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霖:「她應該除了心靈類異能還有一個可以復活的異能。你知道人魚肉異能的時候,她當時還在你身邊嗎?」

在。

簡青林輕輕呼出一口氣,抬頭看到天邊一道金光向他這裏射來。

他溫柔的說:「我是讓張東海去的。宋長江過來找我了,你現在去拿異能就沒事了。」

「……」謝霖一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簡青林的聲音仍跟以前一樣溫柔:「霖霖,我看到宋長江了,我掛了。」

手機里霖霖的聲音有一點失真:「……你現在都不掩飾一下了嗎?」她的聲音消失在空氣中,金光像一顆巨大的炮-彈落在他面前,伴隨着巨大的聲音,連地都被砸了一個坑。

他收起手機。

這裏是富士山的樹海。

無邊無際的原始樹林,望不到邊際。遠處,富士山露出一點頭。

聽不到其他的聲音,這裏沒有人煙,離公路也很遠。

他在樹海的深處。

宋長江渾身都是金光的聖光,讓簡青林變了神色。

他是吸血鬼,只是看着這聖光,眼睛都要被刺瞎了。

「你有神聖類異能。」他說。

宋長江舉起一柄劍,此劍巨大,通身都是聖光。

他的聲音隱有迴音:「我將掃除諸邪。」

看來還不是一個簡單的異能,聖騎士?戰鬥類的天使?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現在是晚上,月光就在頭頂上。

雖然眼前的宋長江像一個小太陽,但黑夜總能給吸血鬼更多保護。

宋長江沒有再費話,舉劍就向吸血鬼劈過來。

簡青林的身體像一沒有重量的黑霧,順風一飄就飛遠了,斜斜掛在樹梢上。

「我原本只想殺童荔。」他仍然很輕鬆的說,迎面劈來又一道劍鋒,他再次避開,隱身在黑暗的樹影中。

宋長江將身上的聖光放到最大,但也不可能驅散整個樹海的陰影。

「但我沒料到的是,童荔那裏有人。」一個聲音就像近在耳邊,再次傳過來。

語調輕鬆愉快。

「我請去幫忙的人更看重利益,童荔馬上用異能說動了他,暫時留她一條命,她的情人被奪走全部異能而死。」

宋長江頰上青筋直冒。

說童荔的醜事就像是在說他的醜事,讓他的怒火更加高漲。

但他努力鎮定了下來。

簡青林正在激怒他。

簡青林的聲音飄呼不定,一時從這邊的樹影中傳來,一時又到了身後。

這座樹海實在是太適合吸血鬼了。

不過他會抓住他的。

等到天亮,吸血鬼的能力會下降,他也不能再用樹影來隱藏自己了。

「我就不告訴你那個男人是誰了。你現在還剩下幾個兄弟?一個個慢慢猜吧。」簡青林笑着說。

宋長江捕捉到了一片黑霧,不動聲色,眼睛四處去看,好像還沒有發現,但他看過一圈后總會把目光放在那一片黑霧上。

吸血鬼會霧化。

一片黑霧般的陰影落在地面上的樹影中,聲音卻從另一側傳來。

「然後,我的朋友就想殺掉童荔。不料她說,她還有異能可以送給我的朋友。」

宋長江深吸一口氣。

「哦,對了。」簡青林說,「在我的朋友進去以前,他們剛殺了一個人。應該也是你的兄弟。看他們打得熱鬧,我的朋友就慢了一步再進去,看了一場好戲。」

宋長江想起柳玉樹,眼睛變得血紅。

簡青林心想,不知道咬了有神聖異能的異能者,到底是他被聖光燒死,還是……大有益處呢?

他想升級。

他這段時間在日本已經吸了二十幾個死刑犯的血了。而且大多數都是已經釋放了的,不在監獄里,抓起來也很好抓,因為他們大多都很有錢,住在獨幢的別墅里,有的房子還建起高高的圍牆,隔絕外界的視線。

日本真是個神奇的國度,殺人犯不但會釋放,還會出書出名賺錢。

這樣的人就是殺了,霖霖也不會生氣。

吸過人血后,他就再也看不上豬血了。

雖然它確實可以填飽肚子,卻一點也不會讓他變強。只有吸人血才會變強。

他吸了二十幾個人的血后,感覺吸血鬼的力量已經開始爬升了。

如果再吸了宋長江的血——

簡青林垂涎的看着聖光中的宋長江。

「然後,你知道童荔幹了什麼嗎?她親自把我的朋友領到了你的基地,騙開了門,還把那些人全都集中在一個地方,好供我的朋友逼取異能。」

宋長江瞬間熱血上頭!激衝天靈蓋!眼前一黑!一片黑霧突然從他腳邊的陰影中升起來從後面撲上來!跟着脖子根一痛,心中的一切陰鬱煩惱就像消失了一樣,渾身的力量也如流水般消失……

※※※※※※※※※※※※※※※※※※※※

這宿命中的一對^^

一更,晚安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神秀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裴小諾、三更有夢書當枕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雲河漠歌60瓶;錦盒、噸噸噸50瓶;青年白一30瓶;我說.我在乎28瓶;紗窗27瓶;蔡徐坤、扇折風息、靚仔也打嗎、千舟客、草莓慕斯、喵嘰咩呱嗷唔汪、赤西戀、神秀、生活NPC20瓶;孤木成林18瓶;快雪時晴、青鳥、何日君再來15瓶;天箴14瓶;people1433、亭子椅子、三千面、小雀斑、過把感情癮、代碼013、三更有夢書當枕、酸甜胡椒粉、三千羈旅、梁衍.、Vickyyyy、海的誓言、灰濛濛的雨天、小阿瓜、淺羽千雨、十里、xf、我也不知道叫什麼好了、就,一人兒、Jovlly10瓶;羅雪無聲9瓶;嘻嘻是餅乾啊、Joan、0pp0、RSW、寶寶狼、鹿飲溪、吸歐氣的錦鯉、淚眼娃娃5瓶;清茶3瓶;羊排小姐、蘇璟墨2瓶;沐沐洋蔥、susu、亓冉秋、擼美人、青定路街道辦事處、大王小王、睡睡、sasawujiang、問問你是誰、孤鴣鼓固、努力搬磚吃飯的小可愛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眾人一瞧,可不就是上一次說的上百萬拍賣的紅酒。

宮澤宸只當沒聽見,晃了晃杯中的紅色液體,輕輕抿了一口,又滿意的放下。

「繼續!」

一眾人看着一桌子美味菜肴,忍着肚子咕嚕咕嚕的抗議,繼續開會。

關鍵是,該彙報的都彙報了,還有啥說的?

宮澤宸品味菜肴之餘,抬眸看了看,「開始那裏我沒聽清楚,重來一遍!」

重……重來一遍?

一下子,眾人懵逼。

傳說中的過目不忘,過耳不忘的老大呢?

「咳咳,來重新來一遍!」鍾誠號召大家。

所有人又認命的從來頭來過。

半個小時過去了,一個小時過去了。

會議持續到八點多,大家已經說得口乾舌燥。

鍾誠心疼大家,更心疼自己的言道,「老大,已經彙報第三遍了,您看……」

屏幕前的宮四爺,才慢慢的放下了紅酒杯。

抬手看了看那足以閃瞎人的限量級腕錶,「哦?已經八點多了!」

鍾誠暗暗叫苦,可不是已經八點多了。

「你們還沒吃飯吧?」

「……是啊,老大!」眾人哀嚎。

宮澤宸恍然言道,「我以為你們很喜歡看熱鬧!」

眾人:……

「我看最近你們太閑了,彙報工作都需要三次我才能聽明白,每個人寫一萬字的檢討書,明天傳真過來,少一個字,扔到島上訓練三個月!」宮澤宸宣佈道。

眾人:……

所有人都覺得頭頂上一方烏雲,在下着傾盆大雨。

若說讓他們這些人練武場負重跑都不在話下,可偏偏是寫檢討書。

明白這老大這是因為剛剛好事兒被打斷而抻掇他們呢。

鍾誠終於還是挺身而出,「老大,那也不是我們想看,是嫂子自己打開……我們也是沒辦法,才看到的!」

宮澤宸橫眉立目,「那還是我夫人的錯了?」

鍾誠心頭一縮縮,這罪過可大了。

「小的不敢,哪兒能是嫂子的錯呢,都是我們的錯!」

別人也都急忙點頭附和。

「老大,您怎麼罰都成,我們心甘情願,要不檢討書就……」

宮澤宸悠然的起身,厲眸眯了眯。

「鍾誠兩萬字,誰有異議,直接扔回島上去!」

剩下的只有叫苦連天和悔不當初。

「一個個的不長眼,給你們看你們就看?」

「要不是大偉那個噴嚏,咱能暴露嗎?都怪大偉!」

「哎?怪我,我是不小心打了噴嚏,一大屏幕都顯示出來,老大又不瞎,還能發現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