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聖聞言頓感好奇,紛紛詢問到底是何手段。

孫聖卻就是不肯說,望著九龍食宮的方向,眯著眼睛說:「七日之後諸位自會知曉,如果屆時我有不測,諸位切勿復仇,專心輔佐問天,待他成聖,習得全部食神仙方,別說秦羽,便是抗衡駱青顏,平妖除魔斬盡外敵不在話下!」18110 秦羽和孫聖即將展開對決的消息,第一時間就被傳遍整個美食大陸,並且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上至世家大食王侯將相,下至平民百姓羊角小兒,都在議論這個話題。

由於之前天派諸聖污衊秦羽,搗毀秦羽的功德雕像,秦羽卻沒有出來辯解,導致超過六成的人對秦羽懷有憎惡情緒,認為秦羽真的是一個卑劣之人,是魔頭,是潛伏在美食大陸的細作,尤其天派諸家範圍的諸國,更是對秦羽群情激憤,即便少數心中不贊同,也絕對不敢說出來,否則逆流是要被吞沒的。

這些人聽到消息后,第一反應當然還是憤怒,孫聖是誰,那可是天派諸聖的首腦人物,威望極高,正道牛耳,秦羽這個該死的魔頭憑什麼挑戰孫聖?有什麼資格挑戰孫聖?

「哼,無恥魔頭,孫聖反掌之間便可將你變成飛灰!」

「等著吧,孫聖威能通天,一巴掌就能將你拍的魂飛魄散!」

諸如此類言論數不勝數,只要憎惡秦羽的人都表示憤怒和不屑,甚至還有人去功德像原先的位置吐口水唾棄,彷彿這樣就能吐到秦羽身上似的。

然而,緊接著傳遍美食大陸的另一個消息,卻如一記耳光狠狠抽在他們的臉上。

秦羽成功衝破聖境修成食聖!

什麼?秦羽修成食聖了?聽到這個消息后,所有人都是一臉懵比,不是說秦羽是魔頭是細作嗎?秦羽的功德不都是偷來搶來的嗎?秦羽不是十惡不赦人人唾棄的東西嗎?怎麼就修成食聖了呢?

要知道,聖境和聖境之下是完全不同的,如果秦羽真的是魔頭是細作,根本沒可能修成食聖。

可問題是,秦羽偏偏就修成了食聖,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秦羽根本不是魔頭不是細作,不是十惡不赦坑蒙拐騙之徒!

面對這個結果,曾經為搗毀秦羽功德塑像出過大力,或者大肆唾棄過秦羽的人,縱然心裡產生動搖,為了自己的顏面也還是不肯服軟。

於是就有了這樣的論調:「秦羽肯定是使用了什麼手段,否則不可能成就聖級,一定是這樣!」

當然,贊同這種論調的只是一部分人而已,至少在龍派世家勢力範圍內,幾乎不存在這樣的人。

龍派世家勢力範圍內,諸國百姓喜上眉梢歡慶不已,雖然他們只是普通老百姓,但對大食界的事情還是很關心的,天派龍派之爭並不是什麼秘密。

此時秦羽率先修成聖級,不但是對龍派的強心針,而且是對天派和之前污衊誹謗的最大回擊,他們身為秦羽的支持者,自然是高興還來不及。

於是乎,距離齊國近的國家,立刻有人呼朋引伴快馬加鞭趕赴齊國,打算親眼見證這場聖級對決。

距離齊國遠的國家,普通百姓知道騎馬也趕不過去,只能急的抓耳撓腮,恨不得長了翅膀飛過去。

眾美食豪門名門紛紛派出代表求助於世家和王室,希望能給幾個位置,坐雲車一起過去。

美食世家這次倒也都很大氣,欣然同意,全部雲車超載帶人前往齊國逐鹿之野,見證這場千年難遇的超級對決。

……

七日之後逐鹿之野

國戰的賽場一直沒有拆除,人魔大劫留下的瘡痍痕迹也依舊保留了下來,看著這些殘垣和已經變成暗色斑塊的血跡,人們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不約而同為當時喪生在魔爪之下的同胞默哀。

賽場周圍人山人海,超過七成都是齊國本地人,有大食也有老百姓,相互之間沒有分開,而是混在一起,甚至不乏食尊強者和普通人並肩而立。

剩餘三成是從附近諸國趕過來的大食平民,空中雲車依舊在不斷降落,遠處馬匹四方皆來煙塵四起,總人數還在不斷往上漲。

擁有專屬圖騰標誌的十三國王室的雲車相繼趕到,落在當初的看台附近,開門下車登上看台。

齊國看台

齊王的神色非常複雜,形容比過去憔悴了許多,兩鬢也多了白髮,可見近幾年過得並不輕鬆。

怎麼會輕鬆呢?先有人魔之亂,緊接著天派龍派之爭,再接著武威王失蹤,全國軍心大亂,再再接著駱青顏突然暴起攻佔稷下食宮,鬧得齊國上下雞犬不寧,不久前又冒出個更恐怖的鯤,活生生震死大量平民,由於齊國最近,死傷也最為嚴重。

連續的動亂,讓鼎盛的齊國備受創傷,經濟水平直線滑落,民眾心中不安無心生產,直接導致糧食產量下降,各種農副產品同樣產量下降,供不應求物價上升,幸好有超級水稻和超級小麥撐著,否則控制不住非鬧出大亂子不可。

「唉,希望別鬧出什麼亂子吧……」齊王嘆了口氣,對他而言,這場對決誰勝誰負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國家必須穩定,不能再承受更大的動亂。

姜國看台

姜王早已不再是當年的稚嫩少年,如今的他,已然是英武青年,眉宇間卻沒有青年人該有的青春活力,有的只有滄桑。

沒有了母后的輔助,沒有了秦羽的支持,整個國家的重則都壓在了他單薄的肩膀上,一開始他真的感覺自己承受不住,可他最終還是扛了下來,直到今天,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如果他倒下了,這個國家的黎明百姓就真的沒有指望了。

「咳咳咳,咳咳咳……」老丞相更老了,走路都顫顫巍巍,咳嗽個不停。

「您沒事吧,旅途勞頓您不該來的!」姜王趕緊扶住老丞相,這些年他最感激的就是老丞相,如果沒有老丞相全心全力輔佐,他根本穩不住局面。

「無妨,不妨事,咳咳,大王啊,有一件事您得儘快考慮!」老丞相坐下,緩了幾口氣說。

「何事?」姜王問。

老丞相望著天空,語氣變得極其嚴肅:「據可靠消息,秦羽擁有一方小世界,如果他成就食神,必然會建立屬於自己的神國,屆時他肯定需要神民,需要國度,我們不妨先下手為強,也好給我們姜國留個後路!」2710 給姜國留條後路!

老丞相的話讓姜王當場怔住,愣了幾秒才低聲說:「您的意思是,在秦羽的神國之中建立新的姜國?」

「是的,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是很不安,大王您也知道,這人快死了,感覺總是會更強一些,老臣覺得不好,非常不好,就像是有什麼大災難要發生,所以才會有此一說。」老丞相頓了頓拐杖,聲音竟然有些顫抖,透出難言的恐懼。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可是,具體該怎麼做呢?難道要再選一個姜王嗎?」姜王為難地說。

「不知道,老臣也不知道,一切都要靠您自己去想,或者去和秦羽商量,反正一定要做,千萬要做,能轉移多少就轉移多少,至少要給我們姜國留個根,否則如果真的發生什麼,就真的全完了!」老丞相緊緊抓住姜王的手,用懇求的語氣說。

姜王蹙眉點點頭:「好,我記住了,此間事了,我會去找秦羽商議此事!」

「那就好,那就好啊,希望老臣只是胡思亂想吧。」老丞相終於鬆了口氣,可是心中的恐慌卻不曾有任何減弱。

楚國看台那邊人很多,龍紫雲和龍舞兒坐在一起。

龍舞兒如今已經完全和食尊英魂融合,修為直衝五品,在十三國同輩大食之中絕對位居前列。龍紫雲剛剛出關不久,早已達到巔峰的他氣息明顯更加凝練,不經意間會透出淡淡的聖力波動,可見他已經要準備衝擊聖境,一旦衝擊成功,龍家將再添一位食聖。

片刻后,天空中開始出現聖光,各色聖力如潮汐波浪般在空中漣漪擴散,將天空映照的一片絢爛美輪美奐。

諸聖到了!

「恭迎諸聖!」所有人都立刻明白了異象出現的原因,嘩啦啦全體單膝跪拜以示尊敬。

果然,聖光漣漪之中,一道道身影飛掠而來現出身形,周身聖光籠罩朦朦朧朧,分別盤踞東西兩側空中相互對峙,其中東邊龍雲繚繞,顯然是龍派諸聖,西邊則是天派諸聖。

孫聖站在天派諸聖的最前方,沒有穿便裝,而是穿著一身食聖專屬的烹飪服,主色和別的烹飪服一樣素雅潔白,領口袖口的紋路呈現紅色,袖子上圖騰標誌中間是一個斗大的「聖」字,金光閃耀宛若鎏金。

再看對面,被龍派諸聖簇擁的秦羽,同樣一身烹飪服大半,白底紅紋,袖子上圖騰白鹿,中間也是一個斗大的「聖」字。

看到這個圖騰,老丞相頓時面露喜色,激動地說:「大王您看,他還用的我們姜國的圖騰!」

姜王點點頭,秦羽在這種場合使用白鹿圖騰,可以認為就是在告訴所有人,他來自姜國,他是姜國的食聖,姜國有兩位食聖!

雙方諸聖隔空對峙,誰都沒有開口挑釁,身為聖境強者,面對萬千觀眾,可不會做出這種自掉身價的事情。

又等片刻,空中突然浮現出一朵朵七彩祥雲,漫天霞光瑞彩以祥云為中心散發,將聖力波動全部排開,頃刻間完全佔據逐鹿之野上空。

定睛看去,祥雲之中漂浮著一架仙輦,半透明的紗幔隨風漫卷,隱約可見其中側卧著一道婉約身影,十餘位食仙腳踏祥雲拱衛周圍,仙威凌天竟是壓過了雙方諸聖。

「仙尊駕到!」顧雲之一聲高喝,聲音回蕩在整個逐鹿之野。

「恭迎仙尊!」龍派諸聖率先微微躬身行禮,天派諸聖心中雖然百般不願,但也不得不隱忍行禮。

下方人群都知道駱青顏搶佔了稷下食宮,更知道駱青顏懲罰雷聖顏聖的手段,大多數打心底並不尊敬駱青顏,然而諸聖都躬身行禮了,他們還能說什麼呢?於是也只能乖乖給駱青顏行禮問安。

駱青顏輕輕嗯呃了一聲,隔著幔帳隨意揚了揚手,聲音有些慵懶,就像是剛剛睡醒:「好了,沒什麼多說的,直接開始吧,先文後武,先食戟后對決。」

秦羽和孫聖聞言越眾而出,孫聖拱手道:「敢問仙尊,可有什麼限定要求?」

駱青顏道:「沒有,你們隨意,想用什麼想做什麼都行,便是傳說食材也可,做好之後本仙會親自品嘗評判,勝者本仙將親自獎勵一樣東西,並在接下來的對決中取得主動權。」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就連雙方諸聖都倍感驚訝,駱青顏親自評判倒是不出意外,但駱青顏居然會親自給出獎勵,這就比較出人意料了。試想,駱青顏身為美食大陸第一強者,聯盟的最高統帥,給出的獎勵能簡單嗎?

當然不可能簡單,用價值連城來形容都不為過,甚至會對食戟之後的生死對決造成影響。

「你的傳說食材夠用嗎?缺什麼不妨說出來,我可以給你補。」孫聖居然顯得很大方。

「不必。」秦羽簡簡單單甩出兩個字。

孫聖看了一眼遠處空中的龍派諸聖,既然有龍派諸家做後盾,傳說食材應該的確不可能差。

「那好,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多說的,各憑實力吧。」孫聖說完凌空後退百米,雙手在腹前合攏前推,隨著絢爛的光芒,一個完整的烹飪台憑空出現,鍋碗瓢盆砧板菜刀一應俱全,而且全都是青銅材質!

食器具現,這竟是青銅級的烹飪台食器!

要知道,青銅級食器已然極其稀有,整個烹飪台都是青銅級食器,整個美食大陸也就只有一件。

「登仙台!這是孫家的鎮族之寶登仙台!」立刻有大食認了出來,指著青銅級烹飪台驚呼不已。

「真的是登仙台,一直聽說有這麼一樣寶貝,沒想到今天真的見到實物了!」

「登仙台,美食大陸唯一的青銅級烹飪台,能夠增加美食成為仙品的幾率,是得天獨厚的超級食器!」

「轉為烹飪仙品美食而生,讓美食登臨仙境,登仙台果然名副其實!」

「完了完了,孫聖老底都拿出來了,秦聖有沒有對應的寶物呢?龍派諸家不會這麼小氣吧?」

霎時間滿場都是驚呼議論之聲,大多數人都在感嘆大開眼界,少數人感嘆之餘不禁為秦羽捏了一把汗。18610 登仙台!

為了這場事關重大的對決,孫聖果然將孫家的鎮族之寶取了出來!

看到這件食器,雖然龍派諸聖早有所料,但還是心中咯噔猛跳,臉色都不禁微微沉了下來。正如許多大食所知道的一樣,登仙台是青銅級複合型食器,更是美食大陸唯一的青銅級食器烹飪台,不但能夠增加美食晉陞仙品的幾率,而且對烹飪者的感官和絕學起到一定的增幅能力。

這其中增加仙品美食的幾率無疑是最大的作用,以孫聖的修為境界,以及在廚藝上的造詣,配合這件青銅級登仙台,絕對有很大機會一次做出仙品美食!

要知道,仙品美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做出來的,即便食聖也只能偶爾做出,這完全是因為仙品美食的出現條件非常苛刻,同時又非常模糊難以捉摸,只有在特殊的感覺和發揮條件下,才能夠順利做出仙品美食。

另外,以擁有聖境實力為前提,仙品美食只有最高規格的儉存奢失心田才能貯存,否則根本無法容納壓制仙品美食的力量,會導致仙品美食失效甚至反噬炸裂心田。

這就是為什麼仙品美食如此稀缺,天派諸聖對食神仙方如此重視的原因。

此時此刻,孫聖拿出登仙台,無疑是為了做出一份仙品美食,只要他成功做出仙品美食,而秦羽沒有做出,那麼勝利就將屬於他,駱青顏的獎勵也將屬於他,接下來的生死對決他佔據的優勢將會更大。

「龍派諸家有能和登仙台匹敵的青銅級食器嗎?」衛聖低聲詢問。

顏聖輕咳兩聲,臉色還是有些病態:「有,但肯定沒有烹飪台類別的青銅級食器,登仙台畢竟是獨一無二的。」

「那就看看秦羽會拿出什麼樣的食器吧,如此關鍵的對決,龍派諸家不可能小氣,所以登仙台的優勢應該不會太大,還是得看孫兄的發揮。」雷聖的臉色同樣不太好看,被駱青顏一頓虐,真的是大傷了元氣,沒有多年修養根本不可能恢復到巔峰狀態。

話音剛落,忽然聽到魏聖咦了一聲:「快看,秦羽這小子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意思?」

天派諸聖定睛看去,只見秦羽非但沒有取出任何時期,反而朝著地面落去,正好落在當年國戰沒有清理走的一個烹飪台旁邊。

由於不是什麼寶貝,再加上風吹日晒沒有保養,這個烹飪台已經變得斑斑駁駁,上面不但布滿了灰土,而且爬滿了藤蔓和野草。

秦羽看著面前幾乎已經沒法用的烹飪台,輕嘆一聲,彷彿在感慨歲月如梭往事不堪回首,抬手輕輕一揮,聖力卷出從烹飪台上掃過。

烹飪台上的藤蔓和野草立刻飛散,塵土自動脫落,斑駁銹跡和戰鬥留下的殘缺痕迹一點點淡去補全,大概幾個呼吸的功夫,原本陳舊破損無法食用的烹飪台,居然已經恢復到了七八成新,變得完全可以使用。

看到這一幕,不止雙方諸聖傻眼,成千上萬觀眾也都傻了眼,面面相覷一臉懵比,完全不明白秦羽要做什麼。

「難道……難道他要使用這個烹飪台?」終於有人用萬萬萬分不敢置信的語氣小聲說出來自己的猜測。

於是乎,這個猜測迅速擴散開,速度比瘟疫還快,所有人都凌亂了,秦羽該不會真的要使用這個烹飪台吧?

人家孫聖可是連登仙台這種寶貝都拿出來了,你好歹重視一下好不好,飛下來使用一個普普通通的破爛烹飪台算怎麼回事?故意想輸嗎?

「咦,有意思……」仙輦幔帳之後,駱青顏微微坐了起來,語氣似乎很感興趣。

龍派諸聖大多急了,他們明明借給了秦羽好幾件青銅級食器,秦羽為何不用?即便沒有青銅級烹飪台,也至少能夠在別的方面拉平硬體差距吧?

「怎麼回事?要不要提醒他一下?」周連星手心都是汗,這場對決可不止關係秦羽一人,還關係著龍派全部世家諸聖的命運。

「還是再等等吧,我們明白的他不可能不明白,既然他這麼做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興許這個烹飪台有些蹊蹺,只是我們看不出來。」乾聖搖搖頭,仔仔細細頂著地上的烹飪台看個不停,卻怎麼都看不出到底有何特異之處。

孫聖身為當事人,自然是最懵比的一個,在他原本的預料之中,以秦羽從不示弱的脾氣,肯定會當眾拿出另一樣青銅級食器,從而在氣勢上拉平,結果誰料秦羽的做法竟如此出乎意料,非但沒有取出青銅級食器震懾全場,反而落到地面找了個普普通通甚至有點破的烹飪台。

「你這是何意?」實在忍不住,孫聖出言詢問。

秦羽手指輕輕從烹飪台滿是滄桑的檯面上劃過,微微一笑揚聲道:「青銅級也好,凡物也罷,不都是烹飪台嗎?難道就因為它普通,就不能做飯了嗎?」

這話當然很有道理,卻也毫無道理,烹飪台當然都能做飯,但青銅級就是青銅級,差距不可彌補,而且這是一場聖級的食戟,能用青銅級食器,就絕對不應該用普通的。

「莫名其妙。」孫聖嘟囔了一句,沒有接話,再次食器具現,又取出另一樣食器,赫然還是青銅級,只不過這件青銅級食器有點特殊,不是普通炊具,形狀酷似捉蝴蝶用的口袋。青銅環青銅桿,網兜如雲如霧狀態變幻難以捉摸選妙不可言。

「捉雲兜?這是不是捉雲兜?」此來的大食還真是博聞強識,居然又有人立刻認了出來。

「哎呀真的是捉雲兜,魏家的鎮族之寶,青銅級特殊食器捉雲兜!」

「聽說這捉雲兜能夠將白雲捉來變成面,口感如雲綿軟之極入口即化,除了捉雲兜,別的青銅級食器都做不到,可以說也是獨一無二的!」

「嘖嘖嘖,先有登仙台,後有捉雲兜,看來天派諸聖真的是下了血本,不惜代價也要贏下這場食戟!」

「快看快看,孫聖有取出一件食器!」眾人正因為捉雲兜的出現感慨興奮,就聽有人驚呼大叫,凝神看去果然發現孫聖第三次食器具現,取出了第三件食器,赫然也是青銅級!2210 繼登仙台和捉雲兜之後,孫聖又取出了第三件食器,這件食器腹圓三足雙耳,外面鐫刻著古老的銘文浮雕,青光閃爍厚重古樸,赫然是青銅鼎!

流炎無雙鼎!

眾大食再一次迅速認出了青銅鼎的來歷,這尊青銅鼎赫然是炎國美食世家炎家的鎮族之寶,據傳可大可小,以鼎烹以鼎食,自成空間玄妙無方,最重要的是自帶流炎加溫效果,器靈能夠自動感應食材和搭配,對不同食材進行不同的溫度處理,並且都將溫度控制在真正的最佳程度,誤差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以捉雲兜塑造食材,以登仙台助力異象和食氣高度,以流炎無雙鼎控制火候,再加上孫聖本聖的廚藝造詣和境界,四位一體可謂達到了無懈可擊的地步!

面對這樣全副武裝的孫聖,秦羽拿什麼贏?即便同樣使用青銅級食器,少一件也等於落了下風,而聖境食戟,稍微落了下風就基本等於輸了。

怎麼辦?秦羽到底會怎麼應對?會拿出同樣數量的青銅級食器嗎?

一時間,所有關心秦羽以及希望秦羽贏的人,都捏了一把汗,心中不斷幫秦羽想辦法卻發現根本幫不上忙。

龍派諸聖同樣緊張,他們當然給秦羽支援了青銅級食器,可使不使用是秦羽自己的事情,如果秦羽就是不用,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