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的,韶識君走了之後,喬沫沫跟我之間也少了許多的互動,好像是沒有了那種競爭力了似的。想起之前喬沫沫跟韶識君一起爭我的時候,那種幸福感啊……

可惜韶識君現在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啊,哎,真是想她啊。

“陸宗主,你這是幹什麼呢?這些島國友人有什麼冒犯的地方,我們可以好好講話,犯不着殺人吧?難道你就不怕捅破兩國之間的那層友好的紙窗戶嗎?”三宗的人都走了過來。開口跟我說話的是一個長得比較猥瑣的男的,我甚至辨認不出來他是不是華夏人。

“你是什麼人?”我開口問他,目光同時也質疑的看着他以及他身後的那些人,看起來是一個小宗門的人呢。

“我是長門派的宗主範童,陸宗主。失敬了。”範童衝着我施了一禮,估計他自以爲他的感覺良好呢。

“嗯,的確是失敬了,老張,記下了,這勞什子的長門派以後就不要來往了,現在,他們停留在茅山的弟子全部打包扔下山去,至於你們……滾!”我聲音很冷,冷冷的看着這狗屁長門派,不帶一絲感情。

“你……你憑什麼驅趕我們?我們可是來爲你大陰司的成立觀禮的!”範童完全沒有想到我居然會翻臉如此之快。如此之堅決,他傻眼了。

“呵呵,我大陰司從來不用漢奸觀禮。”不用我回話,張梓健便已經代我說話了。

如果不是之前我跟張梓健鬧了一出隨便換宗主的戲的話。估計現在肯定會有人嗆他的聲質疑他的身份了,但是現在,一個質疑他身份的人都沒有了。

“哼,我們只不過是跟島國友人走得比較近而已,而且島國友人他們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樣子的,他們相當的友好,他們可是爲了傳播真善美,讓我們成爲大東亞共榮國而努力着呢……”範童看起來是一個親島派的狂熱份子,聽到張梓健詆譭島國人,他很尖銳的叫了起來。

“傻逼,漢奸就是漢奸,難道你還想要爲他們洗白他們一百年前的所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嗎?”張梓健雖然並不是很懂歷史,但是對於那一陣老祖宗們的戰爭他還是知道的,至少,辨忠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你……放肆,我要求你馬上向這些島國友人道歉,同時要讓這個賤女人爲剛剛殺人的舉動償命,否則我便是傾盡我長門派所有的一切,也要把你大陰司的所有人碎屍萬斷,我要把你……”

“老張!馬上行動!不過,計劃要改,茅山上的所有長門的人,哪怕是跟他們有任何關係的人,全部的給我控制起來!至於這些垃圾……你們有什麼意見沒有?”我的最後一句話卻是問向了三宗跟其他的那些觀禮的小宗門。他叉團扛。

大家都嗤笑着搖起了頭來,還有不少的人已經罵了起來,當然,都是罵範童的不自量力跟愚蠢,至於三宗的人,他們也都冷笑了起來,有的是對我們,有的是對島國人,更多的是對長門派。

不管他們是不是向着我的,我大陰司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與影響力都是跟他們三宗是齊平,甚至是超出的了,這個小小的長門派,小小的範童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如此咆哮,這簡直不自量力到了極點啊,還傾盡一切都要對付我大陰司?他,也配?

“你想要幹什麼?”範童似乎是回味過來了什麼,臉上激動的紅潮退去了一絲。

“不幹什麼,只是想要把對我大陰司的所有威脅都扼殺在搖籃裏,你不是想要動我大陰司的人嗎?到地獄裏去動吧!”

“動手!”

宿主 天上的雷霆第一時間落了下來,三尊六臂鬼王彈了出來,莫家六兄弟除了莫言劍全部衝了出來,再加上張梓健,再加上兩隻怨寶,一種碾壓級別的戰爭打響了,根本就不用我再出手,紅伊跟喬沫沫也沒有再動手,戰鬥就已經結束了。

長門派的七個人還想要反抗,但是反抗無效,他們七個人裏有三個都在第一輪紅伊的雷霆之下被幹掉了,徹底的電成了焦炭,他們只不過是一境的實力而已,完全抵擋不了紅伊的雷霆。

其他的幾個人雖然擋住了雷霆,但是卻被雷霆的力量給麻痹了瞬間,也就是這一瞬間,紅梓健,莫家五兄弟的攻擊便已經到了,四個人幾乎只在眨眼之間便被他們幾個給砍成了屍塊兒,連慘叫都發不出來。

至於張德卿發出來的六臂鬼王跟張梓健發出來的怨寶就只是壯壯聲勢而已,它們連個屁都沒有撈到對手就已經徹底的死光光了。

這種碾壓級別的戰鬥打得快,也結束得快,只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候便已經徹底的洗白了。

沒有人站出來幫長門派,連那幾個島國人都沒有站出來說話的,他們只是靜靜的看着這一切。

在華夏有很多像範童這樣子的人,他們身爲華夏人,卻總是覺得島國人或者是其他國家好,做夢都想當島國人,爲島國人說好話做好事,看到一個島國人都覺得跟看到了親爹似的衝上去跪舔,但是實際上,就連這些島國人自己都沒有把他們當成一回事,至多就把他們當成是一條自己跑來的狗,可以驅使一下自然最好,不能驅使也不廢什麼事。

所以,範童他們死了,幾個島國人也沒有半點表示,三宗的人也沒有說什麼,其他的就算是跟長門派有點關係的小宗門也是一片息聲,沒有人會站出來觸我們的眉頭。

“陸宗主,些許小事已經搞定了,是否是進行下一場了?這一場,該是你們出人了吧?”劉師奇罕見的開口跟我正面說話了。

“無所謂了,你我之間最後肯定是會有一戰的,這一場,便由小女出戰吧,你們的人呢?是這個島國人嗎?”我看向了那個魁梧的呂布造形的島國人問着劉師奇。

劉師奇沒有說話,那呂布造形的島國人卻是點頭:“嗨,在下玖橋菊川一郎,陸宗主,請了。”

“紅伊,這個人的命給我留着,我想要問他一些事情。”島國人的須彌環怎麼會在茅山掌門的手裏?這是一個很值得推敲的事情,所以我比較想要知道。

紅伊脆聲聲的笑了起來,然後跳了出來,這一刻,我發現紅伊古靈精怪得緊,並不像是之前在我面前那麼乖巧懂事的小女孩兒了。

她該不會鬧出什麼事兒來吧?不過也沒事兒,我到並不怎麼擔心她了,島國人的實力也就那樣了,現在的紅伊應該是完全可以應付得過來的。 神魔咒的威力很均勻,根本就沒有什麼中心邊緣之說,只要是在五里範圍之內的所有的東西都被摧毀了。

所以,儘管大家都還完全不知道紅伊跟這個島國人的實力,但是大家都還是很識像的第一時間遠遠的離開了戰鬥中心,只保持能夠看得到的距離就行了。

我沒有離開多遠。我保持了一個儘可能在第一時間趕到紅伊身邊的距離,只要紅伊有危險,我會第一時間衝上去把這個島國人給打成傻逼的,我可不會管什麼規矩不規矩的,天大的規矩,也不如我的紅伊重要!

神魔咒威力很大,以董天宇他們父女倆爲中心。爆炸開了一個方圓五里的圓圈,這個圓圈現在卻是已經形成了純天然的戰場了,現在,紅伊跟那個島國的玖橋菊川一郎便是在這個圓形戰鬥場地中對峙着,一方是嬌小的紅伊。一方是高壯的島國玖橋菊川一郎,至少在形像上面,他們兩人形成了非常明顯的美女與野獸的對比,讓人情不自禁的就會對玖橋菊花一郎形成一種非常厭惡的感覺。

現在的紅伊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個仙女兒的形像了,青花決她使得比喬沫沫還溜了,而且她也已經完全不再穿鞋子,嬌嫩的玉足就踩在蓮花之上,離地三尺高,顯得很是輕盈的樣子,彷彿是那傳說中的掌中飛燕般毫無重量。

紅伊的模樣跟她剛剛從江東到青川來的時候卻是有着非常巨大的變化了,不再是那種嬌憨的小女娃了。雖然也只有三歲左右的模樣,但是氣質上,卻已經隱隱有一種冷傲少女的風範,再加上她白蓮玉足。更加的有了幾分出塵之姿,任誰看上一眼,都會對紅伊產生喜愛之情的。

“小女娃,你是陸宗主的女兒吧,索嘎,陸紅伊,我聽說過你的名字,放心吧,我只會給你一點教訓,打斷你兩條小腿便夠了,就當是給死去的吉桑賠禮了,嘿……”一聲大喝,菊川一郎居然當先槍攻了。

“咯咯,誇口。”紅伊並不慌張,手一揮,五道粗大的雷霆當先落了下來,大有一種雷霆萬均之勢,轟然砸打在了菊川一郎的頭頂上。

菊川一郎似乎是早就對紅伊的雷霆有所瞭解的,一聲斷喝,猛然前衝,然後身體居然一下子化爲了一陣黑霧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財是,四面八方猛的多出來了許多的黑霧,一隻只三頭怪鳥從黑霧之中衝了出來。

“草尼瑪,一個大男人打一個小女孩兒居然還要找幫手,還要不要臉了?”我忍不住破口大罵了起來。

雷霆熄滅,菊川一郎的身影從不遠處的地方閃現了出來,聽到我的罵聲,他擡頭看向了我,雖然看不清他的臉長得是什麼雞八模樣,但是他的一聲冷哼我卻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這是我的召喚獸,本來就是屬於在下的本事之一,有何不能用的?去吧,怪化鳥,給我把她的腿給我撕下來!”

我翻了翻白眼,這島國人還真有夠他媽不要臉的。

不過,他以爲就只有他有召喚獸嗎?

紅伊咯咯一聲脆笑,腳踩蓮花身體徒然高升,那三頭怪鳥趕緊追了上去,它們的嘴跟爪子可都是相當的堅硬的啊,如果被他們給抓咬到的話,下場肯定會是相當的悽慘的。

不過,根本就不用紅伊出手,天空中,幾道尖銳的鷹泣聲響起,那是紅翎蒼鷹們憤怒的吼叫聲。

如果不是那些島國人收起了之前的三頭怪鳥,紅翎蒼鷹們恐怕早就忍不住報仇了,它們可不像是我們人類一樣會隱忍的啊,看到了仇敵,甚至是不用我們召喚它們就全衝上來報仇。他叉亞弟。

之前是因爲抓着須彌環的原因所以這些紅翎蒼鷹們不是三頭怪鳥們的對手,可是現在,它們可是什麼都沒有負擔的啊。

六隻紅翎蒼鷹,以極快的速度投入到了戰場,眼前的這十幾只三頭怪鳥未必是之前對付紅翎蒼鷹的那些三頭怪鳥們,但是它們的樣子可是都長得差不多的,紅翎蒼鷹可管不了那麼多啊,仇敵來了,迎接他們的只有利爪與尖嘴!

三頭怪鳥們彷彿是見到了天敵一般大驚失色了起來,雖然它們的數量有十幾只之多,但是卻已經有了慌張之意。

彷彿是剛剛還在天邊,但是現在就已經衝到了過來,在那隻巨大的紅翎蒼鷹的帶翎下,五隻小的蒼鷹配合着給我們上了一次完美的空戰課!

只見那排成一排的三頭怪鳥們在跟紅翎蒼鷹們的接觸下,第一時間裏就被全部擊潰了陣形,鮮血跟鳥毛?飛,慘叫聲不絕於耳,紅翎蒼鷹們用它們的利爪跟尖嘴上這些來自於小小島國的三頭怪鳥們明白了一件事,它們,只是獵物而已!

鷹爪就像是抓豆腐一樣抓住三頭怪鳥們長長的脖子,堅硬鳥脖子被輕易的扯斷了,尖尖的鳥嘴真是一下一下的將怪鳥們堅硬的身體洞穿,根本就沒有抵擋性可言,殺得不要不要的。

“八嘎,不可能,不可能,我這怪化鳥可是幕府裏最強的怪物了啊,它們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就被打敗了啊?這不可能,這根本就不可能!這些到底是什麼鳥?”菊川一郎喃喃自語着看着那十幾只三頭怪鳥被紅翎蒼鷹們從半空中打落下來,眼裏寫滿了不可思議。

“紅翎蒼鷹,我的寵物!”紅翎的雷霆迴應了他的疑惑,跟雷霆一起衝擊過去的,還有着從莫言劍那裏學來的劍氣。

傻眼的菊川一郎甚至根本就沒有閃躲,那雷霆劈在他的身上,劍氣給斬在他的身上,他腳下卻彷彿生了根一般一動不動,只是發出噹噹的脆響聲,身體也被打得不斷的後退而已。

這下子就該輪到我們吃驚了,這菊花一郎甚至都沒有閃避,居然就硬接下來了紅伊的劍氣?紅伊的劍氣雖然還比不上莫言劍,但是卻同樣犀利得要命的了,削金斷鐵跟玩兒似的,這菊川一郎身上的那層烏龜殼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居然這麼牛逼?

“哼,看來是我小看你了啊,不拿出點真本事不行了啊!嘿,出來吧,我的侍者團!”菊川一郎大吼一聲,他的身後突然迷霧猛的騰起,簡直有如昇仙一般,一聲聲尤如野獸一般的嘶吼聲傳了出來,然後菊川一郎的侍者團便彈了出來。

侍者團,還真的是侍者團啊,足足從那迷霧之中衝出來了五六十人,嗯,姑且還能夠稱之爲人吧。

兩個腦袋人,長着馬的身體的人,有着鱷魚腦袋的人,有着鉗子一樣的手臂的人,還有一些身上長着蛆蟲,一看就知道是巨毒之物的人……這些,已經不可能是真正意義上的人了吧!

“咦……真有夠噁心的,這些真的是你的人?”紅伊歪着腦袋,試探性的劈了一道閃電在其中一隻鱷魚腦袋的人身上,那人嗷的一聲怪叫,居然沒事兒,然後還朝着紅伊狂衝了過來。

紅伊不信邪了,雷霆一道一道的劈下來,但是除了能讓這些‘人’身上發出點輕煙外,卻沒有更大的用處了! 雷霆只會讓那些‘人’的起些煙,甚至都不能把這引起‘人’給電倒,這到是出了奇了,紅伊還從來都還沒有碰上過這種人,明明它們身上都沒有靈氣特徵。這就說明這些‘人’根本就是修練者,不是修練者爲什麼還會對雷霆有防禦?

紅伊又劈了幾道劍氣出去,有效,但是效果居然不算太明顯,連其中的一個‘人’都沒辦法劈穿!

這可是號稱穿透性最強大的劍氣啊,連鋼鐵都能切割的居然拿這樣的一些‘人’沒辦法?

“紅伊,別讓它們靠近!”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些詭異的‘人’並沒有什麼攻擊力,只不過是防禦力強得出奇而已,但是它們卻頑強的朝着紅伊的方向靠攏,如果不是它們有什麼目的話,打死我也不會相信。

紅伊聽到我的聲音,果斷的準備退開了。而那個菊川一郎則是怒了:“陸宗主,觀戰不語真君子,您這樣可是有勃於您君子的名號啊!”

“哈哈哈,君子你麻痹,老子是真小人,可不是僞君子,紅伊。右邊!”我哪會管他,別說只是在場邊上叫上兩聲了,要是紅伊有危險的話,我肯定會第一時間衝上去的!

“哼!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菊川一郎一聲冷笑。突然,他一揮手,身邊的黑霧更多,那些黑霧凝而不散,不知不覺中,居然已經覆蓋了整個戰場的中間方圓一公里的範圍,讓站在外圍的我再也看不到了。

“草,紅伊要小心啊……”菊川一郎這狗雜種這樣子做肯定是不懷好意的,我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轟……”黑霧之中,紅伊也有些緊張了起來,一聲爆炸自她腳下響起。爆炸之後,一道道光銳的鐵器飛了出來,叮叮噹噹的打得紅伊的護體靈氣搖搖欲墜。

“轟轟轟轟……”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中,紅伊的靈氣罩已經被炸碎了。但是她還有八寶羅網,她的天賦早就修練得不比劉旭差了,八寶羅網修練得完全可以拋灑了,只不過這時候她並沒有拋灑,而是罩住了她自己,同時召喚出了三尊六臂鬼王,兩尊怨寶,可惜碧眼金蟾死了,否則的話有它在紅伊就能更多一分把握了。

連續不斷的爆炸聲都來自於那些奇形怪狀的‘人’,那些人的身體裏面佈滿了各種各樣的鐵器,正是因爲有着這些複雜的膠着在一起的鐵器,紅伊的斬擊纔會那會的不起作用,至於電擊,這些‘人’的身體裏面全部都是鐵器,就連它們的腳心裏全部都是,雷霆劈下來的時候通過它們身體裏的鐵器一下子便導進腳下,再通過腳心裏的鐵器,便直接進入到了地底下……

能做出這樣的怪物來,可以說,菊川一郎肯定是早就已經打好了主意對付紅伊的了,因爲他已經知道紅伊有哪些本事……

八寶羅網縮緊起來,可以擋住大部份的攻擊,但是卻並不是全部,紅伊的身上開始不停的受傷了,她已經不上力了,如果再被爆幾次的話,她恐怕就會……突然,她低下了頭去,再擡頭的時候,眼中已經綻放起了金芒來。

“該死的小日本兒!”冰冷的聲音,從紅伊的小嘴裏吐了出來,八寶羅網退散,紅伊的身上開始覆蓋起了一塊又一塊的金色盔甲,腰間,也多出來了一柄金色的寶劍,背後,兩道金色的翅膀猛的張開,然後紅伊吐出一道奇怪的音節,這道音節調動起來,天空中早就已經被黑煙驅散得驚慌不已的紅翎蒼鷹們在聽到這個音符的時候,突然間就安靜了下來,它們突然振翅,飛向了更高處。

天空之上更高處,一隻小小的,毫不起眼的紅色蜻蜓出現在了紅翎蒼鷹們的身邊,這些傲慢的紅翎蒼鷹卻像是見了首領一樣非常恭敬的跟在這隻蜻蜓的身邊慢慢的落了下去。

戰場中間,紅伊一手持劍,再猛的煽動着金色的翅膀,一陣陣巨大的狂風吹散了那些黑霧,只是,暫時還找不到菊川一郎的身影。

“蓮花聖路開天光!”喬沫沫的絕學在金甲紅伊的手上綻放開了,一朵接一朵的巨大金蓮從她手邊向着地面打去了,然後轟然化爲了火雨,炸開將那些還想要爆炸的侍者們給炸成了碎片,一道道金色的閃電更是從天而降,威力比起之前的閃電上升了不止一個等級,雷霆霹而不斷,完完全全是用一種犁田式的轟炸方法,將那些侍者與沒被紅翎蒼鷹們解決完的三頭怪鳥們給撕成了碎片。

“出來吧,你這隻縮頭烏龜,讓我來看看是你的烏龜殼堅硬,還是我的利劍更加的鋒利!”金甲紅伊戾氣大增,一揮劍,便是一道百丈長的金色劍氣破天而起,然後再猛的斬落下來,將那瀰漫在方圓一公里之內的黑煙猛的一斬爲二了!

“轟隆隆隆……”巨大的劍氣將已經很是狼藉的大地斬開了一道數百米長的傷口,深不可測,那些被斬開的黑煙居然無法合攏,一時之間,整片劍氣縱橫過的一方,清明瞭。

不過,黑煙也逐漸的散去了,露出被金色雷霆摧毀的那些侍者團與怪化鳥們。

但是,另一排跟菊川一郎一樣裝束的身影在黑霧中慢慢的出現了。

足足有二十人,全是跟菊川一郎一樣的傢伙,全身都罩在黑色的鎧甲裏,連臉都看不清楚。

“草尼瑪,你他媽還能再要點臉嗎?”我氣得衝了上去當即阻止了戰鬥,那些突然之間出現的黑甲人跟菊川一郎差不多,實力都很強,氣勢很濃。

“這是我的召喚術,若是你們有這樣的召喚術,我不介意你們使用的,嘿嘿……”菊川一郎很賤的笑了起來,然後,他慢慢的拔出了武士刀,顯然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了。

我都氣笑了,冷笑着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正準備也投入戰鬥,金甲紅伊卻飛了下來,雖然還是冰冷着臉,但她聲音卻比以前看到她的時候柔和了不少。

“不必擔心,些許跳樑小醜,我還不放在眼裏!”他叉帥扛。

我……

媽的,我女兒居然比我還要狂,不過金甲紅伊的本事我還是信得過的,對她點點頭,一邊退一邊道:“那你小心一點,實在不行的話,你也用海牙境使用‘召喚術’吧,哼,這些傻逼島國人別以爲只有他們纔會這一門技能!”

“對付他們這種垃圾,我根本就不需要使用‘召喚術’!”金甲紅伊的話剛說完,在那些紅翎蒼鷹的擁護下,那隻久違的九翅金蜓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九翅金蜓還是那樣子,沒有變化,一下來,便落在了紅伊的肩膀上,看起來就跟一隻停在樹枝上的蜻蜓並沒有什麼區別。

對面的人注意力大多都被那些紅翎蒼鷹與金甲紅伊吸引去了,雖然這個時候一隻蜻蜓停在金甲紅伊的身上也有些維和,但,這些人並沒有太過在意。

“陸紅伊,你讓我改變主意了,你居然能滅了我的侍者團,你很有潛力,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我想,你跟我生下來的孩子肯定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孩子,你……”

“我草尼瑪!”我差點便直接使用了武之戒上去弄死這個囂張得自己不知道姓什麼的島國大傻逼了,如果不是喬沫沫他們拖住了,我肯定上去親手殺了他!

紅伊只是嗤笑一聲,緩緩舉劍,冰冷吐聲:“就你?連給我提鞋都不配,聖劍決,威如獄!”劍動,滿天劍影沖天而起,足足三千道巨大的劍影,一下子就將半片天空都給遮擋住了,氣勢,一下子攀升到了無法揣測的地步…… 聖劍三千,如威如獄!

當紅伊揮劍的瞬間,三千柄劍朝着菊川一郎與他召喚出來的那些人斬了下去時,氣勢迅速攀升,說時遲。那時快,劍鋒滾滾,切割着空氣的聲音是那麼的尖銳,三千大劍還沒有落斬下來,大地上的碎石子便已經被勁氣逼動得不停的往四周滾動開去,逼面而下來勁氣組成了一股可怕的大風,吹得人睜不開眼。

菊川一郎跟他的小夥伴們這個時候才終於意識到了這個金甲紅伊跟之前的紅伊似乎已經有些不太一樣了,那恐怖的劍鋒讓他們都心驚不已了。

不過,他們對他們的烏龜殼還是有着相當的信心的,島國人現在有三大幕府,都是傳承了數百年的老東西了,這一點兒上,島國人比我們華夏人還要更珍惜傳統的東西。

三大幕府,玖橋幕府精於器。陣,擅長輔助。

青鳥幕府是後起之秀,專於練體,精兵,分爲武士道與二本道,大名頂頂的武士道很多人都知道,算是島國君子的典範吧。而二本道卻是專於暗殺,研毒之類的。

最後是黑銅幕府,這是最神祕也是最強大的一府,裏面能人異士無數,聽聞每一屆天皇座下的武士均是從黑銅幕府中挑選的。這些人強不強大沒多少人知道,但是,全世界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有皇帝總統被偷襲被殺過的,但,島國沒有!

島國的天皇,從來都沒有被外人襲殺過的,這是黑銅幕府的最大的驕傲。

而現在,菊川一郎找來的這些人都是玖橋幕府培養的精銳之士,每一個都是可以以一擋百的超級戰士,這些人身上穿的更是玖橋幕府號稱排名前五的‘不朽之鎧’,每一尊鎧甲。都是可以抗受炮擊的而裏面的人都可以安然無恙的。

三千大劍,轟然斬下。

大地再一次的飽受起了巨烈的摧殘,崩裂的山石足足飛出去了數千米遠,一道道煙塵迷離而起。大地顫抖起來,就像是一隻被驚雷嚇到了的幼貓。

良久,三千大劍消散於無形,金甲紅伊靜靜懸浮在半空之中,手中金劍斜指,肩頭站着九翅金蜓,頭頂上盤旋着六隻紅翎蒼鷹,她面前,是被她摧毀得看不出原貌來的大地,那一刻,感覺紅伊簡直帥得慘絕人寰啊,再也沒有人能比紅伊更帥了,我的雙眼溼潤了,有女如此,夫復何求啊。

這一刻的紅伊,完完全全的就是天使下凡了,雖然她這位小天使看起來跟傳說中的天使不太一樣,但是卻更加的英武,更加的犀利呢。

塵煙逐漸散去,我們卻是都大吃了一驚。

原本以爲在三千大劍這樣的恐怖攻擊之下,這些島國人肯定會死傷慘重的,就算是死不完,恐怕也剩不下幾個!

但是,它們卻只死了三個人!

是的,沒錯,它們只死了三個人!

在三千大劍落下去的那一刻,這些島國人居然也意識到了危險,所以,他們居然用最快的速度改變了陣形,原本他們是排成一排準備對抗三千大劍的,可他們緊接着便改換成了豎陣!

三千大劍原本就是一個大範圍的殺招,看起來恐怖,對付普通人的話,這一招起碼可以滅掉數千人,但是對付精兵就不行了,因爲力量實在是太過於分散了,比起單劍的斬殺力的話,還不如我的血字劍來得鋒利。

所以,改變了陣形之後的島國人,只死了最前面的三個人,這三個人,第一個是被直接劈開了上半身的,後面的兩個人也是被連帶着武器跟頭盔一起被斬碎了,但是到第四個人的時候,他們便抵擋下來了……

我們震驚了,卻不料菊川一郎等人更是驚訝,他們是絕對沒有想到的,這三千大劍居然有着如此之大的威力,居然可以將他們那麼厲害的‘不朽之鎧’給活生生的斬開了,幸好剛剛改變了陣形啊,如果沒動的話,恐怕現在已經沒人活着了……

“哼,你們的烏龜殼之硬,簡直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啊!”金甲紅伊冷冷的笑了起來。

下方,菊川一郎不敢再有怠慢了,他們的烏龜殼雖然堅硬,但總是等着被別人來殺那也不是什麼資味啊。

所以,菊川一郎果斷的下令了:“上,撕碎了她!”

一羣烏龜殼開始移動了起來,而且它們的速度都還不慢,飛常快速度的,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們的腳下,腿彎,背部,手肘部位居然都有細細的噴射裝置,雖然都比較小,但是卻可以成功的將他們帶動起來,不僅能夠將他們的行動速度加快,甚至可以低空飛起來。

他們的武器也拿了出來,並不是刀劍或者機槍火器,而是一隻只類似於口紅一樣的東西,它們隨意一甩,那小東西里面便有一條三米長的光柱彈出來,那玩意兒很可怕,劃過之後,就連岩石都能輕易的被切出一條拳頭粗的黑縫來。

而且,還並不是人人都是如此的,那有的光柱是軟體式的鞭形,足足有五六米長。

十幾個人,組成幾個非常實用的三角陣形,全方位,立體式的封鎖了金甲紅伊的退路,那些鞭子形光柱的人最先發動攻擊,一甩手,四道紅色鞭影便纏向了半空中的金甲紅伊。

金甲紅伊冷冷一哼,身體一旋,身體徒然拔高,幾朵金蓮飛向了這幾人。

紅伊鞭影猛的抽在了金蓮上面,金蓮當場便被抽爆了,甚至紅伊都還來不得引爆金蓮,被抽碎的金蓮散落了開去,漸漸的化爲了無形。

“哪裏逃?”在那些島國人的組合掩護下,菊川一郎突然之間衝了出來,一隻更粗的鞭子像是活物一般猛的纏上了紅伊的右腿之上。

有着恐怖破壞力的鞭子纏上去之後,紅伊腿上的金色護甲便開始發出尖銳的‘哧哧’聲,並且伴隨着一陣陣的白煙,金甲紅伊低頭一看,眉頭頓時大皺了起來,金劍猛的一揮,試圖斬斷那紅色的鞭子。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紅鞭子根就斬不斷,反而是金劍上被腐蝕出了一點灰影,也就是這遲疑了片刻的時候,另外的幾條鞭子就已經纏上了紅伊身體的其他部位了。

“下來吧!”菊川一郎猛的一用力將紅伊朝下一拉,其他幾道鞭子也同時用力,紅伊的身體便從半空中猛的朝下一落,但是落了兩三米便被她硬生生的止住了下落之勢,金色的翅膀每煽動一下,便能猛的拔高一點身形,她身上的那層金甲更是堅挺,雖然一直被那些紅鞭燒灼得哧哧作響白煙不斷,但是卻一點兒都沒有被燒穿的模樣。

菊川一郎等人原本都在下面布好了陣,只等着紅伊落下來那些人便會利用他們的武器穿刺紅伊的身體,但是,他們低估了紅伊的能力。他休木圾。

“你們這些爬蟲,給我去死吧!”紅伊手中劍芒大放,化爲一道道的劍落斬落在那些人的身上,但是他們的烏龜殼實在是太硬了,紅伊斬不碎,反而是因爲用力,她的身形還不停的被菊川一郎等人直接着往下掉!

這時候,半空中盤旋着的紅翎蒼鷹們覺得紅伊有危險,居然憤怒的咆哮一聲之後,那隻大鷹當頭撲落了下來。

“不要……”金甲紅伊大聲叫喊了起來,可惜已經太晚上,那隻大鷹俯衝下來抓向兩個用鞭子纏住紅伊的人的時候,兩道血色的光柱便已經從它的腹部瞬間紮了進去,然後從它的背部鑽了出來…… 紅翎蒼鷹的鮮血撒了下來,但是它居然悍不畏死,並沒有因爲身受重傷而稍有停頓,它的聲音變得前所未有的尖銳,聲音如泣如訴。它的身體下沉,任由那穿透它身體的紅光灼穿它的身體,兩隻鐵一般的爪子一下子抓住了它選中的兩名目標的腦袋,在它瀕死的這一刻,它的力量居然空前的強大了起來,居然硬生生的抓穿了那無比堅硬的盔甲。

但是,也僅僅只是抓穿了而已,想要再加把力將盔甲抓扁卻也是完作不可能的了,但是它並沒有放棄,紅翎蒼鷹是相當忠城的生物,它們會爲了主人不顧一切,哪怕就算是死,也再所不惜!

它奮起餘力,抓着這兩個人帶着他們沖天高飛起來。眨眼之間,便已經飛上了千米高空,但是它並沒有停下,還在向着更高的天空飛去。

那兩個被它抓住的人一開始根本就沒有當成一回事,他們對他們身上穿着的‘不朽之鎧’有着相當的充足的自信心,看到這隻巨大的紅翎蒼鷹已經被刺穿了身體之後,他們倆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再紅它補刀了。又因爲他們手裏的武器現在正在纏着紅伊的腳呢,所以他們並沒有把那紅繩子解下來傷害紅翎蒼鷹。

這,也是他們犯下的最傻逼的錯誤。

一千米,兩千米,三千米。五千米……當下面的大地縮影成了一道道連綿的山脈的時候,兩人終於嚇住了,他們雖然飛過,但是他們還從來都沒有飛到這麼高過。

紅翎蒼鷹振動着翅膀,悲鳴陣陣,它的五個孩子就圍繞着它飛了起來,也是不停的悲鳴,尤其是在看到它們的母親身上撒下無數的鮮血的時候,五隻小蒼鷹更是不住的盤旋,緊緊跟隨母親的腳步,聲音無比的悲切。

只是。五隻小的紅翎蒼鷹只跟着它們的母親飛到五六千米高的時候,它們便跟不下去了,再近一步,它們都會感覺呼吸困難。但是它們的母親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越高上面的罡風就越是厲害,似乎,這最後的一飛,成爲了這隻紅翎蒼鷹的絕唱……

當飛到九千米高度的時候,它終於用完了向上飛行的力量,清泣一聲,雙翅一收,然後再一振,不過,這一次它卻是往下俯衝了。

那兩個被它抓住一起極速往下飛落下去的島國人嚇得臉都白了,失重狀態的他們也在拼命的扭動着身子,試圖掙脫這隻大鳥的牽制,只要掙脫了,他們倆就有機會自己逃脫,雖然同樣會受極重的傷,但是至少保得住小命!

可是,他們發現這隻紅翎蒼鷹的爪子簡直就像是跟他們的頭盔生了根似的,他們完完全全的掙脫不了,這時候,紅翎蒼鷹開始旋轉,就像是一隻從天而降的巨大陀螺一般,帶着兩個人,狠狠的撞向了大地。

“轟……”巨大的炸響聲中,我們的眼眶全部都溼潤了,這是今天我們失去的第二個戰友了,碧眼金蟾死了,沒想到紅翎蒼鷹也……

“死!”金甲紅伊的雙眼,變得血紅一片,她的劍朝天一舉,天空中,劈下來的閃電密集的落在了她的四周,這些閃電跟之前的閃電完全不一樣,這是一種純金色的閃電,不帶半點白光,它們也不帶任何的攻擊能力,甚至都並沒有砸在那些島國人的身上,而是砸在空地上,然後飛快的融合成了一隻高達十餘米高,壯得一塌糊塗,周身上下全部眨起金色電花的雷霆巨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