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鳥自夢仙雲懷中冒出頭來對著蘇塵撇嘴它與蘇塵很了解顯然後者對燕飛天很不感冒讓它有點幸災樂禍很期待這個傢伙被揍一頓

「賊鳥你那是什麼表情你出來我保證不打你」

蘇塵對著賊鳥招手嘴角微彎亮出了一絲邪魅的微笑這個賊鳥早晚要拾掇一頓

「吭唧」

賊鳥對著蘇塵豎了豎爪子顯然不信蘇塵的話而後又縮回了夢仙雲的懷中它是最知道蘇塵的深不可測囂張歸囂張但也絕不能被拾掇這是賊鳥的原則

「第二場星雲山安慕雨對戰天龍門白依晨」

瞬間人群沸騰了這是傾城對決安慕雨容顏如冰山如晶玉般沒有一絲瑕疵有股近仙的氣質白依晨長發飄飄容顏jing致如娃娃身上有種魅惑的力量

這樣絕世對決讓得人們呼聲更高甚至超過了先前無論是荒原境還是其他原境的人們都不吝嗇掌聲與歡呼聲而事實上兩女更是有著強大的實力絕不僅僅是花瓶

「星雲山安慕雨」

「天龍門白依晨」

兩女走上戰台聲音清麗絕世容顏交相輝映讓得天地都生了光輝更是讓得四周石階上狼嚎聲震天

「請」

安慕雨平靜的拔出了窄劍氣勢徐徐騰起斜斜地指向了白依晨縱然對方是玄原境天才她也渾然不懼

「那小妹就不客氣了」

白依晨淡然一笑真的能讓花朵都凋零石階上更是有人失神鏗鏘音綻放白依晨手中出現了一個紫色豎琴琴弦微顫一道波紋陡然間炸開讓得空氣都爆裂而開

「嗡」

白依晨懷抱豎琴宛若是琴仙降臨一道道音波不斷的炸開這是豎琴絕殺席捲向了安慕雨

「轟」

安慕雨平靜戰劍掃出了道道光幕擋在了身前抵擋住那聲波殺招同時絕世身姿微微一晃逼向白依晨

「琴五絕」

白依晨清麗的聲音響徹天空與此同時琴音驟變自先前的柔和突兀的變成了鏗鏘的戰音每道聲波都好似戰劍斬在了金石上讓得安慕雨身前的光幕都在凹陷真的像是被劍芒斬在了上面

琴五絕這是天龍門一股古老的戰技威力驚人絕不遜色蒙塵的天罡絕甚至更強

音波炸開連安慕雨都被彈開顯然那光幕面對琴五絕都難以承受不過安慕雨神色不變戰劍縱橫而出接連斬出了九道光擋住了那斬空而來的音波

「第二絕」

清麗的聲音響起那琴音驟然急促起來宛若是萬馬奔騰整個天地都充斥著一股肅殺的氣息鋒芒如刀鋒將那九道劍芒都劈碎了讓得安慕雨倒退第二絕的威力遠超第一絕讓人心驚

「空雨劍」

安慕雨輕喝一聲窄劍上衝出了三道晶瑩的雨滴那雨滴有臉盆大小彼此相連擋在了她的身前而後又一道雨滴衝出破開音波殺向了白依晨

「叮咚」

纖細的手指輕彈一道嘆息的聲音響起如同一柄戰刀劈開了虛空讓得那雨滴瞬間爆碎而後那嘆息音攜帶這無匹的殺意斬向了安慕雨

這是琴五絕的第三絕與第二絕那萬馬不同這一道聲音純粹而有力破開阻擋讓空氣都跟隨者顫動而後轟然爆碎連帶著三道雨滴都粉碎難以抵擋這一擊

「雨幕連天」

安慕雨聲音如出谷幽蘭戰劍於身前橫斬形成了一道雨幕其上似有雨水不斷滾落而事實上那是玄力凝聚而成威勢驚人與那第三絕硬撼爆發出鐵石般的聲響最終那鏗鏘的戰音湮滅而雨幕光華也散亂了

可就在人們認為它將崩碎時忽然間那雨幕凝縮化成了一道劍芒斬向了白依晨這個變化很突兀讓得白依晨都輕咦了一聲纖細的手指彈出了一道音波抵住了這一擊不過自身也被震退顯然這一擊比她想象的還要強

而就在這一瞬間安慕雨欺身而進窄劍帶著煙雨的氣息絕斬而下她要與白依晨近戰豎琴很強可近戰卻絕對是弱勢這讓得眾人都是為白依晨捏了一把汗若真的被安慕雨欺身而進絕對很被動

然而白依晨不驚反笑誰說豎琴不可近戰了

「啵」

音波炸開天地間有著九道豎琴出現圍繞在白依晨身邊而後九道絕音響起似千軍萬馬沖空而來讓這方天地都翻騰了起來強烈的危險氣息震人心魂

「琴殺」

這是琴五絕第四絕真正的琴殺不要以為琴就只是遠攻利器現在白依晨就要告訴人們琴一樣可以近戰絕殺

那千軍萬馬的氣勢籠罩了八方所過之處空氣都被抽干音爆聲不斷與此同時白依晨丹田上隱隱跳動著五道玉光讓得這一擊更加強絕粉碎一切

「斬雨」

面對這樣的一擊安慕雨都要慎重戰劍臨空衝起九道衝天的氣勢炸開僅有一道劍芒卻有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迎上了琴殺頓時間天地都有種失聲的感覺

「轟」

最猛烈的對攻虛空都感覺像是炸開了一般琴殺強絕劍光更是斬斷雨幕像是冰與火的對抗站台上衝起了大團的煙火最終兩個都粉碎了而那股氣浪更是將安慕雨與白依晨都震退了出去兩女的臉色都微微發白顯然剛才一擊誰也沒有討到便宜

「琴絕」

白依晨咬牙神色凝重斬出了琴五絕瞬間天地都寧靜了下來纖細的手指在那豎琴上輕輕一點琴弦輕輕顫了一下

「轟」

一道光飛出化成了戰天戰地的豎琴那豎琴如刀似劍自天空中衝下而在這過程中那豎琴更是粉碎化成了一根琴弦沒有刀劍那種斬殺一切的氣勢可卻有著毀滅的氣息

這就是琴絕

「可惜終究是瞞不住了」

安慕雨低聲呢喃眼眸的餘光忍不住望向了蘇塵而就是這一眼卻讓得蘇塵心中一動而就在那一瞬間安慕雨身上的氣勢變了整個人愈加空靈

「焚雨」

安慕雨傾然而道一剎那間放佛有什麼在燃燒天地間似有雨點不斷落下而那些雨點卻在燃燒那是真正的燃燒而在那燃燒的雨點間有一柄燃燒的晶瑩的雨劍殺出破開一切與那燃燒的雨水交融化成了最強的一劍

雨劍焚雨

這是星雲山最神秘的一種劍法可惜很多年沒有人能夠領悟出來了沒想到再今ri重現了

「是她」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這一刻,蘇塵神色大變,驟然間站了起來,他怎麼都難以想到,眼前這個冷傲如孔雀般的女孩,竟是一直在保護著他,更是難以想象,這個拒他於千里之外的少女,竟是月夜的那個黑影。

「怎麼會是她?!」

蘇塵眉宇沉思,怎麼都想不明白,雖然他自小與安慕雨定親,可這並不代表這個眼高於頂的少女,會對他另眼相看,特別是在他跌落下低谷時,這顯然不合理。

雖然想不到安慕雨為什麼這麼做,但顯然他欠了她一個天大的人情,如果沒有安慕雨捨身相救,可能他早已慘死。

「蘇塵,怎麼了?」

夢仙雲微微疑惑的問道,不明白蘇塵怎麼忽然來了這麼一句,而且望著戰台上那絕世身影,她就沒來由的冷哼一聲。

「當初是她在暗中出手救了我一命!」

蘇塵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盤坐了下來,直到現在他都難以相信,這個無視他的少女,竟是他的救命恩人。

「啊!這怎麼可能?」

夢仙雲也是一驚,連她也不相信,安慕雨會那麼好心,可是看蘇塵那嚴肅模樣,顯然是確信了。

「我記得當初那一劍,就是焚雨!」

蘇塵緊緊地盯著安慕雨:「雖然那個時候,這焚雨還沒有這般的強大,可應該就是她!」

「怎麼會是她?」

夢仙雲也吃驚的掩口,事實上她也想不明白,安慕雨有什麼理由出手,是敲經過,還是另有目的?

「不管怎樣,都星榜戰結束,我要問個清楚!」

……

「轟轟……」

整個戰台都在轟響,焚雨對上了琴絕,勢均力敵,不斷的碰撞,讓得虛空不斷的暴動,連帶著安慕雨與白依晨臉色也逐漸蒼白,她們的力量都被抽空,這是最強力量的對抗,勢同水火,形勢不可逆轉。

琴絕很可怕,玄力凝成了豎琴粉碎,那股力量都注入了琴弦中,一根琴弦有割裂虛空的威勢,而焚雨更強,戰劍焚燒,又有著燃燒的雨點注入,激戰了小半刻,焚雨威勢逐漸壓下,讓得琴弦暗淡,也讓得白依晨臉色蒼白,嘴角溢出了鮮血。

「認輸吧!」

安慕雨戰劍逐漸斬下,焚雨徹底燃燒,「叮」的一聲,琴弦崩斷,白依晨無聲地倒下來,最終她還是敗了……

「星雲山安慕雨勝出!」

這一刻,星雲山沸騰了,星雲山三強振奮,焚雨戰技重現天日,讓得天龍門絕技琴絕都暗淡,這對星雲山來說絕對是振奮人心的消息,首次他們衝進了八強!

而勝出的安慕雨,收起了戰劍,略微掃了一眼蘇塵所在的方向,而後腳步虛浮地走下了戰台,雖然戰勝了,可她的力量也降臨到了冰點,不過終究是勝利了。

天龍門的強者輕輕嘆息了一聲,玄原境五天才,而今已經倒下了三位,最慘的岳山甚至連百強都沒有進入,而蒙塵與白依晨也止步十六強,多少年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啊。

「第三場,星雲山蘇塵對戰月原境朱烈!」

朱烈獰笑,還真是冤家聚頭,也不知道是他運氣太好,還是那個小子好運到頭了,竟然在十六強就相遇了,老天帶他還真不薄,這就是送啊。

「嘿嘿,蘇塵我可是等你多時了,我會用拳頭告訴你,得罪我朱家會有什麼下場!」

朱烈走上戰台,笑容邪魅,雖然蘇塵有些實力,可還不是他的對手,他要將其揍成豬頭,這也是他答應朱隕的。

「哥,你要為我報仇,我要他活著比死還難受!」

戰台下,朱隕陰狠地握了握拳頭,他對蘇塵恨到了骨子裡,這個人讓他在雪睿面前丟了臉,不把那個可惡的傢伙打成殘廢,都對不起他受的傷。

「蘇塵小心點!」

夢仙雲臉色冰冷,朱烈作為月原境最強的天才,其實力很強,怕是不遜色玄原境五天才,讓她警惕,小心的告誡蘇塵,若是不敵千萬不要逞強。

「無妨,我最討厭會跳的!」

蘇塵笑容很邪,月原境最強他還真不懼,就算是玄原境五天才又怎樣,我照樣能夠揍成豬頭,汜水門岳山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嘿嘿,放心吧,老大能將他揍的不是人!」

坑貨王擠了過來,他是有數幾個對蘇塵有了解的,深知蘇塵的可怖,雖然境界沒到,可那朱烈真以境界來看,那就倒霉到家了。

「哦?」

玄晶輕咦了一聲,他雖然知道蘇塵有著血域底牌,可這是境界上的差距,怕是依靠血域的力量,想要取勝也極難啊。

「嘿嘿……」

坑貨王閉嘴,笑得同樣邪魅,看樣子老大隱藏的很深啊,連星雲山的強者知道的都不多,不過很快他們就會知道了。

「岳山,你覺得這場那蘇塵贏的機會有多大?」

石階上,蒙塵與岳山坐在一起,在玄原境五天才中,兩人的關係最好,對於岳山的實力也深知,只是沒有闖進百強,還是讓他深感意外,不過岳山沒說,他也並沒有多問。

「多大?」

岳山凝望著蒙塵,流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今屆荒原境三天才不會孤單,總有人會讓他們意外,不是嗎?」

「恩?」

蒙塵一怔,旋即臉色驟變,他仔細地盯著岳山,確定岳山並非是開玩笑,而後深吸了一口氣,一直以來,外界都有流言:岳山遇到了一個變態,原本他以為是荒原境三個變態,可現在看來另有其人。

蘇塵緩步走上了戰台,平靜地望著那朱烈,而後笑道:「我會將你揍得,連你媽媽都不認識!」

「你以為你是三天才么?」

朱烈笑的更陰沉了,目光冰冷,嘲諷道:「不過這話也正是我想送給你的!」

「你這麼囂張,你爸媽知道么?」

忽然,蘇塵笑了笑說道,結果一句話又讓得朱烈臉色的笑容寒涼了幾分。

「蘇塵,我會讓你知道說這句話的後果!」

他鏗鏘一聲拔出了戰刀,那是柄金色戰刀,刀身上有金色絲線,顯得流光溢彩,被他握在了手中,更是綻放出了點點光暈。

「要你死!」

他冷喝一聲,身上的氣勢陡然間衝到了巔峰,丹田上四道光輪發光,倒涌而上,將他籠罩,與此同時,戰刀上衝出了百道光輝,如同百頭玉蛇,嘶吼間咬向了蘇塵。

Boss不好惹:萌妻小祕書 「轟!」

然而,面對這一擊,蘇塵給出了一拳,拳光席捲,如同一頭巨蟒,騰空而起,直接衝進了百頭玉蛇當中,頓時如狼入羊群,在接觸的剎那間,玉蛇成粉,根本無法阻擋巨蟒的威勢。

「轟隆」

拳光通天,橫掃了百道玄光,頓時讓得朱烈臉色微微一變,他知道蘇塵有點實力,這一擊絕不能給他造成任何損傷,可這般輕易就被轟碎,還是讓人小小的吃了一驚。

「曙光刀!」

朱烈大喝一聲,金色戰刀橫在胸前,而後以秋風掃落葉般殺將而出,頓時一道道光幕炸開,如同清晨的曙光,一點點的斬出,每一道光都強過一道光,等到第九道光掃過時,已然達到了玄輪四重巔峰境界。

曙光刀,這可是朱家玄輪境最強的戰技,不說橫掃同境界,也差不多了,當然碰上了荒原境三變態就要另當別論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