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叫他們不長眼睛去招惹到了這個煞星……

「這下你滿意了?我們是否能夠走了?」強忍著斷臂后的巨大痛楚,其中一人臉色蒼白地問道。

「滾吧,別再出現在我的眼前,不然我剛才所說的話必然做到!」秦寒冷冽地回答。

在得到了秦寒的點頭后,那四名領頭者立刻便帶著幾百號手下向著森林外逃竄而去,方向正是那遺迹的入口位置,他們知道,在缺少了頂尖戰力的情況之下,他們已經沒有了資格再在遺迹之中從那些頂尖天才率領的各大勢力中奪得任何好處了。此時他們唯一希望的便是能夠安全出去,利用手中的石牌在特定的地點傳送到外界,不再出現在這個如同絞肉機一般的第二遺迹之中。

他們走的如此匆忙,就連那掩埋在廢墟中的火昆的屍體都沒有帶走……可見秦寒在他們的眼中是有多麼的恐怖了。

「走吧,我們也該撤離這塊區域了,想必剛才的一番戰鬥聲勢,已經讓那些超級勢力的人察覺到了,別讓他們知道我的存在。」眼見大昆的大部隊盡數消失在視線之中后,秦寒轉身對著娜娜等同伴說道。

而後者都是一個勁的點頭,此時就算秦寒不願意,他們也都會默認為他為這支隊伍的領頭者,核心人物了;對他的話那是言聽計從的。

……

而此時在這片森林的中部位置中,在一座非常高的巨岩之上,數道身穿白色衣袍的人影迎風而立,即使是在這種高度,那猛烈的狂風吹來,都不能吹動他們分毫,就連他們那低垂的衣角都未有吹動分毫!

這些身影之中,為首的一人,斜靠著巨岩的一塊突起之處,目光有些慵懶的望著巨岩下方的那片廣袤的密林;他也身穿白色的長袍,但是在那長袍之上還印著與其他人不同的金色花紋,只見他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身軀修長,模樣也是極為的英俊,在他的嘴角處始終掛著使人難以忽視的微笑;在他身後還有著三名有著銀色邊紋的白袍青年,氣質都十分的優秀,比之其他的普通白袍人都要高出數個層次!

然而與這名領頭的青年比起來,卻依舊顯得黯淡不少!由此可見,領頭的這名青年是有如何的優越。

而他,正是銀河系超級勢力——『八皇天宮』派遣進入這第二遺迹的總負責人皇傾天!一個和他的外表與氣質都截然相反的霸氣的名字。

「老大,剛才那股波動從中能夠感受的到是達到了星雲級別的修鍊所釋放出來的,在曇花一現之後就消失不見了,而波動發出的那個方向正好是那火昆率領的人馬所在的外圍森林的位置,以那個傢伙的實力是不可能釋放出如此強大的波動的,事情有些蹊蹺,我們是否需要派遣人馬去探知一下?」他身後的三名青年中,其中一名金色頭髮,英俊到快和女人有的一比的妖媚青年上前一步,輕聲對著那皇傾天說道。

「無妨,不穩定的實力,顯然是藉助了外力而已,造成不了什麼威脅,眼下我們這邊人手並不充裕,不需要去關注那種小事了。」皇傾天淡淡的笑道,眼神卻始終凝視著下方的那片密林之處。

「哈哈,有老大在此,就算是火昆那垃圾有著星雲級別的實力又如何,看見老大還不得繞著走!」另一名身材健壯如熊一般的赤發青年憨厚地笑著對著妖媚青年說道。不過他臉上那數道猙獰的刀疤,卻是讓這種憨笑變的凶神惡煞起來。

「別抱著如此想法,這次進入這第二遺迹的大勢力可是非常的多,高手也是層出不窮,尤其是另外幾大勢力的人,個個實力都十分的強大,我可是沒有絲毫的把握能夠在他們的手中奪得多少的好處啊!」皇傾天擺擺手淡淡道。

「是啊,聽說這次那幾大勢力可是有著相當強大的陣容呢,我甚至還聽說有傳說中的煉體者混跡在他們的隊伍之中呢,這就越發的難辦了呢。」最後一名文質彬彬的青年補充道。

皇傾天聽到這話后,臉上那種能夠讓人如浴春分的笑容卻是淡化了不少。眼神的深處一絲淡淡的陰霾之色緩緩地涌了出來,緩緩道:「哼!煉體者……!」

其實,在之前爭奪各自統治的區域時,所有大勢力都進行了一次短暫的交鋒,實力越是強大的勢力,越能夠得到最好的位置。而也是在那個時候,他們就和那些個領隊以及那神秘的煉體者交手過,但是並沒有從前者的手中奪得多少的好處!

聽的皇傾天的冷哼,其他三人也知道,他們這位平日里始終笑臉著的老大,此時已經動怒了,而這位一旦動怒起來,那後果將會是十分可怕的!所以一時間三人都不敢說話了,整個場面的氣氛也越發的寂靜了!

「好了,現在不去想那些了,先做好眼前的事吧。」最後還是皇傾天打破了這個氣氛,微微地擺擺手說道。

「是!」

所有的人馬在三名青年的帶領下齊聲應道,然後就如同一隻只白色的蒼鷹從巨岩上一躍而下,向著下方的那片密林中飛掠而去。而在他們的目標位置中,無數道身影正在閃動著,渾然不知頭頂上方的危機正在急速的逼近!

……

而在皇傾天他們有大動作的時候,秦寒他們這邊。

在一片較為荒涼的區域中,人跡罕至,周圍的樹木也十分的稀少,只有零零散散兩三棵枯萎的老樹立身在此地,顯示出一股凄涼的味道。

唰唰唰!

而就在此時,秦寒等人的降落,使得這片區域頓時增添了一份別樣的氣息。

「這裡應該算是森林的中部位置了,不過就是不知道是哪個超級勢力所管轄的範圍,娜娜?!」秦寒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沒有危險后,便詢問娜娜他們此時的正確位置,是身在哪個超級勢力的範圍內,這樣好對症下藥,免得到時候被對方包餃子了都還不清楚對方的手段。

娜娜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後低頭想了會兒后,便抬起頭對秦寒說:「這片區域有點奇特,它並不屬於哪個超級勢力,因為它正好是處在了『八皇天宮』和『丁香閣』兩大超級勢力所統治範圍的之間。因為這裡不知道什麼原因而荒涼了,沒有了各種寶葯,所以這片區域並沒有被兩大超級勢力所看上,也沒有派遣人來探索,所以我們目前可以說是站在了一個中立區域。」

「那兩大超級勢力的實力如何?」秦寒問道。

「很強,真的很強!之前在大清理的時候,我們雖然不是被這兩大勢力的人攻擊,但是我卻依稀看見過八皇天宮的三名副隊長出手過,三個隕星級巔峰的修鍊者在他們的手中都沒有堅持下三招便被擊殺或者是投降,他們的普通成員都有著隕星級高級的層次,至於他們那個神秘的隊長,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出手,我們就被迫向外逃竄了,但是從之後隱約傳出來的波動之中,可以判斷出,那名隊長的實力絕對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境地,那時候幾大超級勢力的領頭者已經開始因為分配區域問題大打出手了。至於丁香閣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娜娜回答。

「秦大哥,咱們現在怎麼辦?是去左邊的八皇天宮統治的區域還是右邊的丁香閣?」其中一個少年徵求著秦寒的意見,而他的想法正好是其他所有人的想法,所以大家都把目光投到了秦寒的身上。

秦寒想都沒想的說:「去左邊的八皇天宮那邊吧,我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好歹你們對這個超級勢力有所熟悉。」

所有人都點頭應是,原本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都不敢出現在這麼深處的,但是現在有了秦寒這個大靠山,他們的底氣也足了起來,他們也有爭奪那些寶葯的資格了!

「等等!」

就在所有人都準備向著左邊的密林中掠去的時候,秦寒突然叫住了他們,只見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絲的疑惑之色,把目光聚集到了他們所在的這片荒蕪區域的一個位置上…… 第197章丁香閣

在秦寒目光所盯視著的位置,其他人都看見那是一片與周圍沒什麼區別的平整土地。

「秦老大,什麼情況?」眾人都很迷惑,為什麼秦寒會突然叫停,難道這個荒蕪的,被那些超級勢力的人馬所摒棄的地方會有什麼好東西不成?

「你們在四周警戒一下,這地下有東西,我要把它弄出來;到時候動靜可能有點大,你們去把風,發現有人過來了立刻通知我。」秦寒擺擺手道,示意眾人分散開來在四周警戒。

「好!」眾人聞言,立刻全體散開,雙眼時刻掃視著周圍,感知著周圍的動靜,一旦有風吹草動,他們就會立刻發出警報。

而秦寒則是來到那塊區域內,雙手按在地面上,閉上雙眼,淡淡的靈魂波動從雙手中湧出,滲入了地面之中。

當那一絲靈魂能量進入地表后,他感受到有著一團乳白色的物質正在進行著有規律的跳動。光是從外表上並不能判斷出這到底是何種物質,因為它給人的一種感覺就是,這東西是個活物!

秦寒收回了那絲靈魂能量,嘴角露出了點點驚奇的笑容,別人可能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但是他卻清楚,沒想到在這片森林之中的廢棄區域內會被他遇到這東西。

抬起一隻手臂,秦寒猛地向下戳去,整個手掌就好像是切豆腐一般輕鬆地刺進了堅硬如鐵的泥土之中,在其中一陣攪動后,從中拔了出來;當他的手掌離開地面之後,手上多了一物,一陣清香也隨之飄散開來,整塊區域都瀰漫著這種香氣,周圍的同伴們也在第一時間把目光放到了那團神秘的物質之上,眼中帶著濃濃的好奇與驚奇;因為他們感受的到,自己在吸入了那股香氣后,身上那些細小的傷口居然開始隱隱發癢,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癒合著!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光是香氣就有如此功效!

「老大,這是什麼東西,我感覺全身都舒坦了不少啊!」最終還是有人發出了疑問。

而這個時候,秦寒手中的那團物質也是在見到了光之後,表面那層朦朧的物質悄然消失,露出了其真面目。

這是一個類似銀河系中那些普通人類在日常生活中才會吃的一種粗糧——塊薯!如果不去感知那神奇的香氣的話,那外表就是完全一樣的。

「這是一種寶葯,名字叫做『雲香合』!它的作用是用來提高食用者的肉體強度和治療身體上的各種傷勢的。其效果和禁藥『血聖花』相差無幾,不過他只是自然生長在一些有著濃郁土元素聚集之地,並不像後者那般曾經被人類大肆種植,所以整個銀河系中都很少出現。看來這片荒蕪的區域並不是什麼廢地,而是因為土元素太過濃郁,才導致的植物都不能夠在這片區域內生長,你們再在這裡好好找找,可能在更深的地下還有著雲香合的存在。」秦寒耐心地介紹了這雲香合的作用和來歷,聽的眾人眼中都放著光,『呼啦』一下子全部都散開來,迫不及待地開始了挖土工程……這可是和傳說中的血聖花相併列的寶葯啊,和它那強大的效果一比,玉菇完全就被比下去了啊。

就連重傷剛剛穩定,之前已經蘇醒過來的淺燃都不顧身上的傷勢是否會崩裂,揮舞著拳頭在拚命地砸向地面。

所有人中,也只有娜娜沒有採取行動,而是一臉笑意地安靜地站在秦寒的身邊。

「娜娜你幫我護法一下,我要煉化這顆雲香合,來藉助它的效力進行一次小規模的突破。」秦寒手一用力,把手中的寶葯一把捏碎,一股腦地全部吃進了嘴中,對著娜娜說道。

「放心~!」後者嫣然一笑,俏麗地站在秦寒的身邊;雖然臉上還帶著淡淡的微笑,但雙眼始終警惕地掃視著周圍。

秦寒在服用了那顆雲香合后,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了一股比寶葯之前自行散發的香氣還要濃郁數倍的香味,這是煉化此寶葯必然會出現的現象。其實他有一點在剛才沒有說,那就是這種稀有的寶葯除了他說的那兩種功效外,還有一種最重要的隱藏功效,那便是能夠為煉體者提高全身細胞的活躍度,從而使其在等級不變的情況下,實力再提升一個檔次!

而秦寒剛好可以用來強化自身,把自己的實力再硬生生地拔高一些。

就在秦寒在煉化雲香合的時候,在他們右邊的那片密林之中,有著一些身影正在行進著……

「等等!」

為首的一人突然叫住所有的人,然後輕輕地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

「快走,有寶葯出世!」這人從空氣中那股淡到都快無法辨別出來的香氣中判斷出,在秦寒他們所在的那個方向內,有著寶葯出世。

當下,這些近百號身影便改變了前進的方向,向著秦寒他們所在的那個方向疾行而去!

……

而秦寒這邊並沒有一個人知曉已經有著一大批人向著他們這邊而來,都還在興緻勃勃地挖著泥巴呢。

「哈哈,我挖到了,我挖到了!」其中一人開心地從地上一躍而起,在他的手中抓著的正是那雲香合,不過卻是要比秦寒挖到的那塊要小上好幾個檔次,只有拇指般大小而已;但就算如此,也讓這名少年激動的臉部都抽筋了,其他同伴都用一種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盯著他。

就在一群人圍在一起開心地討論著的時候,一股絕強的氣息從右邊的森林中沖了過來;這股氣息並不是單個人所釋放出來的,而是一群修鍊者聚集在一起后,身上自然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交織在一起后形成的。

「誰!?」

守在秦寒身邊的娜娜第一時間朝著那個方向厲喝道,其他的同伴也都停下了討論,全部一個閃身便來到了秦寒的身邊,牢牢地把他圍在了中間的位置,雙眼都朝著氣息散發出來的那個方向投去。

唰唰唰!

數十道身影從那片區域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出現在秦寒這邊所有人的面前。當他們看清來者后,雙眼都睜得老大,一臉痴獃地看著那些出現的人。

並不是因為對方的人數,也不是因為對方的實力都達到了隕星級高級的原因,更不是因為對方出現的方向才使得他們呆住的,而是因為這批突然出現的人全部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這些突然出現的少女個個相貌都十分的出色,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也一點都不比娜娜遜色多少,每一個都嬌美如花,看上去惹人憐愛!

而且當他們的目光看到為首的兩名少女后,那更是眼睛都直了,那一藍一紅兩道身影,此時都已經是深深地刻在了他們這些男性生物的心中,永遠都難以抹去了。原因就是這兩名少女的相貌簡直就是美到了極致,一個看上去如同火紅的月季,讓人難以自拔;一個又如同冰藍的玫瑰,異樣的美,異樣的絕色!

「哼~!」這邊的娜娜一聲冷哼,看著自己這邊的男性都如此的不堪,傻愣愣地盯著美女看,她不高興了!冷哼一聲後向著那群少女說道:「丁香閣的各位,我們現在處在兩大勢力的交界位置,並沒有妨礙到你們吧?你們現在到這裡來是什麼意思?」作為女人,是最見不得比自己漂亮的同性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所以娜娜雖然知道對方的身份或者是實力都不是他們這邊能夠抗衡的,尤其是在秦寒此時還沒有從修鍊中轉醒的跡象;但是她還是口氣強硬,不懼對方的氣場說出了這句話。

「嘻嘻,美女不要那麼激動,我們只是聞到一股寶葯的味道,所以才到這邊來的,沒有針對你們而來的意思的哦。」那藍衣少女笑嘻嘻地對著娜娜說道,她一笑起來,臉頰上便出現了兩個小酒窩,越發襯托出了她的美麗。

「晴玥大姐,和他們那麼客氣做什麼,我們完全可以碾壓他們,然後從他們的手中把寶葯給搶過來的啊。」說出這句話的是藍衣少女身後的一名身材嬌小,卻扛著一柄巨大戰斧的彪悍少女。

「額,貌似也對哦~!」

「姐,別妄動,對面不簡單。」就在藍衣少女準備再次開口的時候,她身邊那名嬌美的紅衣少女攔住了她,柔柔地說道,雖然她能夠清晰地感知到對面娜娜一伙人的實力並不強大,最強的也就是一個隕星級高級的程度,而且還是一個重傷者,這股力量完全就對她們造成不了任何的傷害的;但是感知明銳的她從對方之中能夠感受到一股如同洪荒猛獸般恐怖的氣息,就好像是一隻雄獅正潛伏在一群綿羊之中,等待那飢餓的狼群向綿羊們發動攻擊后突然暴起襲殺所有的狼!

在攔住了藍衣少女后,他微笑著上前一步對著娜娜道:「你好,我叫絡憶顏,這位是我的孿生姐姐絡晴玥;我們對你們得到的寶葯很好奇,但是也沒有搶奪之心,只是想要見識一下這種我們從未見過的寶葯而已,敢問你們可以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嗎?」

結果她這邊剛說完,娜娜他們那邊還沒等娜娜反應過來,那個得到雲香合的少年便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拿出了寶葯,一臉痴獃地看著絡憶顏…… 第198章結盟

「咯咯,原來各位得到的是雲香合啊,沒想到在這遺迹之中還會有這種強大的寶葯,看來之前是我們疏忽啦;這位小哥,你站的比較的遠,不知可否過來點讓我們看清楚點呢~!」絡憶顏嬌笑著說道,其神態與語氣都十分的魅惑!

這就導致了那名少年瞬間就被美色給俘虜了,一臉痴獃地朝著丁香閣勢力大部隊所在的位置走去。

不過就在他還沒有走出幾步的時候,他身後的娜娜把手按在了他的右肩之上,一用力,把他整個身體都轉了過來。

啪!

素手重重的揮出,一巴掌拍在了那少年的臉上,頓時就讓後者的臉上出現了一個紅紅的掌印。雖然她出手很重,直接就把對方的一邊的臉頰都打的腫了起來,但是也正是因為這一巴掌,才得以讓那少年頓時轉醒。

「自製點,沒看出她們是想要奪取你的寶葯嗎!」娜娜厲聲說道,說的那少年醒悟過來,一臉羞愧地低下了頭。不光是他,其他那些原本一臉豬哥相的少年們也都幡然醒悟;心中也是暗暗的后怕,對方只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句話便把他們給迷惑住了,如果沒有娜娜這個女性在,那他們可能要被丁香閣的人給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堂堂丁香閣還會使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嗎?」

雖然娜娜的臉上掛著寒霜,嘲諷著自己這邊,但是絡憶顏也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並沒有被激怒。

「有時候動手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只要有好的結果,誰還會去關注那以去的過程?」

「行了,小顏別和他們啰嗦了,既然撕破臉了,那就動手搶過來吧,雲香合可是十分罕見的。」一身藍色服裝的絡晴玥上前一步,隨著她的動作,一股能夠和之前火昆在使用了秘法后才出現過的威壓瞬間籠罩了娜娜等人的全身,壓的她們渾身骨骼『嘎吱』作響!

「星雲級修鍊者!」娜娜驚駭地尖叫道。原先她也有所耳聞,這次進入第二遺迹的超級勢力的大部隊中,那些領頭的天才實力絕對遠超那些隕星級巔峰的修鍊者,但那時候她也只是以為這些人大概是有著什麼強大的底牌或者是絕招才被這樣說的;畢竟大家都是如此年紀,就算是從剛出生就開始修鍊也不一定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到達星雲級的程度啊!

結果她還是嘀咕了那些超級勢力的底蘊以及這些妖孽般天才的天賦,一個真正的並不靠秘法提升實力的星雲級修鍊者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給你們一個機會,老實交出雲香合,本小姐就不為難你們,讓你們安然離開!」在強大氣息的籠罩下,絡晴玥淡淡地對著娜娜他們說道。

誤被男配叼回窩 被星雲級威壓壓迫的娜娜他們並沒有出聲,因為就算他們想要開口,也沒有這個力氣啊,此時他們都拼盡全力在抵抗著那比他們要高出一個大級別的威壓,哪有多餘的力氣開口了。

彷彿早就料到對方會有如此的表現,絡晴玥嘴角微微翹起,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向前慢慢走去,她剛才是故意這麼做的,她壓根就沒有準備放娜娜他們安然離開,只是做個樣子罷了。

因為除了娜娜對她們的敵視外,還有就是如果在之後和其他超級勢力交手的時候,突然被娜娜他們襲擊,那就不是開玩笑的了;有時候一根稻草完全能夠讓原本持平的天枰瞬間轉變!

而且進入遺迹能夠活到現在的人又有哪個是心慈手軟之輩?就算是她們這些嬌美如花的少女都是如此,該下狠手的時候她們絕對不會手軟的。

「呦~!那還真不好意思啊,我們這邊還想留著這寶藥用來給受傷的人療傷呢,所以你還是自己去找吧!」就在絡晴玥即將走到一個攻擊最有利的位置的時候,在娜娜等人的身後,一道冷笑傳了出來,同時之前絡憶顏所感受到的那股凶銳的氣息也是瞬間猛漲,直接就把絡晴玥施加在娜娜他們身上的威壓給衝散了,這也使得他們能夠正常行動了。

聽到這聲音后,兩邊所有人馬的表情各不相同。

「姐,當心!此人絕對很強。」絡憶顏傳音對絡晴玥說道,她臉上的表情很是凝重,因為之前她感受到的正是這股凶獸般的氣息。

而絡晴玥則是俏臉溫怒,從小到大身為天之嬌女的她還是第一次被如此口氣說話!

至於娜娜他們這邊就是臉上流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就連胸口都略微的挺了起來了,之前被壓制到谷底的氣場也隨之猛漲。

然後他們讓開身體,留出一道位置,滿臉恭敬地喊道:「秦哥!」

丁香閣的少女們也終於是看到了那道敢如此對她們大姐頭如此說話的人的真面目了。結果就是和之前雙方剛見面的時候一樣……

不過這次卻是這些美少女們呆住了…那道從後方走出來的身影高大修長,一身完美的肌肉剛好把外面套著的武者副給撐的飽滿,一張絕對俊美的臉上那薄薄的雙唇此時正勾畫出一道淡淡的弧度。

絕世大帥哥!!!

「咳咳!」

好在絡憶顏還能夠保持鎮定,提醒地咳嗽了幾下,把那些眼神痴獃的少女們給喚醒。然後走到絡晴玥的身邊,小手在前者的腰上輕輕戳了一下。

「姐~~!」

「額…啊!哦哦…你是誰?你叫什麼名字?你有紅顏知己了嗎?」反映過來的絡晴玥立刻向秦寒發提了『嚴肅』的問題。可是最後一句話卻是怎麼聽都感覺不對勁,但是後面丁香閣的少女們最關心的還是最後一句話,全部都在自己大姐頭的提問后深表同意地齊齊點頭……

絡憶顏:「……!」

「呵呵,我叫秦寒,只是一個無名小卒罷了。其實我在想,你們為什麼要想要搶奪我朋友的雲香合呢,這個明顯就是一個還未成熟的,藥效也要小上好幾倍,甚至有些銀河系中流通的療傷藥物都比其效果要好,你們又何必話這個功夫來搶呢~!再說了就算是你們搶到了,也必然要付出不少的代價的,到那時候受到的損失絕對不是一個未成熟的雲香合能夠比的!」秦寒在說話間,也是站到了隊伍的最前面,身上雖然沒有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還是那凝星級的程度,但是給對面丁香閣的人卻是一股壓抑的感覺。

「嗯嗯,那不搶了,你們自己用吧。」絡晴玥非常簡單的就順著秦寒的話而放棄了原先要硬搶雲香合的念頭,滿臉笑顰如花地說著。

絡憶顏:「……!」

「那就好,既然各位美女不準備動手了,那也沒事了,我們也就先走了。」說完,秦寒便準備帶著自己這邊的人離開,向著左邊的森林方向而去。

「等等。」

不過就在這時,之前還在對自己姐姐的表現而無奈捂臉的絡憶顏叫住了秦寒。

「怎麼?還有什麼事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秦寒臉上的微笑已經消失,雙眼中也開始閃爍出了凶芒,如果對方還對這雲香合不放棄的話,那他也懶得多說了,絕對直接開打!

看著秦寒的表情,絡憶顏再次感受到了那股凶銳氣息,而且這次是完全針對她的施加在了她的身上,她敢肯定,如果後面她的話中再帶有什麼敏感字樣,那這位英俊的少年絕對會瞬間暴起,對她們發動最為猛烈的進攻!

她可不會天真的認為秦寒只是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種凝星級的實力,那種等級怎麼可能只用殺氣就讓她渾身難受,感覺到生命的威脅呢!

「別緊張,我只是想和你說點別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