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的那些人過來,那屬於執法範圍。

他們連挑刺都挑不出來。

記者面面相覷。

最後都看向沈正君。

今天是沈正君請他們過來的,說是要給他們一個大新聞。

可現在大新聞的影子在哪裡?

再這麼等下去,只怕他們都要進局子了!

……

沈正君也沒料到,慕洛琛會這麼處理事情。

這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但不得不說,慕洛琛這一招的確高明!

沈正君沒有用任何言語,只是微抬了下巴。旁邊的記者看到她這樣,明白了她的意思,紛紛離開。

沒多會兒,安家前面肅清,只剩下了沈正君和她帶來的人。

安老爺子、葉簡汐和裴娜看到記者沒了,這才帶著孩子走下來。

沈正君餘光里瞥到了裴娜,撇下慕洛琛,走到裴娜的跟前鄙夷的說:「裴娜,你為人師表的,勾引一個比你小那麼多的孩子!你還有有沒有廉恥心!你不羞愧,我都替你的父母趕到羞愧!」

裴娜聽到她罵自己的話,臉漲的通紅,在楊樂的事情上,她一直覺得自己理虧。雖然哪怕一開始是楊樂主動地,但那改變不了她比楊樂大了很多歲的事實,年長了幾歲,就應該多懂一些事,剋制自己不和楊樂來往。

而她沒有守住自己的心,和楊樂不清不楚了那麼久,現在被人罵她無話可說。

裴娜漲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看著裴娜被人欺負,把妞妞交給管家,然後站在裴娜前面,厲聲回擊沈正君道:「這位小姐,麻煩你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再來我們這裡放屁好嗎?當初是楊樂死纏爛打,非要裴娜和他好的。現在也是楊樂臭不要臉的強迫裴娜,你有本事就讓你妹妹好好的管住楊樂,而不是找裴娜來發脾氣!」

沈正君聞言,冷笑:「當了小三還有理了!」

葉簡汐毫不示弱的說:「當小三的應該你妹妹吧?裴娜和楊樂在一起在先,你妹妹是後來者插足!你以為你妹妹的沒了她的家世和背景,楊樂會選你妹妹嗎?痴心妄想!我告訴你,在楊樂眼裡,我們家娜娜是天仙,而你妹妹就是路邊的臭狗屎!」

沈正君被她粗俗的言語,嗆的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拉著裴娜的手,又說:「還有,我聽沈大小姐的意思是,你們沈家是有教養的人家。可動不動就提別人的父母,在我看來,你們沈家的教養還不如路邊的乞丐呢!」

話說罷,葉簡汐拽著裴娜往安家宅子里走。

走到門口時,身後傳來沈正君的聲音:「裴娜,我不管你跟楊樂認識了多久。我只知道他現在是我妹妹的未婚夫,你少跟他來往,否則我絕不會饒了你。」

葉簡汐把裴娜推到門后,轉過身來對著沈正君喊:「沈小姐,你有什麼手段就儘管來,我們要是怕了你,就把名字倒過來些!」

說罷,葉簡汐進了安家。

沈正君氣惱的臉都變了顏色,正準備發脾氣的時候,卻聽慕洛琛淡淡地說:「沈小姐,該說的話,我老婆都說了。你們沈家若是不明就裡,非要動裴娜,那我慕洛琛奉陪到底。」

安老爺子亦說:「沈小姐,要不要我安某人提醒你一句,這裡是安家門口,你想放肆請到其他的地方放肆?」

兩人一唱一和,沈正君半晌說不上話來。

警笛聲烏拉烏拉的從遠方傳來,知道是警察來了,沈正君緊緊地握緊了手對自己的人說:「走。」

看著沈正君離開,幕洛琛抱歉的對安老爺子說:「安爺爺,給你惹麻煩了。」

安老爺子說:「這算什麼麻煩?走,回家吃飯去!」

……

另一邊。

葉簡汐推著裴娜進了安家,看到裴娜默默地掉眼淚,她恨其不爭的點了點裴娜的腦袋說:「現在知道哭了?當初我警告過你,不要跟楊樂來往過多的。你不聽,現在事情鬧出來了,你倒是害怕了。」

裴娜咬著下唇瓣,淚水落得更加兇猛。

葉簡汐罵了一會兒,見她只會哭,一句話都不說,覺得再這麼說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就沒再跟裴娜說話,而是讓郭嫂動裴娜回房間,看著她,別讓她出事了。

之後……

葉簡汐打開了手機,搜索關於裴娜的字眼。

結果搜索結果出來,她的肺腔差點氣炸,不知道哪個缺德的,寫了篇匿名的報道,把裴娜和楊樂的事情爆料了出去。最重要的是,這篇報道里,把楊樂的信息保護的很好,把裴娜的個人消息事無巨細的交代了出來。

這擺明了是要毀了裴娜!

不是沈家做的,還能是誰做的?

葉簡汐氣的渾身直哆嗦,暗暗地後悔自己剛才對沈正君太客氣了,她就應該給沈正君兩巴掌!讓沈家的人知道,裴娜不是好惹的!

著急了沒多會兒,她就去找慕洛琛,商量裴娜的事情。

……

慕洛琛這邊,也看到了關於裴娜的報道。

他立刻讓周文達聯繫媒體把報道撤下去,然而媒體那邊根本不買賬,說是這篇報導屬於正常發布範圍,沒有理由撤下架。連續找了幾家,其中一家媒體暗暗地透露消息,說是沈家故意施加壓力,不讓他們撤銷報道。

沈正君的哥哥,沈顯煬在帝都的媒體界是龍頭老大。有他發話,別說是慕洛琛,就是安老爺子親自出面那也沒用。媒體界那邊沒辦法撤銷報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篇詆毀裴娜的新聞,在互聯網上不停地被轉載,擴散。

慕洛琛沉默了片刻,拿起電話給宮瀚打電話。既然禍是從楊樂那裡引起的,那就讓宮家來解決這件事。

慕洛琛這邊正在通電話,那邊簡汐推開門走了進來,「阿琛……」

葉簡汐叫了他一聲,注意到他在打電話,打住了嘴。

電話那邊宮瀚聽到慕洛琛說起裴娜的事情,再三的推脫說,這件事他沒辦法解決。

慕洛琛沉了聲音,道:「宮瀚,你不能幫裴娜解決這件事的話,我不會再顧忌兩家的面子,會親自發出聲明,說清楚楊樂和裴娜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怎麼樣!」

「你在威脅我?慕洛琛,咱們之間的關係這樣,你威脅我?」

宮瀚氣那張萬年撲克牌臉,在聽到慕洛琛的話后,變得扭曲。

「這不是威脅,而是我要保護我想保護的人,必須採取必要的措施。你想保護楊樂,我同樣要保護我的朋友,咱們各憑本事,怎麼就叫威脅了?再說,你們宮家在這件事上處理的未免太不厚道,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一個女人,你們做的出來,我可看不下去!」

宮瀚還想要說話。

慕洛琛卻不給他辯解的機會,直接說了句:「我給你一晚上考慮的時間,明天太陽出來之前,你們宮家不採取措施,那我就按照我的做法來。」

話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葉簡汐聽到他跟宮瀚說的話,明白他在為裴娜的事情,不惜不顧跟宮瀚的舊情,來撕破臉皮。心裡感到踏實的同時,又覺得自己拖累了他。裴娜是她的朋友,若不是為了她,洛琛又怎麼會為了裴娜出頭?

葉簡汐想了想,走上前說:「阿琛,要不我們去找找楊樂。這件事是他引起的,由他親自出面跟沈家那邊說清楚這件事,或許比找宮瀚更好有些。」

也能避免洛琛為了裴娜的事情與宮瀚交惡。當然,這句話,葉簡汐沒說。

「能找楊樂解決,自然是最好的,可問題是楊樂肯親自出面解釋這件事嗎?」慕洛琛對楊樂沒有多大的好感,身為一個男人就要保護好自己的女人,楊樂卻沒有做好這一點。現在事情都出來了那麼久了,沈家都帶著媒體找到安家了,他不信楊樂沒有得到消息。

楊樂若是真的在乎裴娜,早就應該在消息出來時,就去找沈家的人把事情說清楚了,又何必等到沈家的人上安家找麻煩?

也正是看透了楊樂不會出手幫忙這一點,慕洛琛並不贊同去找楊樂。

葉簡汐咬了咬下唇,說:「還是試試吧,或許可以行得通呢?」

慕洛琛蹙眉,說:「你既然想去試試,那我們就去找找他。」

「嗯。」

慕洛琛託了蕭雁南尋找楊樂的行蹤,晚上十點多,蕭雁南發回了楊樂的準確位置。

葉簡汐去叫裴娜,讓她跟自己一起過去。

到了裴娜的房間,發現她愣愣的坐在床上,眼睛通紅的像只兔子一樣。葉簡汐不由得心軟了,輕聲把自己的想法跟裴娜說了一遍。

裴娜點了點頭說:「去吧。」她剛好也想找楊樂,把一些事情說清楚。 晏爍瞞著玉傾歡,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把婚禮的各個流程全部都準備好了。

到了結婚的當天,玉傾歡一臉懵逼地被人從被窩裡拉起來,然後開始各種化妝。

化妝師是晏爍花了大價錢請過來的,她只用了20分鐘的時間就給玉傾歡畫了一個美美的妝,連婚紗都幫她換上了。

玉傾歡簡直有脾氣沒處發。

到時間的時候,晏爍開著車過來接她。

玉傾歡:「我不是說了不舉行婚禮了嗎?」

晏爍:「可是傾傾,我想啊!」

他親了親懷裡的小女人:「放心吧!婚禮的流程我已經簡化了,沒你想像中的那麼複雜。相信我,好不好?」

玉傾歡也不是真的生氣,所以也就由著他去了。

雖然婚禮的流程簡化了,但是晏爍卻在舉行婚禮的時候請了不少人過來。

除了彼此雙方的親人之外,晏爍幾乎把能請的人都請了過來。

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參加他們的婚禮,場面真的非常壯觀。

玉傾歡默默地想,她只是想低調地做做任務,沒想到居然在全世界里出名了,因為這場婚禮。

舉行了這次盛世婚禮之後,他們兩個人的生活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他們兩個經常像連體嬰一樣,你到哪我到哪,如果哪一天看到他們兩個沒在一起,那才是不正常。

當然,通常情況下都是晏爍寸步不離地跟著玉傾歡。

到了生命的終點,玉傾歡在這個位面依然沒有完成任務。

雖然晏爍一直拉著她雙修,但是到了最後晏爍的《魔神錄》依然沒有修鍊至大成。

松林就更不用說了,他壓根就沒有修鍊的天賦。

玉傾歡回到系統空間的時候,並沒有看見白毛糰子。

她聽見了一個聲音。

「叮,系統更新中。」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玉傾歡一個人在系統空間里呆了三天之後,她終於聽到了熟悉的系統音。

「叮,系統更新完畢。」

熟悉的白毛糰子重新出現在了玉傾歡的面前。

「親愛噠宿主,我沒有見面了。」

玉傾歡:「怎麼突然系統更新了?」

白毛糰子目光哀怨:「親愛噠宿主,我們的任務又失敗了,你不知道嗎?算上這一次,我們已經失敗了78次了,如果系統再不更新的話,可能我們就會一直失敗下去了,失敗了100次之後,我們就會被抹殺了。」

玉傾歡非常淡定,好像被抹殺這件事情對她來說一點威脅都沒有。

「你都更新了什麼?」玉傾歡對更新后的系統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最好是讓她換個任務,教氣運之子《魔神錄》這樣的事情簡直太讓人難受了,尤其是碰見向晏爍那種沒有天賦的,怎麼教他都打不到最高的程度,簡直讓人抓狂。

「親愛噠宿主,我的很多功能都更新了,你的主線任務變了!」

玉傾歡眼睛一亮,真的變了啊!

「變成什麼了?」

「宿主的主線任務任務變成了到各個位面攻略氣運之子,讓氣運之子無可救藥的愛上你!」 玉傾歡的臉瞬間就黑了,什麼叫攻略氣運之子,讓氣運之子無可救藥的愛上她?

有毒吧!

「主線任務是你攻略氣運之子,教氣運之子修鍊《魔神錄》變成了副線任務,另外有支線任務若干,時機到了將會隨機發放。」

玉傾歡黑著臉問道:「還有什麼?一起說了吧。」她已經做好了拆系統的思想準備。

白毛糰子抖了抖身上的毛,默默地離玉傾歡遠了一點。

「我們的懲罰系統也更新了,如果宿主的主線任務失敗,脫離那個位面之後,我們兩個將會被立刻抹殺,沒有絲毫緩轉的餘地,請宿主認真對待每一個任務。」

說完這些之後,白毛糰子的眼裡充滿了乞求,沒有辦法,玉傾歡做任務的態度讓它非常沒有安全感。

「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如果宿主的支線任務失敗了,在那個位面里將會有一個隨機懲罰,具體是什麼懲罰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讓宿主變成一個瞎子,或者變成一個啞巴,也可能就跟上個外面一樣跟磕了葯似的,懲罰多種多樣,請宿主一定不要忽略了支線任務。」

白毛糰子又往角落裡縮了縮:「除此之外,系統更新之後,又出現了一個獎勵系統,宿主在完成主線任務之後,將會解鎖你的一塊記憶碎片,支線任務完成之後,會出現隨機獎勵,至於具體是什麼獎勵,我也不知道。」

玉傾歡抓住重點:「記憶碎片?」

玉傾歡從第一天做任務的時候,她就沒有任何綁定系統之前的記憶,一丁點兒都沒有。

這還是第一次系統主動提起她的記憶這件事,玉傾歡從來都沒有主動問過。

「宿主可以通過在各個位面做任務,找回自己的記憶。宿主,在跟我綁定之前,你的記憶就已經被封印了。」

玉傾歡捏著下巴想了想,被封印了?

「知道為什麼嗎?」

白毛糰子:「這個我不知道,在我的記憶里,我是在你封印記憶之前跟你綁定的,而那個時候我並沒有被激活,所以你的事情我並不知道。」

白毛糰子是真的對自家宿主一無所知,要不然它肯定會對症下藥讓自家宿主好好做任務。

「你是說只要我完成主線任務,我就能解封一部分記憶是吧?」

「就是這樣的。」白毛糰子的眼睛亮晶晶的,難道宿主想要認真做任務了嗎?

「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