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之間,幾個混混的臉上又是激動又是討好,因為初仙兒讓他們做的事情,他們太樂意了。

又爽,又能有錢賺,何樂而不為呢?

「不是。」

看著這幾個混混討好的眼神,初仙兒只是坐在一旁,一臉的冷漠。

她朝著幾個混混看了一眼,才忍不住的詢問:

「最近有沒有什麼人找過你們?或者有沒有什麼人跟蹤你們?」

幾個混混聽到這話,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後都是搖搖頭。

「仙兒小姐,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人。」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看初仙兒那麼緊張,幾個混混都忍不住的擔心起來,該不會出了什麼事情了吧!

初仙兒看他們完全不知道的樣子,忍不住鬆了口氣。

看樣子初曉曉並沒有找過他們,但,初仙兒又很多疑,「你們再好好想想看,確定沒有可疑的人?」

「比如說這個女孩,你們最近見過沒有?」

初仙兒推出一張照片,那是初曉曉的照片。

幾個人朝著照片看去,想了很久之後終於搖搖頭,「仙兒小姐,真的沒有見過。」

「仙兒小姐,是不是這個女孩得罪您了,需不需要我們……」

「不用了。」

初仙兒站起身來,「以後都不需要你們做事了!」

也不知道這幾個人是怎麼辦事的,竟然被人發現了端倪,他們肯定露出了馬腳,才會讓初曉曉有機可乘。

而初曉曉也覺得這種害人的方式,太容易把她自己的人品都敗沒,以後這種事還是少點做比較好。

混混們看初仙兒好像很不爽一樣,甚至從她進來開始,就不斷的朝著他們發火。

本來就是衝動的人,此刻哪裡受得了這些?

「姓初的,你耍我們是吧?」

「不是說好了錢不會少我們的嗎?現在叫我們出來,就是撒一頓火之後把我們丟開?」

說話之間,幾個混混已經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逼近初仙兒。

「你們想要幹什麼?」

初仙兒見此,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忐忑,但她極力的保持平靜。

依舊強勢的說道:

「誰耍你們了?我讓你們做的事你們完成之後,我不都是把錢給你們了嗎?我什麼時候耍過你們!」

「別忘了你們之所以能平安無事,是我砸了多少錢才解決的。你們錢也拿了,爽也爽完了,現在是反了是不是?」

「良心都被狗吃了?簡直就是忘恩負義的過街老鼠。」

此刻,初仙兒憤怒的質控著這幾個人忘恩負義,嬌小的身軀看起來有些惡毒。

幾個混混氣不過,不滿的直接將桌子上的杯子給摔了起來。

「姓初的,你真以為我們好欺負是不是?」

「你叫我們去毀了那幾個女生的清白,我們照做了,並且出色的完成任務,我們靠我們的努力賺到的錢,怎麼就忘恩負義了?」

「別一副高高在上施捨我們的樣子,別一副你很偉大的樣子,我看是你心思惡毒還差不多,那幾個女生不過就是和你未婚夫走得近一點,你就要毀了她們的清白。」

幾個混混顯然怒了……

初仙兒的傲慢無禮,他們早就看不慣了。

之前是為了能從初仙兒這裡拿錢,他們就忍了,現在,他們早已經忍無可忍。

「你們說什麼?」

初仙兒咬著唇,嫉惡如仇的看著他們。

「是你們自己做事不夠隱秘,讓人發現了行蹤,現在是要造反嗎?」

在初仙兒看來,如果不是他們做事不夠隱秘,初曉曉是不會查到當時的事,更不會去找荊晴晴。

如今初曉曉都懷疑到她身上來了,她得想盡辦法,甩掉這幾個人才行。

「我們不僅僅要造反,我們還要用曾經對那幾個女生做過的是來對付你。」

「怎麼樣?開心嗎?放心,我們一定讓你爽個夠的。」

那幾個混混顯然是被惹惱了,此刻,他們一步步的朝著初仙兒逼近。

初仙兒見此,心裡有些恐慌,知道這些人就是粘鞋的口香糖,怎麼甩都甩不掉。

為了避免出事,她只能拿出一張卡:

「這裡面有二十萬,你們走吧!」

若是不給這幾個混混錢,他們估計真的會亂來,初仙兒可惹不起。

「哼,算你識相!」

「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了不起、了不起……」

幾個混混拿了錢,朝著初仙兒的腳下吐了一口唾沫,冷哼一聲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十幾個人突然的衝進了包廂里。

「這這幾個混混抓起來,一個不留。」 是幾個穿著警服的人,顯然是警察。

並且手中都持槍,幾個混混本來還想反抗,但是看到槍的那一瞬間,他們瞬間軟了。

只能是乖乖的把雙手舉過頭頂:

「別開槍,別開槍,有什麼事好好商量!」

而,幾個警察直接拿著手銬將人捆綁住,幾個混混完全被制住了。

初仙兒站在一旁,此刻也早已經嚇傻了,因為她完全不知道會突然有警察圍上來。

「警官,警官,這幾個人想非禮我,我的清白差點就被毀了,嚇死我了!」

初仙兒覺得,這幾個小混混平常一定是壞事做盡,所以才會把警察招惹過來。

這個時候,若是她再來這樣一出,那麼這幾個混混就是罪加一等,永遠都翻不了身。

說不定會判處無期徒刑,甚至死刑。

而,如果是這樣,那就等於借用了法律,除了了幾個可能給她帶來威脅的人了,真是完美。

幾個混混本來拿了錢就想走,看到警察早已經懵了。

如今竟然還被初仙兒質控,個個的眼睛中都露出兇惡的光芒。

「好啊,我算是明白了!」

「初仙兒,你約我們幾個在這為的就是布局,讓警察來抓我們是不是?」

這幾個混混早就被警察通緝很久了,不過他們很會躲藏,行蹤又詭秘,所以警察根本找不到他們。

然而如今,卻有警察親自找上門來抓他們,他們除了想到這是初仙兒布的局,就想不到別的了。

越是如此想著,越是覺得初仙兒是個及其兇險的女人。

「真是個心機婊,小小年紀就一套一套的。」

「初仙兒你給我記住,今天的仇,我們兄弟幾個一定會報。」

一旁的幾個警察看這幾個混混都被控制住了,竟然還敢威脅別人,有一個脾氣暴的警察直接一腳踹在他們的肚子上。

「胡說什麼呢?」

被踹了一腳的混混不甘心,控訴道:

「警官,我們犯的罪,都是這個女人指示的!」

初仙兒竟然敢算計他們,想讓他們受牢獄之苦,他們也不會放過她。

初仙兒趕緊搖搖頭,一副無辜的樣子:

「警官,我只是一個初中生,我是受害者,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他們的話!」

這一切當真不是她布的局,至於到底是怎麼回事,初仙兒也想不通。

但如今她早已經不想解釋什麼,只想儘早的擺脫掉她和這幾個混混的關係。

反正她只是一個初中生,現在又沒有什麼證據指明她就是幕後指使人,她只要裝無辜,那些警官說不定會放了她。

如此想著,初仙兒的演技更是爆棚:

「警官,這幾個混混不但劫色,而且還劫財,你們看,我的銀行卡都被他們搶走了!」

這銀行卡明明是剛才她給這幾個小混混的,如今卻成了小混混劫財的證據。

幾個小混混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警官,不是這樣的,這張銀行卡是初仙兒給我們的,我們不僅收到了她這一筆錢,之前還收到過好幾筆,不信你們調查就是了。」

他們趕緊的辯解著……

警官將他們的爭論看在眼裡,到最後早已經不耐煩起來。

冷哼一聲,「夠了,都帶走!」

他今天過來這裡抓人,是收到上級的命令,並且上級嚴厲表示,要將初仙兒抓捕起來。

於是,他親自拿著手銬,銬在初仙兒的手上。

「初仙兒,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我……警官……我是冤枉的啊……」

初仙兒看著扣在自己手上的手銬,瞬間慌了,這些警官未免太不通情達理了。

竟然連初中生都抓!

而且,那冰冷冷的手銬拷在她手上,讓她的心一陣陣的害怕。

會不會有一天,她真的會被關進監獄里,永遠不得翻身?



「帶走!」領頭的警官揮了揮手,冷漠的發號命令。

隨著一聲令下,一群警察將幾個小混混和初仙兒一併抓進了警察局。

暗處。

一個小型攝像機隱秘的拍下了包廂里發生的一切,神秘男人伸了伸懶腰,終於完成了任務。

「初小姐,照片和視頻都收到了嗎?」

對著耳邊的通訊器,神秘男人詢問道。

初曉曉正在電腦前忙碌,此刻點點頭,「照片和視頻都收到了,不過……」

「那些警察是怎麼回事?」

不得不說,那些警官突然闖進來,不僅將小混混抓走了,連初仙兒都抓走了,真是令人意外。

「初小姐不知道嗎?我還以為這一切都是你的計劃。」

「不是。」

初曉曉直接否認了,她並沒有安排那一幕。

此刻心裡忍不住的疑惑,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巧合?

可是似乎太巧合了,巧合到讓人覺得是設計的陰謀。

「也許是巧合吧,不過這已經不是我該管的事。」

神秘男人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卻一臉的淡然,毫不客氣的結束這個話題。

順便說道:

「答應你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雇傭金和我需要的那些資料,別忘了發到我的卡上和電腦上。」

「放心吧,我五分鐘內給你發過去。」

電話就此掛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而初曉曉也很快用手機登上了手機銀行,開始了一系列的轉賬。

隨後,她很快的又將神秘男人需要的情報,完整的提供了出去。

這件事就此落幕。

而,關於神秘男人,他是一家私人偵探所的主人。

這個人性格豪爽,做事果斷並且效率高,是個絕對負責並且不拖泥帶水的人。

初曉曉找他,純粹是利益的交易和交換,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交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