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型T病毒果然還是沒有完美型T病毒好,這副作用對於一個正常人而言實在是令人有點難以接受,這東西還是拿去坑別人比較好,至於自己還是算了。

想著想著,李牧已經不知不覺走到了門前,推開了木門。

外面一片漆黑,四周有不少樹木,地上滿是雜草和落葉。

「系統,你這選擇降落的位置也太奇葩了吧?上次好歹還能在城市裡面,這次乾脆直接把我扔到荒郊野外了?」

李牧看著荒無人煙的四周,鬱悶的吐槽道。

系統沒有回話,每逢遇到李牧抱怨它時,它都是沉默以對,這次也不例外。

李牧沒指望系統能有所回應,在抱怨一句后,獨自走到了一處高石上,四處眺望著附近的環境。

前方大都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李牧的視野也因此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在一陣眺望無果后,李牧正想跳下高石,沿著山路一直走下去時,忽然有一縷燈火映入了他的眼帘。

李牧見此連忙走到發現燈火的位置,伸著脖子看向燈火冒出來的方向。

站在高石上,李牧舉目眺望,眼看隔著兩座山間的山腳下有點點星火在不斷游移,似乎有不少人的模樣。

「那邊的小山山腳下好像有不少人啊,這麼晚了居然還舉著火把出來,也不知是幹什麼的。」

李牧從褲兜里摸出一根香煙給自己點上,深吸了兩口,暗自思索著。

眼下情況未明,周圍燈火也就只有這一家,倒不如前去問個明白再做打算。

打定主意后,李牧將煙蒂扔到地上一腳踩滅,隨後身形一動,在黑夜中宛若一道殘影,朝著星火的方向不斷前進。

十分鐘后,李牧奔行在崎嶇的山路上,終於來到了星火點點的位置。

還未靠近,李牧就聽見了一陣密集的敲打聲,似乎在用鎚子砸著什麼東西。

叮叮叮…叮叮叮…

李牧貓著腰悄悄來到一處密集的草叢邊上,探眼望去。

只見一群身著民國二三十年代服飾的人群正人手拿著一把小鐵鎚,對著鑲嵌在山間的青銅大門不斷敲砸。

在他們身後還站著一排身著灰色軍裝,手持著漢陽八八式步槍的軍人。

在這些軍人中間則擺放著一把木椅,一名衣著帶花的大鬍子軍官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吸著大煙,其身旁還站著一名身著藍色道袍的道士,神色間似乎透露著焦急之色。

「看來自己是來到民國時期了,這幫傢伙也不知是那個軍閥頭子的手下,居然在大半夜來這裡盜墓,還真是勤於致富啊。」

李牧看著一干人群揮舞著小鐵鎚精細的砸著青銅大門,微微感嘆道。

這一群人擺明了就是專門幹這一行的,地上擺放著的也大都是專業的盜墓工具。

有兩名年輕男子還穿著一身怪模怪樣的衣著,衣著上大小不一的口袋裡也擺放著各種專業工具,正滿臉嚴肅的站在青銅大門門前,手把手指揮著砸門的人群。

顯然,他們兩人才是專業的盜墓賊。

「唉,原本還想趁著這裡有人能夠問問路,沒想到居然還是一群盜墓賊,算了,自己還是等著他們挖完再一起走吧。」

如今的形勢看來是不容許自己冒然過去了,這群盜墓賊深夜來此挖掘,顯然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在盜墓,萬一自己走出去引起雙方混戰,那樂子可就大了。

李牧雖然不懼於這群拿著舊式槍械的人群,但他也不是什麼嗜殺之人。

這群人又沒招惹他,他也沒必要冒頭將他們驚擾,引發一場混戰。

眼看著這群人還要折騰半天,李牧當即一屁股坐在了原地,摸出了香煙,靜靜等著他們挖完離去,然後好尾隨在他們身後。

就在李牧坐在原地看戲時,站在軍官旁邊,滿臉焦急之色的道士正在小聲勸說著軍官,「劉團長,此處墓穴陰氣頗重,我覺得咱們還是白天來挖比較妥當……」

大鬍子軍官聽到道士的話,當即一臉不悅地道∶「趙道長,我請你來這裡,就是要你幫我鎮住這些陰陰鬼鬼的邪崇,若是要白天來此地挖掘,我又何必花費重金請你來此?」

道士聞言,頓時面露為難之色,大鬍子軍官這話說的倒也不差,他請自己來為的就是讓自己能替他鎮壓邪崇,自己拿了錢應邀前來,卻叫人不要挖掘,無論怎麼說都有點過不去。 就在道士對此為難之時,突然感受到掌中之物在不停地顫抖,他頓時顧不上勸說大鬍子軍官,連忙低頭看了一眼手中握著的探陰羅盤。

只見在羅盤裡面,指針正在不停地左搖右擺,顯然是被此地的沉重陰氣擾亂了磁場。

重生之商業大亨 原本道士在感到羅盤顫抖不已時,心中就已經生出一絲退意,此時在見得指針不停亂顫時,當即渾身一個激靈,隨後裝出一副肚子疼的模樣對大鬍子軍官道∶「劉團長,我…我肚子突然有些疼,想上個廁所,就先不陪你了!」

說完,道士捂著肚子就想走。

「站住!」看到道士要走,大鬍子軍官轉過頭來冷聲開口道。

道士聞言只當沒聽見,猶自想要逃跑,腳步還變快了幾分。

「把他給我攔下!」大鬍子軍官看到道士仍舊想走,冷喝道。

隨著大鬍子軍官的一聲令下,周圍一直站立不動的軍人立刻舉起手中的漢陽造將道士團團圍住。

道士眼看著腦袋上突然多出這麼多個槍口,額頭不禁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劉、劉團長,你這是幹什麼呀?」

「收了我的錢你竟然還敢跑?你個小牛鼻子,膽兒挺肥的啊!有種你再跑一個試試?」

大鬍子軍官踱著步子走到道士身前,張口大罵,將唾沫星子全都噴到了道士的臉上。

道士拿著道袍擦了擦臉上的唾沫星子,陪笑道∶「不是,劉團長,我真沒想跑,就是肚子疼,想去上個廁所。」

「哦?上個廁所?」大鬍子軍官挑了挑濃眉,不懷好意地笑道∶「你真的只是想要上廁所?」

「真的只是想要上個廁所而已!」道士說著還一手捂著肚子,臉上竭力做出一副難以忍受的模樣。

「快憋不住了?」

「嗯。」道士滿臉扭曲地應了一聲。

「既然你都快憋不住了,那還跑別的地方幹什麼?直接原地拉就完事了!」大鬍子軍官大喝一聲,隨後又轉頭對站在身旁的一名猥瑣軍官道∶「王副官!」

「到!」

王副官聽到大鬍子軍官叫他,連忙抬頭挺胸,做足了軍姿。

「把你的手紙都給趙道長!讓他拉!」大鬍子軍官吩咐道。

「是!」

王副官立刻從褲袋裡拿出一沓手紙塞到了道士的懷裡。

道士獃獃地看著懷中的手紙,半響,才勉強笑道∶「劉團長,這麼多人看著我…我拉不出來啊。」

「拉不出來?剛才你不是還在說快憋不住了嗎?嗯?」

「這,劉團長,實不相瞞,我……」

還沒等道士把話說完,大鬍子軍官重重哼了一聲,直接從腰間掏出毛瑟手槍,頂住了道士的腦袋。

「現在我讓你拉,你就得拉!你要是拉不出來,那就是在耍我,敢耍我的人,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啊?」

聽到大鬍子軍官如此不留情面的話,道士暗暗後悔不該貪財之餘,心頭一橫之下,丹田默運真氣,卻是直接蹲下脫了褲子。

噗!

道士在放了個響屁后,就開始稀里嘩啦的拉了起來。

還站在道士周圍的人群聞到臭味后,全都捂著鼻子,把頭扭向一邊。

叼著根香煙躲在草叢中的李牧,忽然看見一個白花花的大屁股對準自己這個方向,正處於疑惑時,一陣臭味迎風飄來,當即將他熏得七葷八素。

「這死道士都吃的什麼東西啊,怎麼這麼臭啊!」

聞到這股令人作嘔的氣味,李牧當即捂著鼻子,慢慢轉移了自己的位置,避開了這股毒氣彈。

大鬍子顯然沒想到道士居然能說拉就拉,此時在聞到臭味后,也是連忙走到一邊,臉上露出一副作嘔的表情,「你個王八蛋,讓你拉你還真就拉了啊!」

蹲在地上拉的正舒服的道士聞言卻是嘿嘿一笑道∶「劉團長,我沒騙你吧?我是真吃壞了肚子。」

「行了,行了,你抓緊時間拉完,待會還得一起進墓穴呢。」大鬍子催促道。

聽到大鬍子的催促聲,道士卻是慢吞吞地道∶「劉團長,想要拉完還得等一會兒,我這肚子一直在鬧騰呢。」

此時大鬍子已經是重新坐回了木椅上,聽到道士的話后,沒好氣地道∶「你動作快點!」

爹地別惹我媽咪 「是是是…」道士聽到后,連連點頭,一雙眼珠子卻在四處亂瞄,搜尋著安全的逃跑路線。

大鬍子許是被道士這一通搞得有些心煩意亂,此刻看著青銅大門前的眾人依舊還在慢慢敲打大門四周的縫隙,不由煩躁地催促道∶「你們還要多久才能打開?」

站在前頭的兩名專業盜墓賊聽到大鬍子叫喊后,連忙轉過頭來。

其中一名年紀稍長的中年男子對著大鬍子開口道∶

「劉團長,此地大門已與山巒融為一體,若要將其拆除,還得將其周邊覆蓋的碎石全部敲碎,然後打下八個孔洞才行,據我多年經驗估計,要想徹底將此門拆除,還得要半刻鐘左右。」

「直娘賊的,還真是磨蹭!要不是擔心這座山會倒塌,掩埋地下的東西,老子早就拿大炮過來轟他娘的了!」大鬍子罵罵咧咧地道。

中年男子聞言只有陪著笑臉點頭,不敢胡亂搭話。

這時,在青銅大門前拉著繩栓的黃衣青年忽然驚喜地喊道∶「孔大哥,大門好像能拉動了!」

中年男子聞言連忙回頭走到青銅大門前,細細打量。

坐在木椅上的大鬍子也是瞬間站起了身子,語帶喜悅地道∶「能把門拉開了?」

依舊蹲在地上拉個沒完的道士在聽到黃衣青年的叫喊聲后,心中一驚,趕忙拿出羅盤一看。

當他發現羅盤裡的指針已經靜止不動時,腿下一抖,差點坐到了地上,與地上之物來個親密接觸。

「完了完了,現在連探陰羅盤的指針都損壞了,看來這裡面的東西絕對大有兇險!」道士喃喃自語道。

剛才羅盤抖動之時,說明此地的陰氣還再劇烈波動,此時羅盤靜止不動,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墓穴里的東西已經醒了過來,正在吸收陰氣了。

想到這裡,道士趕忙拿出手紙擦了擦屁股,準備逃跑。 「趙道長,既然你已經拉完了,那就請你過去吧!」

一直強忍著臭味的王副官,在看到道士站起來后,立馬掏出手槍對準了道士。

站在外圍忍受著道士惡臭的軍士也是立刻抬起了漢陽造,忍了這麼久臭味的軍士們對道士可沒有好臉色,只要道士敢逃跑,他們手中的漢陽造可不會對他手軟。

道士在看到一眾軍士對他舉起槍械,心中的那一抹衝動頓時消散,訕訕一笑,道∶「莫急,莫急,貧道這就去。」

「趙道長,請吧!」王副官冷哼一聲,收起了手槍,當先走了過去。

道士在一眾軍士的押解下也磨磨蹭蹭的走了過去。

就在王副官等人過來時,被稱作孔大哥的中年男子,在經過一陣打量后,發現此刻的青銅大門確實如那名黃衣青年所言,在繩栓的拉扯下向前傾斜時,不禁疑惑道∶「不對呀,怎麼這麼快就拉動大門了?明明才鑽了四個孔洞而已……」

「大哥,會不會是這扇大門已經腐爛了,所以比較好拉?」跟在中年男子身旁的一名壯碩大漢開口道。

「這麼久了才鑽了四個孔洞,你看像是腐爛的樣子嗎?」中年男子沒好氣地道。

「呃…這倒也是啊,那為什麼這扇大門現在就可以拉動了呢?」壯碩大漢摸了摸腦袋,疑惑地道。

「這也是令我疑惑的一點……」中年男子摩挲著下巴沉吟道。

走到青銅大門前的大鬍子早已經按捺不住了,看著仍舊在打量著大門的中年男子,不耐煩地道∶「孔立,你到底在磨蹭什麼?為何還不叫人把門打開?」

「劉團長,孔大哥他只是對這麼早就能打開大門心存疑惑而已。」壯碩大漢開口道。

「疑惑個屁啊!」大鬍子罵了一句,便揮手招呼眾人,「過去幾個人拉繩子,把門拉開!」

停下敲打的一干盜墓賊,在聽到大鬍子的命令后,立刻放下手中的小鐵鎚,走到四條粗大的繩索前,各自伸手拽住了繩子。

「一,二,三,用力!」

在一名前頭的盜墓賊的大喊聲下,十來名盜墓賊們用力一拉,青銅大門立時為之一傾,山上的石子和泥土也紛紛揚揚地灑落在地。

已經來到青銅大門前的道士看到青銅大門快要倒地時,卻是慢慢挪步後撤到眾人靠後的位置,隨時做好逃命的準備。

一旁緊盯著道士的王副官在看到道士挪步后,也是緊緊跟住,手中的槍械頂在了道士的腰間,「趙道長,一會兒還要你來打頭陣呢,你到時候可千萬別做出逃命之舉哦!」

感受到腰間的冰冷觸感,道士轉頭皮笑肉不笑地道∶「放心,王副官,到時候貧道必定身先士卒!」

「那我到時候可就要好好看你的表現了!」

王副官陰惻惻地笑了一下,手中的槍械卻是沒再收回去。

「一定,一定!」

道士眼見王副官仍舊在盯著他看,眼中寒芒一閃而逝,微微一笑后,轉過頭去。

就在兩人對話間,拉著繩子的盜墓賊們已經連續拉動了三次繩子,將青銅大門徹底拉出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一,二,三,用力!」

在前頭盜墓賊的又一次叫嚷聲中,一眾盜墓賊奮力一拉,下一刻,青銅大門瞬間轟然倒塌,揚起一片塵土。

「咳咳…好!幹得漂亮!」

看到青銅大門被眾人拉開,大鬍子伸手驅散了灰塵,背過身子,滿臉興奮地面對眾人大聲道∶「待會由孔立和王常帶隊,你們分兩撥人進去,要是待會弄到什麼好東西絕對不允許藏私,誰敢藏私,老子第一個不放過他,聽懂了沒有?」

「聽懂了!」

站在大鬍子面前的眾人大聲回應道。

「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