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陸方可是讓他們有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因為陸方根本不和他們剛正面,把落單的人打完之後掉頭就走,根本不會留下任何的線索,話說在這片如此廣大的土地中,想找到兩個人的存在,可不是一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對方還有心想要躲過你。

重點也不是這個,重點是如果單獨一個人去找他的話,只會成為他的瓮中之鱉,和送菜沒什麼區別。

「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對天府發起攻擊,到時陸方一定會回去支援的。」

冰潔靈想了想,隨後開口,她還是把目標落在天府身上,冰潔靈是個很聰明的人,知道天府是陸方的後端,如果天府受到攻擊,陸方必不會撒手不管。

「說的倒是這麼輕巧,你沒有想過,一旦我們離開這裡,陸方必會對我們的大本營進行嚴重攻擊,到時為了滅掉一個小小的天府,我們的大本營被毀了,豈不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青木一聽,頓時不樂意了,開口質疑,這裡才是他們的大本營,他們不願意把大本營給空出來,陸方這傢伙可是詭計多端,如果到時一把火把他們大本營給燒了,豈不是要哭死?

「所以說你頭腦簡單,就是頭腦簡單,這點事情都想不到,我真的有點不明白,你到底是如何坐上這個位置的?我們可是四個門派,陸方只有一個人,他是天府中唯一能和我們進行抵抗的人,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兵分兩路的話,就算他有分身術也顧及不過來。」

面對青木的話,冰潔靈冷笑一聲,說出了如此一番讓青木感到生氣的話,但她這一番話也讓其他幾個宗主眼前一亮,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個辦法。

有了這個決定之後,他們極力的商討,決定派出金元宗和土道宮出擊,其他兩個門派留著大本營守護,只要撐過了這段時間,他們就可以完全把天府給滅掉了。

冰潔靈相信天府受到攻擊,陸方必會刻不容緩的趕回去支援,到時候他們再一起趕過去,就算陸方插翅也難飛了。

幾個宗主對冰潔靈這個一個提議非常滿意,直接做下了決定。

只是準備了一天的時間,金元宗的宗主和土道宗的宗主就帶上了他們的大部隊,準備前往天府,他們弄的動靜十分浩大,全部人都知道了。

這樣一個消息也傳到了陸方耳中,當冰龍知道這個消息后,眼中露出了濃濃的怒意。

「老大,這傢伙實在是欺人太盛了,如今他們兵分兩路,我們的確是分身乏力。」

憤怒歸憤怒,冰龍也十分的無奈,他在尋求陸方的意見,經過這些天的接觸,他發現陸方不僅實力強,還是一個智慧非常高的人,這種情況自然要詢問陸方的意思。

讓冰龍感到驚訝的是,陸方卻一點都不擔心,反而臉上帶著濃濃的笑容:「這些傢伙擺明是想把我們給逼回去,如今正是鬥智斗勇的時候,看誰耐不住性子,既然他們這麼喜歡玩的話,我們就和他玩個夠吧。」

陸方心中一陣冷笑,他明白這幾大巨頭的做法是為了什麼,很明顯就是想兵分兩路吸引陸方的注意力,只要陸方離開了這裡,他們必會對天府發動龐大的攻擊,到時必會回天乏力。

陸方非常明白,知道在這種時刻要拼耐心,反正他們四大門派已經調走了兩門,陸方可以隨意的動手攻擊。

陸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著急!!

兩大巨頭離開這裡的時候,陸方和冰龍有所動作,這一次他們的動作反而更加粗暴,解決完這一幫衛隊之後,再一次進行下一波一連串的攻擊。

只是一個早上的時間,他們受到的攻擊已經到了十幾波人數,他們也未能追查到陸方的身影,總的來說,他們這些巡邏的弟子已經損失了一大半,幾乎都處於重傷狀態。

對於如此一個消息,讓冰潔靈皺起了眉頭。

「陸方這小子越來越過分了,竟然敢出動大規模的攻擊,難不成他還真的把我們兩大門派當是無人不成?」

青木心中怒氣越來越高,卻無可奈何。

因為兩大門派被調走了精銳,門派里剩下來的只是一些小嘍羅,保護這裡的重任,就落在他們兩個門派的身上,如此一來,他們的實力的確是弱了很多。

「這小子擺明是想和我們玩到底,想把那兩個門派給逼回來。」

冰結靈開口道出,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想不明白陸方的想法呢?她倒要和陸方比比,到底誰的內心更強大。

隨著時間的發展,轉眼已經過去了兩天的時間,金元宗和土道宮已經來到了一半的距離,畢竟他們可是帶著大批的精銳,行程也沒有這麼快。

就在這時,他們卻收到了一個緊急消息,他們的門派被陸方攪拌得翻天覆地,雞犬不寧,所有弟子都人心惶惶的,其他兩大門派卻沒有任何反擊的力道,更查不到陸方的所在之處。

這樣一個消息讓金元宗的宗主和土道宮的宮主皺起了眉頭,眉宇之間更是出現了濃濃的憂鬱。

「青木和冰潔靈那兩個傢伙到底在搞些什麼?不是說要把我們的地盤交給他們嗎?怎麼就被陸方這小子搞得翻天覆地了?」

金陽宗的宗主金升強一臉憤怒的開口。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難不成要這樣回去嗎??」

土道宮的宮主土金生也一臉的不甘心,說實話,讓他們折途而返的話,實在有點太不甘心了,但門派裡面的事情卻讓他們牽腸掛肚,他們很害怕,青木和冰潔靈抵擋不住陸方的騷擾,到時真的把他們的根據地一把火燒了,豈不是要心疼死他們?

對他們幾大巨頭來說,根據地可是有著無比高尚的榮耀,如果根據地受到了別人搗亂,被當場一把火給燒了,他們將會損失慘重,也會遭到眾人的恥笑。

這樣的面子,他們可丟不起。

「算了,我們都已經來到這裡了,就繼續前進吧,我相信冰潔靈和青木應該有辦法能解決這一切。」

金生強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冰潔靈和青木身上。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陸方已經打起了他們根據地的主意,兩天的時間他們都沒有折途而返,陸方心中也非常著急,準備來個狠招。

既然他們不願意歸來的話,就一把火把他們的老窩給燒了,看他們著不著急。

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陸方和冰龍進入了金元宗的根據地,這裡是一所巨大的老宅,和寒冰派比起來,絲毫不遜色,甚至有過之。

門外也有一些侍衛,但這對陸方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以他們渡劫期的實力,完全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進入這古宅當中。

「老大,我們直接把這裡一把火燒了?」

進入了古宅之後,冰龍一臉疑惑的開口,眼中閃過一絲擔憂,卻迎來了陸方一個白眼:「你這傢伙是不是傻,如果一把火把他們的古宅給燒了,豈不是讓他們惱羞成怒,到時直接攻打天府,我們豈不是完蛋了?」

「那老大你的意思是??」

「你有沒有聽說過殺雞儆猴?我相信他們應該非常在乎自己的古宅,如果我們隨便把他們其中一個庭院給燒了,你猜他們會不會著急?」

說到這裡,陸方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懷好意,要說陰謀詭計,勾心鬥角的話,他還沒有怕過誰,畢竟在華夏執行任務的時候,這些技能可是有必須要有的,不然的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在這之前,我們必須要大殺四方。」

……..

這個黑夜,陸方和冰龍出現在金元宗的庭院中,引來了金元宗侍衛的注意力,驚動到了所有的弟子,一瞬間,所有弟子奪門而出,陸方和冰龍在這裡進行強大的戰鬥。

對於剩下的這些小嘍羅,陸方輕而易舉把他們給搞定,陸方的目光並沒有落在這些小羅羅身上,而是靜靜等候一個人的出現,陸方知道他們出去攻打天府的時候,絕不會把全部人都帶走,最起碼會留下一名長老。

陸方的目的就是要把這名長老殺死在他們的基地中,再放上一把大火,金元宗的宗主必會暴跳如雷,折途而返。 果然。

如此大的動靜,很快就驚動到了金元宗的大長老。

金元宗的大長老本在基地里閉關修鍊,突然發生的大動靜也吸引到了他的注意,讓他停止了修鍊,快速奪門而出,當他看到陸方和冰龍正在庭院里大開殺戒的時候,眼中已經被濃濃的怒火覆蓋。

「陸方小子,你不要太過於欺人太甚了,竟然進入我們金元宗大開殺戒,難不成還真欺我們金元宗無人不成?」

大長老穿著一身金色的衣服,許是因為修鍊的問題,頭髮並沒有全白,還帶了些金白色,那鬍子直接到了胸口部位,看上去頗有一種道風仙骨的感覺,但此刻,他臉上的表情卻充滿了憤怒,和仙風道骨的模樣格格不入。

面對大長老的怒意,陸方根本沒有在意,反而是嬉皮笑臉的說:「大長老,我已經在這裡恭候多時了,你說的還真的沒錯,我陸方就是囂張!今天我還真的欺負你們金元宗無人,實話跟你說吧,我來這裡就是準備一把火把這裡給燒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拿我怎麼樣?」

說到這裡,陸方的身影沒有停下,如魅影一般,快速地往大長老攻擊而去,雖然陸方表面上看上去不急不緩的,心中也不知道有多麼的著急,畢竟這時間絕對不能拖得太久,要是讓冰潔領和青木知道的話,必會帶人過來支援。

所以陸方必須要在他們過來支援之前,把這老傢伙給幹掉,隨後把一半的庭院燒了。

「真是狂妄的小子,別以為你殺了火東奇就天下無敵了,今天就讓老夫來領教一下你的實力。」

雖然之前陸方有過赫赫名聲,只是現在都已經欺負在頭上了,大長老只能硬著頭皮而上,只見他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巨大的斧頭,斧頭一出現就有種金光放射之意,這正是他的本命武器。

不得不說,他們金系能量還是挺厲害的,特別是這把鑲金的斧頭更是價值不菲,放在華夏的話,已經是一棟樓房的存在了。

此刻,陸方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五彩光刀,與此同時,一股極其強大的元力爆發而出,發出濃濃的紅色光芒,紅色光芒帶著一股極其凌厲的氣息,讓大長老感到為之而震驚。

陸方是非常的著急,他一出手就是殺招。

力砍山河已經出現這五彩光刀之上,並且帶著凌厲的氣息,陸方準備一招解決這個老傢伙。

面對如此凌厲的攻擊,大長老不敢輕視,直接舉起手中的金斧頭,雙手緊緊握住,隨後保持著一個劈材的動作,斧頭上帶著濃濃的金色光芒。

金石為開!!

這是他們金元宗的得意之技,有強悍無比的攻擊力道,大長老也知道陸方這一招絕對威勢十分強大,他一出手也用上了絕招。

讓他沒想到的是,兩把武器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大長老感覺雙手一麻,手中的金斧頭竟直接被轟飛了出去,一股凌厲的紅色劍氣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往他劈砍而來。

「不!!」

大長老如何也沒有想到陸方的實力如此變態,面對陸方的時候,他竟然一招也拼不過,這對他心裡產生極大的打擊。

下一刻,一股紅色的劍芒瞬間穿過了他的身體,在胸口上留下一個極其恐怖的刀痕,但紅色的劍氣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穿透了他的身體,劈在遠處一個庭院的屋頂上,現場起了一股極其強大的爆炸。

大長老的身體也因此緩緩倒在地上,眼睛睜得如雞蛋般大小,到死的那一刻大長老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敗得如此輕鬆。

看著那巨大的爆炸留下來的熊熊大火,陸方臉上滿是滿意,也沒有任何想停留的意思,給冰龍打了一個顏色,隨後快速抽身後退。

「陸方,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往哪裡逃?」

就在陸方身影剛剛暴退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極其冰冷的聲音,緊隨著一股鋪天凍地的寒冷氣息,將陸方包裹住,陸方也因此保持著原來的狀態,硬生生在現場形成了一座冰雕。

看到如此動作,冰龍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就在他正準備出手幫助陸方的時候,冰雕突然發出一聲咔嚓的聲音。

只見冰雕上露出了一條極大的裂痕,隨著這一條裂痕的出現,細小的裂痕慢慢變大,只是維持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冰塊突然爆裂,陸方的身影出現在現場,只是陸方的頭髮,還有身上已經濕透了。

被包裹在冰塊裡面,能產生這樣的效果,也是非常正常的。

「什麼??你已經到了渡劫後期,怎麼可能?這才過了多長的時間?」

面對陸方脫冰而出,冰潔靈不由睜大了眼睛,眼中出現了一絲不可思議,這一招可是她的成名絕技,冰天凍地,哪怕是其他宗主中了這一招也必須要用十幾秒的時間才可破除,而陸方只是用了三秒不到的時間,就已經脫離冰塊而出,足以說明陸方的實力是渡劫後期。

特別是陸方身上散發出那凌厲的氣息,很明顯,陸方是真正的達到了渡劫後期。

「冰潔靈,你這份禮物的確有點大了,我們才剛剛見面,你就把我的衣服給弄濕了,你就不該向我道歉?」

看著冰潔靈眼中那濃濃的驚訝,陸方也不生氣,反而笑著開口。

「陸方,你少在這裡給我耍這些嘴皮子,你竟然把我寒冰派當做不存在,今天我必定要你為你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

冰潔靈臉色一寒,手中的冰劍再次出現。

「你要我付出代價?冰潔靈,我沒有聽錯吧,火東奇都拿我沒有辦法,你冰潔靈能拿我怎麼樣?難不成你還以為我是以前那個任憑你拿捏的陸方?」

說起來,陸方和寒冰派有一定的情緣,原本他不想對冰結靈出手這麼快,但現在人家都已經攔住了他的去路,陸方必須要和她算一算賬了。

「你真的和紀茗霜發生了關係,將其吸收了?」

很快,冰潔靈就反應了過來,臉上露出了濃濃的殺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毒愛殘情:霸寵豪門妻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冰潔靈,原本我不想這麼快找你的麻煩,但今天你攔住了我的去路,我就好好的感謝一下你當初對我的救命之恩。」

陸方不想多廢話,如果不把冰潔靈打發走的話,他今天估計是走不了了,如果等其他長老趕過來的話,陸方必會處於一個雙拳難敵四手的狀態,到時他們兩個是真的走不了了。

「狂妄!我冰潔靈今天就來看看陸方有什麼樣的實力說出這樣的話。」

冰潔靈不是一個喜歡廢話的人,這一刻直接揮動手中的冰劍,一股寒氣因此出現在陸方身邊,這時,陸方身體卻突然閃過了一股極其強烈的紅色光芒,這股寒氣接觸到那紅色光芒的時候,竟然升華了。

與此同時,陸方的手中也出現了五彩光刀,對著冰潔靈就是用力一砍。

砰!!

兩把武器撞擊在一起的時候,發出了一聲極其強烈的碰撞聲,空氣當中也因此產生了一股特殊的氣流,比較弱的弟子也在這一股風暴當中被擊退了好幾步。

反觀陸方和冰結靈,身形依然不動,凌厲的目光一直都盯著對方。

冰潔靈心中非常的驚訝,也一陣感嘆,當初看到陸方的時候,完全是一個待宰的羔羊,才過去幾個月的時間,他已經成為了一個能和自己抗衡的對手,冰潔靈真的很後悔,早知如此,當初就應該把陸方給一刀殺掉。

「和我戰鬥的時候不要分心,我們算賬才剛剛開始。」

陸方呵呵一笑,再次舉起手中的武器就是一陣猛烈的攻擊,而冰潔靈也毫不示弱,兩人不斷的碰撞,動作也越來越快,幾乎捕捉不到他們的身影,站在旁邊的冰龍睜大了眼睛。

心中一陣崇拜不已,沒想到陸方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踏入了渡劫後期,說起來也讓冰龍心中感慨不已,他剛看到陸方的時候,也不過是散靈強者。

「說到天才的話,我和老大沒得比!」

冰龍一臉感嘆的搖搖頭,心中受到了一絲打擊。

「冰龍,你小子在亂想些什麼,作為你的老大,天賦自然要比你強大,不然我如何能當你的老大?如果有一天你超越了我的實力,那麼我就叫你一聲老大。」

雖然陸方在和冰潔靈打鬥,可冰龍口中的話他還是聽到了,也是一陣沒好氣的開口。

這一幕讓冰潔靈心中的怒氣加劇了起來:「陸方,別以為自己的實力到了後期,就可以把我當是空氣,既然如此,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寒冰派的絕技。」

冰潔靈真的生氣了,在她看來,陸方根本不配做她的對手,哪怕他的實力到了渡劫後期也不可能。

這一瞬間,冰潔靈迅速抽身後退,手中的冰劍在這一瞬間完全消失不見,手中不停擊打出一些特殊而又生澀的手印,隨著她的手印,控制的能量變得越來越狂暴。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狂暴的能量在這一瞬間竟全部轉化成為水能量,這些能量迅速凝結成了大冰錐。

冰錐上發出一絲極其恐怖的寒意,如果有人碰到這冰錐的話,一定會被其傷到,現場有很多距離幾百米的弟子,也感覺到那寒冷的氣息。

都市最強仙尊 面對那尖銳而又散發出寒氣的冰錐,陸方臉色微凝,也不敢輕視,手中也打出了幾個十分生澀的結印,緊隨著拳頭上出現了濃濃的火能量氣息。

周圍的火能量在這一瞬間就好像受到了什麼召喚,迅速聚集在了陸方的拳頭之上,形成了一條栩栩如生並且冒著熊熊烈火的火龍。

既然冰潔靈使出了寒冰派的絕招,陸方也使出了自己之前引以為傲的絕招,火龍吟。

他倒要看看,是強大的冰錐厲害,還是這火龍厲害!!

現場也因為這一冷一熱,氣氛變得極其的古怪。

只見陸方拳頭的火龍越來越大,直徑已經變成了一米,長度更是長達十米之多,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真龍降世了。 狂暴冰錐!出!

冰潔靈臉色一冷,面對陸方的火龍,反倒是露出了一絲冷笑,自古以來水克火,這是鐵一般的規矩,她還真的不相信陸方能把她的冰錐搞定,因為天生就有克制的效果。

陸方口中發出一聲怒吼:「火龍吟!出!!」

「吼!!」

只見陸方手中栩栩如生的火龍,這一瞬間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往那強大無比而又尖銳的冰錐呼嘯而去。

兩者的速度都非常快,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已經撞擊在一起,卻出現了一個極其古怪的情況,陸方釋放出來的火龍,竟直接咬住了那尖銳的冰錐,冰錐的力道明顯非常巨大,兩者在這一刻竟僵在了原地,誰也沒有往後退一步。

冰潔靈的額頭上冒出了絲絲汗水,秀眉更是緊緊皺了起來。

陸方的額頭也是被汗水濕透,現在他們這種情況就等於元力的比拼,陸方的實力就比冰潔靈低了那麼一點點的小階級,出現這種情況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很快,陸方的嘴角就露出了一絲笑容,隨後另外一隻手快速打出一個生澀的手印,口中更是發出一聲怒吼:「吟!」

原本和冰錐在對抗這的火龍,這一瞬間竟然發出了一聲極其強烈的龍吟。

龍吟的發出,讓冰錐的攻擊有了一絲停頓,連在指揮冰錐的冰潔靈眼中也閃過一絲迷茫,雖然不過是一瞬間的停頓,但也足夠為致命弱點了。

這種能量攻擊,靠著主人元力的支持和控制,一旦失去了控制,將會瞬間化為虛有,不過這巨大的冰錐不至於會立馬消散,只是攻擊力道顯然是降了下來,正好給了火龍一個大好的攻擊機會,越過了這巨大的冰錐,往冰結靈衝擊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