清宇吃罷早餐,給許世江打了個電話,手裏提着布袋,開着別克車,到了邊城區區公安處。

許世江在辦公室剛好泡了一杯茶,朱清宇就進來了。

“怎麼,還給我送東西來了?我可不敢受賄啊。”許世江調侃道。

“送給你可能還真不敢收呢!”朱清宇說罷噝的一聲拉開帆布包。

許世江一看倒吸口涼氣,囁嚅道:“這、這是什麼?”

“周萬福的屍骨。”朱清宇回答。他將此行去富源市陰陽山的情況向許世江作了彙報。

“這是無影幫的殺人證據,如果抓到無影幫的人將青龍幫扯出來,也就成爲青龍幫綁架周萬福的證據了。正好,前一天鄧家姐妹被綁架的口供錄音還在我這兒,現在我和你一起去一趟邊城市公安局,將這些證據交給他們。”

許世江說罷,用座機給鄭國平打了個電話,然後二人一前一後開着車去了邊城市公安局。 第二百五十二章源幻滅!

此時的巔峰對決皓天已經是幫不上什麼忙的了,只有一個人在自己的界域里好好的修鍊了。

混沌尊者這個時候的靈力強度就跟蒼古時代的神尊們一樣。也就是說,他倆勢均力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