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笑老子,處死他!”冷陌特別傲嬌的揚下巴。

“你厲害,你厲害。”對於這麼幼稚的男人,我還有什麼話可說的,只好把他嘴邊的碎屑也拿了下來。

他這才滿意了,哼哼着安分下來。

“說起那個武鬥大會,好玩嗎?”我問。

“當然!”一提到這個冷煜來了興趣:“媽你是不知道,這百年來冥界也好,鬼界也好,甚至是你們人界,都出了很多能力特的特殊人才,父親爲此專門設立了這樣的大會,只要在大會被看重的人,能被分配到各個重要機構擔任重要人員,當然,成爲冥王大帥是最重要的,也是大家最期盼的事情!”

“那前幾年你拿第一了嗎?”我問冷煜。

冷煜頓時耷拉下臉:“沒有,每次都是第二。”

“第一是誰?”連我兒子都打不過的人?挺有意思的。

“哦,第一是童笙,每一年的第一都是他,沒勁!”冷煜悶悶的回。

噗,我頓時樂了:“童笙?冷煜你真丟臉,你連童笙都打不過,哈哈哈!”

“媽,我怎麼感覺你那麼高興啊!”冷煜氣鼓鼓看我:“童笙是個變態,父親傳授了他超強的本領,他小時候又跟着你們參與過那一場大戰,再加他鬼差本來擁有的特殊本領,誰打的過他啊!”

其實我也真沒想到,童笙竟然那麼強了,強到連冷煜都打不過他了。

昔日那個小小的倔強的男孩,如今真的成長到能夠獨當一面的大男人了。

“武鬥大會應該有年齡限制吧?”我又說。

“沒有。”這次是冷陌回答我:“能力強弱不分年齡,明天武鬥大會開始了,你與我一起去參觀。”

我點點頭。

“媽!這次你回來了,你可要教我一些本領啊!”冷煜嚷嚷道。 “我把時間推遲兩天。”冷陌說。

我大翻白眼:“冥王大人,您要不要這麼任性啊?”

冥王大人用眼神告訴我,他是這麼任性。

我無語的搖搖頭:“那好吧,兩天時間,不知道你能學多少,不過算童笙是第一我也挺高興的,哈哈哈。”

冷陌和冷煜同時惡狠狠的瞪我。

我吐吐舌頭:“話說回來,武鬥大會不是爲了選拔人才嗎?可童笙不已經是大帥了,爲何還能參加啊?”

“任何人都能參加,武鬥大會不僅僅是選拔人才,也是各方強者相互交流切磋的地方,自然,爲了公平起見,新人和已經有官職的人是分開兩撥進行試的。”冷陌說。

原來是這樣:“那這麼說,魑魅,夜冥他們也能參加了?”

“開什麼玩笑。”冷煜說道:“魑魅叔叔和夜冥叔叔都已經是變態級別的人物了好不好,誰打的過他們啊。”

“唉。”我故意嘆口氣,搖搖頭:“看樣子我家兒子並不是最強啊,戀愛倒是談了不少,心思沒放在提升自己能力吧?”

“我沒有……”冷煜心虛了,低頭下去。

我皺皺眉。

在感情這方面,畢竟冷陌是父親,有時候沒有女孩子那麼細膩,冷煜對感情的思想確實有些偏,我得想辦法把他拉回來。

“這次武鬥大會結束之後,冷煜,你跟我去人界學。”我說。

“啊?”冷煜愣住。

連冷陌都眯起眼:“我讓他的最好學校,學習最好的知識,還需要去人界嗎?”

“起人界來說,冥界和鬼界畢竟還是很單純,沒有人類的那麼勾心鬥角和社會心理,冷煜現在什麼都不差,唯獨差的是在人類世界的歷練,特別是感情的歷練,要你自己親身經歷過一些事,你才能形成你自己的人生觀,人界,無非是最好的地方。”我說的很認真,並非兒戲。

冷陌考慮了片刻,而後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武鬥大會之後按你說的做。”

冷煜對此也沒什麼異議:“能去媽媽的世界看看,我很高興!”

談完了這件事之後,冷煜便纏着讓我教他本事。

過了百年,我已經不清楚冷煜的能力增強多少了,只知道以前他兩歲時候很厲害了,想了想,對他說:“你現在有些什麼特別的能力?”

冷煜看冷陌:“爸,我能說嗎?”

冷陌沉默。

也怪起來:“什麼叫做你能說嗎?我可是你媽,你還想有什麼事情和你爸一起瞞着我麼?”

“不是的,媽,我……”

“說吧。”冷陌開口道:“她是你媽,沒什麼可瞞着的。”

“到底是什麼事情?”我心隱隱有些不安。

“媽,我有個特殊的其他人都沒有的能力,但是那能力你有過。”冷煜望向我,一字一句的說:“血邪術。”

“什麼?!”我一下子跳了起來:“你說什麼?你會血邪術?!也是說你的血……”

“對。”冷煜說着,咬破他手指,手指裏流血出來了,他讓血滴到了地。

血沾地,地立馬被烙出一個小洞。

與我當初的情況一模一樣,是血邪術無疑!

而血邪術最初的使用者,是鬼神慕修!

“但是我在換血之後已經沒有血邪術了,兒子怎麼會……”

“身體攜帶因子這種東西,說不清楚,如你爲什麼會有鬼神體質,不也是一個謎團麼。”冷陌說。

冷陌說的也對,我的鬼神體質也許與宋凌風把護盾金牌打進我身體裏有一定關係,但爲何變成鬼神體質了,是連宋凌風也沒法解釋的事情。

我真的完全沒有想過冷煜會用血邪術。

使用血邪術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我很清楚,一旦使用血邪術,需要付出的是壽命條件,而且不分大招還是小技能,只要使用血邪術,下一秒,很有可能喪命!

但血邪術又確實強大無……

現在到了冷煜身……真不知道到底該喜還是該憂了。

“媽,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這也是爲什麼我和爸要瞞着你的原因。”冷煜說:“我沒有用過血邪術在戰鬥,爸也不讓我用,我清楚血邪術的後果,並且我現在也不會使用血邪術,我會等有一天自己強大到和鬼神慕修一樣地步的時候,當血邪術的危害對我沒有作用的時候,我再使用,你放心吧。”

冷煜既然向我保證了,我也會相信他,但說歸說,怎麼可能會一點都不擔心了。

想了想,我對身體的慕修說:“慕修,我們交換身體主導權,你我更懂血邪術,你來教冷煜必要的注意措施。”

慕修同意了。

長髮變紅,我與慕修交換了靈魂。

冷陌看到我的變化只是微微眯眼。

倒是冷煜,他這算是第一次見到我變紅頭髮,第一次見到慕修,有些激動:“你是……鬼神慕修?”

慕修點頭:“你母親委託我來告訴你,關於血邪術需要注意什麼地方,以及,如何修煉才能將血邪術嚴重的後果消除的方法。”

冷煜嚴肅起來:“好,我會認真學習的!”

慕修給冷煜講解血邪術的時候,冷陌也在旁邊非常認真的聽,他嘴說着不喜歡兒子,但實際誰都能看出,他對冷煜到底有多用心。

我坐在自己內心的精神世界看着冷陌,他認真的側面無英俊迷人,我不禁漸漸有些出神。

我不在的這百年,冷陌這樣的大男人,我都不敢想象,他是怎麼把冷煜帶大的。我一直以爲冷陌可能會找個奶孃什麼的幫忙帶孩子,雖然冷煜很小懂事了,但畢竟是個小孩子。

可是我錯了,前兩天我在院子裏活動的時候,有問過在院子裏服侍很久的侍女,她們告訴我,冷陌從來沒給冷煜找過奶孃,冷煜,是他親手帶大的!而且連小時候冷煜的衣服褲子襪子內褲都是冷陌用手洗的! 試想冷陌這樣高高在的男人,卻願意爲一個孩子做到這樣的份……怪不得冷煜那麼信服他,那麼聽他的話,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他這個年齡段所謂的叛逆。

聽着那些侍女說冷陌和冷煜的事,我鼻子又酸了,怕自己會崩潰痛哭,便趕忙跑走了。

“丫頭,教完了,身體主導交換。”慕修的聲音,把出神的我拉了回來。

下一瞬,我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主導權。

“媽。”冷煜叫我:“你是不是剛纔出神了?你是不是沒有在聽鬼神慕修講話啊。”

我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你和你爸知道行了嘛。”

冷煜翻個大白眼。

“咳,那什麼,我教你其他的東西吧。”我岔開話題。

冷煜連連點頭,來了興趣。

我打算把戰氣修煉手冊交給冷煜,這本手冊連冷陌我都沒給他看過,一方面這手冊是矮人族的絕招傳家寶,海傲能夠交給我也是緣分,我總不可能拿着戰氣手冊到處外傳吧?

另一方面也是因爲冷陌自身很強了,不需要戰氣,他本身有很強的霸王氣息。

“我教你戰氣。”我對冷煜說。

冷煜認真的點點頭。

修煉戰氣的方法,算不用那本手冊我現在也已經很熟練了,同冷煜講解了起來。

冷煜的理解能力和學習能力非常強,很快掌握了戰氣方法,不過戰氣也不是那麼好修煉的,冷煜試了幾次,戰氣都沒有從他手出去。

“沒關係,當時我修煉的時候也是花費了不少時間才凝聚出戰氣的,一旦戰氣形成,永遠不會消失,你可以隨時隨地召喚作戰也好,保護你也好,明白嗎?”我對冷煜說。

冷煜點頭,臉掩飾不住的興奮:“有了戰氣,這次爭霸賽我一定要打贏童笙!”

我笑起來:“童笙可不是那麼簡單能被打敗的。”

“媽,你偏心童笙!雖說我和童笙都是你兒子,但你好歹也別偏心的那麼明顯嘛!”

我不用擔心冷煜會像其他孩子那樣,爲了爭寵傷害親兄弟姐妹,冷煜除了對待愛情方面有些問題,其他地方很成熟也很陽光,況且,他和童笙的感情,好的不得了。

“還是我家童笙好,啊哈哈哈哈。”所以我可以隨便和他開玩笑了。

冷煜鼓臉,他鼓臉的樣子別提多萌了,我捏了捏他的臉,他頓時破功了,笑嘻嘻的來拱我。

雖然長的和他父親差不多高了,但在我面前,始終還是個孩子。

鬧了一會兒,天也晚了,冷陌這個小氣鬼在這一星期內把該趕的人基本都趕走了,趕不走的也不准我與他們多做交流,只有白天吃飯的時候才能見見魑魅,夜冥,白虎他們,白虎最後氣不過被氣走了,不過偷偷和我說過他會回來見我。

冷煜回他自己的住所去了,他長大之後冷陌爲他在王殿外的不遠處蓋了座普通的宮殿,不算起眼但也不算差,冷陌告訴冷煜,要想改善自己的生活,靠自己的雙手。

冷煜在長大成年之後開始跟着冷陌工作了,我聽寒羽他們說過,冷陌並沒有因爲冷煜是王子身份,給他很安逸的工作和生活,反而讓他從最艱苦的普通士兵開始做起,對他對其他人嚴格非凡,冷煜也是爭氣,短時間內憑藉自己的本事,成爲了冥界數一數二的能人。

現在冷陌依舊沒有讓冷煜成爲自己手下的藩王或大帥,他安排了冷煜去司法閣歷練。

“媽,我回去了,明天見咯。”冷煜與我告別。

“快回去吧。”我有些捨不得。

冷煜晃眼消失了。

“你一回來,冷煜開始無法無天,說到底你是慣着他。”冷陌面兇我,語氣別提多甜蜜了。

我笑:“自己的兒子哪有不慣着的道理。”

不得不說,我去世之前還很擔心冷陌照顧不好冷煜,畢竟他那麼冰冷冷的性格,很有可能會對冷煜的未來造成影響,現在看來,我是多慮了。

“不過算了,看在你這個超級奶爸的份,今天不和你拌嘴。”我笑嘻嘻的看他。

冷陌一頓,勾脣,攬過我的腰:“從現在開始,我們一家總算團聚了,我也可以放輕鬆不用管兒子了,都交給你了。”

是啊,總算是,團聚了……

“冷陌,你偷懶,教育兒子你我有責好不好!”

“好,一起教育,我們一起。”

……

“嗯!”

回來的感覺,真的不要太好。

晚冷陌洗澡出來的時候,我正趴在榻榻米從窗外眺望着夜空。

冥界還是老樣子,夜空除了漆黑還是漆黑。

“在想什麼。”冷陌從後面擁來。

“我在想……”我有些出神:“冷陌,等武鬥大會結束之後,我想回人界去,畢竟那裏還有宋子清和宋天痕,你陪我一起去吧,剛好給冷煜安排他學的事情,安排完之後,我們去環遊世界吧。”

環遊世界……

百年之前,我和冷陌做下的約定。

“好。”他想都沒想答應了:“不過,你真要讓冷煜去你們那兒大學?”

“嗯,對。”我點頭:“而且,我還想讓童笙也去。”

“讓童笙?”冷陌略有吃驚:“但童笙心智各方面都很成熟,去人界大學,有必要麼?”

“童笙一定也想去看看人類的世界,當作是一種鍛鍊,也未嘗不可,不是嗎,冷陌?”我回頭看他。

他定定看着我,眼眸漸漸深邃:“說道未嘗不可這個詞語,我想到了另外一種境界。”

“啊?”我歪腦袋。

他緩緩靠近我,在我耳邊說:“多換幾個姿勢啪啪啪,也未嘗不可。”

“……”冥王大人真是滿腦子的精蟲,沒救了!

而且還不讓我反抗,這樣從後面扒了我內褲。

抓着窗戶勉強撐住自己,我出神的在想,自從迴歸冥界之後,生活似乎變成了,吃飯,啪啪啪,睡覺,啪啪啪,洗澡,啪啪啪,過了特別特別沒羞沒臊的日子…… 我對武鬥大會也很感興趣,在冷陌走後不一會兒,我也洗漱好出門了。

有士兵早已在外面等候了,是血瞳軍團的。

“大帥,我們來引領你。”其一個說。

“叫什麼大帥,咱大帥現在可是冥王妃了好不好!”另一個敲前一個腦袋。

我笑:“不管叫什麼都好,我們走吧。”

兩個士兵頓時也笑起來,領着我離開了主殿。

主殿外馬車在等我,士兵爲我拉開帷帳,我踩着小樓梯坐進去,士兵發動了馬車。

唔,做冥王妃還是挺舒服的,哈哈。

一路沒遇到熟人,大概他們都已經去武鬥場了,我看到好多城市居民也都在往武鬥場那邊趕,冰城也以往增加了不止一倍的人數。

冷陌有說過,這武鬥大會不僅是冥界所有人都能參加,更包括了鬼界,甚至還有人界的能人異士,而人界的能人異士,自然由宋子清他們招募並且帶領前來。冷陌統治的當下,是個政治和言論言行都很開明的政權。

“王妃大人,到了。”馬車停了下來。

我下馬車。

在我面前的是個巨大的圓形角鬥場,很多出入口,到處都是士兵巡邏維護安全,士兵對我做出請的手勢,我跟了去。

才走沒兩步,有兩個隊的士兵過來了,向我行禮:“王妃!”

他們這邊一吼,四周的人全看向了。

被這麼多人注視着,我還是不太習慣,連忙說:“走吧,我們進去吧。”

兩隊士兵爲我開路,把我保護在間,不一會兒唐輕和唐奕過來了,兩個人都穿着冥王帥袍。

“大帥!”唐奕老遠叫我。

他們覺得還是叫我大帥親切,我也不在意稱呼。

“我們知道大帥你肯定會來的,這種熱鬧的事,少不了您。”唐輕笑嘻嘻的說。

“你們現在越來越能貧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